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陈树庆:秦永敏先生的家门,防得了谁?

陈树庆

人气: 7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1年11月20日讯】琐事缠身已经多日,今天就我关心的人和事上网一看,吃了一惊,怎么秦永敏先生星期三(2011-11-16)上午又被抄家、人也被带走?我打了一下他搬家后给我留下的手机号码13986183138,没人接;再打家中电话027——86691216,自动回音说“您拨打的电话是空号”,看来至今未归,需要引起各界的关注。

秦永敏先生为了中国的民主人权事业,八一年被法院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判刑八年,九三年因为起草《和平宪章》被劳教两年,九八年又因为筹组中国民主党,被法院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入狱十二年。但他矢志不渝,愈挫愈勇,2010年11月29日从武汉汉阳监狱刑满释放后,继续关注中国的民主人权事业,不仅在理论上有深入细致的研究与推广,更积极投入到广大弱势群体的维权报导,组织为贫病交加的民运同仁救助呼吁。

秦永敏先生的作为,为现行体制下专横腐败、社会不公提供了一个和平理性解决的小小窗口,为许多濒临绝路的冤屈民众找到了一线光芒和温暖。可以说,秦永敏先生那种勇敢和坚忍不拔的品质正是当今中国社会所最为稀缺和宝贵的,他那负责任、务实的行为无论对国家还是对人民,都是有大功而无一害的。但遗憾的是,无论中国还是国际历史上,人类社会的文明进步,不可能让任何人尤其权贵们毫发无损,总是建立在对不公正之特权进行革除或限制基础上,才能创造出新的社会活力与动力,这样一来,国家和人民的忠臣勇士,就恰恰就被阻碍历史进步之既得利益集团与帮凶爪牙们视为“眼中钉肉中刺”、非要消灭不可的“敌人”。可以说,这样的“敌人”苦难越深重,就把当时社会的僵化、昏暗、残暴、野蛮衬托得越明显及越彻底,耶稣、岳飞、袁崇焕、彭德怀,张志新、林昭、刘晓波、高智晟等等,莫不如此。我也记不清秦永敏先生这次出来后已经几次被抄家了,几次被武汉公安与国保请去“失踪”了。中共特别爱树典型,看来衬托时代“悲壮”的重任现在落到了秦永敏先生身上,中共当局既然要树秦永敏这一“典型”,我的这支秃笔就不妨助他们一臂之力加以宣传。

为了存托“中国特色”的国之“和谐”,家之“安全”,先不妨比较一下外国的情形。在老牌的“万恶的资本主义”英国,根据《占住者权利法》,即使一个流浪汉,他那栖身的破屋“风可以进,雨可以进,可国王和他的士兵不能进!”;还有一个故事,德皇菲特列大帝要在波茨坦宫后院修建一个御花园,正巧在御花园区内有一个又破又烂的磨坊,当然这个磨坊是要拆了。然而磨坊主人无论皇家给多少钱他都不答应拆,因为那是他的祖传。菲特列大帝听了汇报后便通知磨坊主人到了皇宫,菲特列大帝给他做了很多工作,磨坊主人还是不答应拆,菲特列大帝便说:“你不答应我就让强占。” 磨坊主人也急了:“你强占我就告你。” 菲特列大帝听过这样的话后,从御椅上走下来,握着磨坊主人的手说:“没想到德国的法律被德国人民这样的尊重和信任。”。

在中国淳朴的年代和地方,人们仅仅做一篱笆“防君子、不防小人”甚至“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现在,纳税人花了不少钱高薪养活了许许多多警察,还要铁门、高墙、铁笼来保护自己的家,以防盗贼。很遗憾,在武汉的秦永敏家,那些负责治安的警察国保们以“执法”的名义,进出自如,想抄查什么、想搬走什么财物、想要抓走主人,恰恰做到了“小人”和“盗贼”都难以做到的事情。据报导,近一年来,秦永敏家这样的情况已经发生了多次,2011年11月16日上午发生的是最近的一次,也是来的人最多的一次、将秦永敏家翻了个底朝天,掠走财产最多的一次,至今房屋的主人还杳无信息!

在法学领域,住所不仅是作为一个财产权利来加以理解和保护的,因为它还直接保护使用者的人身安全、个人隐私等等,所以住所还作为人身权的一部分来加以理解和保护的。唉!秦永敏先生是个有国际影响力的人,他的家虽然防了盗贼,但还是防不了本应保境安民、维护社会治安的“警察”;那么许许多多默默无闻的百姓,他们的家又能防谁?也难怪在强拆面前“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了!

陈树庆
2011年11月19日完稿于中国杭州

评论
2011-11-20 2:2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