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國新年在即 這些人為何不能闔家團圓

中國傳統新年在即,這是闔家團圓的日子。但有不同族群的中國人由於不同原因,無法在過年這個特殊的節日裡與親友團聚。(Dan Kitwood/Getty Images)

中國傳統新年在即,這是闔家團圓的日子。但有不同族群的中國人由於不同原因,無法在過年這個特殊的節日裡與親友團聚。(Dan Kitwood/Getty Images)

人氣: 1296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01月31日訊】(大紀元記者梁欣採訪報導)中國傳統新年在即,這是闔家團圓的日子,尤其是遠在他鄉的遊子,總會趁過年的長假探視親友,但有些人卻無法在過年這段特殊的日子裡與親友團聚。

民主人士  16年父子未相見

1月13日,中國民主黨前負責人何德普的兒子何佳發出標題為「我與爸爸——父親被阻出境來美國」的文章。

文章中,何佳回憶幼時感受到父親對他的疼愛、騎在父親肩頭出遊的寶貴記憶;之後,在不理解父親受當局打壓、被逮捕、家被抄的環境下,他把自己隱藏在黑暗中的成長過程與出國讀書後的轉變。

在2018年底之前,何佳把「爸爸」這個單詞隱藏在內心的最深處、逃避著,害怕別人的指指點點。

何佳說,在得知父親拿到了美國簽證、他終於可以見到父親時,才深深發現對父親的思念。而就在預定相見的前兩日,父親告訴他說:「剛剛接到警察的通知,不讓我去美國了。」

「整整16年換來的卻是空等與扎心的疼。警察太可怕了,他們讓我習慣了逃避;但是這一次我不躲,我選擇反抗。」何佳說,鄭重向中共當局提出要求,希望得到作為一個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的權利,父親可以出國看看這個16年未見的兒子。

事實上,除了為實現中國成為自由國度的夢想而不斷努力的民主人士、異議人士、民間維權人士等,1989「六四」事件中、1999年中共開始迫害的法輪功群體中,還有千千萬萬的大陸民眾失去「闔家團圓」的天賦權利。

被迫遠離家鄉的法輪功學員

移居美國的法輪功學員米曉征女士告訴大紀元,她是逃出國門的,因此新年無法與親友團聚。但其實在國內的那些年裡,每到過年雖能與親友團聚,心情也並不好過。

「回家後,家人心情很複雜,從看不到你又看到你了,因為有的時候被抓、流離失所、警察騷擾,那些年,絕對過不好年。表面上親人在一起過年時吃個飯,但是心裡都像壓著石頭一樣這種感覺。」她說。

「父母就我一個女兒。2011年夏天,我母親流著淚跟我說,『我不願意讓你出國,但是現在他們(警察)找我找得太厲害了,你要是能走趕快走吧!』」米曉征說,2013年大年初五,她與先生、兒子離開了中國,走時沒敢跟父母、親人說。丈夫說,為了她的安全的考慮,願意放棄穩定的工作與一切。

「出國之後打電話回家,我媽說,一旦可以回來了就趕快回來,但警察一找她,她就講,『你千萬別回來。』警察有時冒充我的同學向我父母要電話;去我其他親戚家,要他們勸我回大陸。」

1998年,米曉征讀大學期間開始修煉法輪功,中共迫害法輪功後被迫休學,直至2006年她才找到工作,老闆明白了法輪功受迫害真相,錄用了她。有些親戚不太懂中共的邪惡,他們會說,等有了美國護照再回來。

「我說,一樣有法輪功學員是美國公民到中國被抓的,還坐牢。父母都算70歲古稀之年了,現在身體都不好,經常躺著,兩個老人在家裡相依為命。」米曉征無奈地表示。

1999年7月20日,前中共黨魁江澤民於大陸全面實施迫害法輪功政策,稱「三個月內消滅」法輪功,其迫害政策「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就地火化」持續至今。

