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楚一丁:王立军为何揭活摘黑幕

楚一丁

人气: 69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2年10月04日讯】新华社九月二十四日电:王立军以徇私枉法、叛逃、滥用职权和受贿四项罪名被判处十五年徒刑。这个结果,是出乎许多人意料之外的事。王立军在中共第四和第五代交接班如此敏感的时期,将整个中共政权置于惊涛骇浪之上。以中共党内残酷斗争的历史,如此轻判王立军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问题是,王立军是靠什么不但保住了自己的性命,轻松过关,而且从从容容地挽回了冲着他如此汹汹而来几乎是必杀无疑的一局呢?

答案是,王立军手里掌握了中共最不愿让国际社会知道的活体摘除和贩卖人体器官的核心证据。不但如此,王还将这个核心证据带进了美国驻成都领事,送到了国外。

对许多人来讲,这个答案似乎太过牵强:王立军本人作为一个直接指挥大规模活体摘除和贩卖人体器官的刽子手,他这种人如果想要得到美国的政治庇护,掩盖自己的罪行还来不及,怎么可能将自己的人权罪行主动交代,并以此希望得到美国政府的政治庇护呢?这动机与行动不是南辕北辙了吗?王立军凭什么会认为美国政府会庇护一个血债累累的人权杀手呢?

对此,笔者提出以下的三点分析:

1) 王立军去美领馆不是去自首自己的罪行,而是以揭发一个正在发生的国家性犯罪为筹码,去换取美方对自己这个污点证人的保护。

2) 王立军案中有案的关键在于:检举古开来的杀人案不过是王立军让美方在面对中共的交涉中能有一个避重就轻的回旋空间,并不是王为自己争取政治庇护的真正筹码。

3) 王立军在去美领馆之前就已预料到自己很可能得不到美方的政治庇护,但作为他精心策划的保命计划的一部分,领馆之行却势在必行。

王立军在2003年任锦州市公安局长后,创立所谓的“现场心理研究中心”,该中心发表了大量有关器官移植的学术论文,并获得多项国家级科技奖项。王立军作为该中心的主要负责人,手里掌握了大量的活体摘除法轮功和异议人士的人体器官并进行贩卖的直接证据,而这些第一手证据正是美方所急需的。

2011年6月,美国非移民入境美国签证DS-160申请表增加了的一项必须回答的问题:“你是否曾经直接参与强制移植人体器官或身体组织(Have you ever been directly involved in the coercive transplantation of human organs or bodily tissue)?”笔者在拙作“美国政府对活摘器官的表态”一文中详细分析了为什么此一问题是专门对中共官员所问,在此不再赘述。王立军作为出入境管理部门的直接上级,又是最早开展活摘和贩卖器官的部门负责人,对美方的这一情况不可能不了解。更何况薄熙来还在国外被法轮功学员以酷刑和反人类罪告上了国际法庭,对此王更是心中有数。笔者在“美国政府对活摘器官的表态”一文中还指出:“情报和证据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美国政府利用入境签证的问题表格来表达立场和关注,这种表态方式说明:至少在目前美国还无法将这些情报以书面方式向国际刑事法庭呈堂供证。极有可能的情况是情报来源本身目前还无法安全出庭。所以美联邦政府只能根据这些情报制订政策,却无法将实际情况公之于众。”而王立军手中的直接证据以及王本人身居高位的特殊身份,则恰恰为王争取到了一个别人无法取代的污点证人的席位。

这极可能就是王立军为什么在被薄熙来逼得走投无路时铤而走险,选择了投奔成都美领馆的初衷:与其呆在重庆坐以待毙,不如以手中的证据为交换,从老美那里争取一个保命的机会。请注意,此中的关键在于:检举古开来的杀人案不过是王立军让美方在面对中共的交涉中能有一个避重就轻的回旋空间,并不是王为自己争取政治庇护的真正筹码。以王的城府,绝对不会天真到以为到美领馆去披露一个高官太太的杀人刑事案就可以得到政治庇护。中国人身在美国要申请政治庇护很容易,只要到移民局去说自己生多了几个孩子超生了就行了。可身在中国就难得不可想像。这就是为什么当年在六四屠城之后,以当时的国际形势和方励之教授本人在国际上的声望,方励之夫妇仍要在美国驻北京大使馆躲足一年之后,才得以赴美。王立军明白,只有以活摘和倒卖器官如此巨大的人道灾难的证据为筹码,自己才有一线获得政治庇护的希望。

