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新唐人【世事关心】

三退一亿 中国翻开新的一页

零距离了解三退大潮和其给中国带来的巨大影响。

人气: 6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1年08月10日讯】三退大潮带给中国民众影响将日渐显现。

2011年8月7日,看似平静的中国发生了一件大事。这一天,宣布退出中共组织-共产党,共青团,少先队的中国人超过了1亿。

至此,在中国大地上涌动了6年多的三退大潮掀起了一道令全世界目眩的波澜。1亿人是什么概念呢?如果这些人组成一个国家,它将是世界上人口排名第12大的国家,如果把它放在欧洲,它将成为欧洲的第二大国。而在中国,这意味着每13个中国人中,就有一个人三退。平均算下来,每个中国人身边的亲朋好友中都会有不止一个三退了的人。
MP4下载观看


这一亿人,并没有具体的,立即的诉求,但是,他们通过三退建立了一种坚定而长久的信念。“我不要什么”很多时候是比“我要什么”更加强大的意志。而这种强大意志的汇聚就开始于2004年11月19日,大纪元时报发表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九评以无可辩驳的史料和超出共产党体系的思维方式第一次揭示出了共产党的真实面目和它的本质。2004年12月3日,一位海外共产党员给大纪元编辑部寄来第一份退党声明。

2005年1月12日,大纪元发表《郑重声明》并建立退党网站,帮助“所有参加过共产党与共产党其他组织的(被邪恶打上兽的印记的)人,赶快退出,抹去邪恶的印记。”自此,大陆民间很快形成了一股退出中共的精神自觉运动。

2005年4月21日,三退人数超过一百万;5月31日,超过两百万;7月15日,超过三百万;2006年4月24日,三退人数达到了一千万。2009年2月19日,突破5000万。2011年8月7日,三退人数冲破一亿。从2004年到现在,每天三退的人数从开始的几千人增长到了现在的每天5-6万人。

主持人:外界看来,这是一场叹为观止的精神运动。它凝聚的力量无疑将改变中国。改变中国未来的道路。而对于深处其中的中国人来说,三退更多的其实是关系到自己未来的一种实实在在的选择。三退保平安,就是在这个各种矛盾纠结无解,天灾人祸层出不穷的共产党社会中为自己的未来买一个保险,同时也为自己的精神世界选择一条从此远离共产党的道路。这种选择对于中国人来说越现实,她的意义就越大。在接下来两期的世事关心节目中,我们将前所未有的走进这场三退大潮,零距离观看它的真实发生,并且探讨这种现实的选择将如何改变中国,影响世界。

香港退党义工:“大家好,你们有缘到香港,告诉你们一个消息,中共就要解体了。如果是共产党员、共青团员、少先队,请你们尽快退出这个邪党组织……”

到过香港的大陆游客可能都见过旅游景点的退党义工,或者是热闹的退党游行。在台湾,你也随处可见分发法轮功真相和退党资料的法轮功学员。在法国巴黎的埃菲尔铁塔脚下,中国游客一下车,就会看到退党服务的摊位和横幅。纽约曼哈顿的退党游行和集会更是轰轰烈烈。

巴黎退党义工:“很多的人他们都围着展板来看。看了以后呢,有一对老年夫妇,他说,这一次我出来的太好了,太对了,如果我不出来的话,我还觉得共产党还挺好的呢。”

不少华人民众在集会现场当场退党。

纽约退党民众:“现在我们就用真名来退出少先队吧”
退党集会主持人:“退党的,刘泰山。”
退党集会主持人:“李荣,退党;陈平,退团。”

主持人: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在海外,三退已经进入了很多人的生活环境,成为他们熟识的一道风景。但是,6年间,一亿人三退。这毕竟是一个庞大的数字,那么它是怎样被统计出来的呢?三退的渠道具体来说又有哪些呢?很多人对这些问题仍然存有疑惑。下面是我就这些问题对退党服务中心的发言人李大勇的采访。

主持人:“首先能不能给我们介绍一下就是三退它都有哪些主要的渠道呢?”

