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曹长青:文强案的三个荒唐

曹长青

人气: 94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7月15日讯】原中共重庆法制局长文强,因巨额贪污罪等,被判处死刑,最近被执行。虽官方媒体报导,对这种打黑、反贪,百姓称道,甚至欢呼,但中共对文强一案的处理,起码有三个明显的荒唐:

一是其“打黑”方向。中共试图用杀一儆百解决官员贪腐问题,结果是连冰山一角都没碰到,不起根本性作用;而且方向也不对,因为人人皆知,当今中国贪腐问题,是一党独裁的制度造成的,杀一个文强、一百个文强,也不能制止住贪腐。有人幽默地说,现在共产党官员的贪腐,是杀了一个,又来十个,是“前腐后继”。

比文强级别更大的官,这些年来,当局也抓、判,甚至杀了不少,但都没能从根本上制止腐败。例如,当年沈阳市长慕绥新因巨额贪污被抓,死在狱中,当时该案牵扯出十六个地方“一把手”,都遭处罚,但也没能制止住沈阳官场的腐败。后来比沈阳市长级别更高的,是黑龙江的副省长韩桂芝,也是买官卖官,该案涉及官员多达九百名,当事人也被重判,但照样没有制止住黑龙江官场的腐败。三年前,中国国家药品管理局的局长郑筱萸因贪污受贿,被判死刑,也像文强这样被执行了。但杀了这个局长之后,中国国家药品管理局照样贪腐,不久前,这个局的副局长等一批官员再次落马,不是被双规,就是被逮捕。

中共官员都不怕抓,不怕关,甚至不怕杀吗?当然会怕。但诱惑实在太巨大,而权力者永远都会在侥幸心理下,成为诱惑的俘虏。因为一是各种条件,都使中国官员很容易贪腐;二是制度四面都是漏洞,“漏网”的概率实在很高;被查获的,只占极小的比例,绝大多数还是贪腐成功,获巨大利益。根据北京市检察院公布的官方数字,九十年代中期至今,中国外逃官员有一万八千人,卷走款项八千亿人民币。八千亿是个多大的数字?中国工业生产总值最高的上海市,去年的产值是一万五千亿人民币。中共官员外逃带走的款项,相当于整个上海全年产值的一半!

贪婪、贪腐,是人性的弱点,全世界哪里的人都一样。关键是要有一个制度性的监督制约,才可能降低或制止住。像西方等民主国家,不是靠人治,更不是靠什么严打、快抓快杀等,而主要靠三个条件:一是定期的民主选举,二是新闻自由,三是独立的司法。

像文强等这类官员的案子,根本不用发展到后来这么严重的地步,早就会被媒体揭露报导出来,形成舆论批评和民众愤怒声浪,当局就得处理。在西方,媒体的监督所以有作用,最主要是有选举制度。因为丑闻一公开,下次就无法再当选,不仅自己的政治生命将被结束,所属的政党也会受到连累。所以,这个官员所属的政党,都会主动开刀,逼迫这个官员下台。像在日本,前首相鸠山,才上台不到九个月,就被迫辞职。就是因为他的手下被查出非法“政治献金”,他所属的民主党,为了在全国选举中不失败,所以要求他下台。但最近日本参议院改选,民主党还是败选,因政治献金的“阴影”仍在。

在中国,没有独立于政府的媒体,报纸电视等在本质上仍是党的喉舌,根本无法起到西方媒体的第四权的监督作用,不能及时、深入地揭发丑闻。甚至是,上级让你调查谁,你才可能揭发谁。否则,查到丑闻,被禁止报导,媒体也束手无策。而且由于没有投票选举制度,即使被揭发出来,只要上面有人保,他们就可以调到其他省份,继续当官。

像中国这样今天抓一个慕绥新、陈希同,明天杀一个郑筱萸、文强,不仅根本不起作用,甚至还起误导作用,好像政府在反贪腐,在为民除害。事实上,真正的大害,就是这个专制制度,这是一个每一分钟都在制造千百个文强的制度。

文强案的第二个荒唐是其撒谎方式。文强被处决后,媒体报导说:在重庆市法院、市委、市纪委门口等,均有群众拉着横幅,上面写着“贪官亡,冤魂安,党英明,国昌盛”、“处决文强,共产党万岁,法律万岁”、“党中央打黑除恶,国泰民安”等,“整个城市洋溢着庆祝的装扮”。

任何明眼人都能看出,这根本就是造假。当今中国人人皆知,共产党处级以上的官,拉出来全枪毙,可能有冤枉的,但隔一个毙一个,一定有漏网的。说明中国几乎是无官不贪,官员的信条是“有权不使,过期作废”。所以,中国老百姓怎么可能还来喊“共产党万岁”“党英明”?

