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幕】薄熙来案中的江泽民(中)

薄谷夫妇在大连和辽宁首创活摘被关押法轮功学员器官罪恶后 罪恶迅速在中国各省市蔓延

    薄谷夫妇在中国大连和辽宁首创活摘被关押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这个罪恶迅速在中国各省市蔓延。贩卖法轮功学员器官、尸体获利巨大,再加上残害法轮功学员被薄、谷夫妇在大连及辽宁省定为“废物利用”,同时有江泽民亲自承诺“打死法轮功学员算白死”不追究的免责保护,活摘器官及贩卖尸体成为大连最赚钱行业,当年从大连和沈阳市及辽宁省委省政府高层,特别是辽宁省(包括大连和沈阳市)卫生厅、军警、公安和医疗系统、及黑道中介等共同参与其中。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对他们来说不是秘密,知道的人还很多。图为薄熙来夫妇在中共元老薄一波追悼会上。(网络图片)

    【大纪元2012年10月18日讯】(大纪元记者文华、华明综合报导)薄熙来案已成为自王立军闯美国领馆事件之后目前中国政局的引爆点,中纪委调查显示,薄案牵涉的高层人士很多,其中涉案最深的是江泽民、周永康,这是薄案中让中共恐惧的部份,本文(上)报导了薄熙来如何被江泽民看重,堕入了其生命最关键的转折点,以下主要涉薄熙来为获江泽民的认同和提拔,走向了罪恶的深渊。

    江泽民给贩卖器官罪恶解除了法律

    (接《薄熙来案中的江泽民(上)》)江泽民为尽快把法轮功镇压下去,不但在2001年初命令罗干从河南找了几个人冒充法轮功在天安门点火“自焚升天”,编造了“天安门自焚伪案”,煽动民众对法轮功的仇恨,(纽约时报还专门调查证实,那个所谓被烧死的女法轮功学员刘春玲,只是个夜总会女郎,邻居从来没看见她炼过法轮功),江泽民还密令“6·10”对法轮功要“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对于不放弃修炼的法轮功学员,“打死算自杀”,“打死白死”,“不查身源,直接火化”。

    这些密令是中共“6·10”系统的警察投诚后公布的,如天津市原“6·10”官员郝凤军2005年6月在澳大利亚申请政治庇护时公布此事,原中共驻悉尼总领事馆政治领事、专门分管异议人士监控的陈用林,也多次证实这点。后来大纪元还从大陆消息人士获悉,江泽民下发这些密令时是写在一张白条上,没有署名,但中央“6·10”的人知道这是江泽民的命令,并按此执行。

    江泽民的这些命令严重违反了中共的现行法律,但由于“6·10”是类似毛泽东时代的“中央文革小组”,是凌驾在法律之上的,于是哪怕当时中共体制内人士也反对,但敢怒不敢言,连胡锦涛、温家宝等人都只有默默屈服。据知情人透露,一次政治局开会,江泽民要扩大“6·10”编制,胡锦涛提到扩大编制就得多发工资,会给财政带来困扰,结果被江大骂了一顿,“人家都要夺你权了,还谈什么编制?!”

    由于打死法轮功学员不会遭到任何处罚,有了这道颠覆所有法制的密令,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最后升级到拿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卖钱的罪恶中。

    相信所谓唯物主义的中共认为,人死了留下的尸体,就跟动物的肉一样,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假如能把尸体用来换钱,那是“变废为宝”的“好事”。早在60年代,中共就把死刑犯的尸体拿来加以“利用”,比如,把人的脑髓拿来制成补品,给高级官员补脑,或拿人的尸体当生物原料等。

    1984年10月9日,中共颁布了《关于利用死刑罪犯尸体或尸体器官的暂行规定》,当法院判决犯人死刑时,医院就会提前到监狱给犯人验血,以获取其器官资讯。到了法警执行死刑那天,检察院还要派人现场监督,所以医院还要获得检察院的默认。

    2001年6月,来自天津武警总队医院烧伤科的医生王国齐,曾在联合国和美国国会上公开作证:在过去15年中,他先后从100多个死刑犯身上摘取皮肤和器官用于移植手术。当时中共外交部否认中国医院的移植器官来源是死刑犯,但又无法给出器官的来源。

