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魯山老泉:其實,林昭早就被「二度收監」

人氣: 14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5年05月01日訊】一

連續監考八場,考試期間的每天晚上還要閱卷,年近花甲的老泉不能少於小年輕的工作量;然而年輕人還有微詞:你工資最高,難道是做了最多的工作嗎?

可是老泉也是一肚子怨氣——同齡人留在一線的絕無僅有了,他們要麼找理由離崗,要麼離官「調研」,理直氣壯地休息。

那個跟我同監一個考場的滑鬼,推說有事,攏共沒有陪我半小時。我中間不得回家倒茶,不得下樓去廁所。校長兩次查崗記下了伊的大名,我又怕伊將來被大會批評反說我打的小報告……

中午最後一場結束,把試卷交送教導處途中碰到了校長,校長說「魯老師年紀大了下午閱卷就不要來了」,一股暖流湧上心頭……

下午沒事了,寫一篇。

還來說考試。我問你,當你走進了考場,發現有人在「小抄」,或者看別人,你是制止呢還是不打擾他?告訴你我是不打擾他。因為現在農村學生基本不把分數當一回事了,眼前放著書翻翻都得分,但是他們不翻。所以那些搞小抄的看別人的已經相當「難能可貴」了,因為他們心裡還有分數。

我問你,那些在考場上睡大頭覺的,你是喊醒不喊醒呢?我是不喊醒。因為你喊醒他也是啥都不會,說不定還是「不安定因素」,幹嘛要喊醒呢!

我問你,假如有人在考場裡吃零食,你管不管呢?你如果敢管,說不定學生敢罵你,也有可能動手打你。

不久前我們信陽某縣發生一件醜事,一個50來歲的男老師發現女學生在課堂上玩東西,居然用教科書去磕,不想那女生忽地起立跟老師撕將起來。當然,小女生不是男教師的對手,小女生倒地了,被義憤填膺的學生手機錄影,小女生的家長拿著錄影上告教育局,男老師被清除出「靈魂工程師」的隊伍……

此事一出,老泉驚出一身冷汗!幸虧——

什麼事呢?上學期在八一班,女班長不讀書,我悄悄接近後發現在一個凳子上撮零食吃,我下意思地用手背觸碰了她的下巴,只一下,結果我「打人」了。「老師打學生,師德何在?」在別有用心的人的唆使下,學生家長如同押解俘虜一樣,把我這個被同行稱作「德高望重」的老教師押去縣人民醫院,租車加CT,花我660塊。

幸虧,沒有學生錄影或者拍照!

這農村教師還能當嗎?

是哪個狗日的還在喊「沒有教不好的學生,只有不會教的老師」啊?老師有那麼能,全世界就不用蓋監牢了。

老泉不是個案,就在我們長陵初中,做學生家長俘虜的老師多了去了。這個社會只等著我們培養「垃圾人口」了。

本來第一節寫林昭,可是如果那樣,這篇文章就出不來;我是把敏感藏起來。

「將林昭二度收監」包含兩層意思,第一層,現在去林昭墓地拜謁你能輕易進去嗎?警察林立,如臨大敵,這不是又把林昭「看」起來了嗎?林昭活著沒有自由,死了也沒有自由啊!第二層,林昭被平反,說是被冤,然而當年冤枉林昭的那些今天能拿出來嗎?右派改正,右派言論是否可以公佈天下?當年反對毛主席坐牢殺頭,現在不會了,但是畢福劍因為一句口頭禪丟了飯碗。這裡面我們看不到「對與錯」,只看到「輕與重」。

每一回閱讀林昭我都淚水長流。你咋那狠呢?例假期間不取鐐銬!「媽,弄好吃的齋齋我。」這不是要媽媽的命嗎?孩子餓呀!你警察也好,你官員也好,你偉大領袖也好,你能否將心比心?不就一句話嗎?錯了怎麼樣?對了又怎麼樣?共產黨的江山因為一句話就能倒了?尤其是那顆子彈費,真是要摘媽媽的心啊,野獸都比你仁慈一百倍!

林昭遇害47年你還不讓她「自由」,你很自信嗎?我分明發現你在恐懼!讓我也借用你們常常使用的那句話喊一喊:讓一切反動的東西在人民面前發抖吧!邪惡必將離去,正義一定到來!

張丹青小子說齊奧塞斯庫倒臺是因為「政治倫亂」,其實他根本不知道什麼是「政治倫亂」。羅馬尼亞的全稱是什麼?是「羅馬尼亞共和國」。既然「共和」,那就「主權在民」——任何羅馬尼亞人都是國家的主人,是公民;都有權利向齊奧塞斯庫提意見和提建議;在這個國家內,根本不允許有政治犯的存在。那麼,齊奧塞斯庫不但釋放政治犯是對的,齊奧塞斯庫下臺也是對的,哪兒有什麼「倫亂」呢?

要說「倫亂」,朝鮮正經是「倫亂」。朝鮮是「民主主義共和國」,那麼國家領導人必須普選。可是朝鮮普選了嗎?金一金二金三是選舉上臺的嗎?如果真想由家族世襲,就不要叫「共和國」,就乾脆叫「王國」;如果叫「王國」,金一金二金三金萬世,反而還不「倫亂」!

這個世界「倫亂」的還有一位,人家不但七老八十泡女娃娃,而且「民主」不讓說話,「共和」不准選舉,直到現在整個國家就像一口高壓鍋……

--轉自作者博客

責任編輯:南風

評論
2015-05-01 11:1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