李大勇:“三退的渠道啊,退出共产党、共青团、少先队这渠道很多啦,其实一个最主要的一个渠道啊,就是法轮功学员那通过面对面讲真相来劝三退,那么这种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主要是在中国大陆,因为大陆啊我们知道有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那么从《九评共产党》发表六年期间,在这个中共暴政肆虐的情况下,在他们本身生活都处于一种危机这种情况下面临着极大这种风险的情况下,他们做了六年多的劝退,所以这部分是最主要的。

海外这部分是这样子,几乎在海外华人集中的地方都有我们这个退党服务中心或退党服务点,以这个纽约华人集中地法拉盛为例,我们大概有5退党服务点。那么中国城呀,还有些个码头上啊也有,还在欧洲的像埃菲尔铁塔下面,在香港的一些主要景点,甚至主要景点就是一日游呀最后这个结束的那个地方,也都有我们的退党服务点。可以说这种退党服务点是遍及这个五大洲吧。有华人的地方,华人集中的地方其实都有退党服务点。

那么还有一种渠道就是通过网络的方式。通过交互式的网路上短讯的这个方式,就像Skype,或者像QQ呀,或像其它的,微软的这些message呀,通过这种方式来劝退的这是一种,还有就是海外法轮功学员通过这个大量的向国内打电话,打到这个公安局呀,打到这个县委呀,打到610办公室呀,打到劳教所呀,打到这个居民所呀、地下室呀,打到这个部队的、这些机关里面去呀,打到国务院中央军委呀、中央办公厅呀都有。这也是非常主要的一种这个劝退的方式,那么其他的我们还有一些热线电话。”

主持人:“所以您刚才说这个在所有这些渠道里面退的最多的是哪一种渠道呢?”

李大勇博士:“退得最多的就是通过面对面讲真相这种方式。”

主持人:“就是国内的法轮功学员面对面讲真相劝退的这个是最多的是吗?”

李大勇博士:“对对对,因为这个劝退的人数最多,参与的这个劝三退讲真相的学员也是最多。对。”

主持人:“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是不是所有这些劝退的渠道他最后劝退的这个人数,都最后要经过人工手动就是把这个数据输入到退党网站里面才能形成就是最后我们看到的这个在大纪元上发表的退党声明。”

李大勇博士:“是,我们是这么希望的。《九评共产党》发表以后啊,大纪元曾经专门发了个郑重声明,那个声明那非常严肃的就是严正的指出,中共啊因为所作的邪恶的这些事情一定会被神所清算的,那么当有一天就是要清算中共的时候,就大纪元这个退党网站上的登记啊,这个记录啊,可以为他做证。所以说从这个角度说,我们是希望每一条这个退党声明那都能够录入进大纪元退党中心网上这个数据库里面去。”

主持人:最后,所有渠道统计到的退党声明全都要由人们一个一个的手工输入提交给全球退党网站,退党网站再对这些声明检查并且最终输入系统,成为大家在大纪元网站看到的一条条退党声明,下面世事关心将带您第一次进入退党网站的后台,一起目睹在互连网上,退党的洪流每天最后汇集在一起时的壮观时刻。

这就是退党网站编辑后台的首页。每天,从各种渠道发进来的退党声明最后都汇集在这里。北京时间每天午夜前是声明进来的高峰期,众多网站编辑义工24小时值班同时处理发进来的声明,这样就保证声明进来后不积压,立刻得到审核处理,之后,合格的就被转到永久数据库,成为大纪元网站上发表出来的退党声明。在这个特定的时间点上,我们可以看到系统内部的10个窗口,每个窗口都有几十条还未处理的退党邮件,而一个邮件中多的会有上百人声明三退。

记者:“如何确保退党的声明是真正的退党?如何审核,审核的标准是什么?”

退党网站编辑:“因为退党这些的声明,大部分都是真诚表达他们自己的意愿。但是还是有为数不少声名是来捣乱。比方说他可能用不同名字但是同样IP,因为通常都是透过电脑处理,数量会比较巨大。所以他会在相同IP但是不同名字,这样子就是贴进来,一下子贴了几百个、上千个的声明。我们看到以后可能就会马上筛选下来,这是一个方式。

另外就是可能取的名字不当,他是用过去历史人物的名字,比方说孙中山、蒋中正、毛泽东、刘少奇等等这些人贴进来,我们不觉得这些人名是OK的,这方面也会被筛选下来。那么另外就是重名的可能性很多,因为民众他如果用他的真名可能会影响到他的安全,所以都会接受他们用化名来退,那么有时用化名都会有重复的现象,那这些重复的现象有时后数量比较多,我们会做另外处理的方式。

