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億三退勇士應該載入史冊

人氣 1
標籤:

【大紀元2011年08月09日訊】(大紀元記者梁維拓英國倫敦報導)自2004年11月19日《大紀元》發表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以來,截至2011年8月7日,在大紀元網站上聲明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的人數已經超過一億。各界民眾對此反響熱烈,1989年「六四事件」參與者邵江博士稱退黨勇士應該載入史冊,並呼籲更多的民眾主動加入退黨大潮。

「退出中共」具有劃時代的意義 

現攻讀倫敦西敏寺大學社會政治學的邵江博士表示,「三退」人數超過一億,是中國人一個非常重要的集體選擇,民眾的「三退」舉動,從一個層面上講,可視為是一種對中共表達的抗議行為。他說:「在公民抗爭的過程中,對專制政權的批判、不介入到它規定的制度範圍,這個意義是非常重要的。你使用積極的方法,去脫離它給你規定的這種社會方式,這不僅是從組織形態上脫離,也是從生活方式和思維方式上脫離,這其實是最重要的和最根本的。」

他剖析說:「當你說我要反對一個專制、我要跟它有所不同的時候,你不要遵守它給你所規定的這些東西,或者是他給你的一種便利的社會條件。因為這有可能就會使你深陷其中而不能自拔,你也會變成這種專制的統治工具的一部份。」

「你在這個政黨裡、在它所規定的組織和團體裡,你會喪失獨立判斷的能力。你甚麼都是組織的,生活方式是組織的、思維方式是組織的、行為方式也是這個組織的,那麼它讓你去做惡,你也就跟著這個組織一起做惡。所以,聲明退出中共是個非常好的形式,是一種很了不起的抗爭方式。這就是其所具有的最大的意義。」

「維護道德良知的選擇」

邵江認為民眾「三退」不僅是民眾自我精神的自救,也是讓中共體制癱瘓的途徑。
中共實際上是以欺騙的方式,把一些相對而言對這個政權不瞭解的人、年輕的人,或者對其他人所遭受的迫害漠不關心的人,夾裹所有的人和這個政權一起做惡。退出中共,不僅是在精神層面退出,你本身的行為方面,甚至是思維方式也應脫離它。「你本身身體方面的脫離,你就不只是精神上的脫離了,行為方式也是一個脫離。」

邵江說:「公民抗爭有兩個很核心的要求:一是你要主動。主動就不是這個政權施加給你迫害的時候,你才開始反抗。而是指你認識到這個政權是一個專制政權、一個非常反人類的政權的時候,即使這個政權沒有將苦難加註到你個人的身上,而是加註到別人的身上,你也應該去反抗。再有,你需要系統地去反抗它。這是你在挑戰自己,你要繼續不停地去反抗這個制度,找出有效的方法,讓更多的人一起參與挑戰,這就是公民抗爭的強度問題。」

邵江認為聲明「三退」是一種積極抗爭的形式,也是民眾道德良知的選擇。他說:「比如你家的房子被拆了或者土地被剝奪了,我要上訪,這個行動有點消極。積極的舉動是,你看到這個暴政就去行使你公民的權益。最低底線就是你不要跟中共作惡、被它夾裹,避免成為它的人質,要做出一個選擇。」「只有讓它這個鎮壓的幅度和能力癱瘓,那麼在長期的抗爭過程中,才能真正地保證所有人的權利,才有可能慢慢形成一個民主轉型。」

「公民意識」自我覺醒的精神運動

作為1989年「六四事件」的直接參與者,邵江表示:「當時(1989年)在聽到大屠殺消息之後,在全國很多地區都有一些人直接貼出大字報或者直接給中共發電報,要求『退出中國共產黨』,但是人數不是特別的多。而且,以這種公開形式實施退黨的人數,也不是特別多。」

而今天上億人都參加到「三退」大潮之中,這本身就說明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集體選擇。實際上也是為了中國和中國人民的未來,為未來保證人權和建立民主。

他認為作為一個公民的重要指標,就是明白甚麼是公民應該選擇的、甚麼是不應該的,可以說它是一個公民的契約和公民的道德準則,也是成為公民的一個特徵,這是人類一個非常重要的精神遺產。

邵江表示,必須結束中共的統治,否則更多的中國人也會受到迫害。退黨就是一個有效的抗爭方式。 「因為這就是和這個專政和暴政不合作的立場。」很多人都淡忘了共產黨統治的前期,50年代、60年代,直至是89年「六四屠城」。但一直也有人在和中共暴政抗爭,有的也採用了退黨這種形式,但沒有形成今天這樣億萬人的退黨大潮。這是中國人道德良知的選擇和自發的精神覺醒運動,從2004年底,一直堅持下來,也是很了不起的,邵江說:「退黨勇士應該載入史冊。」

相關新聞
劉明輝:一億人三退的壯舉
王淨文: 一億人三退的奇蹟
台灣景點的退黨服務  共促一億人三退
【新紀元 】一億人三退數據的由來
最熱視頻
【十字路口】美制裁林鄭 北京求和 五毛噤聲
違背原著的查抄榮國府
【紀元播報】傳任志強堅持自辯 全攬下涉案人刑責
【紀元播報】王赫:反制中共三絕招 川普或不戰而勝
【重播】川普8·8發布會:簽署4項救助令
【薇羽看世間】 制裁中港官員 推倒中共防火牆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