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友親歷
世風日下,幾乎每天都有詐騙案件在我們生活周遭發生,詐騙手法更是千奇百怪。很多時候,我們必須提高警覺才能避免受害。雖說防人之心不可無,但是若防到自己的最信任的家人...
一位陸生在Dcard上貼文分享寒假回家在機場,想起台灣化妝品據說很便宜,加上機場免稅,就去看看,想幫她舅媽帶一瓶。陸生沒想到遇到態度不佳店員的大白眼,讓她感觸在台灣買東西溫暖的服務,她感慨「回家的憧憬就這樣一下子被這個店員潑醒」。
無論在哪裏,清潔工這個工作職位上的人都是默默無聞、平凡無奇的,一般也不會引起人注意。但是在東北地區的一個企業裏的這個清潔班組卻成為大家矚目的亮點。全組成員每天工作兢兢業業,神采奕奕,獲得整個企業從上到下的一致好評。是甚麼能讓這個小集體如此充滿活力呢?
二零一四年三月的一天,我做了一個異常殊勝的夢:我參加了法輪大法盛大的法會。兩層樓的會場大法弟子坐的滿滿的,都在聆聽師尊講法。臨近法會結束的時候,師尊站起身來走到台下,親自領著大法弟子共同感謝正法時期為大法起過正面作用的神。
我沒有煉法輪功,九九年以前,只是在電視、報紙中知道全國煉法輪功的人越來越多。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那時我覺得跟自己沒甚麼關係。
我是學建築的,一九九七年二十六歲時開始修煉法輪功。人生觀從此發生巨大變化,明白了甚麼東西都是不失不得。想到自己手裏還有一個金戒指以及一些禮品,都是平時施工方老闆送的。我決心歸還這些東西,於是把老闆們一一找到,告訴他們:我現在學法輪功了,不能佔別人的便宜。老闆們非常吃驚,其中一人感嘆:「我在本地建築界幹了二十多年,從來沒有遇到你這種人。」
我一直是做幼兒遊玩項目的,一直籌劃自己創辦一所小小的幼兒園。因此今年9月開學前,我應聘到一家幼兒園做生活老 師。薪水是900,包一頓中餐。然而,還不到一個月,在幼兒園感受到的黑 暗和震撼,讓我完全打消了辦幼兒園的念頭。
8年本科畢業,又順利地被保研,當時的我只是一個憨憨的書獃子,純潔的如同高中生,在清華這種和尚廟一般的理工學校裡呆了四年,女孩似乎是山下的老虎,神秘得讓我一見就臉紅心跳。未來是甚麼對於我就是「讀完研再說」,反正成績還行,不讀白不讀。天上掉了餡餅,用我的兄弟的話來說。香港正好回歸一週年,教育部要選派一批本科畢業生去香港科技大學讀研,以加強兩地的教育和科研交流。清...
從一個自暴自棄的打架大王,到品學兼優的好學生,我的變化讓家人欣喜,老師說我是「進步幅度最大、並且成績持續優秀的學生」,說「浪子回頭金不換」。
一九八九年,民主運動形勢大好之時,人人支持學生,誰都參加遊行。後來有了危險,公開支持的幹部和教師就少了。一次,我和學生一起遊行,路邊的一個婦女看我年紀大,喊了一聲,「看,還有老師呢!」圍觀的市民立即鼓起掌來,有人還送來幾瓶汽水。再後來,形勢更加嚴竣,廣場上的北京本地學生也少了。但是,我仍然堅持每天晚上騎車去天安門廣場轉一圈。偏偏六月三日晚上,在清華工作的一位...
2013年5月24日下午5時,河南濟源市宣化街,一女子駕本田雅閣車撞倒一小女孩後,說女孩在馬路上亂跑,還踢了女孩兩腳。女孩的母親與其理論,女子說:「你知道奶奶我是誰嗎?...你告也告不贏」,並動手推人。
2013年3月23日是個週末,這天的北京城,儘管春寒料峭,但天氣卻非常好。下午三點多鐘,青年女網友「天使向莉」受邀來到位於木樨地的一家餐廳,她來這裡,是為了參加一個名為「中國文化漫談」公民聚會活動,聚會將於下午四點正式開始。 提前來到的這個姑娘細心地觀察到:陸續到場的30多位聽眾中,竟然有20多位和她一樣的年輕人。她,與他們中的許多人此前並不認識,但是卻憑...
三年嚴重災害期間,山東各地都曾發生人吃人的事件,雖然缺少全省的統計,但遠不是曾希聖報告中所提到的七十餘起。1961年春,筆者參與省政法工作組檢查萊陽縣檢察院批捕、起訴質量時,閱卷中,發現二起賣人肉案件。二起作案人均是復員軍人。審訊中一作案人供稱:「二年內盜挖餓死後新埋上的屍體十多次。一具屍體能割十幾斤肉。最初,因全家餓的快要死,吃了幾次人肉沒餓死。往後盜了屍...