退党编辑的这些义工对每一则生命都非常非常重视,每一个退党声明就会给它一个ID Number,那么也会有一个查询的号码,那么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让退党团队的这些声明人,他们可以来查询到他们声明过的这些有没有真正被发表出来,那么这些声明当被发表出来以后,大纪元退党网站会根据查询密码,当他们需要的时候,我们也可以发出一个正式的退党证书,退团证书给这些民众做他们自己保留或其他用途。”

记者:“我在浏览大纪元网站上每天退党人数高达五、六万,累积到现在已经1亿了,请问这样庞大数据库是怎么来做储存?”

退党网站编辑:“因为一开始设计非常巨大容量的一个电脑软件系统在进行,所以一开始设计大概是20亿人的讯息的储存容量,那现在目前为止已经有一亿人声明三退,所以也不过二十分之一,在这方面OK。所以在容量上没有问题,在速度上以及在安全性也都考虑的非常周详。”

主持人:“每天5-6万中国人退出共产党的相关组织,这5-6万人,人生经历各异,社会阶层,受教育程度也有很大的差异,但是,对于这么多个体来说,他们又都有充分的理由,同时也是不同的理由来做出相同的决定,那就是进行三退。让我们来听一听他们的心声。”

政府官员:“有的人问天灭中共你怎么知道。其实我都知道,我在政府工作,实在太腐败了,简直没有一样是真的,我可以说,几乎所有报表这些东西没有一样是真的。我作为一个政府工作人员,我也不得不贪污,我也不是一个好人,但是我是被迫的,如果我不贪污,我也不会在这个机构工作时间很长。腐败到这种程度的一个政党、政权,时间是不会长的。”“因为现在,我很了解,厅级以上的干部,几乎都在把钱存到国外去,而且都在国外安排亲属定居,作为接应,本人也都持有护照。这种末世心态已经表明,正像地震来之前,人不知道,还在睡觉,可是老鼠已经跑光了。”

中国十大优秀律师高智晟:“十几天的,与法轮功信仰者的再次近距离经历,是十几天的灵魂的震撼经历,我和焦国标教授24小时不间断地与一群群在灭绝人性的迫害过程中获得永生的法轮功信仰者吃住在一起……”“十几天结束啦!但我对中国共产党的彻底绝望开始啦,它,中国共产党!它把以最野蛮、最为不道德非法手段折磨我们的母亲、折磨我们的妻儿、折磨我们的兄弟姐妹,当成了它党员的工作任务,提高到它的政治高度,它在一刻不停地逼迫煎熬着我们人民的良心、人格及善良!”

高智晟一个已多年不交党费,不过“组织生活”的党员,从即日起宣布:退出这个无仁、无义、无人性的邪党。

这是我人生最自豪的一天。

主持人:在中国国内严密的信息封锁,三退信息只能在地下传播的情况下,还是有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克服种种困难,到处寻找三退的信息,他们或者通过破网软件上大纪元网站三退,或者发传真,打电话到退党热线要求三退。让我们一起听一听这些热线电话录音。

(退党录音)义工:“退党服务中心。”
大陆民众一:“我想退一下团、队,一共是七个人。”
大陆民众二:“我想加入你们那个退党。”
义工:“你是共产党员吗?”
大陆民众三:“嗯,我想退掉呢,三退呢。”
义工:“那就太好了。”
大陆民众三:“我是部队的。”
大陆民众四:“这里是不是那个退党员途径啊?”
义工:“是。”
大陆民众四:“现在那个‘九评’真好”
义工:“您看过了吗?”
大陆民众四:“我看过了,我看了非常好。”
加拿大华人:“我是在加拿大居住,我是在1989年入党的。我没有退过党,就是现在办理。”
大陆民众五:“今天早上收到你们的传真和电话。我给你们打个电话表示支持和声援!”
大陆民众六:“我们这代人活着最大的责任和义务就是,千万不要把共产党这么邪恶的东西留给下一代,否则下一代的人不会原谅我们的。”

主持人:退党义工在劝退的时候都会讲到一个“三退保平安”,那么三退保平安到底是什么意思呢?抛开三退大潮对整个中国社会的影响,单就每个中国人来说,为什么退党服务中心指出“三退”是每个中国人面临的一个关系到自己未来安全的一个非常现实的选择呢?下面是对三退大潮一直非常关注的,中国问题专家章天亮博士的看法。

