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杜阳明:全面剖析共产党在“城市改造”掠夺运动中的卑劣手法周刊系列48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7月21日讯】监狱当局虽然完成了第一步,使我不得不停止斗地主的自觉行动,但是我之所以斗地主完全是为了让时间打发得快一点,我的口号是:远离警察、远离罪犯,除了打牌,我与他们不做任何交流。

同样为了快点打发时间,我利用证券报及家中寄来的证券技术资料,潜心研究股市、个股开线及涨跌的基本规律,在什么权利都得不到保证的监狱里,自己花钱订阅的报纸,经常被迟发、少发、漏发,在侵犯人权当家常便饭的狱警眼里,根本不当回事。

我利用早上出工前、晚上收工后,在工场的过道上坚持慢跑,从每天500米坚持到每天早晚两次、每次3000米。中午午睡前在工场的铁栅栏窗前晒晒太阳,渐渐地体质开始恢复。承包队长杨维新是个好好先生,有时会安排大家到操场上活动活动晒晒太阳,劳改大队长顾锦华不想要事,没有政府指令的监狱当局,也抱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虽然免不了起些小小的涟漪,但总算风平浪静。

15监室成了2监区的雅鲁撒冷,独腿强人祝力争,沈云,成了中心,他们除了本来就有影响力,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他们手上拥有香烟。2监区是无烟模范区,无论是应付检查还是进行宣传,统一口径都是:2监区没有一枝烟。

那么香烟是从那里进入的呢?

1,亲属、朋友接见,在监视狱警的暗中帮助或默许下,夹带、私藏人狱,这是主渠道。

2,利用指导加工业务的师傅暗中购买夹带入狱

3,利用其他监狱的服刑犯要到南汇总医院看病的机会,套近乎拉关系,甚至强行索要。(大多数监狱包括南汇监狱其他监区,都有香烟限量供应)

4,利用搞清洁、放风、到医院看病时,检取烟蒂,即使是痰盂里的烟蒂,已粘满痰与口水也无所谓,如获至宝地拿回晒干,每一支烟拆开卷成四支以上,用以笼络和指挥其他服刑犯,进入15室吸烟者络绎不绝,监狱和监区两级监控探头应该看得一清二楚。相关人员不想作为,也就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监纪、监规、及狱警们出口成法的规定的各种违禁品,畅通无阻,应有尽有。

大组长老虎(绰号)与副组长陈连国闹矛盾,经过狱方多次协调,矛盾越发尖锐无法调和,迫使监狱当局作出决定:将副组长陈连国调离南汇监狱,全力支持老虎。陈连国不服,将自己知道的2监区乌七八糟的恶促事,向劳改局写了检举揭发信。不久劳改局派员调查,老虎第一个被叫去谈话,当问及信中之事,老虎不作正面回答,小心翼翼地反问“您相信吗?”

回答

“相信了就直接处理了,正因为不相信才来调查。”老虎得到了暗示,全盘否认检举揭发信中的事实,并且一出办公室就将调查大员的暗示,告诉等在办公室外第二个被调查人和以后可能被调查的劳役犯。调查结果是众口一词地否认事实,劳改局调查大员拿着满意的调查结论回去交差了。

我之所以连篇累牍地浪费笔墨,无非是想揭露中共窃国六十多年来,冤假错案不断猛增,非正常死亡八千万人,许多冤案石沉海底。除了一党独裁的专制制度以外,不顾事实、欺上瞒下、顺应政治需求的官僚作风,像以上这位劳改局大员将真实的东西调查成假的报告的手法,已经成了所有党、政人员的工作方法和立足之本,升迁捷径。只要是上访人员的检举、揭发、控告的材料,不论如何事实清楚,证据确凿,措辞得当,一律不予采信。更不要说沉冤昭雪。据说北京红帽子信箱已成为摆设,里面的信件、材料,被直接扔进垃圾箱。

祝力争,沈云不仅成了服刑犯们众星捧月的人物,而且成了某些狱警崇拜的偶像,白茅岭监狱的狱警小蒋曾经肉麻地吹捧服刑犯刘银祥“沈雪祥是我们的老大,你是他们(指服刑犯)的老大“小警察一语道破天机,这就是黑恶势力的雏形在监狱里的具体形式,再经过代表政府的监狱当局灌溉培养,精心呵护。进行重组强强联合,一个个黑社会组织从监狱走向社会,帮助中共危害人民大众。中共政权才是各级黑社会组织的真正保护伞。

一般的狱警不仅不敢管理他们,而且对他们点头哈腰、曲意奉承,就是监区的主管队长和党代表——指导员、教导员,在与他们“交流”时,都要绞尽脑汁,注意措辞,生怕一不留神,激怒了这些老大,形成尴尬场面无法下台,更没法向中共老板交待,影响仕途前程。

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10-07-21 4:0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