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毒针对中共而来
瘟疫爆发至今,全世界的人越来越清醒,是中共把这场大灾难甩给了全球。它长年用经济牢牢地拴住西方国家的脖颈,此次的中共病毒将其经济伙伴打入痛苦的深渊之中。不仅如此,它还在美化自己,企图打造成“救世主”的形象。无数事实在警醒人们:远离中共才会有出路!
近日,瑞士知名政界人物,曾任瑞士第一大党—---瑞士人民党副主席的奥斯卡·弗雷辛格(Oskar Freysinger) 接受新唐人专访, 他精辟的剖析了共产主义对世界的威胁,指出“中共是附着在中国文化上的病毒,劫持了中华(五)千年文化”。
澳大利亚新州首席卫生官查安特博士(Dr Kerry Chant)今年3月12日曾预计,按照当时的爆发趋势,仅在新州就将有150万人感染中共病毒(新冠病毒)。按照这个数据模型全澳将有340万人感染。显然目前的数字与查安特的预测相去甚远。截止到5月3日下午5点30,全澳的累计确诊病例为6799例,全澳共有94人死于中共肺炎。
今年以来,中共病毒(俗称武汉肺炎、新冠肺炎)在中共的掩盖和隐瞒下迅速扩散,对世界造成了无可估量的损失。瘟疫看似无常,其传播趋势却鲜明地点出了病毒的目标和目的:它冲着共产党而来,淘汰中共及其因素。
最近二十多年,来自中共的红色资本也渗透进了维吉尼亚州,这给美国社会带来的危害与风险,可能远高于短期的金钱利益。本文试从商业案例入手,分析红色资本与维吉尼亚州中共病毒瘟疫重灾区的关系。
中共病毒危害全世界,德国遭受疫情的沉重打击。探其原因,中共通过各种途径渗透、腐蚀德国,使德国经济依赖中国,而孔子学院是其使用的重要手段之一。
住在美国北卡州的华人颜先生,近期出现了发烧、咳嗽等中共病毒(武汉肺炎、新冠肺炎)症状,服抗生素也不好转,他非常担心。他的法轮功朋友告诉他,要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颜先生相信并照做,结果果真平安无事。
澳大利亚的顶级富翁之一的矿业大亨安德鲁·福雷斯特(Andrew Forrest),因为在疫情期间巴结中共,而导致“人财两失”:既失去了以往的名誉,也在一周之内财产缩水近9亿美元。
中共病毒疫情爆发以来,许多知名人士确诊感染,甚至因病离世,其中包括政治、金融、商业、教育、传媒、文艺、体育和娱乐等领域的名流和明星。本文关注染疫名人与中共之间不同形式的关联,希望引起读者的思考与警觉。
疫情持续至今,纽约福建社区多人染疫。其中福建像屿联谊会办公室主任陈坤铭已去世,福建公所名誉主席郑时甘被确诊感染了中共病毒,3月27日被送法拉盛医院救治近三周时间,现出院一周左右。
最近二十多年,来自中共的红色资本也渗透进了维吉尼亚州,这给美国社会带来的危害与风险,可能远高于短期的金钱利益。本文试从商业案例入手,分析红色资本与维吉尼亚州中共病毒瘟疫重灾区的关系。
罪恶能传染吗?回答是肯定的。在正义、善良、道德被拿下决策的天枰时,当人藐视甚至仇恨“真善忍”时,罪恶已经传染给了很多人。怎么传染的呢?通过思想,通过行为,通过思想转换成行为。 1、法律处罚人的罪恶行为,天理处罚人的一切罪恶 说到“善恶有报是天理”,大多数人理解的是那个人做了大恶事,触犯了法律,就会遭到报应;即使是政府支持的暴行,参与迫害的恶人并没有受...