章天亮博士:“退党这样的事情啊在苏联跟前东欧共产党解体的时候也曾经发生过。中国大陆呀社会文献研究院曾出版过一本书叫做《苏联巨变研究》。这个里边呢给出一个数据,就是在1990年的时候,苏联大概有180万人退出共产党,那么到了1991年7月份的时候就是苏共解体前的一个月,苏联有420万人退出苏共,在1990年10月份的时候呢,苏共中央社会科学研究院呢曾经在苏联对退党这样的一个现象做过一个社会调查,其中有36%的人退出苏共的原因呢是因为他们对共产主义理想彻底失去了信心,那么还有30%的人退出苏共的话呢是因为他们不想为苏共在历史上的错误承担责任,还有23%的人呢是因为如果跟苏共站在一起的话呢将来会倒霉,这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

那么其实在中国呢今天有很多人退出中共,他们的这个原因呢也不一样,有的人呢是被中共迫害的走投无路,有的人的话呢是看到中共这种贪污腐败呀对民众的这种态度呀这种生命的漠视呀和掠夺呀是难以容忍的,所以呢退出了中共,那么有的人的话呢他是因为觉得中共这样的一个邪教吧,在历史上可以说它是一个坏事做绝的犯罪团体,如果继续跟中共站在一起的话呢可能会倒霉,所以在中国大陆呢很流行一句话叫做“退党保平安”为什么这样讲呢?因为中国人的话呢尽管在长期以来受到中共的这种无神论的宣传和洗脑,觉得做了坏事了之后的话呢只要没有被警察抓到就可以肆无忌惮的做坏事,或者说呢如果可以买通警察的话就可以肆无忌惮的做坏事,不相信有报应,但是还是有很多中国人还是相信报应的。那这种情况下我们看到中共呢在历史上干的坏事,它造成了中国超过八千万人的死亡。

就这八千万冤魂呢,就是中共永远也洗不清的罪恶,那么当然中共还做了很多比如说包括迫坏这种生态环境呀、这种贪污腐败呀、这种聚众的淫乱呀,就是包括这个对民众的这种镇压和迫害呀等等,这些都是中共的罪行,那么如果留在这样的一个犯罪团体中的话,那么中共的这个罪行就等于是,这个鲜血吧这个血债就等于有其中每一个成员的一份,因为你是他的一份子,起到了壮大他的作用,所以说呢那么中共的血债也就需要这些成员来替他承担责任,很多人的话呢是出于这样的一种考虑,就觉得退出中共的话呢至少得到一份良心上的安慰,至少得到一种心理上的平安,所以这是很多人呢觉得退党能够保平安的一个原因,更何况呢就是如果我们还可以考虑一下这种宗教的原因。

苏联的话呢他们在这个1985年的时候,戈尔巴乔夫上台,当时就把过去对宗教的压制,对这种宗教的清洗改变成为一种宽容和开发的政策,特别是在1988年的时候,曾经庆祝这个基督教进入苏联或者是进入俄罗斯民族1千年,那么曾经做过这样的一些很开明的宗教的宽容的政策。那么这个就带动了前苏联的宗教繁荣,我们知道啊,这个共产党这样的一个意识形态啊是非常邪恶的,而宗教的话呢太是讲“爱”的,它是讲“正义”的,所以一个人一旦有了宗教信仰之后的话呢,他整个道德观就会向这种爱啊,像这种正义啊,像这种善良啊这个方向来转变,而站在这样的一种道德角度来看呢,共产党所作所为的话,就会发现共产党是邪恶的,所以呢就是其实前苏联或者东欧共产党解体啊,它和当时这种宗教的复兴和当时人的这种道德的这种复兴也是有很大的关系的。

那么中国的话呢现在其实也是出现了一些信仰的复兴,从这个90年代初期吧,那么包括法轮功啊,包括其他一些别的信仰的传出呀也是带动了中国整体的这种信仰的复兴或者说是道德的复兴,那么当共产党镇压法轮功之后的话呢,那么这些有信仰的团体他们在回过头来看共产党所做的事情的时候呢,就会知道共产党是非常非常邪恶的,这不但是一个不道德的政权而且是一个邪教犯罪集团,那么很多人的话呢就选择了退出了中共,所以说我想这个退党保平安那,也是跟这个中国的这种信仰复兴或者说是道德复兴的话呢这种社会背景也是有很大关系的。”

