禍國殃民追蹤
想預知美國與中國社會的未來樣貌嗎?近日的兩段視頻,為我們提供了線索。
紅朝亂世 心無法束 暴戾橫行 爆發紅毒 假惡鬥狠 善念全無
由於市場不透明、不完善,政府發放的貨幣過多,人性貪婪無抑制,在中國什麼東西都可以成為投機炒作的對象,大到房地產,小到姜和蒜。
今年的9月9日是毛澤東去世35週年,每年這一天,全國各地都要舉辦紀念毛逝世多少週年的紀念活動,今年也不例外,許多城市都在籌備舉行。為了給活動助興,隨意蒐集了些大多數人並不熟知、特別是「毛粉」們不知道也不願意相信的一些毛澤東的言論和軼事,以便讓人們更加了解真實的毛澤東。
4月11日上午,看央視台教育頻道,主持人邀了律師和心理學專家討論藥家鑫八刀殺人案。重點研討藥家鑫的家教和個人品質。在家教方面,片面的追求讓孩子成名成家,家長常常對孩子施以暴力,沒有對孩子做如何做人的教育;在個人品質方面,殺人償命這是盡人皆知的常識,因此不能說他是法盲,根子在於缺乏道德底線,不知道珍視生命。節目至此,不了了之。
有資料顯示,中國共產黨在統治中國人民時欠下了驚人的血債。八千多萬無辜的亡靈,是共產黨時期非正常的死亡人數(專家評說:不完全統計,實際數字遠大於此)。
「不要逼我紅了眼,急了我咬人也厲害!」《小兔子哐哐》裡的這句歌詞,是一個危險的信號,反映了民眾的忍耐能力接近極限。本人並非是要站在官方的對立一方,然而,要是官方執意堅持用那一套「公式」來對待民間的群體事件,「紅了眼」的民眾,當真會「急了,咬人也厲害」!
今年《南方週末》春節特刊的主題是「十五位元父親和他們的世界」。表面上看,這個主題迎合了官方重提「孝道」的維穩意圖,但十五個父親的故事折射的是當今中國的權貴們並不願意直面的真實世界。
不久前,荷蘭研究中國近現代史的學者馮客(Frank Kikotter)博士在英國出版了一本關於中國上個世紀大饑荒的專著:《毛製造的大饑荒:中國最大災難的故事》,將人們的目光再次引向了那悲慘的時代。
擊鍵撰文,眼前有白骨晃動。這不是唐朝邊塞詩人筆下的白骨,不是侵華日軍殺害我同胞的萬人坑裡的白骨,也不是由人禍釀成的三年大饑荒中數千萬餓殍的白骨,而是出自「和諧盛世」的白骨。今年「國慶」之前,海內外的一些網站傳播了名曰《下崗女工餓死床上五年多,變成一具白骨》的社會新聞。雖有不同版本,但內容大同小異,其大意是講:
面對中國貧富差距擴大、官民矛盾激化等諸多問題,近日,清華大學社會發展研究課題組發表一篇報告,從專業角度建議中共推動公民社會建設,克服對社會的恐懼症,培養社會的自組織,建立公民參與機制,給不同利益主體同等的利益表達渠道,最終實現所謂的制約權力、駕馭資本、遏止社會失序的社會重建目標。
「聖元激素奶粉」事件被中國衛生部宣佈為「子無虛有」沒幾天,近日長春又曝出一例「聖元」奶粉受害者。各地發現的多名性早熟孩子和心碎的家長,不但得不到政府的同情幫助,反遭打壓,被警告閉嘴,連醫院、律師、媒體都被封口。讓受害者狀告無門。人命關天,而且是襁褓中的嬰兒大批受害,當局不但無動於衷,還落井下石。
大家知道在中國最近這30年來經濟改革開放,社會的兩極分化非常嚴重,貧富差別也越來越大。最近有一些文章說到中國的貧富差別已經達到南美的水平,實際上我相信中國的兩極分化已經遠遠的超過了南美的水平。
朋友從國內來,大家一起去新天鵝堡看風景。途中遇到大雨,雨水打在車窗上,路都有些看不清了。讓朋友驚訝的是,雖然下了這麼大的雨,可高速公路上卻沒什麼積水,雨水被迅速排掉了,高速公路上車照開,只不過車輛都變得小心翼翼的。
近日,四川瀘州市黃艤鎮黨政辦工作人員朱繼宏,午休期間在廁所摔倒,搶救無效死亡,被認定為「因公犧牲」。政府負責人稱其繫在週六加班午休期間,不慎摔倒後引發顱內出血死亡,認定為因公犧牲符合相關規定。中共江陽區委追授朱繼宏「優秀共產黨員」稱號。
世上的很多事情也就像一層窗戶紙一樣,沒捅破之前大家好像都習以為常了,當然也就不在意窗戶紙外面的景色了。但是一旦捅破,我們的心靈也就同時打開了一扇窗。
警風這麼差,這先進單位究竟是怎麼評上的?我想,肯定有不少讀者頭腦中會冒出和我一樣的疑問。同樣讓人不解的是,陳玉蓮的家屬告訴記者,「事發後,他們(指警方)不斷來找我們說情,要求法外開恩,從輕處理,甚至不處理。還說如果把他們處分了,就會影響整個單位的榮譽,他們所在的是一個先進單位,處分了先進稱號就會受到影響。」警察打了人先進稱號不會受到影響,只有被處分了才會受到...
