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人物访谈】

专访《自由中国》配乐音乐人陈东

11月15号,陈东(中)和《自由中国》的导演兼制片人Michael Perlman(左)及制片人Kean Wong,参加了好莱坞影视音乐大奖在洛杉矶芳达剧院的颁奖典礼。(图:新唐人)

人气: 49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2年11月25日讯】(希望之声/【人物访谈】)听众朋友,您刚才听到的是来自音乐人陈东为影片《自由中国》配乐中的一段乐曲。这里是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的人物访谈节目,我是子涵。今天作客我们节目的 是获得好莱坞影视音乐大奖提名的华裔音乐人、同时也是我们希望之声音乐类节目的制作人和主持人陈东


http://www.youmaker.com/

音频:【人物访谈】专访《自由中国》配乐音乐人陈东

在刚刚过去的11月15日,好莱坞影视音乐大奖 (HMMA)在洛杉矶的芳达剧院(The Fonda Theater)举行了颁奖典礼。陈东为《自由中国:有勇气相信》(Free China: The Courage to Believe)这部影片的配乐获得了好莱坞影视音乐大奖的“最佳原声音乐奖”提名。陈东出生于80年代,早年曾在在英国知名的哈德斯菲尔德(Huddersfield)大学系统学习音乐多年。天赋的音乐素养和细腻的触觉,使他逐渐在国际上崭露头角,近两年来屡屡获得国际音乐界的大奖和提名。

与此同时,陈东也是一名歌手,中英双语配音员和配音教练,以及美国旧金山湾区最大华语电台–FM92.3希望之声广播电台的王牌主持人。他制作和主持的《晨间音乐会》和《德音综艺》节目,在湾区听众中颇受欢迎。17日,我们有幸采访了陈东,请他谈一谈为《自由中国》这部影片配乐的创作过程以及他的音乐创 作之旅。下面就让我们一起来近距离接触一下这位音乐人。

主持人:陈东,你好!

陈东:子涵,你好!希望之声的听众朋友大家好!

主持人:我知道你上周四晚是去洛杉矶出席了好莱坞影视音乐大奖的颁奖典礼,不知道你感觉如何呢?

陈东:感觉到应该是挺高兴的,也挺紧张的。

主持人:那最后结果怎么样?

陈东:最后我们还是保持在提名的状态吧,我们没有胜出,但是呢不管在怎么样,我觉得也是很荣幸的一件事情,能够和其他的这些好莱坞的影片在同一个奖项的类别当中,还是很荣幸的一件事情。

主持人:是啊,确实是,因为能够获得提名本身就是一种获奖了。每年那么多的影视作品产生,在众多的影视配乐中能够获得这个“最佳原声音乐奖”提名,也是凤毛麟角了。

陈东:当然我感觉可能也就是因为,怎么说呢,我个人会觉得这是感谢上天赐予的这么一个提名吧。因为很多其他的一些影片,我感觉他们很多的灵感或者是故事内容都是讲的是一些科幻的影片,或者是幻想片。那《自由中国》她这个影片从内容到音乐,她记录的是在中国发生的真实的故事。所以我觉得能够提名过来也就是,怎么说呢,受益于中国发生的这些事情都是非常的真实,而且是非常的让人震撼的。所以我觉得是这样的一种真实吧,把我就烘托到这么一个地方来了,这么一个舞台上来了。

主持人:《自由中国》这部影片我自己也是看过两次了,我觉得非常的感人。我也看到有一些观众的反馈,不少人对这部影片的评价都非常高,很多人都是说到觉得这个故事很震撼人心。这部影片本身也已经获得四项国际电影节的大奖了对吧?

陈东:是。

主持人:但是因为目前这部影片只是在一些电影节上放映,所以我想可能有很多听众朋友对这个影片的内容还不是太熟悉。你能不能先给我们简单介绍一下《自由中国》这部影片的内容?

