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王志东专访:我和新浪的不了情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7月2日讯】 继日前接受记者专访《真相带来伤害,责任不在我》之后,事态有了新的进展。王志东“出局”似乎已成定论,6月30日晚,他再次打破沉默,就最新事态接受采访。种种迹象表明,事态已经进入“收官”阶段。

我被拒绝在董事会门外

记者:在你的声明发表之后,关于你的一些负面报道多了起来,你怎么看,在你的预料之中吗?

王志东:其实,我沉默了三个星期以后出来,发表了6月25日的声明。主要就是讲了一个事实,就是我从来没有提出辞去新浪网的执行长、总裁或董事会董事的职务,也没有签署过任何与此相关的文件。这个事实引起那么大的反响,也是出乎我的意料。

记者:那么,你现在的立场与6月25日的声明有没有变化。

王志东:我的声明是经过认真思考的结果。我的立场没有任何变化。我想我的立场也不会发生变化?

记者:还是回到老问题,新浪网的董事会到底发生了什么,使得你被迫“辞职”?

王志东:坦白地说,新浪网的董事会,我被拒绝在门外,并没有参加会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不知道,甚至我也很想知道。至于董事会上前后的那些可以证实的线索,我只知道一部分,并不知道全部。我所知道的那部分并不能够给出答案。就算我所知道的那部分事实真相涉及到公司的内部运作,包括(新浪)跟谁合作了,(新浪)跟谁有谈判,战略上的决定,不方便讲出来。但是,我想强调一点,我跟大家一样,很想知道董事会到底发生了什么,真相是什么。我想,(新浪)作为一个公众公司,大家都有知情权。

记者:那么,你要的公正的解释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解释?

王志东:公正的解释并不是我被开除了,所以会要一个解释。从法律上讲,他们(新浪网董事会)有权利不做任何解释就可以这样做。但是,我觉得,作为一个企业,除了法律之外,还要讲理。要看是否合理地应用你的权力,这是一个层面。另外还有一个层面,你利用自己的权力的时候是否遵循了法定的程序。这两点都是很重要的,在这两点上,我会要求我的律师帮助我进行调查。

我想,我所要求的解释更多的是另外一种意义上的解释,是我作为公司的创始人,以及最大的个人股东的角度,来寻求董事会就这个决定做出解释。是不是对全体股东负责,尤其是中小股东的利益。我作为一个大股东,有权要求他们做出一个解释。而且,这也是一个对公众的解释,对网友、客户、所有的股东的一个交代。

记者:你好像说过,出事出在人身上,这是什么意思?

王志东:我的原话是出事出在人身上,而不是权力之争。我的愿意是凡事不要归到资本啊什么的,更多地从人的角度来考虑问题。人的背后,也许是个人的利益在作怪,也许是资本的利益在作怪,也许是团队的意识在作怪,也许是路线方面的背景。我的看法是很理论性的,我的观点是把管理者与资本对立起来,会把问题简单化、教条化。

我并不希望目前的状况是一个僵局

记者:现在,从你重新上班以来,在你和新浪网的董事会之间形成了僵局,你认同这个看法吗?

王志东:我并不希望目前的状况是一个僵局。我认为自己比较谨慎,比较低调。从发表声明以来,我仅仅是说了一个事实,并没有过多的评论,披露过什么,也没有任何地攻击,我并不想把局势恶化。

记者:那么,你想达到一个什么样的目的?

王志东:在我的声明里,我说了,第一,我想要对这个事情有一个合理的解释。第二,我想和董事会达成有一个公平、公正的、互利的解决方案,我也希望跟新浪网有更多的沟通。

记者:你跟新浪网的沟通有什么新的进展吗?

王志东:具体的细节不方便透露。但是,我能说的是,我希望能有一个有效的沟通,我对此抱有诚意。

记者:现在,很多网友对你有一些批评意见,认为王志东有一些不理智,你怎么看?

