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从做学问到经商

德国台商会会长李锦钰博士的半百人生

吴茵

从做学问读博士到进入商界做太阳能板的生意,德国台商会会长李锦钰博士的半百人生中,每一个阶段都有精彩之处。(摄影:吴茵/大纪元)

人气: 189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1年09月28日讯】坐在德国台湾商会联合总会会长李锦钰女士的书房里,感受到的是浓浓的书卷气和文化氛围。书房侧面两堵墙被书架遮住了大部分面积,书架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中外文书。书桌旁还摆着一面年代久远的铜锣,用锣锤轻敲一下,洪亮而略带沧桑的锣声就会久久地回响在屋子里。李会长就是在这里和她的太阳能板客户通话、制定商业计划和研究太阳能发展新动向的。她也曾在这张书桌旁复习大学课业、准备考试、写论文,因而获得博士头衔的。从做学问到经商,李锦钰会长是如何走过她的半百人生的呢?

中文系大学生的作家梦

说起台湾嘉义,可能很多大陆人不熟悉,但是说起阿里山,就几乎没有几个人不知道的了,很多人甚至还能哼唱那首曾经风靡大陆的歌曲《阿里山的姑娘》。嘉义就在阿里山脚下,李锦钰就出生在嘉义的一个普通人家,和四个兄弟姐妹一起长大。

中学时李锦钰酷爱中国古典文学,但是和大部分女孩子不一样,最吸引她的不是《红楼梦》里的宝玉、黛玉,而是《水浒传》和《三国演义》里的英雄人物。因为喜爱文学,所以70年代中期李锦钰上大学时就理所当然地选择了台中市国立中兴大学中文系。

“中文系的学生都做著作家梦”,当李锦钰30多年之后说起当时有哪些作家去大学办讲座时,还如数家珍一样。然而,这个作家梦却在大学里越做越淡。在大学里眼界宽了,李锦钰充满求知欲的心也跟着成长,当时的她兴趣非常广泛,什么都想学,相对的,当作家的念头就淡漠了很多。

教书——突然辞职

毕业后,李锦钰依从父母的意愿参加了教师甄选。在她父母的头脑里,女孩子就是应该找个稳定的工作,嫁个好人家,生孩子,过日子。这也是当时那个时代小城市里一般人的想法。李锦钰的四个兄弟姐妹的发展道路都是像父母希望的那样平平稳稳,但是偏偏李锦钰的心思不一样。

顺利通过教师甄选后,李锦钰在中学教了两年书,生活平静而无忧,她和学生们也相处得很好,好像朋友一样,比如她让学生自己选择上课时坐在哪里,结果很多男生女生一对对地就坐在了一起。对于那时还比较传统的人们来说,这已经颇有些惊世骇俗的意味了。

更让人惊愕的还在后面。教了两年书之后,李锦钰突然辞掉了工作。其实说是突然,只是其他人没有想到而已,但是李锦钰自己早就觉察到,教书不是她的志向。虽然她和学生们相处得很好,但是她是个“志在四方”的人,想去看看这个世界是什么样子,渴望学习更多新的东西。当初毕业后去参加教师甄选,只是因为她不愿违逆父母的意愿。但是,两年的教书生涯更让她看清自己想要做什么。

“我辞掉工作这件事情把我的父母吓坏了”,李锦钰笑着说:“他们根本就无法想像这个世界上还会发生这种事情。”李锦钰想出国读书。

阿里山脚下的嘉义是个小城市,民风淳朴,人的思想也单纯,再加上当时还是80年代初,想要到外国闯荡的念头基本属于异想天开,更别提女孩子了想出去了。当然也因为李锦钰是先辞职再找出路,前途一片迷茫,这让天性豪爽的李锦钰更增添了几分背水一战的豪气,但也不免让身边的亲人为她担心。

留学欧洲 扎根异国

虽然对未来没有具体计划,但是大概方向已经有了。因为李锦钰的母亲体弱多病,李锦钰很早就有要学医的想法,这次“自由”了,她就打算着去德国上大学,因为她听说德国上大学不要钱,而且医学系的水平很高。

在台北学了一段时间德语后,1982年,李锦钰如愿以偿地踏上了欧洲这片土地。她选择的地方是波恩。当时两德还未统一,波恩是西德首都。可是李锦钰并不是冲这个来的,恰恰相反,她想去一个小城市,从地图上看,波恩并不大,于是她选择了这个地方,没想到这里竟是首都。

李锦钰顺利来到了德国,虽然亦有机会就读医学系,但微妙的人生境遇还是让她选择了文科,先后读过历史系、经济系等,后来又回过头来读汉学系和东方艺术史。从整个学业组合来看,已经和在台湾大学时的专业大不相同了。不过和在台湾大学时相同的是,李锦钰仍然对很多东西感兴趣,不只是涉猎的课业范围广泛,而且她也积极参加学生会的活动,还被选为了学生会会长。90年代初,李锦钰获得了硕士学位。

在这异国他乡,李锦钰也找到了人生的另一半。来德国两年后,她和一个德国人结婚了,在联邦政府部门工作的先生让她在物质和精神上都相对能够安定下来了。孤身在外的女儿有了一个家,这也给了李锦钰的父母一个慰藉。