陈东:这部影片的内容,她是讲述的一个在中国大陆的一个法轮功学员和海外的一个法轮功学员。中国大陆的这位法轮功学员叫曾铮,她因为修炼法轮功被中共政府迫害,在迫害的过程当中她经历了各种各样的比如说酷刑啊,或者是让她违心的签保证书这样的一个经历。最后她能够成功的逃离中国,然后在澳洲寻求政治庇护,然后留在澳洲,继续讲述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

另外一个人是Charles Lee(李祥春),他是一位美国公民,他是华人在美国获得公民身份,他也是一位法轮功学员。当他知道中国大陆发生这样的残酷迫害的时候,他勇于回到中国大陆去继续做这些比如说讲真相这样的活动,那么在中国大陆被捕,然后被迫害,是这么一个故事。也就是说给大家一个亲身经历,在中国到底发生了什么样这么一部影片。而且尤其是体现的非常残忍的一件事情,就是中共的政权还在做这些活摘器官这样的一个事情。

那我觉得这个影片基本上就是表达中国大陆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以及这个迫害对全世界的法轮功学员的影响。那在这过程当中也是想要大家能了解这场迫害,同时呢,让大家一起知道,一起来坚守道德,把这个迫害制止。讲述这么一个故事。

主持人:就是像你所说的,这部影片她的故事是非常真实的,而且是以法轮功修炼者的亲身经历为主线,这样的影片之前好像并不多见啊。

陈东:应该说我觉得这样的一个影片她尤其在剖析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在那种迫害境地当中,他的心情和他的感受。我觉得这个影片当中这部分挖掘得是比较到位的。

主持人:你觉得看了这部影片以后最打动你的地方是什么呢?

陈东:最打动我的,我觉得就像我刚才讲的,她对人物的心理的展现是比较到位的。也就是说很多时候好像我们,因为全世界可能不公平的事情很多,或者说被这种人权迫害的事情,可能其他国家也有,所以很多人就觉得可能法轮功这边并不是很关注。但是法轮功的学员的被迫害其实是,应该说是有史以来可能是全人类当中最严重的,而且活摘器官这样的事情也是在历史上,可能在地球上被大卫‧乔高他们这些人权律师评为“地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嘛。

等于说这个过程当中,也许如果大家不是很了解,或者是听信了中共的一言堂的谣言,可能对这个事情一点都不关注,或者是很麻木,尤其是大陆的人,在某种程度上可能对这些事情相对来讲麻木一些,而且也害怕中共政权。

但是当我们把被迫害人他在那个环境下的亲人经历,以及他心理是怎么动的,他受到了哪些心理上的创伤,还有他和家庭分裂,就是家庭被迫害之后对家人的思念,以及中共政权用家人来逼迫法轮功学员来迫害,种种的这一个过程当中,他的心态,以及他违心的说了假话,但是他又不是真心想那么说的,之后的那种悔恨和那种绝望,以及从这个过程当中再怎么样从新站起来,这个全过程来讲的话,是最打动人心的。

因为,我觉得人,精神层面是这个人的主体,也就是说这个人他的精神层面的各种各样的带来的情感感受,对人的触动是相当大的。这样的一个痛苦把她展现出来的时候,能够让更多的人能够了解到,如何我们才能让更多的人从精神上受到保护,以及从精神上能够从新站立起来,以及保护更多的人不受这样的迫害。

主持人:我想问一下是什么机缘促成你来为《自由中国》这部影片配乐的呢?

陈东:那应该说是在纽约新唐人电视台,做志愿的音乐制作人和节目制作人的时候,当时这部影片的两位制作人,Kean Wong还有Michael Perlman,他们正在策划这部影片。当时正好我刚到纽约,大概在2010年的10月吧,那个时候他们正好找到了我。好像一切都是像安排好了那样,一切就是缘分的一种感觉,大家凑到一起就觉得这是一部很重要的影片,然后OK,然后我就这么就接受了。

主持人:那你来我们希望之声做主持人之前,你也是在新唐人做过一段时间是不是?

陈东:是,对。

主持人:你能不能先大致给我们讲一讲你为这部影片配乐的一个过程呢?

