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明:南昌粮库火灾背后浮现粮食危机阴影

肖明

人气 6
标签:

【大纪元2010年12月20日讯】据大陆媒体报导,12月9号晚,位于南昌市河坊区的第一粮食仓库突然发生大火,十三辆救火车赶到现场进行了一夜的扑救,到第二天凌晨,大火已被扑灭。虽然这场火灾没有造成人员伤亡,但现场的消防人员却遇到了一件令所有人震惊的怪事:在这个国家级的储备粮食仓库中,竟然没有存放一粒粮食,消防员只是在一个冷藏仓库发现一些冻猪肉和纸张。

其实大陆粮库空虚早已不是个别现象。2008年3月,大陆杂交稻之父袁隆平就提出了一个尖锐的问题:“国家粮库有无虚报?建议国家予以查实。”他说, “有人向我反映,国家粮库存在虚报现象,至少有两个地方粮库是空的。” 国家粮食局随即表示今后将进一步加强粮食库存监管。然而一些地方媒体在之后的暗访中发现,当地粮食储备造假问题令人触目惊心。例如马鞍山市一个存储中央、省、市三级储备粮,总容量约8万吨的粮库“2007年秋天就已清仓了,没有一粒粮食”。记者探访的其他几个粮库,同样“根本没粮可卖”,有的粮库“已经有至少三年没有粮食卖了”。

众所周知,国家粮库储备的粮食主要用于调节全国粮食供求总量,稳定粮食市场,以及应对重大自然灾害或者其他突发事件等情况,是关系到国家经济安全的重要战略物资。面对一座座空空如也的国家粮库,人们自然能想到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后果:在出现重大自然灾害急需粮食救济时,却无粮可调、可用。另外一方面,大陆有世界第一的人口,也是最大的粮食消费国,一旦缺粮后果不堪设想。实际上,虽然大陆官方媒体还在不断宣传连年粮食丰收,但粮食危机的阴影正以超出人们想像的速度向大陆逼近。

粮食危机可以分为绝对和相对两种危机。绝对粮食危机就是粮食不够了,一个最直接的表现是储备粮库里没有粮食。而粮库空空是因为粮库的官员把粮食卖出去了却收不到粮食。从2007年开始,受国际粮价不断攀昇的影响,国内的粮价也在不断上涨之中,很多粮库认为是赚钱的大好机会。在利益的诱惑下,粮库官员不惜违反国家关于储备粮买卖的法律,纷纷在粮价上涨的时候抛出粮食,同时等待粮食降价的时候再买回来以赚取差价。然而扶摇直上的粮价根本没有给这些粮库“补仓”的机会,导致很多粮仓卖空。在没有粮食的情况下,主管粮仓的官员干脆虚报仓储,以骗取国家每吨47元的粮食保管费用。

与此同时,虽然官方宣称“七年连续增长”,但据估测,国内的粮食实际产量正在下降。大陆近年来天灾频现,尤其今年冰雪低温高温、旱涝泥石流灾害不断,例如3月份西南五省大面积长时间干旱,很多农田甚至绝收。全年粮食歉收早在年中已现端倪。再加上大陆粮价长期不合理,使得农民通过种粮得到的收入太低,大量的青壮年农民进城打工,留守在农村的要么是老年人,要么是妇女儿童。这些人劳动力不足,又不舍得对农业生产进行投入,使得大量耕地荒废无人耕种。另外,大陆各地方政府正在以“城镇化”为借口大面积强行掠夺农民的土地,用以开发房地产获取暴利。原有的良田上建起了钢筋水泥,却再也产不出粮食来了。根据官方数据,截至2008年底,大陆耕地面积为18.2574亿亩,比上一年度减少29万亩。这已经是耕地面积第12年持续下降。与1996年的19.51亿亩相比,12年间,中国的耕地面积净减少了1.2526亿亩。而最近两年对农民土地的掠夺更是到了疯狂的地步,层出不穷的暴力拆迁及其引发的冲突事件,给所谓的“城镇化”的加上了一个个血淋漓的注脚。例如今年6月21日,山东省潍坊昌邑市围子镇前陶埠村300多名手无寸铁的村民和围子镇委组织的强拆队伍展开对抗,过程中,造成一村民被政府车碾压受重伤,气愤的村民将肇事车辆砸毁,把政府方赶出村庄。