在目前这个全球流行瘟疫的时期,人最好别跟医院打交道。但是,谁也不知道厄运在哪个角落里躲着。
大纪元特稿“越亲中共疫情越重 防疫有良方”一文指出,“这次中共病毒的扩散之势,清晰地勾勒出它循着与中共关系密切的国家、城市、组织和个人一路蔓延”,西班牙的疫情发展印证了这一论点。在大纪元文章《西班牙与中共的亲密关系》一文中已在多方面对此论述,本文在两个角度进行补充。
但随着与中国贸易合作越来越多,土耳其官方越来越不敢招惹中共。2019年7月,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访华,要促进土中经济和政治合作,表态奉行一个中国政策,还说新疆地区“各族生活幸福”。
2019年底从武汉传出的中共病毒(新冠病毒,COVID-19),在中共的隐瞒下,如今已扩散至世界各国,演变为席卷全球的大瘟疫。无数人被病毒感染、病亡,给家庭和社会带来深重的创伤和恐慌。不过,从中国大陆传出在疫情中死亡的名单,揭示出了中共病毒的真正“靶点”,给深陷危机的各国民众带来警示。
於梨华描绘的“新中国”之面貌,为中共涂脂抹粉,为中共所乐见。所以,於梨华因此受到的非议不是空穴来风。
麻州感染中共病毒(武汉肺炎)人数及每百万人感染比率在全美各州排名第三。麻州各级政府看似采取了许多有力防疫措施,但另一面,每当涉及与中共相关的问题,麻州官员却又往往采取有利于中共的言行,其亲共态度,已在本州的防疫城墙上挖出了漏洞。
4月30日晚,巴基斯坦国民议会议长阿萨德·凯瑟在社交媒体上表示,其中共病毒(武汉肺炎)检测结果呈阳性,目前正在居家隔离。据悉,近期巴基斯坦已有多名高官确诊感染,其中包括巴南部信德省省督伊姆兰·伊斯梅尔。另据巴基斯坦卫生部30日公布的数据,该国累计确诊病例16,473例,累计死亡病例361例。
泰森食品公司也是中共病毒的受害者。超过千名员工染疫,数座工厂关闭,生意滑落。泰森很可能被它与中共的链接给绊倒了。
2013年中共正式提出“一带一路”(The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缩写BRI)倡议,称中国将投资数千亿美元,在数十个国家主导桥梁、铁路、港口和能源建设。这个由中共政权主导的跨国经济带,一度令沿线的亚、非不发达国家,以及陷入经济困境的欧洲国家,仿佛看到经济发展的光明前景。然而七年过去,众多协议签署国渐渐发现,“一带一路”没有带来期盼...
近几年以来,与中共政治联姻的意大利面对中共病毒(武汉肺炎、COVID-19)全球大流行,竟然是如此的不堪一击,成为欧洲感染中共病毒死亡人数最高的国家。不仅首宗病例来自中共马列教授,随后又遭遇中共“甩锅”转嫁成病毒发源地。
“潘多拉的盒子”出自古希腊神话,比喻会带来不幸的礼物。潘多拉(Pandora,也译作潘朵拉)是希腊之神宙斯用粘土做成的第一个女人,好比是《圣经·旧约》创世纪篇章中的夏娃。宙斯给潘多拉一个密封的盒子,里面装满了祸害、灾难和瘟疫等,让她送给娶她的男人。这也许是一道人性测试题,也许还有别的深意,在人的境界无法想像神的安排。 如今,至5月1日纽约时间上午10点...
美国纽约州参议院设立“中国日”的议案作者赵靖桉,4月30日,出现发烧、头晕、干咳、呼吸急促、剧烈头痛、肌肉无力和疼痛等疑似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病症。不过,其竞选团队于5月1日下午宣布,其病毒检测结果呈阴性。目前他在家隔离观察,几天后会再次测试以检查安全性。 赵靖桉(Kenneth Chiu)正在为竞选纽约第25选区州众议员一职收集连署签名,纽约州众议会...
至4月30日,中共病毒(武汉肺炎)全美确诊人数逾100万,死亡人数逾6万;纽约州全美最为严重,确诊人数逾30万,死亡人数逾2万3千人。其中,不乏华尔街高管。大疫之下,纽约华尔街与中共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尤其引发外界关注。
中共肺炎(武汉肺炎)在全球肆虐,四大时装周首当其冲,不仅时尚名人确诊、死亡,各精品品牌生产受到影响,经营、销售都被迫大幅调整,尤以时尚之都米兰疫情最为惨重。有分析认为,时尚产业受到重创,原因在于市场过度亲共、当地制造业雇用大量中国移民劳工。
纵观澳洲近年来的政坛风云,可以清楚看到澳洲政府的决策层越来越意识到拒绝和清除中共影响的紧迫性和必要性。从在全球率先拒绝华为参与5G建设,到通过“反外国干预法”打击中共渗透,再到如今针对中共隐瞒疫情,在全球追责中共的声浪中唱主角,积极游说多国首脑,推动国际性独立调查,澳洲政府可谓步步剑指中共,不愿再与中共为伍。
VOX(也被译作声音党、呼声党和民声党)近日针对中共肺炎频频发声。此前,党魁阿巴斯卡(Santiago Abascal)和第二把手、秘书长史密斯(Javier Ortega Smith)、党派发言人奥洛纳(Macarena Olona)全都不幸感染了中共肺炎,但神奇和巧合的是,他们做出了对中共谴责的姿态,这几位领导人的肺炎测试都转为阴性。
中共病毒危害全世界,德国遭受疫情的沉重打击。探其原因,中共通过各种途径渗透、腐蚀德国,使德国经济依赖中国,而孔子学院是其使用的重要手段之一。
尽管奥地利早于大部分欧洲国家,在3月13日就实施了关闭边境、学校停课、限制外出等措施,仍没能挡住瘟疫。截至4月29日,奥地利总感染人数15,402人,死亡580人。按其总人口885万计算,每10万个人中染病人数达174例,和疫情严重的德国和法国相差无几。
共有约 184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引发香港社会和国际强烈争议的港版国安法,其中一项条文即是要求港府开展“国家安全推广教育”。实际上中共早已从各方面对香港人施行“爱国”等洗脑教育,近日湖南省教育厅的一则通知又曝光中共的一个多年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