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会
2020年8月8日,因2016年“苏州大抓捕”而被当局打压的苏州维权人士吴其和,在坐牢3年8个月后被释放。
8月3日,河南辉县的李新和何方美带着因疫苗致残的4岁女儿,打车去北京治病,一直被监视他们的警察拦截。何方美说,“派出所警察把孕期的我拦在马路中间不让走,我和女儿哭了,女儿说:‘妈妈,我好怕,我不想死。’” 在何方美的推特视频中,她抱着孩子坐在马路中间,撕心裂肺地喊着:“我就想给孩子看病啊!” 她表示,“一家四口打几次出租车回北京给疫苗致残的女儿看...
近期,一篇浙江高考考生的满分作文因各种引经据典和包含大量冷僻字词,而引发中国国内民众的热议,再次把中国式教育是否是“有知识没思想”的话题带入公众视野。
近日,上海律师戴佩清,在老家九江市办理房产证时意外发现自己的身份被冒名顶替了。她调查发现,九江住建局和街道办通过非法手段过户她父母的房产给他人,而戴佩清的遭遇并不是个案,戴佩清认为这是全国范围内普遍的、系统性的案件。
8月2日,重庆访民付清淑、危文元、赵亮、王志芬、朱芝招等十余人,在重庆开往北京的Z4火车上被地方截访人员和警察暴力拦截。 重庆维权公民危文元告诉大纪元记者,8月2号上午,火车到达石家庄站的时候,有40多名特警和当地的截访人员,有些特警是北京口音,把她和几名访民拖下火车。4个截访人员乘坐G309高铁把她押回重庆,晚上8点20分她到达重庆北火车站,又被当地...
随着上世纪末信息技术的兴起,中共开始构筑审查海外网络内容的“长城防火墙”(Great Firewall,缩写GFW)以及对内监控民众的“金盾工程”。大纪元获得的内部文件揭示出,如今中共已将维护其极权统治的数字维稳体系中的“金盾工程”,升级为涵盖网络和现实,打着“平安建设”或“社会治理现代化”旗号的新型全民监控系统。
7月29日,下午6点左右,部分杭州市西湖区双浦镇湖埠村村民,到西湖环境集团易腐垃圾处理中心外讨说法。据村民解释,他们因喝了垃圾处理厂排出的污水,很多人出现了拉肚子、过敏、肠炎等症状。 随后不久,大批特警到达现场,以“堵塞交通”为理由,对村民进行暴力执法,多人被抓。 水源建垃圾厂村民不知情 维权却被打晕抓捕 村民刘方向大纪元记者表示,当晚,应该有6个...
2020年5月25日,全国各地大批的“天津渤海商品交易所诈骗案”受害人联名举报中共公安部为天津金融诈骗集团及黑势力充当保护伞。受害人在实名举报信中控诉,公安部有关领导漠视百姓生命财产安全,包庇从容诈骗犯罪行为,联合当地政府以暴力、威胁等手段残害百姓。
近日,大纪元收到四川成都邛崃市市民詹华的来信,信中举报邛崃市公安局和孔明派出所警察无故对他进行非法抓捕、殴打和死亡威胁,他要求中共政府对滥用私刑和侵害其权益的警察进行调查。 詹华对大纪元记者表示,2020年4月21日,下午3点左右,3名孔明派出所的警察闯入他的家中,没收了他的手机,将他抓到孔明派出所,在这期间,警察没有告知抓他的理由,也没有出示任何抓捕...
欧洲议会对中国关系代表团团长比蒂科夫(Reinhard Bütikofer)抨击大众汽车在新疆乌鲁木齐市设有工厂,成为中共迫害中国奴工的“同谋”。比蒂科夫敦促欧盟外交政策负责人博雷尔(Josep Borrell),应要求联合国介入中国奴工问题。
“包头案”自7月2日庭前会议以来,出现了从未有过的控辩审三方剧烈冲突,在中国社会和司法界引起人们极大的关注。辩护律师们齐心协力,对抗当局公检法的黑暗腐败。
近日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香坊区金色城邦小区居民,前往黑龙江省省政府反映情况进行维权,但投诉无门还遭特警、防暴队驱散,其中三人被抓,包括一名哺乳期的母亲。在居民持续抗争要人情况下,当晚11点当局才把人全放了。
近日,就读于中山大学的湖北籍博士生张天(化名)向大纪元爆料,他表示,博士生导师农革向他暗示索贿不成,对他进行报复,致其在符合毕业条件的情况下,将其退学。他同时举报农革涉嫌论文抄袭。
7月3日,重庆市九龙坡区巴福镇发生官员带队封村强拆公民房屋事件,26亩苗木被强挖摧毁。村民方杰表示,“他们来了就封村,然后直接就拆了,我们没有收到政府任何程序文件。”
6月29日,广西柳州河东村第五小队村民代表张春明,在柳州市高新三路社会保障局附近,被警车逆向逼停,遭到城中分局警察叶建培(警号204557)砸碎车窗玻璃带走,现被关押在柳州看守所。 据爆料人温梅(化名)透露,张春明是村民们自发推选出的代表,当天,他被警察暴力执法,带到中南派出所,愤怒的百余名村民涌向中南派出所,要求放人。 张春明妻子要求警察归还扣...
