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抵禦中共擴張 新西蘭或改變對華策略

副總理兼外交部長溫斯頓•彼得斯(Winston Peters)會見澳大利亞外交部長朱莉•畢蕭普(Julie Bishop)。(Hannah Peters/Getty Images)
人氣: 2262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8年03月08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捫心綜合報導)新西蘭副總理兼外交部長溫斯頓•彼得斯(Winston Peters),本週在電視一台的時事節目訪談中暗示,新西蘭可能會改變對中國的戰略,不但會重啟新西蘭的太平洋戰略,還會一改過去對中共的影響和作法一概保持沉默的方式,「該說的時候就要說」。

雖然他沒有明確點明對新西蘭「有不好的影響力」的國家就是指中國,但從主持人的提問和之後專家和媒體的評論,都已確認他的所指。

重啟太平洋戰略 幫助維持區域和平

在此前訪問澳大利亞的一次講話中,彼得斯明確表示,新西蘭要與澳大利亞更加緊密地合作,重建澳紐在太平洋地區的重要戰略地位。他說,「我們的工作,是要確保參與太平洋地區事務的其它國家,要符合太平洋地區的利益,以及我們鄰國的安全與繁榮。」 彼得斯說,新西蘭歷來對太平洋地區事務非常重視,在這一地區的影響力也非常大。

重啟太平洋戰略包括兩個方面:一方面,新西蘭政府已經宣布,將增加對太平洋島國,如湯加和斐濟等國的援助;另一方面,將回歸基礎外交,新西蘭將與這些國家重新建立緊密關係,幫助維持這個地區的和平與穩定。

彼得斯說,在過去的9年中,新西蘭對太平洋島國家的援助,從原來占GDP的0.30%(約每年6億-7億元),下降到了0.21%(每年約4億-5億元),工黨-優先黨聯合政府,將把60%的發展基金,投入到太平洋地區,以幫助新西蘭的太平洋鄰國對他國的干預提高耐受力,並通過這種方式實現自治。

彼得斯認為,新西蘭對太平洋島國的低援助水平,無法與「大量印刷鈔票、出手闊綽的國家抗衡」,而他們並不總是為太平洋地區的利益行事。

前內閣部長、聯合未來黨黨魁彼得•鄧恩(Peter Dunne)也發表評論表示,隨著中國等國家對太平洋島國的影響力日益增加,新西蘭對這一地區的影響力就至關重要,新西蘭與這些國家間傳統的聯絡方式可能也不再奏效。因為隨著時間的推移,如果這些國家覺得無法從新西蘭得到他們想要的,他們就會去尋求其它的支持。

中共近幾年在全球推行的「一帶一路」戰略,對於那些急需援助的小國來說,無疑是最容易得到的資金來源。所以一些貧困的太平洋島國,像湯加和斐濟等國,都與中共簽訂了援助基礎設施等建設項目的協議。

不過,數月前,澳大利亞太平洋地區及國際發展部部長費爾拉范蒂-韋爾斯(Concetta Fierravanti-Wells),就曾指稱中共為在太平洋島國塑造影響力而「援助」的項目,都是無用的建築,只是增加了這個地區的財政負擔。

彼得斯對此也有類似的擔憂。儘管他在講話和訪談中,都儘量避免點明中共,但實際上,媒體和各界都明白,他「以他極其獨特的談話方式」,把要說的都表達得很清楚。

一帶一路需「緩行」

彼得斯還表示,新西蘭現在可能並不會退出對北京「一帶一路」倡議的支持。「但問題是,當你簽署了這個諒解備忘錄的時候,你得明白它到底有什麼實質的、具體的意義。」彼得斯說,他對上一屆政府如此匆忙地簽署了支持「一帶一路」的備忘錄「感到遺憾」,「但上屆政府中的哪一位領導人能夠把這些問題說清楚?」

「這究竟意味著什麼,他們了解得一點也不深入。」「我不覺得因為上屆政府簽署的一些東西我們就應該受到約束。」

本週發布的一份美國非營利智庫全球發展中心的最新報告,指中共通過「一帶一路」向亞洲、歐洲和非洲的港口、鐵路及其它項目投資數千億美元的計劃,可能會將債務問題轉嫁給這些小國家。如果其中任何一個國家不能有效管理它的債務,中共就會獲得強勢地位,影響它們的戰略決策,甚至獲得對重要基礎設施的控制。

