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法媒:在港法國人見證和平抗爭 支持港人

有專家表示,香港的特殊地位一旦失去,中國經濟惡化導致的結果中共將承擔不起。圖為2019年10月27日,香港民眾從梳士巴利花園遊行,追究警方使用暴力。( 宋碧龍/大紀元)

人氣: 580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11月27日訊】(大紀元記者吳沃法國報導)香港民衆「反送中」抗議持續了6個月,法國媒體采訪了衆多駐港的法國人,他們以親身所見表達對香港人追求自由民主的支持。

親睹香港示威者和平理性

法國人社區是香港重要的外國人社區之一。「反送中」以來,法國駐港大使館定期通知外派人員登記,據法國外交部統計,目前已登記的法國人數為1萬3500人,他們絕大部分支持香港市民「反送中」,擔心中共不斷對香港自治的干預最終破壞這裡的自由。

《巴黎人報》所採訪的駐港法國人均表示,港人「反送中」遊行示威「非常和平」。多位外派法國人在電話裡告訴記者,港民在抗議期間,他們的日常生活沒受任何影響。

剛為人父的Antoine(化名)說:「像所有的遊行示威一樣,我們碰見到一些失控的局面,但完全不像法國黃背心運動那樣暴亂。」香港給他的印象是一個「非常和平的城市」。

Sarah是一家香港外國公司的顧問,在港已經5年,她表示支持港民,「我和香港人一起工作,即使事情不與我們有直接的關係,但我理解他們」。一次,她在灣仔地鐵見到警察放催淚彈,「我們感到十分吃驚」。

Sébastien(化名)的太太是香港人,今年夏天他們回香港度假,他向《巴黎人報》表示,他知道中共當局對外國人信息的流通十分關注,所以不願透露真實姓名。他告訴記者,當聽到人們談論中國軍隊已聚集在深圳,他真的相信,但其實主要是來自「中國(中共)方面的恐嚇」。

《巴黎人報》指出,北京當局在向全世界輸送香港動亂的畫面,把示威者描述成「恐怖分子」,並試圖最大程度地控制香港的信息傳出。

法國人支持港民 擔心香港失去自治

法國《國際報刊》(Courrier international)也採訪了數位駐港法國人。

Charles自10嵗就到了香港,擁有香港永久居民身分,「反送中」一開始他即投入到各種和平抗議活動中,並參與網上論壇。「我愛香港如愛巴黎一樣」,他說,「但是如果香港比預期(一國兩制50年不變)更快變成中國大陸,我不肯定我還會留在這裡生活、組織家庭和養育後代。」

53嵗的Cécile自2013年居住香港至今,她說:「我理解並支持香港人捍衛他們與中國大陸不一樣的權利。」

32嵗的Anne曾經在大陸居住過幾年,後來搬到香港,她的男友是香港人,她表示大陸如今利用各種監控技術監控民衆的程度讓她害怕,她怕香港也變成那樣。對香港市民的抗爭,Anne心存敬意,「我在這裡生活,每天都和港人一起工作,我覺得參與是一種道德義務。」

在香港從事通訊工作已有3年的Fleur則認為,如果香港通過了「逃犯條例」將同樣對外國人造成影響,「因為這樣的條例,對所有在港的人都將有人權和自由的威脅」,她説。

法國800公司駐港 為未來局勢擔憂

11月19日,法國《解放報》(Libération)駐香港特派記者報導,隨著香港警察對抗議民衆施暴不斷升級,局勢日趨嚴峻,法國公司和外派人員擔心香港會失去自治,已盤算著應對措施或遷移的計劃。

文章一開頭敘述了一位法國交換生逃離香港理工大學(遭香港警方強攻)的經過:該學生於11月13日結束了原為一年的交換期,他倉促地收拾了重要行李,爬過路障,走路40分鐘後乘出租車前往法國大使館,幾天後回到了法國。

據報導透露,香港旅遊業、旅館業和奢侈品行業受影響很大,9月份零售業的銷售量下降了20.4%,打破自2003年SARS時期的新紀錄。

據統計,駐香港的法國公司多達800家(其中包括373家分公司,92家在當地注冊的公司),這些公司以奢侈品經營和貿易為主。9月份,珠寶和鐘錶銷售額下降了40.8%,化妝品和藥品銷售額下降了21.7%。

一位法國名牌商店的負責人向《解放報》記者表示,面對緊張局勢,生意十分困難,「雖現時還沒有裁員的打算,但我們非常小心,希望局勢會好轉過來。」目前,大型的法國企業仍不會離開香港,但中小型企業因為經不住市場的衝擊,維持艱難甚至要關閉。

據法國外貿銀行(Natixis)調查,香港資金外流已處於「萌芽」狀態。一位法國紡織品公司負責人表示,儘管目前沒有離開香港的打算,但正在研究應對措施,如何能保證業務的繼續。

銀行業方面,法國銀行保持正常營業,幾位銀行高管均向《解放報》記者透露,他們為香港局勢的不確定因素擔憂,尤其擔心信息的流通和網絡失去自由,因此也開始思考遷移的問題。但公司的遷移程序需時可能會很長,其中一位銀行高管向記者表示,英國脫歐公投結果出台後,他們用了兩年多的時間才將銀行從倫敦遷移回巴黎。#

責任編輯:周仁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