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她眼見參與長春插播者被活活打死在面前

來自吉林省吉林市的法輪功學員房思邑,她目睹警察在她面前,不到一個小時就將參與長春電視插播的法輪功學員候明凱活活打死,之後中共對外公佈候明凱是「跳樓自殺」。(大紀元)

人氣: 34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5月21日訊】(大紀元記者文華報導)在今年神韻巡迴藝術團在挪威演出期間,記者偶然遇到一位衣著時尚亮麗的華裔女子。她激動地說:「臺上那些神佛救人、共產黨害人的事,全是真的!當看到電棍一閃時,我渾身禁不住一哆嗦,那種恐怖記憶又出現了。當修煉人正念強時就有神佛加持,電流就會倒過來電警察,那是真的,還有天堂的美景,這些我都親身經歷過,神韻在揭示真相!」

她叫房思邑,今年40歲,來自吉林省吉林市,目前被聯合國難民署安置在芬蘭的法輪功學員。與一般法輪功學員深沉、含蓄、內斂所不同的是,曾當過酒店大老闆的她,性格活潑開朗,快言快語。採訪中她回憶了自己在大陸的部分經歷,特別談到有關長春插播案的情況。

2002年3月5日晚8點左右,長春市八個電視頻道突然播出了《法輪大法洪傳世界》、《是自焚還是騙局》錄像片近五十分鐘,讓上百萬長春民眾明白了法輪功被中共構陷的真相。。吉林大法弟子侯明凱、王立波當時參與了長春《三零五》電視插播技術的學習,回到吉林市後,房思邑和他倆準備在本地插播,由于《三零五電視插播》後當局在各大城市的電綫杆底下安置了很多警察蹲坑,他們沒有插播成功,于是他們就在公安住宅區內成功地播放了多個真相喇叭晝夜播放。《三零五》之後由于警察掌握了一些參與學習插播技術的人員名單,候明凱、王立波成了被通緝的對象,房思邑也被作爲插播的參與者遭到通緝。2002年8月20日被非法綁架後,她親眼見證警察不到一小時就將侯明凱活活打死……後來中共警察謊稱候明凱《跳樓自殺》。


2010年3月在聯合國人權大會前夕,房思邑女士(左二)講述她在中國被關押期間如何被注射精神藥物,聯合國特派專員曼弗雷德‧諾瓦克教授(右一)在一旁傾聽。

以下是房思邑自訴的修煉歷程和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事實

「巧遇法輪功,走上修煉路」

儘管我從小就信佛,但我這輩子從來沒想過要修煉。我從小就有嚴重的心臟病,經常休克,一暈倒有時三天三夜都醒不過來,我姐姐經常用手摸我鼻子,看是否還在喘氣。所以活著對我來說就是盡情享樂,由於家庭背景,後來我和朋友合開了一家三層的大酒樓,吉林市的頭頭腦腦還有警察,我都很熟。那時每天吃喝玩樂打麻將,社會上那一套我樣樣會。有一次我昏倒在酒店走廊裏,差點死了。

九八年三月的一天,我剛從日本回來,準備去美國,我最要好的一個朋友給了我一本法輪功的書,我翻了翻不感興趣,覺得修煉對我來說太遙遠了,就在那天中午我躺在床上時看到一尊佛坐在蓮花上,周身放著金光,這尊佛一直看著我微笑,很久才離去。我馬上給朋友打電話告訴她剛剛發生的奇蹟。朋友告訴我你看到的是師父的法身,當時我不相信,還取笑她。

就這樣我一直沒看這本書,直到有一天她生氣了,我才決定到她家看一看法輪功教功錄像到底怎麼樣。哪知錄像一開,我看見師父坐那打手印,我的眼淚就忍不住地流。我看見錄像中的師父全身金光閃閃的,不知為什麼,我從心底喊出一句話:「師父啊,我終於找到您了!」

