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港議員:22年來 港人覺醒越來越反對中共

台灣的光合基金會日前舉辦「香港怎麼了,台灣怎麼辦」座談會,由左至右為台灣立法委員林昶佐、前學聯副祕書長岺敖暉、香港眾志祕書長黃之鋒、香港立法會議員朱凱迪。(鍾元/大紀元)
人氣: 1613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9月10日訊】(大紀元記者鍾元台北報導)香港反送中運動延燒逾3個月,6月16日曾創下香港史無前例近200萬人上街。香港立法會議員朱凱迪日前在台灣提到,22年來,港人越來越反抗中共;他並強調港人要求5大訴求之一是落實雙真普選

香港立法會議員朱凱迪、香港眾志祕書長黃之鋒與學聯前副祕書長岑敖暉,日前在台北出席「香港怎麼了 台灣怎麼辦」座談會,他們表示,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宣布撤回修訂《送中條例》草案後,只回應了港人的一大訴求,港人還有要求立即落實「雙普選」等其它四大訴求。

1997年至今 港人越來越反對中共

朱凱迪表示,1997年香港主權移交後,在英國殖民地生活這麼多年的港人,給中共一個機會,讓它表現出作為一個國家應該有的模樣,港人期待一國兩制作為大陸人的示範,香港能比在英國人殖民地時代時,更有自由民主人權、更受尊重。他說,2008年是香港對中國認同的高峰,也在同年發生北京毒奶粉案,港人看到那些喝了毒奶的大頭寶寶家長也被(中共)關押,港人對中共的期待慢慢消失。

「中共對香港的政治愈來愈管制,加入不同的控制手段。」朱凱迪說,2014年是另外一個轉折點,北京揭露出它的底牌了(中共人大「831決定」,該決議否決港人實行真普選),它們承諾普選其實是欺騙香港人的,也就是香港特首候選人是中共先選定的,那香港人還選什麼呢?大家翻臉加上對中共認同的消失,9月底就爆發(持續79天爭取真普選的)雨傘運動。

他說,北京對香港普選的承諾,其實很長時間都被中國人覺得是民主的希望,「就是香港一國兩制做一個帶頭的作用,大陸人會想中共原來打算在香港實踐民主,下一步就輪到他們了,起碼在2010年前香港的民主運動,是非常受到中國人民的支持。」但後來北京發現這樣不行,它們就有意去煽動說香港已經變了,港人不是在搞一國兩制之下的民主運動,不是在搞雙普選而是搞民族獨立運動(港獨)。

「中共煽動(港獨)的這種說法,就把香港、大陸兩地的民主抗爭運動聯繫切斷了。」朱凱迪說,但香港反送中運動爭取的是真雙普選,就是香港要求有自由民主,這就變成北京最大的難題,它現在就裝做看不到,繼續騙中國人說港人要搞港獨。他表示,8月31日香港有一個調查,港人民意有75%支持雙普選,香港人就是要求一國兩制,中共不給雙普選就顯示出它的虛偽。

朱凱迪表示,中共在香港用5種手段,包括港警暴力、高科技監控、施壓企業主控制員工、黑道暴力及散播假新聞,企圖壓制反送中運動想控制香港。他強調,香港5大訴求的核心問題是,如果香港沒有民主政府、沒有民選特首與立法會議員,「跟送中條例一樣破壞香港法治與自由的惡法還會繼續出來」。

「勇武派人士使用武力 是為了保護身邊戰友」

媒體詢問,是否與勇武派切割?岑敖暉表示絕對不會。他強調,勇武派人士使用武力的原因,是為了保護身邊戰友,還有保護在後方堅持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朋友爭取更多時間,「讓他們在警察打過來的時候,可以有多一點時間去逃跑。」

岑敖暉說,香港市民同樣面對警方恣意濫用的武力,沒有人是安全的。即使送中條例已撤回,但濫用法律的實質內容,卻正在香港真實上演,像警察肆意用非常高強度的武力,和濫用權力去對付香港市民——警察用腳踩踏示威者的頭,在沒有閉錄電視的地方毆打示威者,性侵女性。它們利用中共的撐腰,無差別地去攻擊港人,香港現在就處於恐怖的情況。

黃之鋒林鄭月娥完全沒有辦法團結香港人

黃之鋒表示,前政務司長林鄭月娥2017年選特首,她的競選口號是「We connect(我們連結起來)」,結果就是林鄭月娥完全沒有辦法團結香港人,但香港人除了她以外所有人都很團結。在香港發生的事情,是人權的崩潰。與其考慮或討論譴責勇武派抗議者,「我會站在抗議的一邊,繼續我們的戰役。直到香港擁有民主和自由的那一天。」

黃之鋒說,林鄭月娥反對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因為3萬個警察是港府的盟友,北京也支持港警,其實警察本質上就是極權國家機器,但根據民調香港有80%民意支持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他表示,香港沒有自己的軍隊,港警又是軍事的編制,所以會發生港警跟黑幫合作,濫用權力壓迫人民。

「五大訴求、缺一不可,這是我們的信念,也是我們的堅持。」黃之鋒說,北京要求港府撤回條文,「根本是想要香港人在10月1日之前不再上街抗議,但我們的抗議活動會持續下去。」

他表示,希望更多人支持香港10月1日前的抗議活動,預計9月28、29日那週全球將有大串聯,並舉辦支持香港爭取民主選舉相關活動,也希望有更多台灣民眾聲援力挺香港。#

責任編輯:林妍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