同時,彼得斯的想法,也受到媒體的質疑,指其是否行得通。因為不論是國家黨議員楊健,還是工黨議員霍建強,都是中共一帶一路政策在新西蘭國會裡的大力倡導者,一些親中共的遊說團體,也在大力鼓吹要向北京站隊、靠攏。

對此,惠靈頓的著名經濟學家邁克爾•萊都(Michael Reddell)發表文章說,「的確,中共不僅僅是『一個市場』,而是一個鎮壓、專制的政權,它本身都無法把自己人民的生活,提高到像台灣和韓國那樣的水平。」

「但中共毫無遮掩、活躍的議程,則反射出其霸道的、與世界各國根本不同的價值觀;同時它無視國際法,並試圖嚇住任何表達自己價值觀和自我尊重的國家。」

文章說,「這是一個不值得信任和尊重的政權。也許會有一些個人的貿易機會,但它應該是一個明確的例子,讓更多的人認識到,每當你順從這個政權時,你就會加強邪惡的因素。」

「該說的時候就要說」

在被問到澳大利亞因為對中共在南中國海的擴張採取了更嚴厲的立場後,澳中關係似乎變得緊張時,彼得斯承認,新西蘭也遇到了類似的情況。但他不會像前屆政府那樣只是沉默,而是會闡明不同的觀點。

彼得斯說,「我之所以擔心我們國家以前(對中共)採取的態度,是因為他們錯誤地認為和人家是同一個聯盟,而實際上卻不是。」

「所以我們的工作就是要確保我們在與中國交談時,如果對有些事情不同意,我們就要坦率地表達出來;而不是像以前一樣,即使我們不喜歡,也麻木地保持沉默。」

但主持人考倫•丹(Corin Dann)問到他是否很擔心中共對新西蘭的影響時,彼得斯說,「並非所有的外部影響都是好的,來自同一個國家的影響,有時會很好,有時卻會很壞。」

不過彼得斯強調,不管這個影響來自哪裡,我們都必須要站起來面對,這肯定不容易。在太平洋地區,我們的「表兄弟」都在期待新西蘭的領導角色。如果我們現在不以積極的方式進行干預並參與這場競爭,那麼我們和太平洋地區的狀況都會更糟。

專家:新西蘭對於中共有重要的戰略性

雖然彼得斯不否認但也沒承認,政府政策的轉向是因為多名專家對政府諫言所致。但媒體評論,儘管新西蘭沒有像澳大利亞政府那樣立即採取因應措施,其實也已經很重視。

除了發表有關中共對新西蘭控制和滲透的研究報告《魔法武器》外,坎特伯雷大學中國問題專家安-瑪麗•布萊迪(Anne-Marie Brady)教授,還在去年8月在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發布了一份研究報告,指中共在過去10年間,持續不斷地增加對南極活動的預算,且不顧國際規範,在南極洲從事祕密的軍事活動及攫取資源,報告呼籲紐、澳政府必須對中共小心防範。

布萊迪教授認為,新西蘭國家雖小,但其所處的戰略地位不可小覷。新西蘭對太平洋島國的影響力和在南極的地位,對中共來說都有非常重要的意義。

報告說,「首先,新西蘭政府負責南太平洋庫克群島、紐埃、托克勞的外交和防禦事務,這就意味著在國際事務上對中國有四張潛在的贊成票。」

其次,除了澳大利亞主張的42%南極洲領地,「新西蘭也是南極洲的所有國之一,還是前往南極洲的最近點之一。中國的南極洲長期戰略計劃,需要與新西蘭等南極洲既有的所有國合作,才有可能實現。」

報告說,「中共從未停止勘探南極洲的礦藏資源,儘管馬德里議定書有這樣的要求。」中共不斷地在南極從事各類勘探活動,在南極攫取資源,包括礦藏、碳氫化合物、漁業、旅遊業、交通路線以及水與生物勘探等等。自2012年起,中共更進一步加強了勘探活動,包括對南極煤的儲藏量和海底的金屬礦床等的勘探。同時又違反《南極洲條約》,拒絕準確報告在南極洲的軍事活動及科學研究項目的國防用途。#

責任編輯:易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