主持人:在三退大潮中,香港和台湾占有特别的位置。尤其是香港,它是中国领土上唯一一个可以公开看到9评共产党,并且有退党服务的地方。下面让我们随着本台香港记者梁真一起去看“三退在香港”。

香港,自04年开放大陆自由行后,2010年大陆访港游客达到2247万人次,创下访客新高。这些消费力强盛的大陆军团,除了带旺香港消费购物之外,他们在香港,也见识到大陆看不到的禁闻。

04年底大纪元推出《九评共产党》之后,香港大纪元报社在短短一个月期间就派发了近百万份九评,绝大部分流入大陆。随后,应运而生的退党点,也在香港各大旅游景点和闹市中心树立起来。

旺角是大陆游客购物消费的热点,其中位于旺角地铁出口的退党服务中心,是大陆游客的必经之地,这里每天都会发生很多感人的退党故事。

退党义工们每天中午来到旺角街头,布置横幅和标语,并向游客派发九评共产党等书籍。来往的游客穿梭不绝,会讲普通话和粤语的义工阿媚,已经学会从行人中辨认出大陆游客来,短短三言两语,送上祝福,并且告诉他们三退的消息。

退党义工阿媚:“如果多的话,一天都可以退一两百个,少的时候退几十个,有时候太热或者下雨,就会比较少人过来。现在很多大陆的人,就算在这里不退,在其他点也能退的。”

我们在现场的十多分钟,已经至少有三四个游客点头同意三退,义工们并帮他们起好三退的名字,办理了三退的手续。

退党义工阿媚:“由于你戴过红领巾都要退呀,如果不是,就是它的一份子,(游客点头)叫福成,祝你越来越有福,这个名字我起给你的,祝你有一个美好的未来,(游客点头),恭喜你了。”

(登记写退党名字的画面)

退党义工阿媚:“记住我给你的名字,是将来保平安的见证。”
游客:“好。”
退党义工阿媚:“就退队,如果不入团,不入党,就退少先队。”
游客:“好,好。”
退党义工阿媚:“恭喜你。”

退党义工阿媚:“请问你入过共青团吗?入过共产党吗?”
游客:“点头。”
退党义工阿媚:“那帮你退党退团退队,做一个干干净净的中国人。”
游客:“点头。”
退党义工阿媚:“祝福你,还要把这个消息告诉更多的人。”
游客:“知道。”

除了自由行旅客外,大陆旅游团到港的也很多。从落马洲入境,到山顶观夜景,很多风景点,他们都可以看到退党点。

尖东广场是大陆游客的最后一站,不少游客在购物消费之余,在离开香港之前,也会为自己做一个特别的选择就是退党。

一车车大陆游客,看展板,拿《九评》,还有就是听义工劝退。

退党义工廖姨:“是党员吗?”
游客:(点头)
退党义工廖姨:“那就退了,全都退了。”

60多岁的廖姨每天忙上忙下,川梭在游客中劝退,已经有6年多的时间。遇到的游客有多少,数不过来。为多少人办了三退,她也难以计算。

作为1亿退党潮的见证人,她最大的欣慰就是大陆民心的变化。

退党义工廖姨:“他们一般都能够接受(退党了),他们也确实对共产党很了解了,走出来的时候,在大陆压抑不敢讲,来到这里,有人帮他们退,他们就发自内心想退。”

退党故事每天都在发生着,廖姨为高官退过,为警察退过,为学生退过,甚至还有为一个酷似胡锦涛的游客退党。

退党义工廖姨:“我说你知道吗?你长得像一个人。他说,谁,我说,胡锦涛,他马上说对对对,我说,但是你和胡锦涛又不一样,命不一样,胡锦涛没有你幸运。他虽然是当党主席,但他没有自由,—他的思维机构全部都是共产党控制的,你现在多好,这么自由,赶快利用这个自由的机会把邪党退了──给他取个名字,我说胡锦涛有个名字,你的名字也有涛,叫你江涛好了。”