    直到2005年中共卫生部长黄洁夫才被迫承认这一事实,因为中国不像西方国家,器官捐赠几乎为零,中国人由于传统观念的影响,哪怕是死刑犯的遗体,家属也希望能保存一个完整的身体,以便来生有个好去处。

    薄、谷夫妇在大连和辽宁首创活摘被关押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

    在2000年至2005年间,是江泽民镇压法轮功的“最困难时期”,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政策受到中国从中央高层到省部委官员们的消极抵制。由于薄熙来对江泽民迫害政策的竭力配合,在薄熙来担任大连市长和辽宁省长期间,大连最先发生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及盗卖被残害的法轮功学员尸体的罪恶,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罪恶最严重的城市在中国沈阳,最严重的省份在中国辽宁。

    贩卖法轮功学员器官、尸体获利巨大,再加上残害法轮功学员被薄、谷夫妇在大连及辽宁省定为“废物利用”,同时有江泽民亲自承诺“打死法轮功学员算白死”不追究的免责保护,活摘器官及贩卖尸体成为大连最赚钱行业。

    当年从大连和沈阳市及辽宁省委省政府高层,特别是辽宁省(主要是大连和沈阳市)卫生厅、军警、公安和医疗系统、及黑道中介等共同参与其中。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对他们来说不是秘密,知道的人还很多。

    大连医学院一位院方高层的女儿患忧郁症自杀 谷开来同期也患忧郁症

    薄熙来、谷开来、王立军都参与了这项罪恶,他们当年跟大连医学院紧密合作,大连、沈阳和辽宁卫生局系统、武警部队的不少官员、医疗专家、高干子弟都涉入其中,也都赚了大钱。

    据悉,在2003年前后,大连医学院一位院方高层的女儿从海外留学回来后,一直参与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移植,因此患上忧郁症跳楼自杀,薄谷开来也在这个时期患上严重忧郁症,这些事情当时在辽宁高层引起轰动。

    震惊中外的苏家屯活摘指控就发生在薄熙来主政辽宁时

    2006年3月6日大纪元率先报导沈阳苏家屯血栓医院秘密参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之后,中共在经历了22天的销毁证据之后,3月28日,中共外交部才首次回应并否认该指控,并邀请国际社会去调查,但加拿大人权组织、美国华人媒体,如希望之声电台、新唐人电视台等记者,去中领馆办理赴华调查的签证却被中领馆拒绝。4月16日美国调查团看到的只是被中共精心布置后的苏家屯医院。

    在外交部回应的前一天2006年3月27日,中共当局匆匆推出了《人体器官移植技术 临床应用管理暂行规定》,禁止人体器官买卖,但施行时间却定在7月1日。外界质疑,既然人体器官买卖是非法的,应该立即执行,为什么还要等上三个月?莫非有人需要时间来处理现有器官库?


    2006年3月27日,被称为奥斯维辛集中营“第一证人”的鲁道夫.弗尔巴(Rudolph Vrba)在加拿大去世,享年82岁。(法新社)


    就在同一天,2006年3月27日,一个叫鲁道夫・弗尔巴(Rudolph Vrba)的82岁老人在加拿大悄然去世。作为当年逃离奥斯维辛仅有的5名犹太人之一,弗尔巴于1944年6月首次向盟军领导人披露了奥斯维辛集中营中的真相,让毒气室和焚尸炉等骇人听闻的纳粹杀人机器第一次为外界所知晓。

    然而,由于过于善良、麻木或被利益诱惑下的故意沉默,当时一些得知这一指控的高层人物却隐瞒封杀了这个罪行,于是接下来又有43万7,000匈牙利犹太人被送入了集中营。

    2006年4月7日,大纪元在《苏家屯事件曝光 奥斯维辛第一证人去世》的报导中,呼吁人们能从历史教训中得到勇气,有评论称,他此时的去世是上苍在警示人类关注中国的苏家屯,不要让延误的悲剧再次发生。

    然而,这样惨烈的指控还是被很多国家的政要忽视了,直到6年后的2012年2月6日,薄熙来手下的干将王立军出逃美国领事馆后,活摘器官的黑幕才再次摆在国际社会的面前。而且就在中共审判谷开来的前夕的2012年8月7日,大纪元独家获悉,谷开来、薄熙来就是中共活摘器官最初的主谋。


