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經濟增長悲歌 盲流眼中的真實中國

中國經濟不斷下滑,工廠關閉,很多出外打工的農民工因找不到工作無奈還鄉。(Getty Images)

人氣: 267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8年09月12日訊】(大紀元記者徐曼沅報導)在中國,許多話題新聞有如午後雷雨,剛撐起傘,雨就停了,新聞就此消聲匿跡,但問題卻從未解決。

「盲流」,是指中國大陸農村遷徙和流動進入城市的人口,他們或因失業、避災、城鄉生活水平差距等原因被迫「盲目流動」或「盲目外流」,他們是中共體制下噤聲的受害者、被漠視的最大公約數。

姚明珠(化名)從中國東部經濟發達的農村遷徙到城市十幾年,她說:「有了小孩之後,我突然感覺生活得很迷茫、很壓抑,找不到生活樂趣,對自己以及孩子的未來充滿擔心看不到希望,社會的諸多問題和壓力導致我一度想結束自己生命。」

中國居高不下的房價讓普通的工薪階級無法負擔,終其一生可能都難以獲得一間屬於自己的「蝸居」。2016年,中國房價卻逆勢暴漲,人人都在談論買房增值。

大型國企房地產公司高溢價買地,地方政府靠出讓土地獲取巨量資金。姚明珠說:「房價猶如火箭般上升,有些城市漲幅近乎翻倍,全民陷入恐慌性買房年。」她所在的城市購買一普通建築面積大約100平方公尺的商品房,價格大約在250萬至600萬元(人民幣,下同)。

姚明珠的年收入只有5萬元左右,而她身邊絶大多數人也是同樣的薪資。普通中國人傾其兩代財富,再加上一輩子貸款只能換取一間70年使用權的商品房。

中國人在房價面前變得越來越渺小,更可憐的是農民,住了幾代人的房子和耕地都不屬於自己,他們沒有交易和定價權,中共政府花極小代價便可收回土地,生活在社會最底層的農民無法享受地價上漲所帶來的紅利,當然更無從知曉房價暴漲的邏輯。

中共國家統計局7月16日公布,2018年第2季GDP增速6.7%,較第1季的6.8%小幅回落,專家評估,中國經濟增長仍屬穩健。但過高的房價透支了年輕人未來的消費和幸福感,姚明珠表示,越是重要的經濟領域政府行政干預市場的手段也越直接,從「樓市去庫存」的口號鼓勵個人買房,到有條件限售、禁售及銀行房貸收緊政策輪番頒布,最後限制民眾不能自由交易屬於自己的固定資產,依靠行政手段粗暴控制房價,政府與地產開發商搭起了中國經濟發展的宏偉數據,而真實生活中的人們苦不堪言。

教育資源分配不均、人才選拔機制不透明是中國社會常態。大城市學校,尤其是所謂的「重點」學校,不僅擁有完善的校舍,無論是師資或教具都是最好的,而農村落後地區甚至連擋風避雨的校舍都難以保證。

姚明珠說:「難道在農村的孩童就不是祖國的花朵?他們不同樣用納稅人的錢嗎?」中共的義務教育實行了多年,但小孩子入學的困難卻有增無減,她說:「在城市沒有買房,就連幼兒園都無法進。」師資好、收費便宜的機關幼兒園卻只招收公務員、機關幹部家庭子女。

教育資源分配不公導致人們搶購天價學區房。在中國,擁有北京和上海戶口的學生要入取北大、復旦成績要比其它地區學生低,甚至考題都較其它地區容易。姚明珠說:「孩子從進入小學就知道這社會是不公平的,未來還能期待他們公平對待他人?」

法律是伸張正義、懲惡揚善保障人民生活的屏障。但姚明珠說:「在中國,普通老百姓打官司真是很難。」有能力的人遇上事情往往先找關係、找熟人疏通讓事情利於己方。

大多數人面對著複雜的訴訟程序和黑暗的官商勾結不得不向罪惡妥協。國家司法高層領導都大言不慚的說:「司法獨立是西方國家給中國挖下的政治陷阱」、「老百姓儘量不要打官司」。

姚明珠表示,近年來中國教育實行「產業化」發展,神聖而嚴肅的教育殿堂已淪為賺錢機器,所謂專家職稱考核、人才選拔不再是以專業學術水平為依據,越來越多都是權、錢的卑劣交易或政治因素決定。

中共口口聲聲說要講道德、公德、提高公民素質,但這不是幾個宣傳片、幾句口號就能改變的事情。在繁華都市背後是一具具沒有靈魂的軀體,人們忘記了信仰,甚至來不及思考活著是為了什麽?一味地要賺更多的錢買房子、養活自己、養活孩子。

2018年上映的中國電影《我不是藥神》票房破億,但隨著輿論熱議,立刻遭中共政府下令噤聲,因為此片寫實描繪中共醫療體系存在已久的弊端,將中國人們的無助、無奈真實呈現。

姚明珠質疑,中國的大型醫院都是享受國家財政補貼的特殊福利機構,這樣的機構為什麼會有收入與利潤考核?大型醫療設施好的醫院全部集中在大城市,普通百姓看病貴、看病難,直屬軍隊醫院的各個科室都被個人私下承包,掛著國家軍隊醫院的招牌大肆斂財。

姚明珠說,國家公務員不需要繳納養老金,但是享受著比繳納幾十年養老金的人更好的待遇;政府官員或退休幹部住免費高幹病房,甚至有些退休幹部把醫院當做養老院,隔段時間就去住院。但有些人卻因沒錢就醫,只能回家等死。在醫療保險不全面的中國,看病卻是相當昂貴的事情,很多人因病得花掉所有積蓄從而返貧。

中國經濟增長數字下的高房價,普通農民難以企及的城市戶口,還有缺錢買藥,老無所託的社會才是盲流眼中的真實中國。◇

責任編輯:昌英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