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黑社会
近日深圳佳士科技公司工人维权运动,引起了社会广泛的关注,多个校园的学生发联名声援书,要求释放维权工人。各地民众组成现场声援团,也于30日一度遭到警方的强制传唤...
近日,大陆各地的所谓“扫黑除恶”运动“捷报”频传,纷称打掉了若干个黑恶团伙,不少地方称将发起第二轮的攻势。大陆民间质疑打黑运动的成效,有红二代直指黑源自中共,现在的公检法就是黑社会。
河南省社旗县下洼镇军里村因高速公路的施工,施工方与村民发生纠纷,施工方纠集近两百黑社会成员,大规模的报复暴打村民,村民被迫以石头农具来自卫反击,有二十多位村民受伤,多名重伤者现仍住院治疗。
近日一则山西黑社会老大高调出狱,三天后因此重新入狱的新闻,在网上流传甚广。有基层警察在公安内网实名举报给山西省公安厅厅长刘杰反映情况的信件遭到泄密,被人放到网上,陆媒报导后在网上引起民间担忧,并认为该泄密事件正说明警察内部跟黑社会之间有某种连系,民间直指“警匪一家”。 5月27日,公安内网的举报图片在晋城贴吧上出现,图片显示5月25日下午4点39分,一...
9月10日,广州荔湾区芳村“黑老大”陈某伟为代表的黑社会性质犯罪团伙被抓捕,抓获嫌犯62人,依法逮捕51人。
有报导说:“政府污染,要民众买单?”河北安国市今年将以与暖气费绑定的形式,按户收取100元空气污染费后,引起民意强烈反弹。
(据台视新闻报导) 大陆十一长假期间,旅游纠纷频传,云南的旅游胜地香格里拉,有导游强迫旅客必须缴钱参加藏民家访的自费行程,旅客不从就当场赶下车,甚至还传出有人曾经被脖子架刀。
六月飞雪,中共治下,天怒人怨。大陆民众有冤无处诉,近年来纷纷组团到香港上访。七一前夕,大陆首批访民已经率先在25日到港,准备参加七一大游行,并带备访民们的大批材料和状纸,控诉中共统治下种种暴行。
天津异议人士张长虹自2012年9月14日向天津市北辰区人民法院递交行政诉讼状,诉公安北辰分局滥用职权,勾结天津市司法精神病鉴定委员会,把张长虹一个健康人荒谬地弄成精神病人一案,至今已有三个多月了,法院就是不予立案。为此,张长虹无数次找到立案庭庭长张琦及行政庭庭长刘春杰,询问不予立案的原因,希望得到答复,但两位庭长就是不予答复。
两天前,上海著名维权人士金月花被北京警察强制到派出所后交给上海驻京人员,随后被带回上海。同时,上海葛容下落不明!
人民网报导,大陆国有大型建筑企业中铁六局遭指雇用暴徒殴打讨薪民工。消息在网路传开后,引爆震惊与愤怒。
2002年,人民日报社为陕西分社建大楼,取名为西北新闻大厦。西北新闻大厦开发单位是陕西泽达实业发展有限公司,施工建造的是我们西安雁塔建设集团有限公司。
山东省烟台市菜山区曹庆岩,2007年区政府开发拆迁中被威逼签订了房屋拆迁安置及补偿协议,可是以后网点房被强抢偷拆,签订的超低108万元补偿款却至今没给分文,曹庆岩逐级反映至京,6年无数次被当地政府骗回、解决无果。
尊敬的父母官:您可知道您的子民水深火热?昨天陕西省宝鸡市访民裴小红被截访人员强行带离北京城。一上高速就被打的口鼻淌血;陕西省访民周志银被诬陷有6个女人,差点妻离子散;2011年国庆节陕西省渭南市访民跳了金水桥;陕西省西安市雁塔区访民康素萍也曾被强行带离北京城,一上高速就被打得眼冒金星、双耳欲聋、面部红肿。边打边说叫你会写能讲。
2011年1月3日凌晨2点,江苏南通红枫丽莱公司遭南通市约80名黑社会袭击,8人被打(其中一名武警战士和一名工人重伤住院)砸毁公司房屋、文件、账目、证照、磁盘、机械设备及财物等,丢失的现金及财物各种损失约6,218,880.00元。
日前,广东省雷州市公安局巡警三中队指导员柯广盈贩毒被抓。据大陆媒体报导,有知情人士称,柯广盈贩毒数量巨大,达7.8公斤,贩毒时身穿警服,开着价值100多万元的豪车。两年前,柯广盈还是全国优秀警察。09年还强奸过一位女孩子。对此,大陆民众表示:最后这两句话非常经典!