每一名堅持修煉法輪功的學員的家庭,都受到不同程度的迫害。

回憶在家過年的日子

身處海外的法輪功學員蔣煉嬌告訴大紀元,幼時她與妹妹住在外公家。她回憶,每到過年,外公會用麵團做成各種動物的樣子炸來吃、做很多好吃的年菜,很能夠滿足小孩兒的心,記憶中很開心。

1998年她7歲時,父母將她們接回家。1999年新年,父母親給孩子們從頭到腳買新衣、新鞋等,年菜很豐富。父親原是醫生,母親是醫院員工,住在醫院宿舍。她說,「鄰居說,之前我爸工資挺高,是拿手術刀的外科醫師,來我們家求助的人非常多!」

蔣煉嬌說,中共對法輪功實施迫害政策後,2000年底,父親帶著一家人到天安門上訪;之後父親被勞教三年、母親被勞教兩年半後才回家。那時每到過年前,院方就把幾個孩子送到外婆家。

「外公去世了;舅舅在年關期間會出去賣菜賺錢,我們跟著去擺地攤。冬天很冷,但還是很盼望去,因為在家時,下課後我們是被鎖在宿舍裡的,周圍鄰居或當地人不了解法輪功真相,對我們有點瞧不起。」她說。

父母受迫害之後,過年時,她再也沒有穿過新衣服。蔣煉嬌說,「小朋友出去都穿著新衣服;鄰居都會貼對聯、大掃除把家裡弄得乾乾淨淨;我們家冷冷清清的,什麼都沒有。一次快過年了我爸被釋放回家。還有一次是他寫了一個善字貼在堂屋門上,就因此又被抓了。」

記憶中,家鄉的冬天很冷。過年時,父親會把以前買的、積攢的大碳拿出來烤火。她說,「好暖和、好開心,平時沒有。」

而如今,蔣煉嬌不僅自己不能與家人團聚,還擔心身陷囹圄的妹妹。

2017年5月13日,北京市石景山廣寧派出所非法抓捕她的妹妹蔣立宇。2018年1月3日,蔣立宇被石景山法院一審非法判刑4年,2018年9月底被北京市中級法院祕密二審非法判刑4年。

可是到目前為止,蔣煉嬌還無法知道蔣立宇身處哪個監獄。

她說:「快過年了,調皮的小妹,到底在哪個冰冷的監獄裡?我擔心,她能否吃飽飯,能否有棉衣穿,能否⋯⋯黑夜裡,不曉得她害不害怕,想不想我們。」

想念親友 想對父母多盡孝心

中國社會問題研究人士、獨立評論員張健向大紀元表示,他因逃避中共的暴政而離開大陸前往美國經商;他是中國民主黨美國分部的主席,不可能再進入大陸探視親人。他說,「中共當局對異議人士的管控非常的嚴格,我早就已經在黑名單上。等到中共倒台,那時就是我們榮歸故里的時刻。」

目前在中共獨裁之下,無論是異議人士、維權人士、宗教人士都無法回國與家人團聚,原因只有一個。張健說,「因為邪惡的中共,它們恐懼信仰、自由的聲音,恐懼把西方的民主價值觀傳遞給祖國的人民。」

「在中共統治的短短幾十年中,徹底摧毀了中國文化的瑰寶。所以現在中共治下的中國,每個人追求的都是利益第一、物質第一;過去街坊之間的和諧已蕩然無存。」他說,上至有權有勢、下至草民,都會在這個體制中被迫害、被剝奪人權。

「流亡美國的路非常艱辛,每年這個時刻都會想念在國內的親朋好友,也都想在父母面前多盡一點孝心。但事實上,選擇了這條路就擺明忠孝不能兩全。」

張健說,希望有一天無論異見人士、宗教人士,都可以在曾經生育自己的土地上自由地發聲。比如,法輪大法的「真、善、忍」的聲音,把文化的瑰寶告訴大家。#

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9-02-01 5:2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