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亿三退勇士应该载入史册

人气 1
标签:

【大纪元2011年08月09日讯】(大纪元记者梁维拓英国伦敦报导)自2004年11月19日《大纪元》发表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以来,截至2011年8月7日,在大纪元网站上声明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的人数已经超过一亿。各界民众对此反响热烈,1989年“六四事件”参与者邵江博士称退党勇士应该载入史册,并呼吁更多的民众主动加入退党大潮。

“退出中共”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现攻读伦敦西敏寺大学社会政治学的邵江博士表示,“三退”人数超过一亿,是中国人一个非常重要的集体选择,民众的“三退”举动,从一个层面上讲,可视为是一种对中共表达的抗议行为。他说:“在公民抗争的过程中,对专制政权的批判、不介入到它规定的制度范围,这个意义是非常重要的。你使用积极的方法,去脱离它给你规定的这种社会方式,这不仅是从组织形态上脱离,也是从生活方式和思维方式上脱离,这其实是最重要的和最根本的。”

他剖析说:“当你说我要反对一个专制、我要跟它有所不同的时候,你不要遵守它给你所规定的这些东西,或者是他给你的一种便利的社会条件。因为这有可能就会使你深陷其中而不能自拔,你也会变成这种专制的统治工具的一部分。”

“你在这个政党里、在它所规定的组织和团体里,你会丧失独立判断的能力。你什么都是组织的,生活方式是组织的、思维方式是组织的、行为方式也是这个组织的,那么它让你去做恶,你也就跟着这个组织一起做恶。所以,声明退出中共是个非常好的形式,是一种很了不起的抗争方式。这就是其所具有的最大的意义。”

“维护道德良知的选择”

邵江认为民众“三退”不仅是民众自我精神的自救,也是让中共体制瘫痪的途径。
中共实际上是以欺骗的方式,把一些相对而言对这个政权不了解的人、年轻的人,或者对其他人所遭受的迫害漠不关心的人,夹裹所有的人和这个政权一起做恶。退出中共,不仅是在精神层面退出,你本身的行为方面,甚至是思维方式也应脱离它。“你本身身体方面的脱离,你就不只是精神上的脱离了,行为方式也是一个脱离。”

邵江说:“公民抗争有两个很核心的要求:一是你要主动。主动就不是这个政权施加给你迫害的时候,你才开始反抗。而是指你认识到这个政权是一个专制政权、一个非常反人类的政权的时候,即使这个政权没有将苦难加注到你个人的身上,而是加注到别人的身上,你也应该去反抗。再有,你需要系统地去反抗它。这是你在挑战自己,你要继续不停地去反抗这个制度,找出有效的方法,让更多的人一起参与挑战,这就是公民抗争的强度问题。”

邵江认为声明“三退”是一种积极抗争的形式,也是民众道德良知的选择。他说:“比如你家的房子被拆了或者土地被剥夺了,我要上访,这个行动有点消极。积极的举动是,你看到这个暴政就去行使你公民的权益。最低底线就是你不要跟中共作恶、被它夹裹,避免成为它的人质,要做出一个选择。”“只有让它这个镇压的幅度和能力瘫痪,那么在长期的抗争过程中,才能真正地保证所有人的权利,才有可能慢慢形成一个民主转型。”

“公民意识”自我觉醒的精神运动

作为1989年“六四事件”的直接参与者,邵江表示:“当时(1989年)在听到大屠杀消息之后,在全国很多地区都有一些人直接贴出大字报或者直接给中共发电报,要求‘退出中国共产党’,但是人数不是特别的多。而且,以这种公开形式实施退党的人数,也不是特别多。”

而今天上亿人都参加到“三退”大潮之中,这本身就说明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集体选择。实际上也是为了中国和中国人民的未来,为未来保证人权和建立民主。

他认为作为一个公民的重要指标,就是明白什么是公民应该选择的、什么是不应该的,可以说它是一个公民的契约和公民的道德准则,也是成为公民的一个特征,这是人类一个非常重要的精神遗产。

邵江表示,必须结束中共的统治,否则更多的中国人也会受到迫害。退党就是一个有效的抗争方式。 “因为这就是和这个专政和暴政不合作的立场。”很多人都淡忘了共产党统治的前期,50年代、60年代,直至是89年“六四屠城”。但一直也有人在和中共暴政抗争,有的也采用了退党这种形式,但没有形成今天这样亿万人的退党大潮。这是中国人道德良知的选择和自发的精神觉醒运动,从2004年底,一直坚持下来,也是很了不起的,邵江说:“退党勇士应该载入史册。”

相关新闻
刘明辉:一亿人三退的壮举
王净文: 一亿人三退的奇迹
台湾景点的退党服务  共促一亿人三退
【新纪元 】一亿人三退数据的由来
最热视频
【重播】川普新闻会:6月就业大增480万
【重播】川普在美国精神展示会上发表讲话
【珍言真语】程翔:亡秦必楚 香港不屈灭中共
【纪元播报】中共10年来收买国际记者 控制舆论
【新闻看点】数万港人上街 美制裁中共下一步?
【老外看香港】解析港版“诸神黄昏”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