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專家:孔子學院是危險的間諜中心

專訪前歐洲委員會政治事務委員會主席林德布拉德

「歐洲記憶與良知平台」主席、前歐洲委員會議院大會副主席、前瑞典國會議員約讓‧林德布拉德(Göran Lindblad)接受大紀元採訪。(視頻截圖)

人氣: 7698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8年10月17日訊】(英文大紀元記者Gina Shakespeare採訪報導,張小清編譯)孔子學院(Confucius Institutes)名義上是一家非營利性的公立教育機構,通過與世界各地的大學、中學及其它教育機構合作,促進漢語教育和中國文化傳播。

然而,作為中共教育部的對外輸出項目,該學院存在的真實目的一直受到方方面面的質疑,被指侵犯人權、行賄、訊息監控,並涉嫌盜竊所在國機密和從事間諜活動。

圍繞孔子學院受到的爭議以及中共滲透西方機構的策略,大紀元記者專訪了前歐洲委員會議院大會副主席、前瑞典國會議員約讓‧林德布拉德(Göran Lindblad)。

林氏還曾任歐洲委員會政治事務委員會主席,現任非政府組織「歐洲記憶與良知平台」(Platform of European Memory and Conscience)主席。該平台致力於研究極權政權,匯整相關史料並開展教育、提高公眾的意識。

以下是採訪內容:

點擊下載視頻

問:您認為中共設立在世界各地大學裡的孔子學院,其背後的意識形態是什麼?

答:多數西方人都不知道有孔子學院這東西,也都不了解中共政權真正的意識形態。今天的中共結合了兩種意識形態最糟糕之處:共產主義的高壓,又留下了部分馬克思主義。

因為中國現在既非市場經濟也非計劃經濟,它是原始的資本主義經濟,個人或公司利益都沒有法律保障,所以只要中共想要做,什麼都做得出來,聽任其發展是危險的。

如果我們的大學不能自由討論,將來會遇到大麻煩。初等學校和高中也是如此。如果你讓孔子學院建立高中課堂,那孩子們從小就會受灌輸。希特勒青年團是這樣做的,蘇聯少先隊也是這樣做的,這類組織不是像童子軍那樣教人向善,而是宣傳政權或黨的思想。

問:那麼孔子學院及其目的到底是什麼?

答:1930年代墨索里尼建的意大利語言學院遍布歐洲和其它地方,孔子學院也差不多:都是間諜中心和宣傳中心,沒有別的。主要目旳就是灌輸,為極權政權蒐集情報。這是其隱而不宣的兩個主要目標。

由於預算減少,很多大學都對孔子學院出錢教授漢語和中國文化感興趣。1930年代墨索里尼開的語言學院也這樣做。其它國家的其它學院不這樣,他們和大學是分開的。

這些孔子學院融入了大學,這是進行滲透、從事間諜活動、向學生灌輸共產主義思想的絕佳機會。孔子學院的所有教師當然都是中共當局控制的,這很糟糕。

60年代時我是個學生政治家,我們非常關注學術自由。我認為是時候恢復學術自由了。

無論是孔子學院還是什麼,哪怕是資助研究的大公司,情況都有點棘手。你必須知道你在和誰打交道、錢從哪裡來。比方說,如果捲菸製造商菲利普莫里斯贊助菸草研究,我不會相信這項研究的結果。同理,你的大學被滲透,做中國社會事件研究,如果學者是當局派來的,你就不應該相信。

問:孔子學院和法國、德國等國家的語言學院有什麼區別?

答:歌德學院和其它同類學院都是獨立的,不在大學裡。孔子學院是滲透到內部,融入大學的教師隊伍,這使它們(孔子學院)更危險,因為那時它們就威脅到了學術自由。

其它學院不在大學裡。如果有個外國組織宣傳他們的國家,那沒問題,是正常的,民主國家和獨裁政權都是這樣做的。比如倫敦有個阿塞拜疆協會宣傳阿利耶夫政權,沒有問題,因為你知道你在和誰打交道。問題是,如果這樣的組織設在大學裡,你不知道背後是誰,那就很危險。

問:為什麼像孔子學院這樣的親共組織能夠如此輕易地進入西方教育體系?