    清明飞雪,千古奇冤,人神共愤。2006年4月5日纽约法轮功学员市府门前集会,抗议中共设集中营虐杀中国同胞。(大纪元)


    薄熙来批准尸体加工厂 大连尸体贩卖情况严重

    就在1999年8月江泽民巡视大连后不久,谷开来就开始谋划如何在镇压法轮功上捞政治资本的同时,也能在经济上双丰收。

    公开资料显示,1999年8月,中国第一家尸体加工厂:哈根斯人体生物塑化公司在薄熙来亲自点头下被大连政府批准成立。当时哈根斯公开强调,工厂之所以选在大连,就是因为得到当地政府的支持。

    由于大连有丰富的尸体来源,加上利润丰厚,很快在大连成立了第二家由隋鸿锦创办的尸体加工厂,等到了2003年,中国大陆出现了十多家尸体加工厂,中国成了全球最大的人体标本输出国。

    当时辽宁不光有大连出口人体标本,其省会沈阳更是人体器官移植的重镇。海外人权组织调查,从2000年到2006年,中国至少有四万多例甚至高达九万多移植器官来路不明,而在辽宁多达五个海内外做广告宣传的网站上,人的器官被分类标价,眼角膜被标价3,000美金,一个心脏被标价18万美金。其中最大的网站就位于薄熙来管辖的辽宁省沈阳市。

    王立军从事活摘器官 自曝行刑后几分钟摘取器官

    今年2月王立军闯入美领馆,5月份,美国国务院发表的人权报告中首次明确提到中共强制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一事。舆论普遍认为,王立军已向美领馆提供了活摘器官的内幕资料。

    王立军曾在锦州市公安局创办的“现场心理研究中心”,从事器官移植实验。2009年,有王立军手下担任警察的目击者证实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证词,并证实王立军下的死命令是对法轮功“必须斩尽杀绝”。王立军手下的一个警察在2009年曾对“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举报了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

    这位警察作证说,2002年4月9日,在沈阳军区总医院15楼的一间手术室内,他亲眼看到两个军医将一名30多岁的修炼法轮功的中学女教师,在没打麻药的情况下,活生生地摘取了她的器官,将她活活害死。

    另外还有证据显示王立军直接参与了活摘器官行动,在《注射药物后器官受体移植试验研究》中,王立军也是作者之一。

    2006年9月17日,位于北京、直属于共青团中央的“中国光华科技基金会”,为辽宁省锦州市公安局“现场心理研究中心”授予“光华创新特别贡献奖”并资助科研经费200万元,其颁奖成果之一就是药物注射后器官受体移植研究。

    王立军在颁奖大会上“感言”:“大家知道,我们所从事的现场,我们的科技成果是几千个现场集约的结晶,是我们多少人的努力。……当一个人走向刑场,在瞬间几分钟转换的时候,将一个人的生命在其他几个人身上延伸……”辽宁省是中国第一个全面推行死亡注射针死刑的省份,全面取消枪决行刑。

    美国死刑服务资讯中心执行主任Richard Dieter今年8月曾向《大纪元》表示,有关王立军(向犯人)注射死刑针后几分钟摘取器官,是摘器官令其死亡:“看起来摘取器官成为其死亡的原因,如果此人在因药物死亡之前就这样做的话。”死刑犯人在死刑针注射后,“通常在25分钟之后才宣布其死亡。”他表示,鉴定死亡的医生不能参与死亡注射针行刑过程。

    海伍德死亡真实原因

    大纪元独家获悉,无论是尸体还是器官买卖黑幕,都与薄熙来、谷开来夫妇有关,而海伍德的死也与这些黑幕有关。

    早在1990年代中期,尼尔·海伍德就在大连结识了薄熙来夫妇,并成为薄家的家庭教师和向海外转移资金的中介顾问。

    据知情人透露,从2000年谷开来在英国开办公司以来,海伍德就直接参与了谷开来盗卖尸体的罪行。正因为知道得太多,当中纪委调查海伍德时,为了杀人灭口,谷开来才杀死了海伍德。

    不过中共官方为掩盖活摘器官的罪行,用一个经济纠纷以及子虚乌有的“海伍德强行扣押薄瓜瓜”作为谷开来的杀人原因。当时薄瓜瓜在美国读书,海伍德如何在英国“扣押”薄瓜瓜呢?