陈东:这部影片配乐的过程的话,他们一开始先给我一个最初剪辑的版本,那我就要从要从头到尾观察,观察这个影片,然后决定在什么地方加入音乐,而且什么地方要加入什么样的音乐。那比如说我一般来讲,对我来说我加音乐可能分三点吧。第一点就是说制作人想要通过这个影片表达的一种信息,这是一种音乐。那第二种就是剧中的人物在那样一个过程中,他所经历的情感的碰撞,以及他的心态,这部分是表达人物心理的一种音乐。第三部分就是表达一个氛围,比如说这是什么场景,那是什么场景。大概是有这三点,对。

主持人:你在创作过程中有没有碰到什么比较大的压力,或者是比较大的困难呢?

陈东:整体我觉得还是比较顺利的。但是可能这样的大型制作对于我来说,也不是很多见。应该说是第一次这样的参与长篇,而且是负责全篇的一个配乐。那在这过程当中,可能最重要的一点就是需要在这个过程中,非常的能够分析出来人物的这种心理。你比如说人物心理,中国大陆的很多人,或者是在共产党社会生活过的人会有这样的感觉,就是因为你对那个政府感到惧怕,所以很多时候你不敢说真话。

但是不说真话呢,你又觉得良心上过不去,就进入一种很矛盾的心理状态,就是我想要说真话,但我又不能说。不能说吧有觉得不甘心,还要说,所以就在这种挣扎中。就是说如果你想要说呢,面临的就可能是家人的被迫害,如果你不说呢,你又是违心的自己良心上过不去。这种挣扎状态在音乐当中就要体现出来。比说有一首曲子叫《Lost》叫《失落》,这首曲子当中就是要表达这种心态,就是我的音乐往上起伏推一下,然后又收回来,然后推一下又收回来,就是想要具体的反映出这样一种心理。

主持人:你刚才提到要去揣摩主人公的心理,对你自己来说你可能没有过和影片中主人公一样的经历,那你是怎么去揣摩它的呢?

陈东:应该说我们从大陆走出来的人可能都有类似的,就是说你没有亲身经历过那样的迫害,你也在那里的家庭中生活过,你也在那里的学校生活过。可能很多的人比较有印象,就是在工作岗位上,或者是在学校当中,都有党支部或者是团支部这样的地方,四处都是有那种,你的感觉你的一言一行他们都在看着、在监视着。然后有的时候也知道学校当中或者是社会当中有这样的情况,就是鼓励你说真话,但是你一旦说了真话可能会有人来找你麻烦。那可能它形成了这么一种气氛和形成这样一种文化。应该说或多或少每个人都有过这样的经历,或者感同身受。

包括当时在99年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的那段时间,当时我还是高中生。高中生的时候每个学生也都要过这个关嘛,签字反对法轮功。那当时幸好那段时间我没有在校。但是同样回去学校看老师的时候,同样也是被老师找过去谈话。当时我没有修炼法轮功,我母亲修炼。他们说我们知道你母亲修炼,问你怎么看。那等于这些过程我想或多或少大家都有过。所以我觉得从这一点出发,那么你再去揣摩剧中人他的一个表达的话,应该说都能揣摩得到。

主持人:你和两个主人公曾铮和李祥春,还有导演和制片之间是不是会有很多的沟通?

陈东:我拿到我这一步的时候一般都是影片的最后阶段了,基本上就是和制片人、和导演进行沟通。

主持人:哦。我记得《自由中国》这部影片在开头的时候有一个两分钟的引子,感觉很特别,描述的是五千年中国文化和历史的变迁,以及这近半个多世纪以来中共对中华文化的破坏和对人性的摧残,她的那个画面和配乐都是感觉非常的大气、很凝重的那种感觉,能不能给我们特别讲一下你对那段画面是怎么进行配乐的呢?

