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新州奶農痛訴2.46元時薪 維州奶商募捐求生存

維州本地生產的Gippsland Jersey鮮奶。(Gippsland Jersey/Facebook)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8年08月26日訊】(大紀元記者鄭煦婷澳洲墨爾本編譯報導)近日,維州Gippsland地區的一家小型乳品公司為了避免停業的厄運,在網上展開了一項籌款活動,得到網友鼎力支持,很快籌到了所需資金;與之相比,澳洲其他一些奶農就沒有這樣幸運了。

Gippsland Jersey公司的創辦者羅納德斯(Steve Ronalds)和瓊斯(Sallie Jones)表示,他們接到加工商的電話說將很快停止加工其牛奶,他們需要在短期內找到解決方案。

瓊斯的父親是澳洲第一個在農場旁建工廠的奶農,他在自家工廠裡加工牛奶製作冰淇凌。不幸的是,他在兩年前「乳業危機」時自殺了。

羅納德斯和瓊斯希望在這個工廠中安裝加工設備,自己生產桶裝鮮奶,但由於資金有限,不得不在網上發起募捐,目標是10萬澳元。募捐的方式是網友提前付費訂購Gippsland Jersey鮮奶。

Gippsland Jersey公司創辦於2016年乳業危機時,一直以來都因為幫助絕望的奶農、付給他們合理的收購價而得到廣泛讚譽。

網友們紛紛伸出援手,在募捐結束時(26日晚),共籌集到103,217澳元。

與羅納德斯和瓊斯相比,澳洲其他一些奶農的境遇就頗為不幸了。

本月14日,來自新州的奶農、42歲的希基(Shane Hickey)在臉書上發布了一條令人心碎的視頻,他說自己剛剛收到7月份的收入帳單,算下來時薪只有2.46澳元,相當於澳洲最低工資(18.93澳元/時)的一個零頭。

他站在自己乾旱枯黃的農場上,呼籲所有的大超市採取行動。「事情必須有所改變……人們不能指望農民們繼續無償工作,這和奴隸沒什麼兩樣。」

由於旱災,希基的農場的產奶量驟減。基於低廉的原奶收購價(farmgate price),他的收入少的可憐。「我得還貸款,還要養育三個孩子,試圖努力生存下去。」

這條視頻得到多個媒體轉發,在幾天內獲得數百萬的點擊,人們都很同情掙扎求生的澳洲農民,很多人在詢問作為消費者如何幫助他們。

生產了55年牛奶的農民道尼(Donnie)寫信給2GB電台說:「如果原奶價不提高,而生產成本繼續上漲,那未來澳洲就不會再有新鮮優質的牛奶了。」

「在政府撤銷管制前,奶農們獲得的收購價是每升58澳分。在撤銷管制後,這個價格降到27澳分,現在是40分左右。隨著化肥和電力價格,以及農場各項支出的增長,奶農們無法長期持續下去,除非奶價上漲。」

在接受news.com.au的採訪時,希基說,乳品加工商和超市需要共同努力,確保農民們獲得更好的報償。

「加工商和超市需要合作,但他們卻不這樣做。你和超市談話,他們責怪加工商,你詢問加工商,他們說是Coles和Woolworths的問題。」

「澳洲的其他人都有法定的工資,但作為農民,我們只能撿殘羹剩飯。我們不受保護,處於最底層。」

「我們不停地工作,但在接到收入帳單前,大多數時候都不知道自己能拿到多少。」

責任編輯:李欣然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