從那刻起,我三天三夜沒睡覺,把大法的書籍、錄音、錄像一口氣全看了一遍。當我看書時我的天目就開了,我看到了書中發射出無數的光芒將我包圍,書中的字在不停地動,我看到了師父的法身,師父法身天天帶我煉功,還帶著我的元神飛起來。我看到三界就跟泥堆糞坑一樣,人像蟲子一樣在裏面爬來爬去,還在那搶糞肉糰子吃。我還看見我和那位介紹我煉法輪功的朋友,我們站在師父兩邊,師父是佛,我倆是菩薩一樣的裝扮,那時的我漂亮得無法用人的語言來形容。從那以後我就堅定一念:要跟師父一修到底,回到天上的家。從那以後,我的世界觀發生了徹底的改變,人們也都發現我脫胎換骨變成另外一個人了,身體也非常健康了。

後來我改行學美容,一級級考試,現在是高級中醫美容師。九九年六月由於我去巴黎參加(法輪功)國際法會,回國後7.20開始了,我於是就成了重點迫害對象,市委書記專門負責轉化我。

高精度圖片
已是兩個孩子母親的房思邑,目前被聯合國難民署安置在芬蘭定居。(大紀元)

警察想用藥物摧毀我的意志

七月二十一日我去北京上訪,被警察抓回,當時我女兒才半歲,是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我不能昧著良心聽任謊言誣陷大法,從那以後我就一直為法輪功喊冤,多次被抓。今年三月我到日內瓦聯合國人權會上作證,講述我被警察用藥物折磨,差點被活摘器官的事,當時很多人都哭了,他們想像不到還有這麼邪惡無恥的事發生。

那是2001年4月,公安懸賞五萬元通緝我,要不是我前夫出賣我,他們還抓不到我。前夫以前也修煉,迫害一開始他就害怕不煉了。警察逼他設陷阱來抓我,他們把我關到465部隊大院裏。我絕食抗議,他們給我做了全面體檢後就給我打針,打第一針時我就覺得渾身發冷發脹,不到十分鐘,我眼瞅著茄紫色在我的左腳上蔓延,我頓時疼得像要窒息一樣。

後來6.10和465部隊的人天天給我打針,致使我經常頭暈和出現幻覺,我看到一桌子一桌子好吃的。他們說:「你不吃,現在讓你求著我們吃。」我求師父幫我,一次次的從迷糊的幻覺中醒過來。我修得不好,別的同修能把幾百頁的《轉法輪》全背下來,我只能背幾頁,每天我就背這幾頁。那時每天4~5個軍醫看著我,每天給我注射不同的藥物,原本一百多斤的我被折磨得只剩五十多斤,我的舌頭發硬說不出話,手發麻不聽使喚,下半身就像癱瘓一樣沒有知覺,根本無法下地行走,那滋味特別難受。

闖出魔窟

我被他們折磨得奄奄一息,一個多月後他們還強行把我轉到看守所。起初看守所不收,怕我死在裏面。進去後他們還是繼續給我打針,後來我的肚子越來越大,水腫得跟要生孩子一樣,他們說我是腸粘連,需要開腹做手術。我知道他們是故意的,先給你打藥,把你折磨得像有病似的,然後讓你住院,最後讓你死在醫院。

那天晚上警察突然半夜把我送到醫院,那時我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心臟(每分鐘)才跳二十多下。我心想,我一定要闖出魔窟,我要活著出去揭露他們。他們把我弄到手術車上,我看見兩邊有患者,突然就喊出聲來了:「我是煉法輪功的,我現在的身體是被他們迫害成這樣的,我不手術!我沒有病,我只是堅持自己的信仰,就被他們害成這樣了,我要見我的家人。」

我現在都不知道我是怎麼喊出聲來的。當時圍了很多人,有正義感的人們都要求他們通知家屬來簽字。就這樣我的姐姐得知了我的消息,姐姐趕來一看我這個情況,眼淚劈裏啪啦地打在我身上。醫生逼我姐簽字同意手術,我跟姐姐說:「你不能簽,簽了你就永遠也見不到你妹妹了。」我姐就哇哇哭,最後沒簽,第二天辦保外就醫時,醫生說我活不出五天。我說:「我不僅能活著,我還能健康地回來見你。」