答:只是因為很多人都不了解情況。共產政權在歐洲、亞洲的暴行少為人知,尤其是對二三十年前的事,大眾所知甚少。對於極權政權的歷史,西歐和美國的學校大都沒教好,很多學校講完二戰就不講了。

極權政權在運作上是大同小異的。無論是納粹、共產主義、伊斯蘭極端主義還是其它什麼主義,採用的恐怖手段都一樣,都是監獄、酷刑、強姦之類。

問:您認為中共與孔子學院的關係是怎樣的?

答:關係就是它們完全由黨操控,中共控制著孔子學院,領導是副總理、部長級人物,也是中共政治局委員。所以當然,一切都由共產黨掌控。極權統治下,國內外一切活動沒有不受極權政權控制的,就中國而言那就是中共。

問:在教育方面、教授學生獨立思考方面,中國的情況如何?

答:我覺得中國國內的情況並不好。在教育孩子方面、為廣大民衆提供更好的大學教育方面,中國需要做很多事情。

它們(中共)不在這上面投資,因為共產黨沒有興趣這樣做。共產黨主要的興趣在於鞏固權力,為那些「比其他人更平等」的人保留特權,就像喬治·奧威爾在《動物農場》裡寫的那樣:有些人比其他人更平等。所有極權政權都如此,特別是在宣稱人人平等的共產主義政權下。

歐洲許多左翼知識分子仍然認為馬克思的共產主義思想是好的,只是後來走錯了路。我確信這個想法是錯的,因為馬克思已經寫到要用恐怖手段維持獨裁。它們(中共)正是在這樣做。

所以它們對教好孩子不感興趣,除非它們相信教育可以服務於它們的目的。當然,人們一旦從原始資本主義經濟中得到財富,要求的會越來越多,意味著當局要對民眾做出一些讓步。

中國大大小小的抗議活動比多數人想像的要多。這把中共嚇得屁滾尿流,還請你原諒我的措辭。這當然是因為它們不喜歡人們獨立思考,害怕聽到任何反對意見,特別是公開的反對。

問:從表面上看,孔子學院似乎是無害的,為什麼您會擔憂它們的影響?

答:它們(中共)試圖對課程施加影響。它們試圖影響學生和老師,它們試圖收集信息。它們一度想在斯德哥爾摩的皇家工學院建孔子學院,搬出斯德哥爾摩大學,因為那裡有人抗議,發生了衝突。那時我在國會,我就問,我們為什麼要在斯德哥爾摩大學設置一個共產主義機構。

它們想搬到皇家工學院,那將是一場災難。因為瑞典空軍與空中防禦的大量研究是在那裡做,都不是公開的項目。學院裡有開放的機構,但也有一個全軍方的空氣動力學機構,那裡不應有國外勢力存在。

它們一直努力往裡鑽。一些大學現在已經認識到孔子學院真正的方法和企圖,這很好。

斯德哥爾摩大學不會再有孔子學院存在,合作已經終止。是時候了,只是晚了幾年。它們已經在那待了10年,只待在語言學院,不會造成太大損害,當然影響還是很不好。那裡很多教授是研究拉丁文和古希臘文的,沒有什麼可窺探的。

問:為什麼中共花這麼多錢在海外推廣自己的教育體系?