攻读博士 当旁听生

获得硕士学位后不久,李锦钰就开始攻读博士学位。这次是一个不同的领域:政治系。换专业已经是个大胆之举,但是更大胆的尝试还在后面,在拿下博士学位之后,李锦钰在2004年旁听了经济工程系的课程,之后决定正式申请就读经济工程系。这下可真的是一个全新的领域了,因为要学习微积分、线性代数等理科的内容。

从在台湾开始上大学一直到2004年,30多个年头里李锦钰都是在读文科,最近的学习理科的记忆还是30多年前在中学里了。而现在,她要和一群20多岁、风华正茂的年轻人坐在一起学高等数学。不用问,她在脑力和体力方面都和同学们有不小的差距,惟有勤能补拙了。轻拍著书房的桌子,李锦钰略有些感慨地说道:“我当时就是在这里学习的,有时候要学到夜里三点才能做完功课。”

经济工程系里还有化学课,让她记忆最深的就是实验课了。她最怕倒硫酸了,有时候她请同学帮忙倒。必须自己倒的时候,她的手在一个劲儿地颤抖。好在最后课程通过了。

这么多年的学生生涯里,李锦钰几乎总是那个最爱问问题的学生,总是想知道更多的知识,总是有最大的好奇心。这引领着她跨越了不同的学科,她像一块海绵一样,不断地吸取新领域的新知识,乐此不疲。不能不提的是,她的先生也非常支持她学习,让她没有后顾之忧。

转向经商 做绿能生意

在学术圈呆了这么多年,其实并不是因为李锦钰一心要在学术界有所建树,她只是随缘,喜欢了就去做。所以对于她来说,日后她又转去经商就是一个非常合情合理的事情。“做生意好玩又有钱赚,为什么不做呢?再说读了这么多年书,也该给德国交点税了。”李锦钰半开玩笑地说。

想经商这个念头和这几年李锦钰看到德国政府大力推广绿色能源有关。2000年,李锦钰和夫婿一起随着德国联邦政府部门搬到了柏林,她看到一个个促进发展绿色能源的政策出台,亲眼看到德国总理府、联邦议会大楼和柏林火车总站等重要建筑的房顶上铺上了一排排的太阳能板,亲身体会到了联邦政府发展包括太阳能在内的绿色能源的决心。她还了解到德国是使用太阳能板最多的国家,而恰好台湾又是太阳能板生产量较大的地区,所生产的板几乎都是外销。李锦钰想,把台湾的太阳能板卖到德国来,应该是个不错的主意。

李锦钰知道,说的容易,做起来并不简单。从来没有涉足过商界的李锦钰最先想到的就是,先学学如何做生意。她找到了柏林工大创业服务中心,这里专门提供如何创业的课程,并将理论和实践经验结合起来。最热门的课程都已没有位置了,李锦钰只好去上了一个教人如何找客户、写信、打电话等的课程,本来她兴趣不大,只是抱着听听看的心情去的,结果却发现,这个课程实在是太实用了。“做生意,第一步就是如何找客户、和其联系等等,肯定也会碰钉子,这些事情都应该如何应对呢?在这个课程里都能学到”,李锦钰说。和上学时一样,李锦钰还是非常好问,有一种一定要把问题搞清楚的精神。

心态考验 诚信为先

做生意也是对一个人心态的最好考验,李锦钰说。她的第一笔生意是别人介绍来的,但是没做成。之后她没有灰心,而是开始积极地自己去寻找太阳能板商家,运用创业课上学来的知识,她边做边摸索。先是做中介,慢慢地生意做起来了。生意多了,不免有时会遇到没有诚信的商家,分明已经说好了要给一批货,但是又临时反悔,将货卖给出价更高的商家,而李锦钰这边已经答应好了一个德国商家要在什么时候供货,结果无法交货,造成损失。

一开始李锦钰为此非常郁闷:拍着胸脯说得好好的,怎么一下子就变了?后来她也就想开了,对“诚信”二字也有了更深刻的看法。“首先要在法律上建立保护机制,该签的合同一定要签。如果还是被奸商骗了,那么赶快撤身,对这种事情就是一笑了之”,李锦钰说,“做生意到头来还是要讲诚信的,没有诚信的人只能得到一时的利益,无法长久。奔驰车不就是因为一百多年的诚信,人们才相信它的质量,愿意出那么多钱买吗?”

李锦钰认为,“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等等都是推托之辞,至于“不骗赚不到钱”更是不着边际的外行话。她觉得,虽然外部环境可以影响到个人,但是自己做什么最终还是由自己决定的。只要自己能守住信念,那么就没有什么“身不由己”的说法了。

对于未来,李锦钰的大方向是继续做绿色能源的生意,“利己利人”。但是她没有什么具体目标,和过去几十年一样,她还是希望一切都能够随缘,而且做的事情能够“对得起祖宗八代”就可以了。

对于台湾商会联合总会会长这一个义工职务,她也像对其他事情一样:如果担任了,就要拿出时间和心思做好,如果不愿花心思和时间,那么就不要担任。今年她已经在柏林为华商会组织了两次会议,其中一次是为期两天的全德国性的绿色能源会议,她身为会长忙里忙外。“能为大家尽一份心,我心里也很高兴”,李会长笑着说。 @*

评论
2011-09-28 2:0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