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台灣中央廣播電台專訪郝鳳軍

郝鳳軍﹝大紀元﹞

人氣: 4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2月27日訊】(大紀元記者林珊美╱台北報導)郝鳳軍12月中旬來台參加「九評國際論壇」期間,受到台灣媒體的關注。19日接受中央廣播電台的專訪,主持人楊憲宏特別關注610是如何聽命於中共中央迫害手無寸鐵的百姓?他舉前蘇聯的領導人戈爾巴喬夫,最終個人的人性戰勝共產主義及國家機器的信仰。楊憲宏認為郝鳳軍不願作為中共迫害人權的工具,選擇出走,「代表非常多人的心靈,找到他的出口。」

台「中央廣播電臺」發射功率強,電波可以覆蓋整個大陸。楊憲宏特地邀郝鳳軍透過他的節目向家鄉的老朋友、老同事講幾句話,郝鳳軍說,「我沒有背叛我的祖國,我背叛的是中國共產黨。」「我希望有良知、有本性、有人性的中國的警察也好、國家安全的警察也好,能夠像我一樣認清中共的本質,盡早的結束中共的一黨統治、專制。」以下是專訪內容:


郝鳳軍(右)與中央廣播電台主持人楊憲宏(左)合影。(大紀元記者蘇昭蓉攝)
郝鳳軍(右)與中央廣播電台主持人楊憲宏(左)合影。(大紀元記者蘇昭蓉攝)

主持人:今天我非常高興,邀請剛到台灣參訪的前中共國安人員郝鳳軍先生到我們節目現場。郝先生您好。

郝鳳軍:您好

主持人:非常歡迎你到台灣,我介紹一下郝先生。郝鳳軍先生今年32歲,原是天津公安局610辦公室的官員。今年2月逃離中國前往澳洲,並向澳洲政府申請政治庇護,7月底獲得澳洲政府的難民保護簽證,也得到澳洲的永久居留權。郝鳳軍先生在逃離中國的時候,攜帶大量的機密文件,也向外界證明了610辦公室這個特務組織的存在,以及它運作的方式。郝鳳軍也向外界證實了,中國在西方的確安插有龐大的間諜網。今天的節目裡,我們要請郝鳳軍先生來跟我們談一談「610辦公室」,以及他為什麼要從中國出走?

主持人:郝先生,我們知道中共在1999年6月10號這一天,就是610,成立了一個「處理法輪功問題領導小組」,這個組織所以叫610辦公室,您怎麼進610辦公室的?以及您所屬天津610辦公室,是從事什麼樣的工作呢?

郝鳳軍:我是在610辦公室成立了以後,兩千年的時候,我被610辦公室抽調上去,因為當時招人的時候,各分局報名的是寥寥無幾,後來就從電腦抽調,我就被抽調上去。在天津公安局610辦公室,主要就是有三方面工作,第一個主要是法輪功問題,還有第二個是有害氣功,就是被中共列為有害的功法,一些氣功,第三種工作就是除法輪功之外,被中共列為邪教的其他宗教組織。

主持人:那這些對國家安全有這麼嚴重嗎?

郝鳳軍:這些只是個人信仰的問題,我沒有看出他們對國家安全造成的任何傷害。

主持人:是,我請教你的原因是,610辦公室成立的時候,就我所知,全世界的國安組織,或者是軍方的組織,總是有為何而戰?為誰而戰?就是如果要去做這件事情,總是要有一個正當性,總是有一個精神講話,精神教育說,因為這個違反國家安全嘛,什麼原因違反安全?然後鼓舞士氣。這樣大家就是會認真去執行任務嘛。這個我想全世界都一樣。那他用什麼東西來鼓舞大家呢?

郝鳳軍:這個做為我們情報分析員也好,做為案件偵查員也好,包括我的同事,有很多人都不理解。但是我們接收到的就是,接收到中央各級文件,告訴我們法輪功也好,其他的宗教也好,都是涉及危害中共政權,顛覆中共政權這麼一個危害。所以我們做為國家機器來講就是執行命令(主持人:任務),令行禁止。

所以就是,其實在我見這些媒體來講,我說我看到法輪功也好,還有其他的基督教徒也好,天主教徒也好,他們並不像其它一些暴徒,或者是恐怖份子,或者犯罪份子,他們只是普通的百姓。

主持人:就說國家安全的話,實際上比如說恐怖主義,比如911,在紐約,用飛機去撞手無寸鐵的人民,大家心裡自動激起說,這個事情不可以發生,維護國家安全,我們要努力去做。那這個有根據。可使對方手無寸鐵,只是信仰,信基督教,全世界到處信基督教,全世界到處信天主教,全世界到處法輪功到哪裡去,全世界政府也沒有阻止他們,讓他們自由活動,都沒有危害別人的政府,怎麼會危害中國政府?

