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蘭:紅樓丫鬟之看紫鵑

【大紀元2011年05月22日訊】紫鵑是服侍黛玉的大丫頭,和黛玉情如姐妹。黛玉仙去後,最傷心的人有兩個:寶玉和紫鵑。眾人只記得寶玉為了黛玉拋棄功名遁入空門,卻常常忽略了在寶玉之前還有一個為了黛玉而出家的人:紫鵑。

黛玉來到賈府後,賈府見黛玉帶來的雪雁一團孩子氣,王嬤嬤也不中用,就把鸚哥給了黛玉用。大概是和雪雁的名字相對照,黛玉把鸚哥的名字改成了紫鵑。也是緣分所致,黛玉和紫鵑的親密遠遠超過了黛玉從姑蘇帶來的的丫鬟雪雁。

紫鵑對黛玉像慈母,像長姐,紫鵑和寶玉一樣,最懂得、最理解黛玉黛玉的心思。紫鵑對黛玉,有幾處細節,頗令我感動。

忽見紫鵑從背後走來,說道:「姑娘吃藥去罷,開水又冷了。」黛玉道:「你到底要怎麼樣?只是催,我吃不吃,管你甚麼相干!」紫鵑笑道:「咳嗽的才好了些,又不吃藥了……」小性兒的黛玉在這個寬厚的姐姐面前乖乖就範,小孩子一樣跟著紫鵑回去吃藥了。這一處對話,讓我感到溫馨而輕鬆,覺得這個嬌弱的林妹妹是在自己的家裏,可以任性使氣,而不是小心翼翼的寄人籬下。黛玉的小性兒,寶玉懂,紫鵑也懂。從這個細節,讀者可以想像,紫鵑平日給了這個多愁善感的妹妹多少溫暖與關愛。薛姨媽母女來到賈府之後,送幾隻宮花給賈府的小姐和少奶奶,周瑞家的沿路送過來,最後來到黛玉這裡,本是無心最後給黛玉,敏感的黛玉說別人挑剩了才給我,我不要。周瑞家的一聲不吭。周瑞家的不吭聲和紫鵑的一笑,讀者自可慢慢去體會。

又一處,紫鵑放下針線,又囑咐雪雁好生聽叫:「(黛玉)若問我,答應我就來.」紫鵑憂心寶黛的婚事,編出一個林妹妹要回姑蘇的故事來試寶玉的心,寶玉急病了,紫鵑日夜服侍了寶玉幾天,寶玉轉好後,紫鵑笑道:「你也好了,該放我回去瞧瞧我們那一個去了。」 一句「我們那一個」,讓人心頭熱乎乎的,誰說黛玉沒有親人?這紫鵑端地是一個親姐與慈母的口氣。紫鵑這樣和寶玉說:「偏生他又和我極好,比他蘇州帶來的還好十倍,一時一刻我們兩個離不開。」此言不虛也。

在抄檢大觀園中,紫鵑房中抄出兩副寶玉常換下來的寄名符兒等物件,不知深淺的王善保家的欺負黛玉是客居,自為得了意。但是在紫鵑這裡卻碰了一個軟釘子,且看紫鵑如何回答:「直到如今,我們兩下裡的東西也算不清。要問這一個,連我也忘了是那年月日有的了。」這番回答,不冷不熱,不軟不硬,像是對王善保家的說的,又不像,好像眼里根本沒這個人,而是直接對鳳姐說的。高貴淡定的回答,不爭不讓的口氣,不愧是從賈母到黛玉都青睞的丫鬟。

紫鵑看著黛玉和寶玉耳鬢廝磨的長大,理解二人的情投意合,全心全意的為黛玉的歸宿著急,薛姨媽一句言不由衷的玩笑話,她趕快見縫插針的讓薛姨媽趕快和賈母去提寶黛的親事。

黛玉對紫鵑的信任,大概還要超過對寶玉的幾分。黛玉時時擔心寶玉見了姐姐會忘了妹妹,對紫鵑,卻沒有這個擔心。黛玉臨終對紫鵑說:「妹妹,我這裡並沒親人。」這一句話,讓很多紅迷潸然淚下。我不知紫鵑心裏此時是怎樣的痛,她是不是想起了剛進賈府的林妹妹,賈母讓自己去服侍黛玉的情形?寶黛慪氣,自己批評這個妹妹太浮躁了些?黛玉秋夜題詩絲帕?給黛玉熬燕窩粥?伺候黛玉吃藥?這個當年如嬌花弱柳,讓眾人驚為天人的林妹妹,此時卻是芳魂即逝,而牆的那一端,卻在舉行寶玉和寶釵的婚典。那一年自己讓薛姨媽去和賈母提寶黛的婚事,薛姨媽打趣的笑聲是不是又在耳邊?

對黛玉的離世,紫鵑多次哭泣。紫鵑的哭,讓人想起子規啼血,流的是淚,滴的是血。黛玉去後,紫鵑對這個世上已再無牽掛與留戀,以照顧出家的惜春為名離開了賈府。

紫鵑情商甚高,因為懂得,所以放棄,是賈府的丫鬟中最具慧根的一個。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美東時間: 2011-05-22 01:14:37 AM 【萬年曆】
本文網址: http://www.epochtimes.com/b5/11/5/22/n3264159.htm
標籤:tags: 艾蘭,
,
紅樓夢
大紀元網友 

'哦, 所以叫紫鹃还有杜鹃啼血的意思在里面。'

大紀元網友 

'最是敦厚慈心是紫鹃。'

評論排行
評論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