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广东女婴医院死亡 心脏鉴定竟为男性DNA

曾女士拿着女儿邝婷婷的相片(网络图片)

人气: 14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2年01月13日讯】(大纪元记者王量报导)2012年1月11日下午,一起离奇的医疗纠纷案在广东台山市法院开庭。案件的焦点在于,去世女婴婷婷在去年7月的尸检中被鉴定送检的心脏是男性DNA,亲属们认为这是院方为推卸责任调包了尸体内的心脏标本,而被告否认造假,要求再鉴定。

2011年1月27日,1岁3个月大的女孩邝婷婷因病进入广东台山市妇幼保健院治疗,三天后去世。婷婷死亡后,台山市卫生局委托江门市中心医院专家对婷婷进行尸检,认为婷婷死于先天性心脏病。女童亲属认定院方存在医疗过错,将医院推上了被告席。

2012年1月11日下午,台山市法院首次开庭审理了此案。原告提出,女童用于尸检的心脏被江门中心医院偷换为男性心脏。女童家属据此认为,这是院方为推卸自身责任,从而调包了尸体内的心脏标本。

原告律师易学超直指尸检造假:“江门市中心医院有什么正当理由,可以解释为什么在女性的尸体上取出了男性的心脏?”

台山妇幼保健院的庭审代表不同意家属提出的院方换心脏的说法,并提出重新尸检的请求。

经过3个小时的审理,台山法院宣布此案延后审理。

1月12日,原告律师易学超先生接受了大纪元记者的采访,介绍了案件的一些来龙去脉。

女童送检的心脏鉴定是男性DNA

婷婷死后的第二天,在台山市卫生局的委托下,江门市中心医院到台山妇幼保健院取样调查,江门市中心医院病理科主任医师周伟对婷婷的尸体进行解剖检查。2个多月后,尸检结果显示:“死亡原因考虑为上呼吸道感染,诱发先天性心脏病发生急性心内膜下心肌梗死,心脏功能衰竭而死亡”。

对于婷婷有先天性心脏病的结论,曾女士夫妇无法接受。他们说,婷婷从出生到死亡,基本每个月在台山妇幼保健院做保健,院方从未提到先天性心脏病。

在婷婷家属再三要求下,去年4月9日,台山市卫生局与婷婷母亲再次委托中山大学法医鉴定中心对婷婷的死亡原因进行司法鉴定,于5月26日得出“婷婷符合因患心内膜弹力纤维增生症,并发急性呼吸、循环功能衰竭死亡”的结论。

这一结论与江门市中心医院的尸检结果大体一致。

原告和原告律师仍然怀疑:“从江门市中心医院报告的照片上看,女童其他的器官都很新鲜,只有心脏的颜色有些深暗,像是被福尔马林浸泡过。”原告律师说:“我们怀疑有人做了手脚,就单方面委托中山大学法医鉴定中心用作检验标本的病变心脏与婷婷的肌肉做个体识别(DNA分型)。”

意外发现了。2011年7月,中山大学法医鉴定中心的司法鉴定检验报告证实,女童的送检心脏的性别基因为XY,而婷婷的肌肉基因为X。中山大学法医鉴定中心讲师、司法鉴定人欧雪玲在《关于邝婷婷死因鉴定案的答复函》中解释说,性别基因,男性检出来是X Y,女性是X。

那么,检验报告说明:女童送检的心脏竟是男性DNA。

女童心脏标本被怀疑“调包”

按照中山大学司法鉴定中心的结果,性别不一,这只能说明有人将女童心脏标本“调包”了。

对于心脏标本“调包”的动机,原告的代理律师易学超分析认为,如果鉴定女童是因为心脏病猝死,医疗事故责任就较轻。

易学超还表示,由于院方与婷婷家属均表示,在进行尸检的检验样本提取时没有现场监督,不可能对检验标本做手脚,那对检验标本做手脚的理论上就只有检验人员。

易学超认为,尸体检验人员对尸体进行“调包”,有帮助做伪证的嫌疑,已经触犯了刑法。如果情况属实,家属将保留追究刑事责任的权利。

对于这一鉴定结果,台山妇幼保健院提出,原告单方面委托中山大学法医鉴定中心鉴定DNA,检验报告不可信。如果婷婷的家属坚持这样认为,院方将会把此事交给警方去查证处理。

家属认定医院方存在医疗过错

现年57岁的美籍华人邝先生和40岁的曾女士,婚后约5年才生下婷婷。

2011年1月27日,1岁3个月的女婴婷婷因脚肿住院治疗,1月28日,医生检查结果为“浮肿查因,肾炎?肾病?”,而在1月29日的B超检查的结果是“肾输尿管膀胱未见明显异常”。

2011年1月30日,婷婷输液后突然出现狂躁、嚎叫、手脚乱动等症状,17时,因抢救无效死亡。

对于婷婷的猝死,父母均认为系院方存在医疗过错所导致,曾女士回忆说,妇幼保健院只是一直给婷婷输液,使用的药物包括青霉素、三磷酸腺甘(ATP)、维生素Bb等。

婷婷的亲属反映,由于婷婷脚浮肿,医生判定孩子患了肾炎,并当做肾炎来治疗。在庭审中,保健院代理人对此并未提出异议。

责任编辑:姜斌

评论
2012-01-13 2:2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