    “活摘”及“贩卖尸体”的罪恶迅速蔓延全国

    最早在中国大连发生活摘及盗卖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器官及贩卖被残害法轮功学员尸体的罪恶后,由于利益巨大及江泽民镇压法轮功政策对此罪恶的保护,以及中国及海外器官移植市场上器官的极度缺乏,中国社会每年有150万个器官需求,但每年只能有1万个器官提供给移植手术(包括部份非法获取的器官),这样一来,非法盗卖被关押法轮功学员器官及尸体的罪恶迅速在中国其它省市和地县蔓延开来。

    之后,在中国各省市劳教所、看守所和临时关押设施及监狱中,普遍发生了由中国政府政法系统、政府医院(包括军方及武警部队医院)和黑社会器官中介联手合作,活摘及盗卖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器官和尸体的骇人听闻的罪恶,中国从2000年到2005年间,器官移植手术向蘑菇云一样出现,中国一跃成为世界器官大国,仅次美国,排名第二。

    在2000年之前的六年,中国官方公布的数据显示,中国六年总共的器官移植手术约1万8,000,但仅2005年一年就有超过20,000个器官移植手术。

    2000至2005年至少4万多个器官无法解释来源

    薄熙来、谷开来的罪恶在中国各省市迅速蔓延。于是奇怪的事发生了。在大陆官方宣布的死刑犯数量逐年减少的背景下,镇压法轮功的2000年后,特别是2003至2006年四年间,大陆移植数量却呈现蘑菇云似的怪异的巨大增长。

    据“中华医学会器官移植学会”主任委员陈实介绍,2002年以来,中国移植业迅速发展,每年开展的器官移植手术超过1万例,2005年达到了创纪录的12,000多例(中国官方另有数据显示2005年移植器官数量超过2万),名列美国之后的第二大器官移植国。然而很多国际医学专家称,中国实际移植量比美国多很多,也比“中华医学会器官移植学会”主任委员陈实介绍的数据还要多很多。

    2010年3月,《南方周末》记者在《器官捐献迷宫》采访中山一院副院长何晓顺时得悉,“2000年是中国器官移植的分水岭。2000年全国的肝移植比1999年翻了十倍,2005年又翻了三倍。”而官方公布的数据2000年只比1999年翻了一倍多,隐瞒了9倍。此前一位沈阳老军医曝料说,官方公布的移植数量往往只是实际移植数量的四分之一左右。

    大陆由于器官来源充足,等候时间也大大缩短。为了达到器官组织成分和血型的匹配,在世界各地都是病人等器官,一等就是好几年。在美国等待肾平均需要1,121天,肝796天,心230天,肺1,068天,胰腺501天,在2000年前的中国移植界也是这样,然而自从2002年以后,国际上流行到中国去做器官移植手术,特点是在中国大陆无需花费等候器官的时间,所需配型的器官几乎是随要随到。

    比如天津“东方器官移植中心”在其网站上公开宣布:他们那做肾移植,最快一周,最慢不超过一个月,而肝移植也一样。医院记录显示,2005年病人平均等待肝移植时间为两周。上海长征医院器官移植科的肝移植更快,平均等候供肝时间为一周。

    国际医学专家根据这些奇异现象分析,认定大陆存在庞大的地下活体器官库,就是有事先都已验好血型和做好相关资料档案的活体器官供应者,一旦市场出现器官“需求”之后,这些活体器官供应者就被送入医院“屠宰”,只有这样才能保证器官市场上“随叫随到”的超短等候时间。

    外界一直无法解释大陆死刑犯没有增加多少,而被用来移植的器官却呈现十倍以上的剧烈增加,直到2006年3月9日,《大纪元》曝光了《沈阳集中营设焚尸炉,售法轮功学员器官》。化名皮特的大陆资深媒体人独家曝料,称在沈阳市苏家屯区有个类似法西斯的秘密集中营,关押着6,000多名法轮功学员,这些法轮功学员离奇死亡,焚尸前内脏器官都被掏空出售。

