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王丹:民主国家与中共人权对话无效

针对中华民国前行政院长谢长廷4日将启程访问中国大陆,中国大陆民运人士王丹2日表示,他肯定谢长廷去中国大陆参加调酒大赛,“在我看来属于中国公民社会的部分,而不是说直接去跟国台办或共产党直接进行对谈。”(摄影:钟元 / 大纪元)

人气: 9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2年10月08日讯】(大纪元记者钟元台湾台北报导)针对中国的人权问题,大陆民运人士王丹表示,中国存在的人权问题太多;至于国际社会要如何才能促进中国人权王丹指,他问美国国务院官员,你们跟他们(中共)对话10几年了,中国人权状况有没有进步呢?王丹说:“他们只能沉默、眼睛盯着我不说话。”他强调,如果对话10几年没有进步,就是对话无效、就是没有用的。

赞同中国模式意味认同压榨中国人权

王丹近日表示,中国发展到今天能被称为中国的经济奇迹,“这是因为中国侵犯人权,这就是‘中国模式’的核心问题所在。” 王丹强调,中国模式与人权直接相关,这是更深层次的中国人权问题的思考点,中国模式特点就是高增长、低人权,如果没有劳动力低廉怎么可能有中国经济高成长,但劳工成本压低背后有侵犯人权的因素,“如果有人说中国经济模式很好,意味着你认为应该要压榨人权,因为中国模式就建立在剥夺人权的基础上”。

王丹表示,美国、欧盟与中共有所谓长期的人权对话,但这种对话的目的和结果是什么?他认为民主国家要做重新的反思,因为我们大家都看到中国人权状况,实际来讲是倒退的。王丹强调,西方政府与中共人权对话,这条路已经行不通了。因为在对话过程中,其实中共官员给你打太极拳或者口头说“好,我们去调查”,但实际并没有;而且人权对话好久才举行一次,这中间就是起不到任何实际效果。

联合国无法监督中国人权状况

“其实联合国是有权利援引国际条款,对一个国家的人权状况干预。”王丹说,1998年联合国通过罗马公约,包括一国政府对于本国公民大屠杀,可以去冻结海外财产,甚至给予一定的干涉等等;联合国也有防止失踪、防止刑求的工作小组,但这些小组从没进去中国做工作,因为联合国理事会里面中国声音很大,联合国这个管道也行不通。

国际舆论施压非常重要

王丹表示,国际舆论(媒体)对中共政府的监督,对干预中国人权状况比较有效,这么多年来中国很多的人权问题,也是通过国际舆论让国际社会广为人知的。他说,国际舆论也会对欧盟、美国造成一种压力,迫使他们对中国施加压力,所以国际舆论非常重要。

王丹指,国际社会有一个很大的问题,他们试图通过影响中共政府去改善中国人权状况,但这个判断完全错误,这只能说明他们太不了解中共,国际社会认为中共政府不懂人权,其实他们不做就是因为不愿意做,这种情况下你跟中共谈什么都没有用。

中国社会矛盾焦点是人权问题

王丹对18大中共高层人事变动后,中国人权是否改善不抱希望, “一方面制度的变革才是比较值得关注的,制度不变革换谁上去都一样,另外一方面,对中国决定性的力量还是老百姓自己,不在中国共产党。”

“中国社会主要矛盾就是人权问题,中国出现的群体事件,所有社会矛盾的焦点,就是国家权力侵蚀到个人权利。”王丹表示,政府要维稳、人民要维权,怎么去解决矛盾?他主张,中国人民要从现在维权角度提升到维宪层次,要求中共政府在中国宪法与相关的法规中,具体落实中国的人权。

台湾民主基金会应发挥改善中国人权作用

就台湾如何帮助中国改善人权,王丹建议,台湾民主基金会可以提升对中国民主的关注。王丹提到,台湾民主基金会每年都有“人权奖”,奖助金额将近10万美元,已颁发6届,但从来没有一位中国人权人士获奖,都是东南亚小国家人权机构得奖。

王丹强调,“我不是说他们没有资格得奖,但对于台湾民主基金会来讲,难道中国没有人权问题吗?”他质疑,为什么6年来都没有颁给中国人权人士,难道中国维权人士没有资格得这个奖吗?我们连诺贝尔和平奖的资格都有了,今天就没资格拿台湾这个奖?!他认为,恐怕与台湾民主基金会内部人选的选择立场考量,有很大的关系。

(责任编辑:林诗远)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