这种宣传让人想起青海玉树大地震时,温家宝赶去视察,在正抢救废墟下幸存者的现场,温家宝一到,就有所谓“当地群众”打出条幅,新华社照片显示,上面是正楷毛笔大字“总理辛苦了”。在那种地震后救人的紧张时刻,哪有“群众”还能找到纸张和笔墨,写这种条幅?这明摆着,是当地官员的谄媚之作,硬安在了所谓“当地群众”头上,跟这次薄熙来统治下的重庆政府打出的条幅,是异曲同工之“谎”。

第三是其杀人方式。当今全球很多国家废除了死刑,仍保留死刑的,都相当严谨使用,毕竟生命只有一次。中国是世界处决死刑犯最多的国家,多年来一直保持全球第一。从这次处决文强的方式可再次看出,中共之残忍,令人不寒而栗。文强虽然贪污受贿金额很大,但他没有人命,不少中国法律专家指出,文强罪不至死。尤其中国最高法院打破常规,以最快速度批复,立即执行文强的死刑,也让人看出这是人治,是按薄熙来等高官的意志行事。文强的“死刑”,不是根据他犯罪、认罪程度,而是根据共产党当局的政治需要,或者说是薄熙来等当地官员的权力考量。

而且在处决文强的手段上,也再次展示共产党的无人性。在中国古代,虽然是皇朝统治,但对要送往法场的囚犯,还要给最后一顿好饭,甚至给点酒喝。但从报导来看,文强死前的晚饭,跟平常一样,而且也没有告诉他即将被执行死刑。而第二天清晨五点,文强就被叫醒,他还迷迷糊糊,就被送往法庭,然后从那里直接押送刑场执行。文强连早饭都没吃上,更别说像古代犯人那样吃顿好饭。更无人性的是,当局居然没有让文强跟他的妻子见最后一面。虽然他们安排了文强跟他姐姐和儿子见了最后一面,但他们都不知道文强马上要被处决。而且跟儿子见面,只给了十分钟,还有旁人在场监视。

官方媒体说,文强可能是被注射药物处决。但这个说法也令人质疑,因法庭宣判执行死刑之后,文强被十多辆公安车队拉走,穿过重庆市区,押送到当年国民党关押共产党人的著名重庆白公馆、渣滓洞的歌乐山,“在山巅处执行了死刑”。如果用注射药物,好像不需要开到山顶进行。

整个文强被处决过程,都没有告诉他的家人。媒体报导说,只是后来通知文强的儿子去领骨灰。文强的妻子,在丈夫的最后时刻,不允许见个面,道个别;死了连看一眼丈夫遗体的机会都不给,只送你一袋骨灰。实在残忍得过分了。文强被判死刑后,他妻子曾多次询问,能不能再见丈夫一面。文强无论做过多少对不起他妻子的事情,但他妻子说,如果时光倒转,她还会选择文强,说明夫妻感情仍在。当局对文强发狠,总不至于让其家人受这份惩罚吧。

共产党的狠毒,从对文强的处理上,再次清晰地展示在世人面前。在西方民主国家,不管怎样的死刑犯,都要尊重他的人权,都要体现出人性。而到了共产党手里,即使文强是他们自己人,曾抓获张君等恶性杀人犯,作出贡献的人,也要如此残忍。人们无法知道文强走上歌乐山刑场时的最后想法,可能他会仰天长叹,千错万错,错在加入了共产党这个邪恶集团,最后成为恶的一部分。结果是大恶灭了他这个小恶。大恶毒起来,小恶只有束手待毙。

2010年7月12日于美国

──原载《观察》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10-07-15 12:2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