谢强:承诺、作秀与谎言

谢强

标签:

【大纪元7月4日讯】“实事求是、严肃认真、光明磊落和有错必纠”,这是执政党在1980给刘少奇平反时向全国人民做出的庄严承诺。我当时只有17岁,正在野外割猪草,听到高音喇叭里的消息,我激动无比,就牢记在了心里,后来重播时又听了一遍。如果得了畏光症的谁当时就提醒一下,这些承诺只适用于大人物和有影响力的群体,对老百姓不管用,或者直接说这是哄小孩玩的游戏,我何必还那么认真呢,我早就不把它当回事了。结果是为给父母伸冤,害得我跑了几十年,也没有实现有错必纠。

当时拨乱反正全国都在搞,村子里的右派,文革武斗造成的后果甚至当权者以落实政策为名借机占地的事都有,唯独给我们强加的富农问题当权者就一直回避,拿走我们的东西就是不还。况且我父亲还在1947年为那个所谓新中国的建立而参加共军。只是因为爷爷太老实,也听党的话而仗义执言,在村干部拿公家东西的时候说了实话而得罪过村干部,为此在上世纪1960年代被村干部仅仅为了报复并同时凑个富农名额,给我们原本土改时已划定中农的家庭弄个富农的黑祸背上,除了人被整得死去活来,家里的财产也被他们祸害一空还另有600块钱的罚款(如果真是地主,如果真是富农早就认倒楣也就算了。)

当然这么600块钱对现在的穷人而言也不值得一提,但在那个年月,两个以上的劳动力在生产队一年的工分也就能换得几十块钱,就这样让全家劳动力白白给社会主义干了10年,直到1978年才从每年的劳动所得中扣清这个罪恶的罚款。就是欠了地主的钱,给地主打长工他也得给个活命钱吧,但是伟大的整人制度就是要治你于死地而后快。既然新一轮的执政党否定了文化大革命,又进行拨乱反正,没有人给我们纠正还不算,当年作恶的人不但得不到追究反而却继续世袭做官。从拨乱反正开始的1980年,我们就要求把10多年付出的血汗钱600元还给我们并不过分吧?但投诉无门。换言之,如果你们把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把好人全整死也就算了,也就不找你给纠正什么了。

什么时候想起这事来我就想杀他狗日的痞子、流氓+文盲(其实很多人学历并不低,只是听不懂人类的语言,看不懂人类要求公平和正义的文字)和人渣滓组合而成的人民症腐。当时的现实生活和文学作品中的类似事件都给平反纠正了,像获奖的古华小说《芙蓉镇》中因为做生意而被打成“新富农”的胡玉音,在文革后退还了人家的财物,恢复了名誉等等。难道这些宣传仅仅是在给执政党作秀吗?去年我还拿着具有历史意义的600块钱到社区政府去给地震灾区捐款,一生气只捐了300块,因为上边有指标,捐得多也只会给害人的流氓村官捞政治资本,就还不入在网上捐款做个无名英雄。

写了个自传《半个世纪的人权灾难与我走过的人生道路》放在博客里还倒成了邪恶势力追随者们拿别人的悲惨经历用来开心的笑料。一个没有人权和缺失人性的国度是多么的可悲、可叹、可耻和可怕啊!!!更有甚者只要是与官话和邪恶价值观不一致的声音,他们这帮所谓爱国愤青就给你扣上一顶“轮子”的帽子。至于说“轮子”干过哪些坏事我还真没有听说过(官媒的一面之词永远不会再相信它了),而另外一群人在60年时间里除了折腾人民,折腾国家之外,还欠下累累血债,罪行罄竹难书。有人就会玩金蝉脱壳的游戏,把所有的坏事都一股脑的推给林彪和四人帮,因为这些人实际上都病的不轻,不过患上畏光症的也只不过是极少数人。世界上哪个文明的国家里,军队和警察不是属于国家和人民所有,而在中国也只会充当个利益集团的私人卫队什么的,所以,它才敢底气十足地耍流氓。这也就怪不得林书记在耍完流氓之后还要对老百姓说一句:“你们算个屁。”

在那群官员们整天轮番鼓捣三个呆婊的日子里,不小心被哪个呆婊染了性病,随后又对烂透了的生殖器搞什么保鲜疗法的时期,我又不断地找过他们。但不管他们治疗期间还是部分权欲之后依然没有人理我,因为他们抱定了我是流氓我怕谁的信念,反正总体上也是晚期梅毒治不好了,就破罐子破摔算了。由此以来我也就没辙了,现在人家又玩不折腾的游戏了,就更没辙了。因为你要再老找它,它就会认定你是在折腾,是在破坏中国特色的河蟹社会,是在破坏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把它弄烦了就会来个红色恐怖,班房伺候。