43岁的高女士是江苏徐州人,几十年前就开始做轮胎生意,历经几十年的商界打拼。5月11日,因为生意上的借贷纠纷,遭人拘禁长达7天。高女士七天惊魂后,现在都不敢出家门。
20几年前,我在妇幼保健院生小孩。我同病房的一位约20多岁的农村妇女,就是被计生干部强行送到医院来做人流引产。那妇女已怀孕8个多月了,已快生产了。被人按住强行打毒针后,肚子痛得在床上挣扎了一晚上,产下一胖乎乎的很可爱的男孩。
6月5日,浙江省第十三次党代会召开的前一天,杭州维权人士就受到严格布控,除邹巍被带到距杭州两百多里外的安吉县山川乡“旅游”外,沈利华、梁丽婉、刘训连、徐传松、许捷、王利民、陈美佳、朱瑛娣、裘玉梅等都是严控对象,每人都有三到五名“保镖”随时侍候。
安徽省芜湖市经济技术开发区龙山街道办东梁村村委主任及其手下经常殴打村民,2011年7月1日,在东梁小区的车库,谢小平及其手下当众毒打一名村民,其中在场的其他村民,有人上去阻拦、劝架,被谢小平用刀割裂手指。后村民报警,越来越多的村民围观阻止,谢小平才停止对村民汤世贵的殴打。
2006年5月22日晚22时许,36岁的田永兵在他家开的裁缝店门前公共场所,无故将在看戏本村19岁的乔辉殴打,随后乔辉去找在看戏的父亲乔玉明与田永兵辨理,期间田永兵回到他家裁缝店内,手拿裁衣用的大剪刀又来到现场。
我叫沈志华,拆迁前住无锡市梅村镇荆同村。丈夫蒋炳亚有父母和弟弟蒋文亚。原来兄弟两共有四间门面合法住宅地35号和36号,哥东弟西各两间。我一家三口住东35号门两间三层楼房364平方米,弟西36号门200多平方米住宅地。父住36号门。
山单县信访局局长施林倩说:“我不执行中央文件,中央不能要我的头”。
2010年年初,宜昌公安局旧办公大楼拍卖给宜昌亿能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亿能在交接手续还没有办完的情况下,把售楼部和样板间设在公安局办公楼内,并在当地媒体上大肆宣传,以商品房的名义出售。103套房子短期内抢购一空。合同上注明的是代购合同,显而易见是亿能替公安局卖房。
万万没有想到,5月11日凌晨夜深人静之时,湖南宁乡县灰汤镇的被拆迁户周云芝,会在走投无路的之际选择在宁乡灰汤镇政府大楼跳楼自杀死亡。
网友眼中的中国十大混吃等死部门
看啊!老天撕心裂肺的哭了。听吧!上天鬼哭狼嚎般怒了。人民百姓还能睡着吗?还该睡着吗?没错!是该醒了,该彻彻底底的醒了!因为老天都觉得天子不公了,让百姓受苦蒙冤了。
2008年3月8日,何泽爸爸回到家里取衣物,被学校强行带到农场办公室,被时任的党委副书记兼政法委书记宋庆才按倒在地,连续的毒打。原因是何泽爸爸告到了上面,他豁出去书记不当了,要打死他,让他无家可归。宋庆才说:“你跟我斗,就是跟共产党斗。”面对这一切,两名尖山公安分局工作人员和办公室新招的值勤人员却袖手旁观。
一个神奇的大学正校长被神奇地宣布为本校副校长,主管工作为“无”。幕后操盘手为书记,曾经全国闻名的同一所大学校长。
国内所有从俄罗斯引进设备和生产技术的电子级人造蓝宝石晶体项目都是官商勾结的骗局。
共有约 2981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美中国高级谈判代表将于本周通话,试图重启自5月以来陷入停滞的贸易谈判。但双方几大分歧在,为贸易谈判增添变数。有专家认为,美中贸易争端不会在未来一两年内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