    2006年3月17日,第二位证人现身。《大纪元》以《主刀医生太太揭苏家屯器官摘取黑幕》为题,进一步点明上述集中营就设在沈阳市苏家屯区雪松路49号的辽宁省血栓病中西医结合医院。证人安妮的前夫曾亲自摘取了很多法轮功学员的眼角膜。从2003年开始,他开始出现精神恍惚,晚上盗汗、作噩梦,床单湿透了一个人形。后来他才告诉家人,医院大量摘取法轮功学员的肾脏、肝脏等器官,这些学员很多还是活的。叫他干的人说:“你已经上了这条船了,杀一个人是杀,几个人也是杀。”那时他们被告知,残害法轮功学员不算犯罪,是帮共产党“清理敌人”。

    沈阳老军医:36个集中营

    苏家屯事件曝光后,大陆很快把“苏家屯”三个字列入网络禁词。2006年3月21日,大纪元刊登了《沈阳军区老军医指证苏家屯集中营内幕》。老军医指出:“苏家屯地区的医院仅仅是全国36个类似集中营的一部份,但是目前的法轮功学员基本上还是在监狱、劳改营、看守所较多,只有需要的时候才大规模调动,目前全国最大的关押法轮功的地区主要是黑龙江、吉林和辽宁,仅在吉林九台地区的中国第五大法轮功集中关押地就有超过14,000人被集中关押。…… 在我接触的资料中,中国最大的法轮功关押地在吉林,只有代号是672-S,关押人数超过12万。”

    他在指证中还提到,用封闭的铁路货车转移法轮功学员,一次专列转移超过7千多人,全副武装,夜间进行。他本人亲自接触的虚假的法轮功学员捐赠器官的资料就有6万多份,许多的签字都是一个人的笔迹。这类资料的保存期限是18个月,然后必须销毁。该资料的保存机关为省级军区,查阅资料须经中央驻地方专员批准。在进行器官移植的过程中,如果器官移植失败,被移植器官人员的资料和尸体必须在72小时内全部销毁。整体的资料和尸体,甚至是活人焚毁,必须经军事监管人员认可。

    当时大量的法轮功学员被秘密关押在军事战备仓库、防空洞里,这些军事禁区成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集中营。在群山环抱的山脉里有许多军事用途的山洞,许多重要军事设施、国防仓库转入地下深处。这些山里的军事设施大多都是绝密的,都能够装许多人,甚至小的都可以装一个团的人(千人以上)。

    大陆医生承认活摘法轮功器官

    2006年4月1日,非政府组织“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发表调查报告,确认“沈阳存在庞大活人器官库”,并公布了几个大陆移植医生的原始电话录音。这些医院公开承认他们移植用的器官来自于活着的法轮功学员,这其中包括东方器官移植中心、上海中山医院、河南郑州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湖北省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等。广州军区武汉总医院的那位医生还不耐烦地说:“法轮功该用就用呗,管他法不法轮功!”

    类似的调查结果还很多。如2012年5月,追查国际调查人员以前任政法委书记罗干办公室张主任的身份,与中共政治局常委、主导舆论宣传、属于江派的李长春通话。李长春在电话中确认,有关活摘器官的事,“找周永康,他在管”。这再次证实活摘器官是以江泽民为首的中共官方行为,而不只是薄熙来等少数人的罪行。

    由于活摘器官有巨额利益,很快从辽宁开始,全国各地中共官方都在偷偷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2006年5月,大纪元根据明慧网资料,综合报导了一系列法轮功学员被偷盗器官的具体案例,如“唐山市劳教所盗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山东盗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罪行严重”;“河南新乡盗器官谎称尸检市长受株连”。如河北秦皇岛青龙县土门子村法轮功学员宋友春,2003年12月2日上午被抄家后被关进青龙看守所,14天后被迫害致死。家属证实,宋友春的遗体被掏空了所有器官。被怀疑有类似遭遇的还有法轮功学员赵英奇、陈爱忠、孟金城、贺秀玲、于莲春、李梅等。


    贺秀玲因修炼法轮功遭到当局迫害非法关押,被看守所以“脑膜炎”名义送医院,在人还有呼吸的情况下就被送进太平间,家属发现其后腰部缠绕绷带,肾脏被盗。(图片合成/大纪元)


    其中有这样一个实例。2004年3月11日,山东省烟台市法轮功学员贺秀玲因修炼法轮功遭到中共当局迫害被非法关押,并被看守所以“脑膜炎”名义送往烟台硫磺顶医院。那天医院通知家属,贺秀玲已于3月11日早晨7点45分离开了人世,贺秀玲的丈夫、烟台海洋渔业公司职工徐承本,接到通知后,赶紧和几个家属在11点多来到医院太平间时,大家看到贺秀玲的腰间有绷带缠绕包着,肾脏被摘,但她的双眼还流出了眼泪!