另一方面,从王立军的发迹史以及他在整个薄王事件到今天为止的表现来看,任何人都不能不承认王是一个绝顶聪明又心狠手辣的人。王清楚地知道:即便以活摘证据为筹码,他到美领馆去要求政治庇护而得以成功的概率也是小之又小。在一九四九年中共夺取政权之后,此类案例之中的成功者恐怕只有方励之夫妇一例而已。王不傻,不会将自己与六四时的方励之相比。所以,王在去美领馆的同时又作了第二手准备:他在网上发声明,表示要与薄熙来拼个鱼死网破,同时还透过不同渠道放风,让人知道他对这一天早有准备,已经将许多关键证据移送海外,存放在四个可靠的人手中。王的思路很清晰:只要在美领馆走上一遭,他本人的未来就将摆在国际社会的众目睽睽之下,任何人想杀他灭口就难了。至少,他能争取到一个上法庭的机会,不会莫名其妙地在监狱里被“躲猫猫死”。同时,中共因为惧怕王放在海外的资料被曝光,就不会在随后而来的审判中对其判以极刑。自己的命就保住了。

王还留了第三手,也是最关键的一手:通过以上种种安排,王虽然可以为自己争得一个公开上庭甚至保全性命的机会,但却不能保证自己在审判和入狱服刑之后的安全。所以,王在美方确认没有能力对其提供政治庇护之后而离开美领馆之前,将一个通讯方式交给了美国领事,要求美领事代为转交给英国情报部门。根据英国媒体的报导,王告诉美领事:英国方面如果按照该通讯方式与中国国内王的死党取得联系,则王立军在国内的死党可以向英国方面提供更多古开来谋杀海伍德的重要线索。请注意:检举古开来的杀人罪本来就不是王的主要目的,这只是王整个保命计划中顺手牵羊对古开来的报复而已,同时也是王为美方准备的一个下台的台阶。那么,王为什么不直接将古开来的所有刑事资料直接交给美方,而要多此一举,又牵出英国的情报部门呢?原因很简单,王立军在这里刻意留下了弦外之音:王立军在国内还留有隐蔽很深的死党密切关注其生命安全。一旦他本人有任何不测,则中共无法保证消息不外泄到国外那四个掌握了大量关键证据的死党那里。

当然,以今天中国社会普遍的利益熏心之常态,王立军的死党们之所以会在王锒铛入狱之后仍为他卖命,可能也不见得就是因为他们是王的铁杆哥儿们。极有可能是他们有把柄被握在了王的手上,不得以而成了被王立军利用的工具而已。王立军可说是机关算尽,把薄、古、中共、美英、自己的上下左右和死党们都玩进去了。不过也难怪他,蝼蚁尚且偷生,在最后的生死关头,谁又不把所有能出的牌都统统打出来呢?

总之,从二月六日王化妆进入成都美领馆到九月二十四日被判处十五年徒刑,期间约六个半月。如果站在王立军的立场上回顾这六个半月的惊涛骇浪,应该说:王立军已经赢了六个半月前他以性命为注所作的这一场豪赌。

更重要的是:王立军还为自己在未来的岁月里留下了一个机会。

无论王立军是因为什么动机而将活摘和贩卖器官的证据送到国际社会,客观上的结果都是:中共对江泽民所主导的这一场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的人道灾难从此再无法瞒天过海,蒙骗国际社会。王立军已经为自己在将来面对最后的审判时留下了后路。

人生在世,如白驹过隙,天地间匆匆一过客而已。碌碌草民,所为不过腹中一饱;达官显贵,所要无非身后之名。刽子手如王立军之流,尚且知道为己留条后路。北京的核心们,难道就不想为自己和自己家人的未来留点余地吗?

评论
2012-10-05 3:2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