因為這是我第一次有機會,問到像您這樣的身份,原來是國安人員,我很有興趣知道,中共怎麼說服這些國安人員說,你們要去欺負這些,我用欺負不對啦,去處理這些手無寸鐵的人,他們只不過是一個腦袋,他在想他自己的信仰。這有辦法說服大家嗎?

郝鳳軍:做為我們在從小就受中共的這個黨文化的洗腦過程,(主持人:是,洗腦喔)包括我們上學的時候,政治課都是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這些,都是要求就是從小背的,政治課也是一個主要的學科,從小就在灌輸這些東西,並且在開始的時候我見媒體也講過,中共不僅僅對其他西方世界,或者民主國家,或其他人民去撒謊,並且對我們這些國家機器也一樣有所隱瞞。這是我到澳洲以後才知道。

主持人:是,可是我看您的過程,好像您很早就有這個想法,您要逃離中國,然後您準備這個動作,你準備做這些動作的時候,一定是這樣的東西在你的內在有衝突,你覺得這是不對的事情。是這樣嗎?

郝鳳軍:對,是這樣。 

主持人:那你覺得除了你以外,其他國家機器的人員他們深信不疑嗎?被洗腦洗的那麼徹底嗎?

郝鳳軍:不是,據我了解,我的工作範圍還有我的同事,大家覺得,可能你們在台灣來講呢,跟大陸人民接觸比較少,尤其是政府的工作人員,幾乎都有一個兩面性,兩面性的一個性格。一方面在工作的時候,就好像非常的認真、嚴肅,就好像一種政治鬥爭;另外一種,他下班之後就會回歸到人性這方面,做一個人,他的喜、怒、哀、樂就會表現出來,是這樣。

主持人:就是會有不安,會覺得白天所做的事情,晚上回去會有反省,對不對?

郝鳳軍:在工作開會的時候。

主持人:這個非常人性。

郝鳳軍:對,在開會的時候,把黨的一切放在最高的位置,然後等到會後,還是大家私下,沒有去信共產黨。

主持人:您的談話,讓我想起在1980年代,戈爾巴喬夫,這個蘇聯的領導人,他後來導至蘇聯倒台,後來的歷史,大家都在討論這個人。我看到他的傳記裏頭,他同樣產生一樣的問題。他不相信KGB,不相信國家安全騎警,不相信這些他們所說的謊言。可是他做蘇聯的領導人,他好像每天都要去執行那些東西,所以他每天回去跟他太太夜深人靜,關起門來的時候,聽馬勒的第五號交響曲的時候,借用那個過程,洗淨自己,尋求救贖。

他很痛苦,但是最後還是他個人的人性戰勝對國家機器的那個信仰,他就反叛。那個過程,後來在共產世界裏頭,很多人罵戈爾巴喬夫。可是戈爾巴喬夫到今天為止,還是受到全世界多數人的敬仰。就是說他是人性的,他回到人的基本本位。

我想這個過去是在蘇聯,蘇聯倒台時間很久了。中國今天,我想信您走出來,其實不是只是你,我的看法是,其實你代表非常多的人他的心靈,找到他的出口。也許我相信,今天的廣播,很多您的老同事、老朋友聽到了,他也許透過監聽,聽的更清楚,他們聽到你講話,一定心裏有完全不一樣的感受。您有沒有什麼話要跟他們說呢?這段時間。

郝鳳軍:以前在大陸工作的時候,很多事情,我都不了解,就包括我和我同事,就舉法輪功的例子,在2001年的時候有36個西人法輪功學員到天安門打橫幅,而我們接到指令就是:法輪功邪教組織花用重金僱用西人到天安門去打橫幅。到澳洲以後呢,就是看到了一個當時去天安門的法輪功學員,問他什麼時候修煉法輪功?他說是96年。還有我前不久去了歐洲,碰到了一個法國的女的法輪功學員,他也是在2001年的時候去了天安門廣場打橫幅,她是在98年的時候開始修煉的。

這就證明,中共中央下達的文件是在說謊,他明知道這些人真的是法輪功學員,但是他們告訴我們這些是用重金僱用。其次,我們很多情報就是顯示法輪功所謂的三大媒體:大紀元、新唐人、希望之聲,他們都是受到反華勢力或美國情報局、還有一些美國國會、一些反華組織,從後面大力的財力支持。

可是我到澳洲以後呢,當然我接觸了法輪功學員,也接觸了很多民運人士,然後我看了大紀元,我到大紀元報社的時候,他們都是一些義工,並且都是從自己口袋裏拿錢去印刷也好、打掃衛生、還是電話費、還是一些電腦費、一些紙張、耗材,都是用自己的錢,所以跟我在大陸聽到的、看到的那些文件整個是截然相反的。

