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分析人士:蔣彥永上書 影響重大

蔣彥永說有幾名死者的情況令他終生難忘。(法新社圖片)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3月9日訊】(據自由亞洲電臺記者林迪3月8日報導)蔣彥永醫生在給全國人大的信中要求為六四正名。分析人士認為,這在中國關心國事的人群中將產生重大影響。

美國的多維新聞社3月8日,刊登了這份名為「關於為89年六四學生愛國運動正名的建議」的信件全文。該信件是蔣彥永在2月24日寫給全國人大正副委員長、全國政協正副主席、中央政治局各委員以及國務院總理和副總理的。

信中提到,當局把天安門事件從「反革命暴亂」改稱為「89年的政治風波」,他認為,這種對事件名稱的更改,正說明肇事者的心虛。既然是風波,何以要動用數十萬軍隊去鎮壓?怎麼能用機槍坦克去殘殺無辜的百姓?

蔣彥永作為解放軍的外科主任,參與了當時對傷殘者的救治工作,他說,有幾名死者的情況是他終生難忘。有些死者的體內有大量碎的彈片,這是用一種國際公法禁止使用的所謂「開花彈」打傷的。

蔣彥永的信中還提到,98年蔣彥永到楊尚昆家裡去時,把他所見如實告訴了楊,楊尚昆當時表示,六四事件是我黨歷史上犯下的最嚴重錯誤,現在他已無力去糾正,但是將來一定會得到糾正。蔣彥永的信中還提到,陳雲也是反對六四這樣處理的。

信中說,六四事件發生後,中顧委曾由薄一波主持,對於光遠、杜潤生、李銳、李昌四位老同志開了批判會,有人並打算做出不讓他們四位黨員重新登記的決定。但後來陳雲同志給中顧委常委去了一信,由薄一波向全體中顧委委員宣讀。大意是,這件事再不能這樣做了,我們過去在這方面教訓已經很多,難道將來還要再給他們平反嗎?

蔣彥永的信最後說到,既然十六大我們黨和國家的新領導,在各種場合特別強調要貫徹憲法、要以人為本,那麼就應該用國家憲法和黨的最基本的三大原則來重新審定六四。

他還說,所謂的穩定壓倒一切只能是造成更大的不穩定。多年來,每到六四前夕,有的人真是如坐針氈、草木皆兵,不知要動員多少力量來防止發生事情,年復一年,並沒有因為離六四愈來愈遠,這種不安就逐漸減輕,相反的是,老百姓愈來愈失望和憤慨。

這封信件的內容在網上被披露後,蔣彥永在接受香港記者採訪時表示,他不知道信件是如何上網的,但他坦承這封信是他寫的。

蔣彥永說,是,是,那封信!我所有該說的話我全寫了。上網我不知道誰上的網,我只是給政府公開的信,我沒有對任何外頭發信。

蔣彥永醫生的信件,在互聯網披露之後,迅速引起海內外各界的廣泛關注和評論,在北京的兩會會場也有所反應。來自貴州的全國人大代表王淑森認為,歷史已經對六四做了判斷,不可能再重新評價。

而據香港媒體報導說,中國的外交部長李肇星3月8日出現人大會議時,拒絕評論蔣彥永這封信件,李肇星說他不知道這件事情。然而在北京的獨立意見人士劉曉波說這封信已經在徐州網民,特別是關心國事的網民中,引起重大的迴響。而這和去年蔣彥永在抗SARS中建立的形象有關。

劉曉波說,他已經成為抗SARS運動中的大陸民間良知的一個象徵性人物,很多人都把他叫做SARS危機中的真話英雄,甚至說他一個人的真話拯救了一個民族的靈魂。就是說他現在是一個可以說是由於抗SARS而成為一個非常著名的公眾人物,而且是一種有良知的代表。那麼他在這個時候出來見證六四當年的情況,顯然就非常具有權威性、感召力,也具有說服力。

不過,劉曉波認為,當局不會正面回應。

劉曉波說,我想蔣先生這封信到目前為止,可能高層應該會有一些議論、紛歧,但是我想他們除了對蔣先生實行封鎖、嚴控之外,我想他們不會做正面的回應。

(以上據自由亞洲電臺錄音整理)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4-03-09 3:3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