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
“搂着我的脖子,极其粗暴地按着我的头,把我按到地上跪着,双手反扣在背后。然后有四五名警察围着我,开始搜我的身,把我手机充电宝等物品全部搜走扣押,并且让我待在一间...
1946年12月9日,共军违反停战令,攻陷民众信仰天主教的崇礼县,残杀千余教民平民,现场惨绝人寰,被称为“崇礼血案”。
这两天的微信上,许多网友都在转两条跟打击拐卖妇女有关的官方消息,一条是李克强的,一条是中共最高检察院的。
随着中国传统新年一天天临近,许多在外工作的人开始纷纷返乡。可就在这当口上,湖南湘西教师李田田却拖着几袋行李、一箱书籍、还有身心俱疲的灵魂,在异常寒冷的冬季、在阖家团圆之际,踏上了“背井离乡”之旅。用她自己的话说,此时此刻,“我身心俱疲,只想着逃离!”
他是西安这波疫情中最小的死者。 才满8个月的他,还在母亲腹中,还没来得及看一眼这个世界,就不幸告别了它。
近日,一段中共青岛平度市云山镇党委书记王丽辱骂信访市民“给脸不要脸”,并威胁“有一百种方法去刑事他儿子”的视频被在网上曝光。
12月2日,国际女子职业网球协会(WTA)宣布,即时暂停中国大陆及香港的WTA赛事举办。这是在网球名将彭帅微博举报(11月2日)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前国务院副总理张高丽性侵事件恰好一个月后WTA官方所做出的一项重大决定。
中共官媒《新京报》24日报导,中国上海、江苏、江西、湖北、四川等五省市相关执法部门查处,发现台湾远东集团在当地投资的化纤纺织、水泥企业在环保、土地利用、员工职业健康、安全生产及消防、税务、产品品质等方面存在一系列违法违规行为,现已处以罚款及追缴税款约4.74亿元人民币,并收回其中一家企业的闲置建设用地。查处工作仍在进行中。
“一直从小都是接受的爱国爱党教育,唯物进化论深入我心,所以其实很长很长时间都是小粉红一个吧。
“寻衅滋事”是中共一贯用来打压民众的口袋罪。 在中共国,不要说反对共产党,批评政府,发表不同于官方的意见,哪怕是公民在自己的合法权利被侵犯后去上访维权,动辄也会被安上寻衅滋事的罪名。
莆田村民欧金中杀人案,不是第一起当代版逼上梁山,也绝不会是最后一起。
被中共捧为“爱国大片”的《长津湖》上映后,短短一周内创下了30多亿的票房纪录。虽然官方和小粉红齐声叫好,但持不同看法者也大有人在。知名媒体人、网络大V罗昌平就是公开发声的一位。
在大陆,对于城市白领,尤其是已经跨入中产阶级的白领来说,黄金周无疑就是他们的“诗与远方”。在一年中最舒适开心的这几段日子里,他们总算不用朝九晚五的工作,可以好好潇洒一回,享受享受生活了。
7月20日,郑州突降罕见特大暴雨,该市地铁五号线一列车上有消息传出12名乘客不幸遇难。
“文革”中搞斗批改,大批干部被下放“五七”干校,接受劳动再教育。
自中国共产党成立到今天,已经整整一百年了。在这一百年里,这个党打着为中国人民求解放谋幸福的幌子,干尽了篡政夺权、祸国殃民的种种坏事,把中华民族蹂躏得死去活来,把老祖宗留给我们的这片土地糟蹋得满目疮痍。不仅如此,今天的中共到处渗透扩张,已经成为整个世界和平发展面临的最大威胁。因此,如何认清中共的真面目,乃是包括中国在内的整个世界的当务之急。
1989年,在新当选的中共总书记江泽民等举行的中外记者会上,当一个法国记者问及一个女大学生因“六四”被发配到四川农场搬砖,遭当地农民多次强奸一事时,在场的人谁也没有料到,江竟回答说:“我不知道你说的事情是否是事实。她是暴徒。如果是真的,那也是罪有应得。”
1956年1月14日,民国上海南京路四大华资百货公司之一的永安百货公司正式宣布“公私合营”,公司门楼上的老招牌“永安百货”被卸了下来,装上了髙达五丈八尺的“公私合营永安公司”霓虹灯。
这是《黑五类忆旧》这本书里收录的一个发生在文革中的真实的故事。
共产党最大的“本事”不是别的,就是整人。中共的百年历史,尤其是当政以来大半个世纪的历史,就是一部充满了血腥味的整人史。到了十年“文革”,整人更是发展到了史无前例登峰造极的地步。
澄海市是“文革”重灾区之一,是“文革”危害的缩影,冤死了400多人。被残害的这些人,有的曾经在潮汕大地上坚持抗战,有的曾经为中共打江山出生入死过,有的曾经在中共当权后为其立下过汗马功劳,他们没有死于敌人的枪口,却惨死在“文革”红色的屠刀下,还有4500人伤残,10余万人受株连。
一九五〇年,姚治邦才十一岁。 那年底到次年初,他家所在的南汇县掀起了搜捕和镇压“反革命分子”的高潮。短短几个月内,全县共处决 “反革命分子”好几百人。
当地时间6月8日,美国会参议院以68票赞成、32票反对,审议通过了长达1445页、涉及2500亿美元预算支出的《2021美国创新和竞争法案》。这意味着美国以立法方式,开启了对中共的全面对抗。
侯德喜家世代生活在北京朝阳区洼里乡洼边村,衣食无忧,但并不是很富裕。父亲侯荣14岁那年离家外出学手艺,1949后成了北京五建公司的一名工人。大伯则凭借着自己经营,在农村买了几十亩地,靠地租生活,结果土改时被划为地主。1959年,侯德喜的父亲把全家接到了北京城里,住在单位的房子里。
中共一向吹嘘中国是当今世界最安全的国家,可仅仅在刚刚过去的5月份最后一周,大陆便连续发生了多起无差别杀人恶性案件,让人心惊肉跳,无限恐怖。
32年前的今天,大陆爆发了六四惨案,号称人民子弟兵的中共军队,公然在首都北京,在光天化日之下,用开花子弹和坦克血腥屠杀爱国学生和民众。
文革时,吴续久和胡健是实验小学5年级的同学,他俩的父亲又都是被批斗的当权派,因此他们常在一起。胡健家有一台红灯收音机,吴续久来时他们会乱拨电台挑选节目。一次,他们无意中拨到了莫斯科广播电台。那可是敌台!他们十分惊异,十分恐惧。
如同往年一样,在这个特殊的日子,大陆的幼儿园和学校都会热火朝天的举办各种各样的庆祝活动,微信上更是满屏的“节日快乐”。不过,尽管这些活动看上去五花八门,喜庆花哨的很,或许还博得了一些平日里连起码的快乐都缺乏的可怜的孩子们的欢心,但却令人倍感荒诞与讽刺。为什么?因为童年在中国早就死去了,多年来中国一直是一个没有童年的国家!童年都没了,这样的儿童节岂不是徒有其表...
夺取政权后,中共依然坚持马列的阶级斗争理论,不断发动政治运动整人,不但剥夺了人的权利,践踏了人的价值,而且直接导致了数千万人的非正常死亡,给大陆人民带来了深重的灾难。
如今年龄在六十岁以上的人,一定都还记得当年轰动一时的“六十一个阶级兄弟”中毒事件。
共有约 1489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香港主权移交25周年,消息指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或访港,主持新一届政府上任宣誓仪式,香港政府隆重其事。警方将总动员出动,亦有“左派深红学校”邀请学生参与“光荣任务”接送机仪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