粮食的大量出境更加剧了国内缺粮的状况。由于国际粮价飙升,国内国外粮食价格差价巨大,大量的粮食被卖到国外以赚取暴利。以东北优质大米为例,收购价格约为人民币3元/公斤大米,国外市场价格约为人民币14元/公斤,4倍多的差价及巨大的市场需求引发走私分子贪欲之心,以前很少听闻的粮食走私在近年突然火爆了起来。一个最近的例子是2009年12月中旬,大连海关成功破获迄今为止国内最大一起走私出口大米案,查实涉案三家公司以伪报品名方式走私出口大米近3600吨,案值约980万元人民币。

相对粮食危机是指由于粮价不断上涨,使得低收入人群买不起粮食引起的危机。如果说很多人由于还在迷信“地大物博”等说法,不相信绝对粮食危机正在迫近,那么当前大陆恶性通货膨胀背景下的粮价大幅上涨,让每个亲身经历的人都能感觉到相对粮食危机已经迫在眉睫了。国家统计局最近的数据表明,大陆11月份居民消费价格(CPI)同比上涨5.1%,食品价格上涨达到了11.7%。而在广大民众的切实感受中,食品的真实上涨要远远高于这个比例。对于很多城镇低收入家庭来说,不断上涨的粮价已经成为了难以承受的生活负担。很多民众已经在网上发出“饭都吃不起了”的惊呼。

大陆从2008年起实施的四万亿投机计划和超级货币投放政策,使目前广义货币M2总量超过70万亿人民币,已达到GDP的 1.8倍。滥发的货币不但促发了去年以来的恶性通货膨胀,还在市场上产生了大量的游资不断恶炒房价和各种生活必需品。今年在疯狂炒作了“蒜你狠”,“豆你玩”,“姜你军”等农产品之后,游资的下一个目标将是粮食。由于大陆当局一直拚命压制农产品价格,以粉饰通胀指标,防止来自城镇低收入群体的直接反抗,因此,大陆粮食价格存在着巨大的炒作空间。而南昌粮库的空仓更给了这些虎视眈眈的游资一个明确的信息:用来调整粮价的国家储备粮已经不够了,粮价爆炒将十拿九稳。有学者预计,如果大陆央行还不尽快加息回收滥发的货币,明年粮价可能上涨2到3倍。由粮价上涨而带来的一系列商品价格上涨,将使城镇低收入人群不堪重负,并带来一系列的社会问题。

大陆底层民众是世界上最能忍耐的一个群体,虽然他们已经在当前的房价、医疗、教育等压力下痛苦呻吟,但还没有造成社会大面积的动荡。然而,当他们连饭都吃不起的时候,忍无可忍的底层民众将为争取自己最基本的生存权做殊死的抗争,而大陆的当权者也将为自己的自私和短视付出应有的代价。

相关新闻
沙柯吉促G8放宽出口  舒缓粮食危机
潘基文与左里克忧粮食危机 
粮食危机摆一边  G8领袖品尝世界级美食
粮食危机 原因是水不是油
最热视频
【十字路口】重判任志强 习近平内外开战
【重播】川普向欲推翻社会主义古巴的老兵致辞
【重播】蓬佩奥威斯康星演讲:中共渗透美国
【薇羽看世间】金斯伯格去世 “游戏”反转
【有冇搞错】中共治港四大失败
【珍言真语】卢俊宇:汇丰涉洗钱丑闻 两面受压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