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電評論
9月28日星期一習近平在聯合國大會發言,這也是他此次訪美的最後一天。法輪功之友當日在紐約時報以整版廣告形式刊登「致習近平主席的公開信」。以下是全文翻譯。
(大紀元記者李德馨綜合報導)星期三(7月1日)中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簡稱中共人大)以154人支持,無人反對,1人缺席,通過了一個包羅萬象的新國安法,引發國際媒體熱議。
近日,美國記者、作家Michael Schuman先生在《金融時報》上撰文表示,中共在出現合法性危機之際,試圖用儒家理念中的皇權制度來維護其政黨的合法性,但是卻陷入了一個左右為難的困境,因為該政黨並沒有進行實質性的制度改革,而僅僅是希望通過重新引用儒家的思想來達到其統治目的。
(大紀元記者沙莉編譯報導)孟加拉海關官員3月6日證實,朝鮮一名外交官試圖挾帶價值約140萬美元的黃金入境該國,遭孟加拉海關查獲。根據保護外交官員的《維也納公約》,孟加拉將這名朝鮮外交官暫時釋放,但已向他展開刑事調查。
英國《衛報》發文表示,普京的批評者都以死亡告終,俄羅斯反對派領導人鮑里斯.涅姆佐夫是最新一起神秘槍殺案的對象。同以往一樣,克里姆林宮開始給出各種說詞攪混水,在謀殺案發生的七十二小時內,普京稱這一「謀殺」是「挑釁」,他的意思是,無論是誰謀殺了涅姆佐夫,都是為了抹黑國家。既然國家是主要受害者,國家就不可能對謀殺承擔責任。
最近一些未經核實的消息透露中共計畫在海南島建立海軍第四艦隊,目的是向印度洋投射海上軍事力量。但是據美國《國防新聞》周刊近日就此議題採訪有關專家認為中共建立第四艦隊是不太可能的事。
自從2013年1月北京空氣污染爆表高於500微克/立方米之後,空污問題一直困擾著北京當局。上週,陰霾再度爆表,PM2.5讀數達到550微克/立方米,比世界衛生組織(WHO)制定的25微克/立方米限值高出20餘倍。中國人要求Apec藍的呼聲愈來愈多。
大連這個隧道項目的確有些誇張,深深地鑽進亞洲活躍地震帶裡,耗資360億美元,建成後,將是世界上最長的海底隧道,為中國北部兩個港口城市提供鐵路連接。
(大紀元記者沙莉編譯報導)「逼爆遮打道」,這句話一定要用粵語發聲才能找到感覺。香港和北京之間的摩擦不只在於香港的自治和政治自由,還有香港的語言。
福布斯日前發表評論說,中國有句古話「唇亡齒寒」。如果將大陸和香港比作唇齒,他們的關係只能承受有限的壓力,壓力過大兩者都將受到影響。目前在香港發生的抗議活動就在測試這個壓力極限,它對中港兩方政治和經濟風險都很高。
香港示威者要求在自己的城市通過自由選舉,沒有要求在全中國。不過中共對溝通並不感興趣。中共從來沒有學過讓步,因為害怕失去權力。
勇敢的香港學生正在爭取民主,並希望任何人不會受傷。但是對中共,危機重重。
美國著名政論雜誌《國家評論》的資深編輯諾丁格爾(Jay Nordlinger) 說,「每過一段時間就會有一本書讓你夜不成寐,《屠殺》就是其中之一」,「十年前,美國智庫研究員葛特曼寫了一本書《失去新中國──美商在中國的理想與背叛》,對美國企業界和中國共產黨之間的齷齪關係加以披露。美國商人遷就中共,對其迫害無辜裝作是睜眼瞎,有時甚至還暗助迫害:例如思科等科技公司...
華頓商學院格蘭特(AdamGrant)教授近期在《赫芬頓郵報》發表了一篇探討企業家流芳後世的文章,他開頭引述《紐約客》暢銷作家葛拉威爾(Malcolm Gladwell)不久前的大膽預言:「今後五十年,蘋果公司還會存續,微軟則將消失,但比爾•蓋茨將流芳後世,而喬布斯將被人們遺忘。」
前耶魯大學教授德雷西維茨(William Deresiewicz)最近在《新共和國》(The New Republic)雜誌上撰文,批判美國以常青藤盟校(Ivy League)為代表的菁英學府已喪失了培養學生思考的能力,只是把他們加工成機械般死板、只知追求成功和領導力的機器。
《華盛頓郵報》近日社論稱,過去幾週香港的自治運動受人矚目,如果中共統治當局夠老練上道的話,他們一定會好好抓住這個機會。然而,他們的舉措似乎反而再次傷害了自己。
先前美國司法部指控五名中共解放軍軍官竊取商業機密的聲明,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了廣泛贊同,也曝光了中共間諜針對美國政府及美國公司下手的大量問題。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高級國際研究學院教師(Johns Hopkins University’s School of Advanced International Studies)艾略特•科恩(Eliot A. Cohen)撰文...