主持人:这就是香港的退党点,中国境内唯一可以进行三退的地方。另外一个特殊的地方是同样是华人世界,但拥有民主制度的台湾,近年来台湾和大陆之间开通直航之后,大陆游客去台湾的人数直线上升,我们看一下三退在那里开展的情况。

清晨六点多,84岁的顾伯伯来到故宫担任退党服务站的义工,他年轻时曾加入过共产党,目睹了共产党的血腥残忍后逃了出来,1949年随着国民政府来到台湾,虽然不善言词,但他尽自己的所能让人了解中共的真实面目,三退保平安。

退党服务站义工顾炳升:”共产党不好、做表面的事情。”

台北故宫博物院是大陆游客访台必游的景点,六年多来,不分刮风下雨还是酷暑严寒,位于这里的退党服务站从不打烊。

“欢迎大家来台湾啊。多了解真相是福气,三退保平安啊。”

退党服务站就在“天下为公”牌楼旁,大陆游客拍照的热门景点。在大陆看不到的共产党的真相,在这里可以看得到。刘美玉从事退党服务近七年,七年中,她感受很深的是大陆游客在接触真相的过程中所发生的变化。

退党服务站义工刘美玉:“刚来到这会有一点好奇、有点紧张、心里紧张,经过我们一个点一个点给他们洗礼多会认同,他们比较不会过多问你,如果被共产党谎言宣传比较深会反驳,但我们就用最高的耐心把他们的症结打开,他们就会同意了,有一次,我问一个伯伯,三退保平安了吗,她说我们就是出来保命的。”

退党服务站义工丁美如:“因为一半以上直接间接都受过它(中共)迫害,心里都有底,也许因为一些原因,可能是我保护不去讲这个事情,一旦挖掘出来,他们对于共产党的恨或是厌恶马上返出来。”

在台湾像这样的退党服务站约有三十个,北从基隆野柳、台北101、南到高雄西子湾、屏东鹅銮鼻,遍布在热门观光景点。2008年台湾开放大陆旅客直接来台观光,每个月大陆来台人数十多万,至今累计380多万,占台湾外来观光客人数的第一位。

台北国父纪念馆停车场的出入口就是退党服务站,这里一天至少有一两百个大陆游客在退党义工的协助下退出共产党组织。

谢妙龙是公司的高阶主管,也是法轮功学员,在劝三退的过程中,他也时不常的会被问到这样的问题。

退党服务站义工谢妙龙:“今天有人说问说你们拿多少工资啊,我说不要这样看,想中国,四川汶川大地震,难道要去救灾都要谈好工资才要去救人吗?总也有些好人啊,他也没话说。我们也是救人,把真相告诉大家,我还告诉他中国最缺乏的就是真相,动车追尾事故啊,法轮功被迫害也是因为真相被掩盖。”

近两年,越来越多人感谢退党义工的付出以及他们带来的真相。

退党服务站义工丁美如:“有次大陆客刚好经过这里,突然看到一个人非常焦虑地走来走去,他说我没东西可退啊,我过去问说你小学应该入过少先队吧。他说好,兴奋地在故宫的台阶上一直蹦地跑下去。”

退党服务站义工谢妙龙:“所以我觉得他们比以前更好更觉醒了,一跟他讲他就退了,他也知道真相了,跟以前不一样,有人跟我竖大拇指,有人跟我合十,还有握手说你说得太好了,说得太对了!”

一弯浅浅的海峡,隔开两岸不同的制度与文化,直航后,来自大陆的观光客看到的不仅是美丽的宝岛台湾,更有自由民主的华人社会。退党义工们每天在这里接触大量的大陆观光客,亲身见证着,这场精神觉醒运动不但真实存在,而且正在加速的发生着。

主持人:事实上,不止是香港和台湾,在全世界各地的旅游景点,我们都可以看到三退的服务点。比如说,这里是英国著名学府剑桥大学内的退党点,而这里是瑞士的旅游景点卢赛恩大桥,同样,在这儿也能看到退党义工的身影。

退党义工:“我从2008年到现在已经退了将近3万人。”

主持人:除了旅游景点,海外退党义工给国内民众打电话劝退也是三退浪潮中的一个主要形式,下面我们一起随本台多伦多记者秋瞑去认识一位长期给国内打电话劝退的义工。

记者:这里是加拿大多伦多。退党义工曲秀艺就住在我身后这栋大楼里。今天我们去零距离地了解一下她打电话劝三退的情况。

曲秀艺从2004年底开始拿起电话劝三退。从此,给大陆民众打电话成了她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喂,老乡啊,我是海外退党服务中心。”