陈东:那段画面的话,也是因为修炼的关系,现在做音乐的时候就是考虑到,出旋律的时候就觉得有的时候是简单、大气就最能震撼人心,很多打动人心的曲目,主要表达的是她那种内涵,而不是她的技巧上有多复杂。所以这一段旋律其实很简单,但是她给人的感觉好像内涵很深。

在我看来中国传统文化一直都在讲的这种儒、释、道三家的这样一个文化。这个文化核心的价值观我觉得都是非常正面的一个道德观。比如说与天地和谐共处,还有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过去也都是一种修炼文化,是信神的。所以想到这一些东西的时候,你就能感觉到音乐还要有她的一种神圣感,还要表达出当时的那种与天地和谐共处的那样一个感觉,那等于也是想要把人带回到那样一个氛围当中去。尤其是中共把这样的道德观,从它建政以来尤其是在文革的期间进行破坏,那可能这样的道德观在我们心目当中好像都已经越来越少了。所以想通过这个音乐和加上这个画面,把大家带回去那样一种氛围,就是告诉大家原本我们中国人是那样的。

听众朋友,您好!你正在收听的是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的人物访谈节目:专访音乐人、希望之声主持人陈东。陈东为我们讲述他为影片《自由中国》的配乐创作过程以及他的音乐创作之旅。欢迎您继续收听。

主持人:除了开头这段音乐,接下来随着故事情节的发展和起伏,不同阶段的配乐给人感觉都是不一样的,有的时候你就会感觉到很深邃宁静,有的时候又感觉很诡异、很神秘,有的时候又非常的悲壮感人。能不能再稍微给我们讲一讲不同部分的创作,有没有什么不同的幕后的故事?或者是你觉得那一段创作难度最大?

陈东:就是不同的心情,一般应该来讲它都有不同的音乐符号来对应那种不同的心情。当然我之前自己做过一些总结,也听过很多的电影配乐。那当时对人物的心理,表达爱的时候是什么样,表达恨的时候是什么样,表达邪恶心理是什么样,它都有它音乐的相对应的和弦,或者是我就叫它符号好了。那在这个过程当中,首先要做的就是判断这段旋律它想表达的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比如说表达铺天盖地的迫害,或者是表达网路监控。因为这些其实都是不道德,它是见不得人的一些行为。那这样的时候你就要把这种邪恶的心理状态,或者是见不得人的这样的心理状态的音乐符号把它展现出来。怎么说呢,就是要回想,或者说要去分析人,人在那样一个困难的状态中,他是一种什么样的心理状态,那把它用音乐模拟出来。

主持人:那整部影片的里配乐都采用了哪些乐器呢?

陈东:采用了哪些乐器,中国的最传统的一些箫,还有古筝,这些都是代表着中国文化的、中国特色的乐器。还有就是西方的交响乐,同时还有西方现代音乐当中的电声乐器,还有电声的架子鼓,都有用过。

主持人:哇,那种类很多啊。

陈东:是,就是看需要。

主持人:我本来想问都是不是都你由一个人来演奏的,看来恐怕不是了啊。

陈东:嗯,是,现在都是那电脑模拟出来的。

主持人:是啊,噢,这样子。我想问一下因为音乐创作,也包括其他的创作,都是需要一种创作灵感的。那你的创作灵感通常是从何而来的呢?

陈东:好像有一些是天分,最基本的东西是你要做出来一个非常好听的旋律。那有一部分天分,但是我觉得很重要的一点是对事物的观察,还有人生的阅历或者是对事物的理解,以及对人物心理的分析,包括很多的自己有过的经历,自己有过的心理活动,把它总结出来。然后再带上你的天分,我觉得才能把音乐呈现得应该说是,相对来讲比较到位吧。就是在我目前的一个状态当中,我能觉得这样能到位一些。

主持人:你是怎么把你的人生经历和感悟融入到你的音乐创作里面的呢?

陈东:其实就像刚才讲过的,比如说象在家庭中啊,在学校当中啊,一般大家都知道中国大陆的老师应该说也挺专制的吧。当然也有很多的好老师,那些好老师大家都很喜欢。但是也有一些老师相对来讲比较专制一些。那等于在这个过程当中可能我们都遇到过这样的老师,或者是这样的情况。那在这过程当中你的心理状态,我知道我们在上高中的时候,有的班里面老师比较难对付的时候,有很多学生也有这种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状态,或者心里有人不满、心里愤恨呢,想说真话不能说。我想可能很多的情况下大家都经历过这样的东西。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在这过程当中,你怎么样能回想起那时候那样的心理状态,和你经历过这样的事情的时候他的一种心理是什么样的。

主持人:你刚才也谈到了修炼,也讲到你母亲是一名法轮功修炼者。据我了解你自己现在也是一名法轮功学员对吧?