答:它們當然是想要影響外國人。你做些研究就會發現,這種理念就寫在共產黨的章程裡。從現行的體系中你不容易發現,但可以從過去的社會體系中看到它。共產主義東德就是一個例子。

二戰以後直到柏林牆倒塌,那裡都被蘇聯控制,祕密警察史塔西為了影響外國做了大量工作。最新檔案披露,數百名、六七百名瑞典教師受邀免費赴東德接受灌輸,費用由德共支付。這解釋了我們這代人高中時的經歷,為什麼老師們的思想如此傾向共產主義。

蘇聯好像也這樣做,中共等其它共產國家也是。為讓人們獲得好的體驗,極權政權不惜砸重金。「哦,我們免費學中文,有文化交流,它們(中共)還出錢讓我去北京。」這些都讓當局坐收宣傳效益。

好的民主國家也有這樣的交流,像美國的方式就很好,但他們的項目會促進自由思考。而共產主義和其它極權政權,它們試圖塑造蘇維埃人或共產主義者,讓人們不去思考黨說的是對是錯而只是接受,為此花多少錢都在所不惜,而西方的大學卻愚蠢地照單全收。

問:「孔子學院」名號背後的理念是什麼?

答:這是個悖論,因為共產黨人當然是討厭孔子的思想,它們(中共)批孔批了幾十年,棄若敝履。但它們借孔子做宣傳,因為它們需要個品牌。

我的意思是,我們生活在現代化、全球化的世界,品牌名可以宣示一個組織是好是壞。一位教授在文章中說,你要知道用毛澤東學院去推銷中共行不通,對中共來說不那麼好,所以它們用孔子之名,只是耍了個花招。

問:那些繼續按合同開設孔子學院的大學,您有什麼想對他們說的?

答:我會問,他們是否想保持學術自由?他們支持還是反對學術自由?

如果他們支持,那就沒有選擇;如果他們反對,那好,他們可以成為中共政權的一分子。他們在做什麼研究?成果值得竊取嗎?那他們可以直接給中共發電郵,而不是讓孔子學院一點一點偷走它。如果他們沒有什麼值得偷的,只是在替中共宣傳,也夠糟糕的了。

問:您認為對孔子學院的一些反應是否過度了?

答:不,我不這麼想。如果你能看清楚,不但不過度反而還不夠,因為人們沒有看清其背後的真正危險。如果人們太天真,就弄不清在和誰打交道,看不到這樣做很危險,這是個問題。

如果你能花心思向老師們求教一些關於中國政治的問題,馬上能看出這些人是中共付錢和控制的。只消5分鐘時間就清楚了。

問:您認為孔子學院在背後是如何運作的?

答:這要看具體情況了。它們當然也公開招聘,有些人只是教師,但也有些人屬於安全部門,擅長招募間諜。如果你成功滲透到國外機構,那對整個機構來說很危險,會改變人們的思維。如果大學在做技術研究之類有實用價值的事,它們會進行間諜活動——工業間諜或是軍事間諜活動,有些大學也做軍事研究,現在許多工業間諜活動也同樣重要。

因此這取決於誰跟誰交了朋友,因為你確實能培養人,聰明的情報員會以這種方式工作。我不認為他們不跟社會接觸,他們參加聚會,在網上到處聯繫人,這都是規劃好的。

中共不太關注海外中國留學生受到多大影響,因此學生們會意識到中國正在發生的事情。他們中有些人會意識到,但出於家庭和其它方面原因會非常害怕,不敢站出來反對。但有一些人會這樣做,有的實際上會「投敵」,留在所在國。中共也試圖控制留在海外的人。

有些人被招募,有些是為了錢,特務機構到處用誘餌引人上套。

問:事實表明孔子學院的招聘帶有歧視性,您對此有何看法?

答:你不可以和員工簽約禁止他們加入社團。如果雇主說你不能煉法輪功,那是非法的。這在多數西方國家是完全非法的,在美國和加拿大絕對非法,在多數歐洲國家肯定違法。

不可以做這種規定,他們應立即受到起訴。任何檢察官都可以起訴。我很驚訝他們還沒被判罪。

影片製作:Alexander Nilsen,Louise Stevanovic,林雅紅。

責任編輯:林妍

評論
2018-10-17 5:3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