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肖明:从金二胖把毒品卖到中国大陆说起

肖明

(录像截图:朝鲜警备队军人将毒品裹成团扔向河对岸的中国毒贩)

人气: 6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1年01月09日讯】近年来,位于东北边陲的吉林省突然成为大陆最大的毒品走私市场,以及毒品走私的重要通道。据国内媒体报导,仅2009年前6个月,就在吉林抓获毒品犯罪嫌疑人367名,缴获各类毒品6.139吨,位列全国第一。2010年7月,吉林延边自治州破获走私贩毒案,抓获犯罪嫌疑人6名,缴获冰毒1472.8克。同年8月,吉林公主岭市破获有史以来最大的贩毒案,缴获冰毒片剂麻古4415克……

令人吃惊的是,这些毒品的主要来源,竟然是中共当局不惜余力一再支援的朝鲜!韩国媒体《朝鲜周刊》2009年公开了两份视频CD,分别记录了朝鲜边境警备队所属的军人和朝鲜居民在图们江边和鸭绿江边向大陆毒贩走私毒品的场面。而2010年大陆媒体披露,公安部在打防毒品部署文件中指出:与朝鲜接壤的吉林延边朝鲜族自治州已成为入境毒品流入的一个主要通道,近年来朝鲜境内的毒贩针对大陆的走私贩毒案件呈迅速上升趋势。

众所周知,在朝鲜这个极权国家,个人私自制造冰毒是绝无可能,而信奉“先军思想”的朝鲜当局对军队的控制更是极其严厉。朝鲜军队和居民参与产毒贩毒,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得到了朝鲜最高领导人金二胖的支持和认可。曾有朝鲜叛逃者在美国参议院作证说,朝鲜从70年代后期开始在山区秘密生产毒品,80年代后期朝鲜当局在咸镜北道划出一个地方作为生产毒品的农场之后,朝鲜开始大规模从事毒品生产和销售,初期的销售对象是日本、东南亚以及西方国家等。

朝鲜在国际社会上非常孤立,经济发展又异常落后,为了赚取到外汇,为了维护自己花天酒地的奢侈生活,金二胖公然犯下这种伤天害理的罪行。更令人发指的是,由于近些年众多西方国家对朝鲜采取了封锁措施,朝鲜把毒品主要输出口转向了邻近的中国大陆。而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至今,中共当局向朝鲜提供的援助已经超过8000亿人民币。就在大陆民众饿殍遍地的饥荒时期,还有源源不断的大米送往朝鲜。今天,被中共养肥的金二胖把毒品卖到大陆,在表现出一个流氓政权丧尽天良本质的同时,也是对中共长期大力支持的绝佳讽刺。

其实,金二胖并非开创了共产党政权制毒贩毒的先例。中共的第一代领导人毛泽东当年就深谙此道。抗日战争时期,由于中共根据地大多地处经济落后的偏远地区,为解决庞大开销和贫瘠产出的矛盾,毛泽东竟选择了在南泥湾大种鸦片。

一位曾在南泥湾与王震的三五九旅一同开荒种地的陕北老红军披露说,当时粮食种了一些,但好一点的地都被用来种了鸦片。王震还专门雇来工匠,把收获的鸦片加工成烟土,然后交由陕甘宁边区财政厅集中保管,随时运往山西、河北等地出售,主要卖给了在抗日正面战场的国民党军队。

由于产毒贩毒实在是件不光彩的事情,所以中共根据地将大烟称为“土特产”、“特品”或“特货”以掩人耳目。从当时中共在根据地的高官谢觉哉的日记里也可以看到当时毒品的生产流通情况。“就是特货一项得的法币占政府收入……尽够支用(1944年1月18日)。”“特货多边币少,将来不得了(同年3月12日)。”从上述记载中不难看出,“特货”的产销是根据地唯一的大宗收入来源,是中共当时赖以生存的一大秘诀,而且产量之多,竟到了跌价的地步。由此可见,中共在发家之初,为解决经济困难,冒天下之大不韪做起了给曾中华民族带来深重灾难的鸦片生意。

令人震惊的是,中共建政后,曾在新疆南部兵团(前身就是南泥湾的359旅)农场重操旧业,大规模种植鸦片。一个兵团后代亲眼见证了这一幕。据他回忆,从60年代末开始,农场的田野种上了一望无际的罂粟,每年夏初全农场的人下田收割。收获的烟膏被中央拿走了,留下的罂粟杆烧火。大约到1976-77年大规模种植才停止。而这段时期,正好是大陆民不聊生、国民经济面临崩溃的几年。可以推想,那些烟膏被制成鸦片后,又要为中共换取紧缺的经济利益而去毒害人了。

愿意和流氓在一起的,只有流氓。金二胖和毛泽东在经济困难时期的共同选择,再一次验证了信仰无神论的共产党是没有任何道德底线的。为了自己的生存和利益,共产党可以不惜牺牲一切,做任何伤天害理的事情。如今有了点钱的中共可以不靠种鸦片求生了,但是对利益的无限追求又使房地产成了现今中共当局的“鸦片”,沉迷不可自拔。去年末惨死的钱云会就是因为挡了当局搞房地产的财路才命丧车轮。历史和现实已经充分证明了共产党的流氓本质。摆脱中共,大陆民众才能摆脱被伤害,解体中共,大陆民众才有真正的未来。@

评论
2011-01-09 3:5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