王志东:我想是这样。第一,作为局外人,很多人不了解全部的真相。第二,外面各种消息也很混乱,在这种情况下,网民,包括学术界的一些朋友,每个人做出的判断也不一样。所以,我并不责怪这些人,不论是说好或者说坏,我认为有一些人提的意见很中肯,对我很有帮助。我觉得绝大多数的人不了解事实的真相,存在一些误解。而我现在并不想参与到是是非非的争论中去,变成相互的轮番攻击。我想原因有三个:第一,这不符合我的性格,第二,这样做也不利于事情的解决,第三,我相信事情终有真相大白的一天。而对我来讲,真相对我是公平的,在目前的情况下,我不准备参与到这场争论中。从我个人来讲,有事实有时间去做一个决断。要保持沟通,将来什么时候做更多地澄清,我会根据我律师的意见行事。我会按照法律程序办事。

我应该尽快走出这件事情的阴影

记者:很多人在问,王志东现在最应该做什么?

王志东:我应该尽快地走出这件事情的阴影,我的时间和精力不能够耗在这上面,我会把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放在中国互联网发展的根本问题上去,我会更多地考虑未来的事业的发展上,我不会浪费太多的时间在目前这件事情上。这也是所有关心我的人的一个期望。

记者:有传闻说,关于新浪网的法律诉讼程序已经启动?

王志东:事实不是这样。我想,很多人都知道,在美国,很多人有自己的法律顾问,这并不算什么。

记者:简单地说,你的短期目标是什么?

王志东:由于初期的做法没有给我解释,我有理由认为做法是很蹊跷的。所以,我一是要求合理的解释,二是要求一个好的解决方案。

记者:关于一个好的解决方案,你能说多少细节?

王志东:我现在不能够说任何东西,我能说的就是要公平、公正、互利。

记者:在时间上,你现在希望你和董事会的冲突尽快结束吗?

王志东:那是当然。这种事情越早结束就对双方越有利,对公众越有利。

记者:现在当事人双方离和解还有多远?谁会主动地做出和解的姿态?

王志东:现在还不是谈和解的时候。我能讲的是,双方都会进行沟通,与律师在很多问题上交换意见,至于具体的进展和细节还是不方便透露。

对于指责我不想作更多的解释

记者:我刚刚看到网友评价说,这几天新浪网的“新闻口径”已经对你不利,你怎么看?

王志东:普通的媒体可以有自己的立场,比如社论、评论什么的。而新浪作为一个商业网站,它的生命力就在于客观、中立、全面。以往,新浪就是这样创出自己的新闻品牌的。作为新浪网创始人,我不希望这个品牌被毁掉。我希望能够坚持这一个传统,这实际上涉及到新浪网有没有足够的胸怀,继续进行客观、中立、全面的报道。我不希望有任何的偏颇,不论是偏向我还是别的什么人。

记者:对于段永基的指责,一是不能够找到明确的赢利计划,二是团结人的问题。你怎么看?

王志东:我的确不想就此做更多的解释。我希望能够超脱地来看这件事,第一,我们可以把新浪与四通的历史做一个回顾。我们可以回顾一下他以前的评价,来做一个对比。

我的人生哲学是,你可以不说话,因为有各种各样的原因,但是,你无论如何不能够说假话。关于段永基的评价,大家有自己的判断,我相信大家自有公论。

记者:关于与团队的沟通技巧的指责,你有什么要说的?

王志东:与竞争对手相比,我们团队是最稳定的,当然你可以说沟通是无止境的。至少,我并不认为自己沟通方面不合格。而且,再好的沟通不可能让所有的人都满意。再说,沟通是双向的,指责任何一方都是不对的。

不是权力是游戏规则出卖了我

记者:有报道说,6月28日,你们全家去了香港,有没有特别的含义?

王志东:纯粹是私人的行为。

记者:你是一个互联网的理想主义者吗?

王志东:我没必要否认我有我的喜好和执著。“互联网理想主义者”是第三方做出的评价,首先,我要求自己做到问心无愧,第二,我也希望自己的想法啊什么的能够最终实现,我希望自己言行一致。

记者:在人生态度上,你是一个乐观主义者,还是一个悲观主义者?

王志东:我希望我是一个乐观主义者,但我不希望是一个盲目的乐观主义者。在网络最低迷的时候,我提出“春耕开始了”的说法,关于中国互联网的前景,我是很乐观的。而且,迄今也没有变化。我觉得自己是有分析有判断的,我相信时间会证明我的看法是对的。

记者:现在你承认,在公司购并,关于公司下一步发展战略上,与董事会其他成员有重大的分歧吗?

