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人氣: 7623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8年08月08日訊】(大紀元記者秦雨霏綜合報導)澳大利亞人常常認為中國經濟跟澳洲經濟互補,是澳洲最好的經濟夥伴,但是往往沒有意識到,中共政權不同於一個正常國家,它的邪惡性質將給澳洲帶來危害。澳大利亞總理前顧問撰文,描述他是如何逐漸認清中共的。

加諾特(John Garnaut)曾經擔任澳大利亞總理特恩布爾高級顧問。在此之前他是費爾法克斯駐華記者。在擔任記者期間,他主要的任務是報導中國經濟熱潮。他曾經認為,西方媒體太關注人權問題,忽略了中國取得的經濟進步。但是在他研究中國的過程中,他這種看重經濟、漠視政治的觀點逐漸被改變。

加諾特在《The Monthly》撰文說,他嚴重低估了中共對源自於歐洲啟蒙運動的價值觀和制度的排斥,這些價值觀和制度支撐著西方資本主義的發展。而中共堅持使用「革命」時期採用的暴力和欺騙手段。

加諾特認為,如果他需要了解中國經濟對澳大利亞的影響,他就必須了解中共政治機器。於是他轉向澳大利亞華人社區開始了自我教育。

在2008年,澳大利亞華人作家楊恆均揭露,中共鼓動數千名學生在堪培拉國會前揮舞紅旗遊行,以「保衛奧運聖火」傳遞到北京。人們後來發現,這一千面紅旗是由一個澳洲華人富豪出資。這個人在悉尼經營一份親共報紙,並且成為澳大利亞主要政黨的主要捐款人。

悉尼科技大學教授馮崇義指出這種商人跟中共統戰部的關係。其他人揭示了中共複雜的情報系統,以及它的線人網絡是如何滲透到澳大利亞商界和華人社區的。

上述組織關係通常是不透明的。中共總是能夠撇清跟任何特定行動的關係。但是似乎中共是在系統地利用中國經濟跟外界的關係,來輸出它的政治制度。

加諾特說,中共想盡一切辦法,將「中共」、「中國」和「中國人民」的概念綁在一起,直到人們的談話中再也不使用「黨」這個詞。然後,中共就可以將反對共產黨的人貼上「反華」和「種族主義」的標籤。

加諾特說,解放軍總政聯絡部是一個情報機構。其幌子組織接待了一些美國高級退休將軍,並慫恿他們遊說五角大樓官員以及撰寫評論文章,支持解放軍的某些目標。

為了更多地了解解放軍總政聯絡部背後的複雜運作,加諾特結識了一些太子黨,對中共統戰部有了更深的了解。他說,統戰是一個戰略框架,旨在利用對手(敵方)的內部分歧。其策略是:為了孤立和擊敗主要對手(敵方),跟次要對手結成戰術聯盟。從歷史上來看,中共統戰部的主要特工是在前蘇聯受訓,其制度結構脫胎於共產國際。

加諾特曾代表澳洲總理內閣對中共情報和干預行動進行調查,撰寫了《加諾特−ASIO報告》。此項調查旨在評估中共情報的範圍和中共在對澳大利亞的干預行動,發現中共為了滲透澳大利亞已經籌謀十年。該調查還研究了華裔商人黃向墨的活動。

中共對加諾特如此忌憚,以致於當他們在2017年逮捕赴中國訪問的馮崇義教授的時候,專門詢問有關加諾特的信息。在審訊期間,國安詢問了馮崇義幾十個有關加諾特的問題,並搜查了馮崇義的電子郵件和手機,搜索加諾特的名字。

凸顯中共滲透深度的一件事情是,前工黨外長卡爾(Bob Carr)敦促工黨參議員肯利(Kristina Keneally)在國會質詢加諾特的工作。卡爾擔任悉尼科技大學澳中關係研究所(ACRI)所長,該研究所由黃向墨部分出資。

美國參議院軍事委員會3月22日舉行有關外國在美國實施滲透活動的聽證會,邀請加諾特作證。加諾特說,中共在積極的尋求干預西方政治制度,試圖讓西方國家的政治和戰略格局朝著有利於中共的方向傾斜。中共的一個目標是損害美國跟盟友之間的關係。

加諾特說,中共的海外滲透活動包括接觸那些能夠推動中共目標的重要人物。加諾特還說,孔子學院跟中共統戰部有關係,參與海外宣傳活動,並被利用來影響所在大學的決策。#

責任編輯:葉紫微

評論
2018-08-08 9:5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