极其简单的事情,三十年来只想它兑现有错必纠的承诺,把我们的东西还给我们,恢复名誉也就一切都OK了。但是,实现的可能性根本就没有,我也不可能再找几十年,一个人的生命有几个30年。但是已病入膏肓的畏光症的生命也绝对不可能再有30年。

有个江苏访民说得好,它不过就是靠手里有枪杆子和单一媒体导向的笔杆子混日子吗,如果放开媒体实现新闻自由,它连一星期都混不下去。所以,我也不再对它抱有希望和幻想了。如果真有意外,它给几千万访民和冤民解决问题了,也可能另当别论,恐怕没有这个意外。因为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它宁可让国家的钱归贪官污吏包二奶糟践了、浪费了、像殃视大火一样烧掉了,再不就奖给不缺钱的张亿某和李某人等等为河蟹社会出过力的相关人员,它也不肯把这些钱用在解决冤民的问题上。

所以,操他们所有的邪恶祖宗包括还在骗人的媒体一直上溯到从毛始皇到斯大林到列宁再到洪秀全、朱元璋、秦始皇等等这些不把人当人的异类魔兽。

我还没有像杨佳那样杀人,没有对那群做恶有理、有功之后继续世袭做官的人渣滓弄个像斗地主时期的斩草除根,还没有给伟光正制造新的“烈士”,这应该算是很对得起“荡妈咪”。杨佳本来是个守法的好公民,却“大逆不道”,一下子就给共贪党妈妈制造了六个“烈士”,自己也成了渴望公平与正义的网友心中真正的烈士。

可我们比杨佳那点事冤枉多少倍(保守的讲,不止500倍吧),完全也能算得出来,可是我们的要求并不高,执政党已经承诺有错必纠的东西,给纠正就完事了,就这么简单,却跑了30年没有说法。所以,与杨佳相比较,在控制精神病的那根神经不起作用的时候杀600个党徒、党棍一点也不过分,这将对那伙作恶以后反而有理、有功的人带来灭顶之灾。他们还想世袭做土皇上也就只能在十八层地狱的最下边给所有作恶多端的同类当个阎王什么的,弄“烈士”肯定没他们的份。

下边的故事不知道与杨佳和将来可能轰动世界的其它类似事件会有什么共同之处,值得分析和思考。除了CCTV的谎言之外,我喜欢以参考和分析的视角看它的法制频道,像《天网》、《今日说法》、《忏悔录》等,几年前播出过这么一桩发生在河北承德相当离奇的刑事案件:

一位88岁的老人把100岁的老人杀死了,根源是发生在50年前的人民公社化时期的一件事。被杀的老人当年是个村干部,“凶手”的妻子当时路过生产队的果园,在地上捡了一个苹果(注意:不是在树上摘的,那时群众的觉悟都高),村官看到了这一目,就起了歹心,威胁说不与他发生性关系就以偷苹果的罪名要把她带到大会上批斗。批斗在当时是一件不得了的大事,会给一个人造成终身的政治污点,就这样屈辱地被那个村官强奸了。受害女子把事情告诉了丈夫,但是,告状无门,又惹不起那个村干部,只有忍气吞声。

但是,后来照旧投诉无门,于是受害人复仇的种子就一直埋在心里,当然也希望老天有眼,能给作恶的村干部一个报应,比如让雷劈死什么的。谁知老天不长眼竟然让这个作恶的村官活到了100岁,家里还给他大摆宴席做了隆重地祝寿活动。当年受害人的丈夫看在眼里,气在心里,决心要除掉他。

百岁老恶人有清晨出来遛弯的习惯,就在祝寿后的第二天清晨,他就横尸在野外了。调查结果是,88岁的老人用枴杖先把百岁老恶人打翻在地,然后在脑袋上又不知打了多少次,以致面目全非成了血葫芦。

最后的处理结果是,88岁的老人以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无期徒刑,发配到河北沧州的监狱服刑。

二○○九年三月三十一日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新闻
谢强:规劝冤民群体走出上访的误区
谢强:从时下流行的“斗地主”游戏谈开去
谢强:浅谈反华势力
谢强:耐人寻味的齐奥塞斯库之死
最热视频
【新闻大家谈】拜登大动作习不安?港9人获刑
【重播】拜登菅义伟记者会:应对中共挑战
【未解之谜】三星堆文明究竟源自哪里?
【珍言真语】刘锐绍:中共对港人强行宣传灌输
【珍言真语】周小龙:讲真话客户群增 吁商界莫中立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