    徐承本一看妻子还活着,急忙找医生,可医生置之不理。最后亲戚都去找,医生才带着心电图在11时30分左右赶到太平间,经测试,贺秀玲的心脏还在跳动,当心电图测试纸跑出十几公分长后,医生急忙撕碎心电图纸逃走了。由于没有任何抢救,贺秀玲不久真的死了。

    事后徐承本为妻子鸣不平,提出控告。警方得知后企图以十万元收买,令其不再上诉。徐承本不从,并在网上曝光妻子被活摘器官后,第二天即被警方抓捕。两年后,徐承本在洗脑班去世时皮肤溃烂,知情者认为他被下药,慢性中毒而死。

    中共军方是活摘的主要凶手

    2006年4月30日,辽宁沈阳老军医再度披露中共盗卖法轮功器官官方流程,以及活摘规模。他说,中共严重隐瞒了盗取器官规模,将11万说成3万。2000年以后中国一直占世界活体器官移植总数的85%以上,该资料是军委上报资料的一部份,有几个人还因此升为将军。

    2012年6月,新纪元调查发现,这些被举报的将军就包括中共解放军总后勤部政委孙大发、总后勤部部长廖锡龙,因为总后是管理军队医院的最高上级。


    在刘源之前的原总后勤部政委孙大发(网络图片)


    2006年5月10日,就在活摘器官被曝光两个月后,大陆媒体报导说,“接上级指示,全军器官移植会紧急推迟”。负责承办该会议的长征医院器官移植研究所(全称:解放军第二军医第二附属医院(上海长征医院)解放军器官移植研究所)在其紧急通知中写到:“接上级通知精神,原定于2006年5月12日至14日在上海光大会展中心召开的全军器官移植学专业委员会成立暨首届学术会议因故推迟,具体时间另行通知。”

    这个会议的幕后负责人就是总后政委孙大发。在会议筹备过程中,孙大发还专程到长征医院视察。

    据追查国际调查,在中国150多家部队医院中,绝大部份都开展了器官移植。随意浏览这些军队医院的网页不难发现,军队实施器官移植手术量相当惊人。

    全军器官移植中心主任石炳毅曾公开表示,2005年全国进行了近万例肾移植、近4,000例肝移植,到2006年达到历史最高峰:2万例,而1999年全国仅有4,000多例肾移植,肝移植数几乎为零。大陆所说的肝移植一般都是全肝移植,一个人把两个肝脏都捐献出来的只能是死去的人,不过官方再度不解释新增器官的来源,因为死刑犯没有增加,中国也没有脑死亡判定,也没人捐献遗体,那这些器官从何而来的呢?


    长征医院器官移植所迄今已完成肾移植2,800余例次;肝移植近300例次。(网络图片)

    这个星球上从未发生过的邪恶

    2006年7月6日,由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资深国会议员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和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组成的独立调查组,向国际社会公布了“中国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指控的报告”。报告从12个方面汇集了调查的起因、方法、证据、反证、可信度、结论及建议等。

    最后得出结论,这项指控是真实的。这是“这个星球上从未发生过的邪恶”。由于调查者很高的公信力,调查本身证据的真实、推理的严密,使报告的发布给国际社会带来了巨大的震动。在进一步调查中他们确认:从2000年到2005年期间,中国大陆至少进行了60,000例器官移植手术,其中至少40,000多个器官极有可能是从法轮功学员身上摘取的。

    2007年8月9日,由300多名各国国会议员、法律专家、医生、教授、记者、知名人士等组成的“法轮功受迫害真相联合调查团”(CIPFG),在希腊点燃了人权圣火,提出“奥运不能和反人类罪行同时存在”,并在随后一年里,人权圣火经过欧洲-澳洲-纽西兰-南亚-非洲-美洲-东南亚,传至全球39个国家169个城市,受到国际社会的普遍关注。

    (待续)

    相关文章
    分享到 Facebook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要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排行榜
    美东时间: 2012-10-18 00:15:06 AM 【万年历】
     
     
    最热新闻 不能错过
    Copyright© 2000 - 2014   The Epoch USA, Inc.    授权与许可   服务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