中國有一個很特殊的群體,為尊重起見,咱稱之為「毛粉」。不過,時下流行的稱法叫做「毛左」。中國的毛左又是一個十分有趣的群體——只要稍加觀察,人們就會發現:他們都患有程度輕重不一的「雄辯症」。
在中國大陸工作生活這些年來,對於兩岸的各種面向的差異,從驚訝、不解、理解到習以為常、進而漸漸接受,但有一點始終無法釋懷,那就是人與人之間的信任程度上的差異。
悲劇面前,一切語言都顯得蒼白無力。前有貴州畢節5名留守兒童悶死垃圾箱中,今有河南蘭考7名孩子喪身火海,1月4日8時,蘭考縣「愛心媽媽」袁厲害的住所發生火災,目前已造成7名孩童死亡,受傷人數不詳。具體傷亡人數和事發原因正在調查之中。
朝鮮不是一個有監獄的國家,而是一座有國家的監獄。所謂的國家機器的設立,無非是為了更持久,更高效地管理這座超級監獄罷了。褪去「人民共和國」的畫皮,這座「朝鮮民主主義集中營」是當代民主集中制最權威的詮釋,它也代表了現代文明世界一個潰爛的膿瘡。
編者按:遼寧省一位副省級領導途經王立軍在錦州市管區地界,為了表現對該領導的「萬分敬意」,王立軍動用大量警力進行超規格「警衛」。但是,當浩浩蕩蕩的省領導車隊途經一鐵路路口時,一輛火車的行駛攔截了車隊的正常通行。王立軍強壓怒火,在送走領導後氣急敗壞返回事發道口,破口大罵並動手毆打火車司機,狂搧耳光後當即宣佈刑事拘留火車司機,並免除幾名相關領導職務。
昨天出門前聽見外面嘈雜的聲音,於是上涼台去看;原來是我們附近一個自行車棚拆除。本來這沒有什麼,誰知我發現這些拆除人中竟然出現不同類型的群體;我看見一個大腹便便的人圍著棚子指手畫腳,而有三個人圍著這個人轉;再看見有一個拿氧氣槍的人大聲指責幾個下面幹活的人,而這幾個幹活的人只能低三下四。還看見一個女人指揮車輛,對另外幾個幹活的人也是大聲怒吼;要他們把東西放到車上...
八十年代初,我在中學做了臨時老師一年,結交了兩個正式老師做朋友,這是做了一年「老師」生涯的最大收穫。
2009年11月12日,我登陸天涯重慶論壇,看到一個網友轉發的一篇那幾天大概是地方報紙上面發的一篇新聞稿,帖子的題目是:"王XX說,對待困難群眾要像對待親人一樣",剛才百度了一下,找到了這個新聞原文,
廣東江門一名市民爆料稱,7月30日傍晚7時15分左右,該市天空出現了一道藍色光柱,和近日在江蘇出現的藍色光柱極為相似,令人感覺蹊蹺。
去房山送捐助的衣物食品,災情嚴重,一路所見頗多;所聞,只災民一句「我們家都沒有飯吃!」 讓我大吃一驚。 24日凌晨三點前,決定親自去房山送援助物資,那是一車乾淨的新舊衣物及少量食品和水,因此沒時間睡,分類打包,樓上樓下,手腳不停到天明。數著分秒,寫了緊急動員大白板,清早8點放到小區花園,也就是我家門口,要在10:30之前募集結束,只有兩個多小時...
「唉呀!您這通電話給我打的真是及時啊,我本來鬱悶的,聽您說這些話,我整個心都開了,從今以後,我不想歪事,我會老老實實幹活,您說好姑娘就會喜歡我,我就有福份。我有錢也才能守住。您說是不是?我心整個都開了!」
話音一落,人群中還有人喊出了:打倒共產黨。圍觀的人也從開始時一、二十人到後來的三、四十人,人們也感受到了大法的力量。我感覺大多數人(包括警察)都已覺醒。
他說:好,大姐不瞞你說,我看完《九評共產黨》和法輪功真相後,知道整(迫害)法輪功不對,早晚得找上,我找個藉口換了工作,現在不管法輪功,管刑事案了。我說:那好啊,自己已經留後路了,那就是你好運。
有一天我遇到一位很和善的老者,駝背,臉上佈滿了皺紋,歲月的滄桑留下的痕跡使老人看上去有八十多歲了,實際上他剛到七十歲。六四年大學畢業後來本市工作,聽口音是北方人,老黨員。
我叫靳金蓮,現住太原市杏花嶺區五一路,2008年8月我因經常進京上訪控告太原市古交公、檢、法製造冤假錯案,要求追究相關辦案人員的法律責任,而被太原市中級人民法院法院把已經發生法律效率6年的案件,提起了再審,並把我弟靳永平抓回看守所,而事隔兩年多了,至今仍然無判決結果,我弟現仍在古交看守所羈押。
「善緣這個名字好」,這是一位警察講的,他明白真相的過程,只是短暫的幾分鐘,但當時正邪較量、大法弟子一心救人的慈悲在另外空間也許驚心動魄。
宋福(化名)的大姐今年五十多歲,家住吉林省榆樹市黑林子鎮。她得了肺結核、腎炎,腳腫的不能穿鞋,糖尿病已經二年多了,打胰島素也不見好,在當地醫院住院治療,醫檢為綜合症。她身體非常虛弱,臉蠟黃,沒有血色,骨瘦如柴,當然甚麼活也不能幹了,親友們都商量著轉院治療,但又犯愁醫療費,聽說光檢查費就得八千元。
共有約 804 條記錄
今日頭條
NEWS HEADLINES
《九評共產黨》發表13週年之際,陝西民眾王嵐表示這是一本奇書,徹底揭開了中共「偉光正」的真實醜惡嘴臉。她希望更多民眾覺醒,遠離中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