所以你剛才講這個,我想就是通過電台,即然大陸能夠收聽到,我還是這句話:我沒有背叛我的祖國,我背叛的是中國共產黨。我一樣的,我在中國大陸,他們都知道,我曾經是一個非常優秀的警察,我能夠走到今天,就是我不想去迫害普通的人民,我的職責是抓刑事犯罪份子,我是保護老百姓。

主持人:那是天職

郝鳳軍:那是天職,所以我選擇了出來,就是說不管我以前做的好也好、壞也好,就是說我能夠認清中共的本質,我能夠走出來。我希望有良知、有本性、有人性的中國的警察也好、國家安全的警察也好,能夠像我一樣認清中共的本質,盡早的結束中共的一黨統治、專制。

並且我在這裏也,即然他們能夠聽到的話,我就在這裏也講,我的家人雖然都在大陸,我希望就是說,不要再干擾或者是騷擾我的家人,否則的話,我可以保證世界各個地方或國家都可以看到我這二百多份絶密或機密的文件。

主持人:那這個,我就順便要在這個觀點請教您,我們知道郝鳳軍先生向澳洲政府申請政府庇護的案件,其實到今年五月才公開。那當時,中國駐澳大利亞的外交官員陳用林的控叛逃,好像也曾經公開證實,那中國在西方的確安插龐大的間諜網。中國在西方的確安插有龐大的間諜網,郝先生能不能針對這點跟我們朋友做個簡單的介紹?對台灣中共當局是不是也相當的部署?

郝鳳軍:對台灣的話我不太多深入的了解,因為我原先負責情報是宗教這一塊,主要是北美、澳洲、新西蘭,這方面的情報分析。剛才您講的就是說,在海外佈控的間諜,現在在國外很多叫間諜在大陸我們統稱為秘密力量。包括外交官他出來以後,講在澳洲有多少個間諜?看到的文件,我出來我拿的我的文件證實監控在澳洲的法輪功學員,還有其它宗教人員。包括在澳洲的一些西人,當然還有一些美國、加拿大的一些華人,我們所講的秘密力量,並不是像英國電影裡的007那樣的間諜,它主要包括一些線人、朋友、耳目,當然這裡面也包括很高級的密幹特工,這些統稱為秘密力量。當然我也看過台灣的情報,和一些監控當地人的情報。我們還負責一些策反,策反台商、監控台商,威逼利誘他們到台灣來繼續替我們收集一些(我說過我只是負責宗教這塊情報)我以前也看到過,就像這些老的情報員的資料,這些人不是我帶的,所以我不知道這些人的真實姓名,我們這都以代號為統稱,所以這些人的情況,我相信在台灣已經不是幾年或十幾年的潛伏,我見過這種檔案,時間比較遠的潛伏在台灣,幫助中共收集情報的工作。現在他們收集的主要就是說因為法輪功問題嘛,是中共當前第一大穩定問題,就是他所講政權也好,所有海外情報人員都負責兼顧收集這方面的情報。

主持人:最後我想請教您的文件裡頭有很多,我們剛看到除了法輪功被迫害的資料,還有很多中國大陸異議人士被虐待的紀錄,能不能就這部分和我們聽眾做個說明呢?

郝鳳軍:在國內的異議人士,主要包括一些民運人士還有一些其它宗教,還有涉及到藏獨、疆獨一些組織,他們一般被策反還有監控,監控他所有的言行還有電話等等。這些都是負責搞政治案件,就像我們國保局裡的610它都是搞政治案件部門的管轄範圍之內。

主持人:您說一下您來台灣的感覺好嗎?

郝鳳軍:台灣不愧是寶島,我來的時間非常短,但是我感覺台灣人民非常純樸,台灣地方非常美麗,比大陸要乾淨很多。還有我感覺到台灣重要的一個氛圍,就是民主自由。不僅僅從媒體還有從台灣同胞平時的說話、談吐當中,都能強烈感受到民主的氛圍。不久前我看電視和媒體報導,美國總統布希在京都的談話,他就講希望中共的政府能多學學台灣的民主,台灣的民主剛實現時間很短,我看到很多台胞活動的時候,寫上台灣民主新兵,台灣人民多麼嚮往民主自由的氛圍。這種心情給我很大的鼓舞,我希望能早日看到中國大陸也能夠像台灣這樣。

主持人:胡錦濤先生可能不同意你的看法。如果跟台灣一樣的話,陳水扁先生照三餐被罵還外加宵夜,如果您在台灣天天看電視的話,幾乎天天都在罵總統。胡錦濤先生可能很擔心布希總統說「學習台灣民主」的話。

主持人:很高興能在台灣看到您,在台灣的日子裡頭盡量享受您的觀察,然後我相信很多人會很喜歡跟您交談。謝謝郝鳳軍先生今天接受訪問。謝謝大家。我們明天見。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