“中国广东省惠州市惠东县政府耍流氓,违法强占私企土地、违法强拆私营企业。”周一(6月29日),在大陆经营私人企业的李先生,到洛杉矶中领馆前举牌抗议,曝光惠东县地方政府造成他直接损失3,000多万元(人民币,下同),导致他无家可归的行为。
6月29日上午,武汉市强拆事件维权公民龚金玉、董艳云等人到武汉市委要求解决私人房屋被非法强拆的积案。几位维权公民拦住市委书记王忠林乘坐的黑色轿车“喊冤”,被多名警察和保安拦下,随后全部访民被带到江岸区分局劳动街派出所,其中两位遭到当局拘留。
6月29日清晨5点钟,上千名保安到北京昌平流村瓦窑村小区进行强拆,业主保护家园冒死抵抗,遭到大批身穿黑衣的保安粗暴殴打,多人受伤流血,哭叫声不断。
端午节当天,北京顺义区乔十光漆画美术馆和北京平谷区的“山水放歌小区”都被暴力强拆。随后爆出,很多未成年人被政府雇用的拆迁公司骗签假合同,参与暴力强拆,但这些年轻人的工资和身份证都被扣押,致使疫情下无法回家。
杨蒙蒙是山东济南人,她女儿因接种毒疫苗不治身亡。2018年3月20日,杨被警察逼迫,无奈自残,当局以“涉嫌妨害公务罪”将其刑事拘留,同年4月2日被取保候审。2019年3月15日,再次被逮捕,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5个月,现被羁押于济南市看守所。
2020年6月18日,广西省柳州市鱼峰区雒容镇半塘村86岁的老人潘秀珍被当地强拆队打死,房屋被拆,柳州公安为毁尸灭迹从医院抢走受害人尸体。被害老人90多岁的丈夫和子女们无处伸冤,投诉无门。
重庆市大足区鑫前出租汽车有限公司股东王一(化名)向大纪元记者爆料,近日他被当地警察暴力执法,无故遭到殴打。他表示,这是出租行业的黑恶垄断势力与当地警方勾结,对新公司的排挤和报复。
6月14日北京疫情大爆发,北京很多小区从新进入战时封闭式管理,不进不出。但此时大量警察不顾疫情聚集昌平郊区,帮助阻挡业主,让拆迁队冲入小区强拆中产的别墅。
北京驱逐低端人口已人尽皆知,但近年来,北京当局还向中产阶级下手、强拆他们的豪宅。由于当局对中产阶层的顾忌大于普通民众,使此事一直未被很好曝光。日前,有业主向大纪元深度揭开这一内幕。
6月12日北京时间凌晨4点,900名黑衣保安在北京延寿镇欧北木屋村外集结。早上6点多,两三百名全副武装的防暴保安推翻小区南侧围栏,强行进入小区。聚集在一起的数十名村民试图阻止强拆,但是面对全副武装的防暴保安,手无寸铁的村民很快被控制。当天,村内部分房屋被夷为平地。
(大纪元记者王晶采访报导)6月11日,西安小南门四府街店铺被当地政府强制改换招牌,全部变成黑底白字,改造完的街道被市民吐槽像“灵堂”,“感觉像死了人一样。”商家表示门头一夜之间就给换成黑白色了,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已经换了三次门头。
大陆校园暴力事件频繁发生,北京市教委日前发布《北京市中小学校幼儿园学生伤害事故处理办法(简称办法)》,明确9种“校闹”具体行为进行惩治,遭到民间反弹,认为是限制受害家长进行维权抗争,防止形成群体性事件。
大陆知名诗人王藏六四前被警方从家中戴手铐、套黑头套抓走后,王藏妻子王丽不断遭骚扰,微信被封、手机号被停用,现在连快递的手机也抢。王丽被逼网上求救,全程爆光警方的恶性。
“现在摆摊可累了,不赚钱,有时候赔钱都卖不出去。之前取缔地摊把老百姓折腾够呛,现在又提倡(摆地摊),早上5点~9点,之后就让你收摊,能卖多少?老百姓生活得太苦了。”孙女士对大纪元说。
大陆知名诗人王藏警方从家中带走五天,家属至今没有收到任何书面或口头告知。警方还恐吓王藏妻子王丽要求其配合,不然她也会被抓,孩子会被送孤儿院。他们的朋友呼吁外界关注王藏一家遭遇。
共有约 15011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