曲秀艺:“每天都能打,最多打3个多小时,最少打1个多小时。上白班晚上打,有时上白班呢,白天可以打,早上打。”

一通电话短则几十秒,长到超过1小时。
“喂老乡”
“你找谁呀?”
“我就是想要告诉你一个重要的消息。”

有时为了不影响家人休息,她还得上外面去打电话。

“每天都有六七万的人在退。”

这天早晨,她接通了一位40多岁的中年男子。
曲秀艺:“老乡啊,你是党员吗?”
男子:“啊?”
曲秀艺:“你是党员吗?”
男子:“不是党员。”
曲秀艺:“不是党员,那你小时候戴过红领巾,后来入过团吗?”
男子:“没有。”
曲秀艺:“光戴过红领巾啊?”

曲秀艺告诉了男子用化名三退的方法。

曲秀艺:“我帮你取个名字。我帮你在大纪元退党网上帮你退了。我帮你退的时候,咱们最好正式一点,用真名字退是最好的。你不用真名字,我帮你起个名字叫天意。那么你能告诉我你的姓吗?”
男子:“我姓王。”
曲秀艺:“姓王啊?”
男子:“啊。”
曲秀艺:“好。那我就给你起个名字王天意。”

几分钟后,曲秀艺帮助这位王先生和他的妻子两个人都退出了少先队。

6年多来,曲秀艺拨打了成千上万个电话号码,经她手办理三退手续的大陆民众不计其数。她说人们变化很大,从开始的不理解不相信,到现在主动打听退党消息,感谢退党义工。

曲秀艺:“拿起电话,有的人非常激动,高兴得,有的说,今天多亏接到你的电话,要不然我上哪去找人(退)啊!有的人就说谢谢你,你帮我们退了。有的人即使(当时)不退也说谢谢。因为他说他知道这件事情后会想一想。”

自《九评共产党》一文发表掀起三退热潮以来,2430多个日日夜夜,全球各地有无数个像曲秀艺这样的退党义工在拨动大陆那头的电话号码。虽然无从统计他们的具体人数,但透过大陆民众接听电话的反应,我们能感受到这是一个不小的数字。

曲秀艺:“有的就问,你是台湾的吗?你是美国的吗?澳大利亚的吗?全世界所有地方都有人问遍了。我说我不是,我是加拿大的。(对方又问)那么你是不是蒙特利尔的?我说不是,我给你说具体一点,我在加拿大多伦多。”

最近几年,越来越多的海外义工开始参与到“回拨大陆民众退党服务中心”的电话劝退中。这项简称RTC的服务,主要是给那些已经听过劝退信息,但还没来得及办理三退手续的大陆民众打电话。在这里,三退的人就更多了。
退党义工:“退了以后,您升(职)更快,因为什么呢,你有福报了。”
三退民众:“那就先谢谢你啦。”
退党义工:“我帮你取个化名,叫做文正。文章的文,争正义的正。请你从心里面就跟它(中共)划清界限,好吗?”
三退民众:“对,对,对!”
退党义工:“希望你们在天灭中共到来之际,也能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不要在天灾人祸来的时候,给共产党做陪葬。”
三退民众:“好,好,好!”
退党义工:“我帮您取个化名,叫做福全,福气的福,完全的全,祝您有大的幸福,好吗?”
三退民众:“好,好,好!”

就这样,一个、两个,十个、二十个,在海外退党义工的一通通电话中,三退大潮一点一滴地汇集成了一股势不可挡的洪流。

主持人:在三退大潮中,最主要的劝退者还是在中国大陆的法轮功学员。在中国的城镇乡村,大街小巷,人们经常看到法轮功学员张贴的劝三退的条幅标语,告示,喷漆。人民币上写得三退信息。在下集的世事关心节目中,我们将带您进入中国,目击这场涌动在中国大陆的三退大潮。我们将带您去看,是什么人在进行三退,为什么退,中共为什么惧怕三退,相信披露出来的数据和事实会让很多中国人感到震惊。请不要错过,下一次世事关心继续带您零距离目击与解密三退大潮。

评论
2011-08-10 3:1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