王志东:这些细节其实属于公司内部的事情。别人分析的多,我很少说过这方面的话。作为一个职业经理人,现在还不是说话的时候。除非律师告诉我可以说了,我才会说。但是,我倒可以说一说我的想法,我的理念。我认为,从1997年开始,我已经习惯于职业经理人的角色。我认为,一个CEO,没有自己的观点,没有自己的分析的话,如果不能够向董事会提出自己在专业上的判断,那是失职的。我理解,一方面CEO要听董事会的决定,另一方面CEO有权力有义务提出自己的要求。从1997年到现在,我是很严格地注意要求自己这么做。

具体到公司购并,关于公司下一步发展战略上,我以为,任何一个决定都会引起不同的意见。

记者:第一次听到被免职,你的用词是震惊、出卖、回家,你当时的感觉与思路是什么?

王志东:我的第一反应是震惊,有三“不”:不可理解,不可理喻,不可思议。接着,我预料的结果出现了,肯定是有一股出卖的力量。那是一种什么感觉,就是你原来所坚持的、所信赖的东西出了错。

记者:包括对人、对事?

王志东:对人,对游戏规则,对自己判断事情的方法,都是一个冲击。回过头来看对我是一个教训。所以,我想回家,回到家人和朋友身边。是希望自己可以安静下来,做一个理性的思考。

记者:有一种说法,认为你是权力角逐的牺牲品?

王志东:我从来没有刻意把事情定性为权力角逐、人事斗争。也许在整个过程中有出卖行为,但不特指某个人。可能更多的是,游戏规则出卖了我。

记者:很多人认为你的风格是稳健持重有余,开拓不足,你认同吗?

王志东:我还是不能认同这种说法。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领导风格,有人认为我太保守,真正了解我的人都知道,认准机会之后,我下手会很快,而且会比较狠。稳、准、狠,关键还在于一个准字,保证准确性。与华渊做出合并的决定,我用的时间是一个月。1999年4月,我力主公司董事会通过上市决定。1999年9月沙正治事件,撤换CEO、CFO,承销商由高盛换成摩根斯坦利,我看不出自己有丝毫的手软、迟缓。我知道什么时候该稳,什么时候该狠,我希望保持一种节奏,这是我的作风。以后,新浪完整的发展故事我可以讲出来,现在由于各种原因,我没法说。关于公司的并购我是很开放的。

谢谢网友 我是真心希望新浪好

记者:你提到与姜丰年的私人关系不错,沟通现在还在进行吗?

王志东:新浪真正的创始人是我和他。我们的私人友谊是很珍贵的,在目前的情况下,各自有各自的立场,两个人都有自己委屈的地方。我说过,姜丰年也说过,所以要保持友谊,在一起的时候,只谈公事不谈私事。

记者:你和姜丰年的沟通,有新的时间表吗?

王志东:私下的沟通随时有可能。不管打电话也好见面也好。我们约好,只要有时间,姜丰年来北京都可以见面,只是不谈公事。

记者:关于冲突的解决、未来的步骤,你想清楚了吗?

王志东:刚才说了,我希望有一个好的方案的存在。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作任何决定。你可以看到,对外我没有作任何这方面的评论。对于各种传言、各种分析,我也不应该作更多的评论。

记者:我注意到,29日,新浪的成交手数大增,交易量放大。而且股价并没有明显上涨。这是不是与所谓你要用资金回购的传言有关?

王志东:我不知道,这是资本市场的反应,我不能够作任何评论。回到刚才的问题,怎么去作,我还没有作出任何决定。

记者:对于那些关心、批评你的网友,你想说什么?

王志东:其实,不管是批评也好赞扬也好,都是一种关注和思考,我会感谢和支持。当然,除了那些骂街的。对于那些因为信息不畅、不了解真相的网友,我原谅他们。

记者:什么时候会有相对充分的“真相”,会有绝对的真相吗?