傳統的看法認為未來的戰爭將涉及秘密的機器人兵團、無人攻擊機的精準打擊,甚至是發生太空大戰。但是這些看法全都認為戰爭的本質未變,只是科技的精密度不同而已。再者,就算不同於孫子時代的兵法,這種看法仍很明確的知道誰是我們的敵人。
在1985~1990年擔任《華盛頓郵報》駐北京站長、曾目睹1989年「六‧四」中共屠殺慘狀的邵德廉(Dan Southerland)近日撰文稱,天安門血腥鎮壓25年過後,中共當局似乎比以往更堅定於平息敢說出屠殺真相的批評聲浪。今年,中共開始反擊的時間提早,力度也比以往更強硬。
《華盛頓郵報》近期社論呼籲,美國司法部應該採取行動來反制中共針對美國的商業間諜大膽行徑。中共以國家政策為由,透過電腦黑客竊取美國商業機密,已造成了史上最大量的智慧產權遭竊。司法部的起訴已警告中共:其行為是不可容忍的。這場商業機密戰爭會打很久,其模糊地帶很多,不確定性也很高。
近十年來,中共大肆在非洲推動貿易機會,砸錢大興土木,意圖擴大其在非洲的影響力,非洲領袖起初多表歡迎,但現在許多後遺症陸續顯現,他們不禁深思這樣的交易對自己是否划算?
《華盛頓郵報》近日一篇評論文章稱,被越南稱為「東海」的南中國海,其海底蘊藏著非常豐富的石油,因此當北京決定在南中國海有爭議的海域設置一個石油鑽井平台時,越南人感到十分憤怒,爆發了日前越南的暴力抗議活動。
近日《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雜誌副主編艾薩克•菲舍(Isaac Stone Fish)撰文,認為通過和蘇聯共產黨以及墨西哥革命制度黨(PRI)對比,中共垮台只是遲早的事情。
1989年北京所發生的「六四」天安門大屠殺事件在人們心中記憶猶新,那些25年前眼見屠殺的人,乃至受難者的朋友與家屬,至今的陰影仍縈繞不去,而對和平抗議群眾下令喊殺的鄧小平早已死去,但是今日中共政權內部知情與負責執行殺伐的人,仍然懸在心中。
香港的民主日漸受到中共威權統治者的擠壓。這場戰爭不但關乎思想和權力,也關乎血肉和生命:二月份,《明報》前總編劉進圖遇襲,幾乎喪生。他認為襲擊跟他的新聞報導有關。奧巴馬否認全球存在意識形態的戰爭,但是事實上香港就處在這場戰爭的最前線。
普利茲獎得主、美國保守派專欄作家克勞薩墨(Charles Krauthammer)日前在《華盛頓郵報》刊文,對美國總統奧巴馬處理普亭入侵克里米亞的措置提出批評。
美國政論作家、《華盛頓郵報》專欄作者喬治•威爾(George F. Will)近日撰文表示,在奧巴馬目前不作為、歐洲大國如德國等消極觀望的情況下,北約已經失去了威懾俄國並維護歐洲和平穩定的能力。
美國前國防部長蓋茨(Robert M. Gates)近日在《華爾街日報》撰文稱,好鬥且自負的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長期以來深深怨恨西方贏了冷戰,尤其責怪美國導致他所熱愛的蘇聯解體,他志在復興俄羅斯對全球影響力。蓋茨呼籲西方領導人應對普京時,需要戰略性思考、有魄力的領導以及堅定的決心,並有進行一場持久心理戰的準備。
(大紀元記者海寧編譯報導)《紐約時報》近期一篇評論文章稱,5年以來,美國總統奧巴馬小心翼翼的試圖重新同世界上最難應付的國家接觸。但在俄國即將吞併克里米亞並給整個烏克蘭造成威脅、敘利亞暴力升級的時刻,奧巴馬的策略受到空前的質疑和考驗。
一位中共軍事專家日前在一項研討會上對中共在亞太地區增強的戰力表達樂觀的看法。他認為「你應該信任中共,十年之內
共有約 592 條記錄
今日頭條
NEWS HEADLINES
近一個月來,香港親北京媒體《成報》發表系列評論痛批中共政治局常委、人大委員長張德江,以及香港特首梁振英等人,成為海內外輿論焦點。從在香港攪局至黑幫治理廣東,再到遼寧人大坍塌,張德江一夥「亂港亂政」被大起底,背後黑手直指江澤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