高精度圖片
當過酒店老板的房思邑,目前是位高級中醫美容師。(大紀元)


骨折全好了

回家後我天天煉功,第二天我就能下地了,正常吃飯正常做事,什麼事都沒有了。十多天後警察又來抓我,為了擺脫邪惡的迫害,情急之下我從樓上跳了下去,我當場被摔得休克了,等我醒來時,看到周圍圍觀了許多人,我當時被摔成粉碎性骨折,骨頭都支出來了。

此時我腦海中只有一念,我決不能讓警察抓到我,頓時我感到一股強大的力量把我拽了起來,我忍著劇痛爬上了一輛出租車來到同修家。同修把我安頓到一個住處,我每天疼得死去活來根本無法睡覺,但我仍堅持學法、煉功、發正念,當我剛剛能站起來的時候,我幾乎每天拄枴杖出去講真相。就這樣我沒有經過任何醫院的治療,憑著對師父和大法的正信,兩個月後我又健步如飛地上樓發傳單了。我的家人看到發生在我身上的奇蹟,都覺得大法真是太神奇了!他們也越來越支持我修煉法輪功。

「眼見同修不到一個小時就被活活打死了」

2002年的8月20日我們被非法綁架了。那天6.10人手不夠,他們迫害一個人要四~五個警察,我被銬在暖氣管上,侯明凱就關在我的對面,門沒關,我親眼看到惡警怎麼迫害他的,警察們動用了老虎凳、電棍、甚至催淚彈。警察問他有誰參與了插播,無論怎麼折磨,他都沒哼一聲。不到一小時他就被活活打死了,我親眼看到他就這樣被打死了,我眼淚刷刷的,這個受不了啊……

後來警察把王立波帶來同我對口供,王立波的胳膊被打斷了五~六節,他一見我就問,你怎麼來了呢?為什麼要抓你呀?王立波最後被判刑十二年。

那天在聯合國講真相時我就說:「世界上什麼最痛苦?讓一個人看著另一個人被折磨死,活著這個人比死去的人還痛苦,真是難以承受。今天我能幸運地站在你們面前,可我的朋友們,千千萬萬的法輪功學員卻沒有這樣的機會……」後來警察謊稱候明凱是「跳樓自殺的」,警察找不出給我判刑的藉口,非法判我勞教兩年。


插播長春真相電視片的法輪功學員侯明凱被懸賞五萬元並以晉升二級官職為條件大肆搜捕。被抓後警察聲稱其跳樓自殺。

電流回到警察身上了

我被黑嘴子勞教所非法關押兩年零100天,因為我一直拒絕轉化被非法加期一百天。剛進勞教所我很害怕電棍,現在都還有恐懼症,看神韻節目時,電棍一響我的身體還不由自主的一閃,那滋味是人的肉身無法承受的。開始我經常被警察傳訊,一喊我名字我就緊張,要電我時,我的腿就打飆,嘴也打飆。後來我就想,不行,我不能怕他們,我是修煉人,我是主佛的弟子。有一天他們正電我時,我突然想起了師父,我心裏和師父說我不怕他們,我就這麼一想,電棍一下就回流到了女警察身上,她一下把電棍扔在了地上。

在勞教所的八百多天裏,我基本上沒怎麼睡覺,睡覺的時間很少,只有2~3個小時,總是有幹不完的活,動不動就挨打,那種地獄般的日子,換上任何一個人都難以承受。他們經常逼我說對法輪功有什麼思想認識,我說:「我永遠相信我師父。」他們就取笑我、侮辱我。當我害怕時,他們就打我;當我正念強時,就像神韻節目中表演的那樣,警察就動不了我,電我也不那麼疼了。我知道這是師父在保護我。

在師父的呵護下,我闖過了一個又一個死關,後來輾轉到國外,我只有一個願望,就是要到聯合國去揭露中共的暴行。那天當我走出人權會場時,我忍不住哭了。師父教我們修煉,讓我明白了生命的意義,我除了感激還是感激。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10-05-21 7:3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