王志东:时间上很难讲。这并不取决于我,要看各方的态度,如何去披露,披露到什么层次。但我相信,事实只有一个。我相信时间会证明一切,有朋友劝我,你以后事业的成功就是最好的回答。我希望能够往前看。

记者:对于新浪的未来,你有什么特别想说的?

王志东:我是新浪的创始人,也是最大的个人股东,我还是新浪忠实的用户。无论从哪个角度出发,我都真心希望新浪好。我做的所有事情都是为了这个目的。

记者:在缔造新浪未来的过程中,你会扮演什么角色?

王志东:现在还不确定。一是个人的能力是有限的,所有的情况不是一厢情愿就能行的。但是,我会尽我的全力。

新浪和王志东的一周

6月25日9点10分左右,王志东像从前一样,开着他的红色本田,来到了新浪网北京公司上班。

14点30分,新闻发布会在北京西客站附近的信苑宾馆召开。王志东发表正式声明,表明“我从来没有提出辞去新浪网的执行长、总裁或董事会董事的职务,也没有签署过任何与此相关的文件。”“我认为应该得到新浪网更为合理的对待。我对新浪网董事会成员迫使我离开所采取的方式的正当性表示怀疑。我已经请我的律师研究这些问题。”

6月26日下午,新浪网在台北也立即召开紧急记者会响应。宣布,经公司董事会一致决定,王志东已被终止公司总裁、首席执行长及董事会董事职务。一如先前公布的消息,茅道林被任命为公司首席执行长及董事会董事,汪延被任命为公司总裁。

新浪认为,王志东去职是新浪网董事会召开临时董事会决议,过程完全符合董事会章程,当天也邀请王志东出席,只是在讨论王志东去职案时,请王志东回避,且董事会前后也都曾与王志东沟通,整个决议没有任何瑕疵。王志东的确并未签署任何辞职文件,也非自愿辞职。不过,公司认为,王志东以个人因素辞职是对公司最好的方式。

6月27日17点,新浪网董事长姜丰年先生就业界普遍关注的新浪网高层人事变动举办了一次记者电话会议。会上姜丰年回答 二十多位记者的提问。

6月28日,新浪网董事段永基首次打破沉默,主动向媒体透露了有关情况,他将请辞王志东的原因归结为两点:一是不能给投资者拿出一个赢利计划,二是团结合作方面的原因。同时,他认为资本和经营者根本利益是一致的,但思维方式不一样。(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文章
    

  • 王志东出局:新浪省了3000万 (7/1/2001)    
  • 巧妙激化董事会与王志东矛盾 茅道林暗处开枪 (6/30/2001)    
  • 就”王志东事件”段永基、张维迎为中国IT业感到“悲哀” (6/30/2001)    
  • 新浪争夺股权出新招 促王志东出售股票给员工 (6/30/2001)    
  • 王志东vs新浪:鼓励理性沟通 期待圆满解决 (6/30/2001)    
  • 新浪事件最新进展:鼓励理性沟通 期待圆满解决 (6/29/2001)    
  • 董事会与王志东互不妥协 僵局给新浪造成巨大损失 (6/29/2001)    
  • 资本方段永基终于开口:免王志东原因有两个 (6/29/2001)    
  • 王志东:我不想毁掉新浪 如果带来伤害责任不在我 (6/28/2001)    
  • 王志东是不是该安静地走幵 (6/28/2001)    
  • 新浪高层上演赤膊战 只要温度不要风度 (6/28/2001)    
  • 法学专家谈”新浪事件”:董事会无权解除王志东职务 (6/28/2001)    
  • 拆分新浪:王志东复出的真正意图? (6/28/2001)    
  • 王志东复出的真正意图何在? (6/27/2001)    
  • 新浪网就王志东事件全球记者电话招待会全文 (6/27/2001)    
  • 王志东在新浪办公室接受采访:到底被谁“出卖”了? (6/27/2001)    
  • 新浪网内部权斗显现网路泡沫余波荡漾 (6/27/2001)    
  • 王志东深夜时分直陈十大焦点问题 (6/27/2001)    
  • 王志东与新浪网:最后受伤的将是谁? (6/27/2001)    
  • 董事会VS王志东,新浪网员工:“你让我听谁的?” (6/27/2001)
  • 评论
    2001-07-02 12:1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