德國慕尼黑申辦2018年冬奧會,事情進行得並不順利,光是巴伐利亞州各分賽場的民眾興趣缺缺,個別地方政府還宣佈退出冬奧會,就夠州政府頭疼的了。這不,麻煩事兒又來了。冬奧會分會場之一的加米施-帕滕基(Garmisch-Partenkirchen)的農民,拒絕出售土地作為冬奧會場地。
近期,南方、北方暴雨連連,水災成患,包括重慶、南寧、南昌在內的不少大中城市均遭水浸,內澇十分嚴重。然而,同樣遭遇暴雨襲擊的江西贛州卻沒有出現明顯內澇,這究竟是什麼原因呢?
今年入夏以來,南方數省持續出現洪災,贛江撫河決堤,三峽大壩迎來最高洪峰,全國百餘城市陷入內澇……事實上,一些被洪水肆虐的水澇大省,自今年入春以來剛剛經受了連續數月的「西南大旱」。從大旱到大澇,從龜裂的土地至咆哮的洪水,2010年的中國南方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水危機之中。
共產黨能用這樣的手段對付法輪功學員,也可用同樣的手段對付其他老百姓,就像現在中國大陸老百姓普遍遭遇到非法強制暴力拆遷一樣,中國大陸各處都在發生著,共產黨在搶劫老百姓的房子,搶劫老百姓的土地。共產黨是個非常邪惡的勢力,不解體中共邪黨,中國老百姓的苦難是不可能結束的。
今年是「七‧七」抗戰73週年,在中華民國台北展出了50多位大陸畫家費時5年半、集體創作的八年抗日戰爭歷史巨畫。這幅畫長度超過800公尺,高2公尺。按照真人的比例,在這幅畫裡邊畫下超過1千多個歷史人物。這幅長畫創下了最長畫卷的記錄,這是一次還原歷史的文化活動。
7月7日,原重慶市司法局局長文強在重慶被執行死刑。據大陸媒體報導,曾經身處高官位置的文強生活奢侈、糜爛,僅其客廳裡的水晶燈價值就達10餘萬元,而且還長期包庇、縱容黑社會性質的組織進行違法犯罪活動,是六個重慶黑社會組織的保護傘。按照中共官方的說法,如此「作惡多端的官員,不殺不足以平民憤」。
610的高官到德國來,與它這麼多年來動用這些外交手段來鎮壓法輪功的規模比起來,實際上那真是小巫見大巫。但是從這個問題上我們還是可以看得出來,中共認為法輪功對它的政權是一個最大的威脅。
從7月1號到7月3號在美國新澤西北部,靠近紐約華盛頓橋附近的希爾頓逸林酒店,就是DOUBLETREE,召開了一個會議。從中國方面派來了一個3個人的代表團參加了這個會議,我們今天就來談一談這三個人是什麼人,到美國來開什麼會,他們來在這裡的表現說明了什麼。
如果由北韓統一南韓,那整個朝鮮半島今天看到的就是饑荒遍地;如果南韓統一了北韓的話,那可以看到整個韓國現在就是一個民主自由而且是富裕的國家。
很多年輕人都不知道韓戰叫什麼,韓戰誰發動的,因為新的一代統統不知道,它就可以明目張膽的去竄改教科書,所以給新的一代紀念60韓戰是非常有意義的。
幾天前,中國各大媒體均在顯著位置報導了胡錦濤訪加期間受到留學生與華僑熱烈歡迎的場面。從電視上看,那真叫是紅旗招展、鑼鼓喧天、載歌載舞、熱烈至極。「不明真相的群眾」看了,還真以為是那麼回事。殊不知,這一切根本就不是民間的自發活動,而是由中國政府出錢中領館具體組織的官方行為,說到底不過是中共自編自導的一場「歡迎秀」。
6月25號是韓戰60週年紀念日,這一場打了3年的戰爭,對於我們這代人來講影響相當的大,這段歷史對我們來說也是非常容易追尋的。但是經過了60年以後,新一代的人,新一代的韓國人,他們對於北韓的認知,對於韓戰的認知又是如何?朝鮮半島的情勢在天安艦事件發生後日趨緊張,東北亞又有怎樣的新形勢和發展?
大千世界,無奇不有。2010年5月17日,德意志聯邦共和國總統霍斯特‧克勒應國家主席胡錦濤邀請,對中國進行國事訪問。5月19日克勒參觀了上海世博會。克勒是中國人民的好朋友,他曾拒絕會見達賴喇嘛。6月2日他辭退了德國總統的職務。當然他是因為在阿富汗說話隨便,才惹的麻煩,只能怪他自己。但此事件卻讓人不得不承認中國政治體制絕對優先於腐朽的西方民主制度,我們的黨仍偉...
共有約 923 條記錄
今日頭條
NEWS HEADLINES
自去年12月1日以來,美中第四輪貿易談判正在進行中,隨著距離3月1日美方加徵關稅的截至日期的接近,雙方談判代表正在努力達成貿易協定。川普總統週五(2月23日)表示,他希望達成一項長期的、真正的、有意義的貿易協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