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握有信訪部門造假證據 訪民要求開聽證會

人氣: 801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05月21日訊】(大紀元記者李熙採訪報導)中共信訪部門為達信訪案件清倉見底的目標,註銷訪民信訪案件的事情時有發生,十幾年老訪民一夕變初訪,反腐維權聯盟馬波兒子的冤案就是一個例子。馬波表示,她手中握有信訪部門及辦案單位的造假證據,她要求信訪部門為她開研討聽證會,她要揭穿造假說謊者的真實目的。

馬波向大紀元表示:「信訪部門本來應該是解決問題、處理是非的公正平台。可是現實是,信訪部門竟依據地方公安的造假資訊欺騙了我十一年。」

官員為利益聯合造假

5月2日,馬波再次到中共國家信訪局登記,接待人員告訴她,這案子不歸他們管了,要她到司法部門去。她從信訪部門內部網路裡意外看到了一份資料,道外區公安分局在向信訪局彙報其子徐智鵬被害一事時,把他被人毆打致死的事實,說成是因病死亡。

該資料顯示:「來訪反映,其子徐志鵬2007年4月14日被同學劉迪等三人毆打致死,但道外分局調查後說是因病死亡,不服。要求破案嚴懲凶手。辦理:『告知不予受理,應向檢察機關反映。』」

馬波表示:「我這裡有解剖鑑定寫著外力出血,你公安機關調查誰了?誰調查的?結果怎麼出來的?這很明顯造假的,這份資料就是公安部門和信訪部門聯合造假的鐵證。」

信訪部門內部網路資料。(受訪者提供)
信訪部門內部網路資料。(受訪者提供)

壓案、拖案 保護凶手逍遙法外

十一年來,她每次到相關部門信訪,得到的答覆都不相同,這次說案件已經處理了,下次又說她已經同意和解了,再下次又讓她回當地找公安廳,再下次又讓她找當地檢察院……其目的就是把案件拖黃。

馬波說:「去年12月去登記時,電腦顯示有一份承諾書,寫著我已經和他們達成協議,承諾不再繼續上訪,上面還有我的名字簽字,不知道誰造假寫的,我也沒有見過任何人任何部門,哪個部門都沒見過的人,我怎麼跟他們承諾了?」

「今年2月份去信訪局登記時啥事也沒有,順利登記了,4月份再去,電腦就顯示出2009年銷案了,這造假太荒唐了,連公安部都知道這是假的,還在掩護它,這說明信訪部門是個空架子,整個造冤案、造假案拿地方的錢,案子造到哪兒,錢就收到哪兒。所以,地方如何胡編亂造,上面信訪部門都要去幫忙維持。」

召開聽證會 願與造假者對質

銷案記錄是今年才出現的事,卻顯示2009年撤銷,撤銷必須有通知書送達給當事人,上面並未記錄何時送達。「我被信訪部門愚弄十餘年,就因為我過分相信國家部門了。這也體現出自身的無能。」馬波說。

她說:「我手上掌握著信訪部門及辦案單位的大量造假說謊證據,就想早日和造假說謊者當面對質,揭穿造假說謊者的真實目的。嚴懲造假說謊者,不徹底根除造假說謊者,我兒被害的冤案永無出頭之日。」

因此,馬波向哈爾濱政府要求開研討聽證會,如政府部門不開她就自己開,她將會邀請相關部門官員到北京參加,還會邀請中外媒體記者參加,將聽證會整個內容、過程公布於天下。

馬波還表示,自己在京上訪十餘年,最大的收獲就是看清中共個個信訪的接待員是如何推託欺騙上訪人員的。上訪人在上訪路上,年復一年煎熬著。跑遍所有信訪口,無數次被地方接訪人員欺騙綁架回當地後,喪失人權,失去自由。遭受的懲罰由當權者隨意制定,有軟禁、拘留、判刑、住精神病院等不同懲罰。

她感嘆說,「實際上,上訪人員是信訪部門及北京警察與地方政府的交易品。不知信訪部門到底是為了給訪民解決問題的?還是去坑害訪民的?」

徐智鵬因外力致死 十一年後被以病死銷案

2007年4月14日,馬波的兒子徐智鵬,在黑龍江農墾職業學校門口不遠處被劉迪等三人故意傷害致死,現場有監控攝像頭,馬波也握有各項證據,但警方至今偵破不了。馬波說,「從學院支付萬元解剖費來看,公安有掩蓋校園暴力真相的嫌疑,公安機關明明是在惡意掩蓋事實真相,壓案、拖案。」

馬波因司法機關徇私枉法不作為而上訪十一年,徐智鵬的遺體至今仍在殯儀館裡。如今冤案未解決,反倒被以因病死亡銷案了。馬波說,「在如此『依法治國』下,我們老百姓還會有出頭之日嗎?」#

責任編輯:劉毅

評論
2018-05-21 6:2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