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晓容
泱泱中华,承传五千年文明,中国的学校教育为何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以社会主义为方向?当前,马克思主义早已被证明为灾难学说,社会主义处在被诸多政府抛弃、遭到普遍唾...
林郑是97主权移交后首个不能在立法会会议厅内完成施政报告宣读的特首,她也在民调中创下最低支持率,这凸显中共“一国两制”的失败。
香港的司法、警察,中港传媒界、文艺体育界,以及国际关系等事务,全都和“反送中”发生关联。各国政府和民众都因此面对一场道德和原则的选边战。
目前香港的形势严峻,国际社会面临考验。中共以主权和制暴为借口,一边强势压制抗议,一边试图阻挡外界的支持。一个崇尚假、恶、暴,漠视生命和尊严的政党,不可能是友好的合作伙伴。
莫雷一条简短的推文,引发意想不到的“战火”。这一场火,越烧越广,烧破了中共的“爱国”企划,带来许多思考。
在结尾处,兰迪赚了一大车钞票,回到美国。他坐在餐桌旁,和家人谈笑风生,身上还沾着被害者的鲜血。这一幕令人震惊,将全剧的深刻和冷峻推向高点。
一位网友说:“这是在香港,一个有百年民主、法治传统的地方。中共接管20多年,就已经把它变成了人间地狱!”
10月7日,“守护香港大联盟”为郑司机发起“内部募捐”,承诺向其捐款逾52万元。于此,中共再度释放信号:奖恶惩善;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美国政府祭出新举措,对中共发出沉重双击:不仅震慑在黑名单上的实体和个人,也警告那些跟从中共侵犯人权的公司和官员。
莫雷关于香港的推文,既未挺港独,更无辱华,中共却刻意扭曲、揪住不放,并对其球队“开刀”。这充分显示:中共为了维护其统治,将严厉的言论审查延伸到海外,粗暴干涉他国公民的言论自由。
载着港澳元素的彩车刚过,中共重申“一国两制”及维护香港繁荣稳定的话音刚落,港府即推出新法,企图恐吓市民,且意味着更多的滥捕及控罪将会发生。
10月1日,北京的雾霾挥之不去。中共阅兵式在天安门广场上演,重重危机中,红色极权的“国庆”向外传递了哪些信息?
《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经过修订后,增添了针对中共旗下媒体的制裁内容,《文汇报》和《大公报》被点名。
10月1日,一个用金钱、暴力和恐怖支撑的盛大仪式,标志着执政党的惨败。没有共产党,中国将迎来新天新地新气象
中共对法轮功和反送中人士大打出手,撕破伪装,说明最令中共恐惧的,是信仰的力量、坚守原则的勇气,以及对暴政的清醒认识。
付国豪受到的准官方肯定以及被操控的追捧,是大陆新闻界、网络和社会的怪现象。他在名义上的挂钩单位是一份民族主义小报,他的上级是紧跟党走、发党传声的喉舌干将。
马云退场等一连串商界新闻是对所有人的警钟——中共漠视人的尊严,无视法治,践踏公平道义。与它共舞,必然在劫难逃。
香港作为金融中心和自由港的成功,反衬出中共的失败。中共对香港的态度,是利用之后再破坏,一边破坏一边利用。它不能容忍香港保持自由度,不允许自由的风气向大陆传送。
三个活动在香港被取消,发出同一个信号:中共自讨没趣,亲共者自取其辱。在香港风暴中,正邪分明。
陈方安生对中共有着清醒的认识,普世价值的缺失及被破坏,导致了人民的苦难和社会的动荡。
德媒的评论一针见血。中共之所以树敌众多,而且动不动就如临大敌,乃是因为,凡是维护普世价值的个人、国家、观点、举动,都被中共视为敌人、敌对言行。
当前最严重的人权侵犯就发生在中国,中共正在把恐怖高压向外输出,香港市民的怒吼向世界敲响了警钟。
《香港民主与人权法案》一旦通过,标志着一个转折点,将对香港和北京都产生相当大的冲击。法案最具威慑力的部分在于制裁侵犯香港民众自由的人员。
日前,中共常驻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代表陈旭对媒体表示,中方认为香港问题是中国内政,亦与人权问题无关,北京当局不相信该会议是讨论香港局势等问题的“正确场合”。
默克尔的表态虽然简短,可是分量不轻。她强调《中英联合声明》依然具有法律效力,而这恰恰是中共多次否认的。她在发言中提到了自由、权利、保障、尊重、避免暴力、对话等关键词。
9月4日傍晚,林郑月娥发表电视公告,称正式撤回修例。林郑的新动作无疑体现了中共的用意,透出几重信息。
林郑与何志平的故事表明,任何人,一旦上了中共的贼船,便走上了背离人民、背弃良知的道路,最后必定身不由己、寸步难行。
今昔对照,波兰的故事极具启示。强大的纳粹帝国衰亡了,苏共解体了,波兰抛弃了共产主义,重获和平自由。
8月31日,数万名香港市民无惧警方禁令,自发出街。密集人潮出现在遮打花园等港岛多处,一度占满了长长的街道。口号声此起彼伏:“不许共产党乱港”、“撤回8.31”、“我要真普选”、“争取自由”和“香港人加油”等等。
川普总统为何一再强调“人道”?因为其深知,中共以“非人道”而臭名昭著。“十一”将至,中共未见丝毫悔改,反而调动军队入港,拒绝831游行申请,大范围抓捕示威者。
共有约 348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在北美一间地产公司上班的艾丽丝最近有些焦虑,因为她正在想办法从中国大陆汇钱出来。在贸易战压力下人民币不断贬值,本已令她产生了转移大陆资金的想法,而今年6月以来的香港风暴更加大了她对自己资产的忧虑,以及转移资金的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