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紀錄片《冲天》重現抗日血淚史實

描述對日抗戰中華民國空軍紀錄片《冲天》18日首映重現抗日血淚史,中華民國總統馬英九(前中)在臺北出席《冲天》首映會,並與工作團隊及經歷抗戰的長者們合影。(中央社)

人氣: 1300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5年08月19日訊】(大紀元記者鍾元臺灣綜合報導)一部重現抗日血淚史的紀錄片《冲天》18日展開首映。在觀賞完該紀錄片後,中華民國總統馬英九19日表示,期盼這部片讓更多人了解空軍對抗戰的貢獻。

空軍紀錄片《冲天》選在日本遞交降書的臺北中山堂首映

由中華文化總會與華人紀錄片平台CNEX共同出品,描述1937年到1945年對日抗戰期間中華民國空軍的紀錄片《冲天》,18日在臺北中山堂舉辦首映會,馬英九出席與當年參與抗戰的前輩先進及家屬們,一同觀賞這段可歌可泣的故事。

導演張釗維說,他們必須無所畏懼,但也無所遁逃。他們是螺旋槳時代的最後一批戰鬥機飛行員。他們幾乎擁有一切卻又甘願隨時放棄一切,包括他們愛的人與愛他們的人。

據中央社報導,中華文化總會會長劉兆玄表示,這是部英雄史詩、兒女情長的佳作,70年前日本在中山堂遞交降書,選在中山堂首映具歷史意義。

抗戰親歷者金英是金士傑父親,金英當時是航空班教官,首映會意外與當年學生的妻女相認,拍合照留念。金英表示,看完很感慨,沒想到還遇到學生的妻女,真的好不容易。金士傑說,紀錄片主題和他心中情感一致,很願意、高興擔任紀錄片的旁白。

藝人蔡燦得為作家齊邦媛配音演出,看完首映感動落淚,她表示,之前沒看過任何片段,看到這些歷史畫面、空軍及其家屬的話,衝擊很大,特別是動畫部分很好看。

中華民國空軍烈士高志航。(國民革命忠烈祠)
中華民國空軍烈士高志航。(國民革命忠烈祠)

空軍戰神高志航烈士家屬:歷史真實性改變不了

據自由亞洲電台報導,被譽為「空軍戰神」的高志航烈士次女高友良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時強調,歷史的真實性改變不了,有這麼多歷史照片和記錄為證,不必爭那個,大家的心都是雪亮的,如果北京九三邀請她,她也不會參加。

紀錄片中,高志航的次女高友良回憶,小時候看到有飛機飛上天空,就覺得上面坐的都是「爸爸」,後來才知道,其實上面的飛機不一定是爸爸駕駛的,印象最深的是,爸爸解除任務回到南昌的家時,她就坐在爸爸的腿上,替爸爸脫靴子,那是她認為最幸福的時刻。

時任空軍教官和中尉們,前排右一鄭少愚,中教官高志航,後排中為槍機抗敵的樂以琴。(圖片來源:朱力揚,浙大出版社《中國空軍抗戰記憶》出版)
時任空軍教官和中尉們,前排右一鄭少愚,中教官高志航,後排中為槍機抗敵的樂以琴。(圖片來源:朱力揚,浙大出版社《中國空軍抗戰記憶》出版)

高友良表示,她一邊看片子一邊掉眼淚,這不是她爸爸一個人的歷史,是整個抗戰的歷史,整個空軍的犧牲。高友良說:「我爸爸不過是第一個打下日本飛機的人、第一個報仇的人。」

高友良提到,她的親生母親是俄國人,很愛父親,但因為那時國家有個政策,領兵官不得娶外籍妻子,母親為了讓父親完成飛行的志願和報國的志向,犧牲自己離開了父親。高友良還說,父親殉國的時候,她才將近六歲,人家問她,妳爸爸沒有了妳知道嗎?

她說她知道爸爸死了,因為家裏放著一隻棺木,裡面就躺著父親,繼母當時還懷了妹妹,弟弟則在一旁跑來跑去,她自己很懂事,不吵不鬧。高友良坦言說:「我今年八十四歲了,在我們那個年代,爸爸、父親就是一個家庭的主,爸爸沒有了,一個家也就碎了,所以說我們那個時代的孤兒寡婦是很可憐的,我情願有一個爸爸、我不情願有個破碎的家。」

對北京將舉行九三大閱兵,意圖爭「抗戰是誰打的」歷史詮釋權,高友良說,「歷史的真實性是改變不了的。有那麼多人經歷過、有那麼多史記、有那麼多照片,你說這個勝利是誰打下來的,我們不必去爭這個嘛,大家的心都是雪亮的。」

中華民國空軍在八年對日抗戰中陣亡4000多人

馬英九今天在臉書貼文表示,《冲天》是一部描述民國26(1937)年到34(1945)年,成軍不久的中華民國空軍保家衛國、英勇作戰的紀錄片。他說,在8年抗戰中,中華民國空軍共擊落和擊毀日本軍機914架,擊毀地面敵機610架,共1524架。但也不幸陣亡4,000多人(其中空勤1,000多人)。

馬英九表示,在紀錄片中,看到空軍戰神高志航、「四大金剛」之一的劉粹剛、獲得青天白日勳章的周志開,以及陳懷民、沈崇誨、閻海文等人,都是在20、30歲左右就不幸為國捐軀。他們的奮戰犧牲,延長了國家的壽命,也減少了人民的傷亡。他們的死,重於泰山。長空殲強敵,英雄出少年,生死須臾間,報國難兩全!

「風雲際會壯士飛,誓死報國不生還」,馬英九說,空軍面對著比自己強大10倍的對手,每一次起飛都可能永別,為了保衛國家,也為了心愛的家人,他們無所畏懼、志在冲天。

馬英九表示,70年過去了,當時的青年,如今還健在的,年齡也都在百歲左右,期盼這部片能讓更多人了解空軍對抗戰的貢獻。

責任編輯:李緣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