陈东:是。

主持人:那你能不能稍微给我们讲一讲,你觉得修炼以后,或者是说你的信仰,对你的音乐创作有没有什么影响,有怎样的一种影响呢?

陈东:我觉得以前做音乐的时候就是凭感觉,然后对乐理呀,或者对这些理论上的、比较理性的东西是不爱接触,或者也觉得没有必要去接触。那等于那个时候做音乐,当时做得也挺快,顺着感觉走,感觉到哪了就把音乐做到哪。但是感觉是不稳定的嘛,所以就是说你这个感觉时间久了话,你这个曲子,不知不觉的可能你并没有考虑到你这份感觉对别人的影响是什么。那修炼法轮功以后很重要的一方面就是说,你要知道今天的社会,今天的媒体的发达程度。就是说你今天放进去一首音乐,放进去一个信息,一瞬间或者说一夜之间,你的信息就达到让很多人都知道。

在这样一个情况下,法轮功让我知道,音乐人有这样的一个责任,搞文艺的因为它和文化相关,文化就跟人的道德观相关。所以你做出来的东西就要保证,要对人是没有负面影响的,或者是尽量不要去做那些宣泄,或者是愤恨,或者是为了挣钱展现暴力、色情的这些东西,也就是说音乐要走一条纯净的路线。那这是一方面。再有一方面就是,能够更加的理性面对很多比如过去传统的一些东西,在音乐当中也加入了很多传统的元素。我觉得整个作曲的过程当中不单是凭感觉了,感觉只是其中的一个部分。感觉好嘛,自然这个音乐还是会好听。但是呢要有一个道理去指导它,就是说我要展现的东西能够给人以纯净的感觉,正面的感觉。

主持人:这也正是我想问你的,因为我听你的音乐感觉都是那种很纯净、旋律非常优美,让人感觉很美好那种。但是现在呢,像现在的80后、90后,当然也包括70后还有年纪再大一点的人,很多人喜欢摇滚乐、重金属音乐。然后我感觉你的音乐的风格,在现代的音乐中感觉比较清新,有一点不一样这种感觉。

陈东:谢谢。其实不管是哪种音乐风格,其实在我的理解它都有它的定位。对,其实我感觉不管是谁,你真的做出纯净的东西来,包括现在很多年轻人,你给他听的时候他也喜欢听。

主持人:嗯,是这样。你作为一个音乐人,不仅进行乐曲的创作,然后自己也是一名歌手,也曾经为海外的一些影视作品配音,还是一名配音教练,当然也是我们希望之声美国湾区电台两档王牌音乐节目的制作人和主持人。那我想听众朋友可能会比较好奇,你游刃于这么多不同的角色之间,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呢?

陈东:什么样的感觉,就是我觉得因为刚才讲到走一条正路,音乐文化方面的正路、纯净的路线。那在我感觉来讲,做这些东西我觉得都是能够传递这种信息。这些不同的类别包括配音,包括做广播节目,包括做音乐,这些我觉得都是各种各样的渠道和途径,能够传递这样的讯息,传递这样的纯净的讯息,对人有益的讯息。就因为我觉得做这些事情对比人都是有益的,所以我就都做吧。当然也是一种兴趣,但是我觉得这种兴趣因为修炼法轮功之后呢把它升华到了,怎么说升华到了我觉得这些东西拿出来并不是来展现我个人如何如何,而是把它拿出来给别人受益的一个途径、一种方式、一种形式。

主持人:那这些不同的角色里面,你有没有一个最喜欢的角色?

陈东:最喜欢的角色应该就是做广播吧,做广播能够有很多人互动的机会。然后另外一点,其实做音乐本身是挺辛苦的,做音乐你要构思整个过程当中,那个过程是挺累的。但是做广播很快,你只需要选一些符合我们想推广的理念的音乐,然后把它播放出来就可以了。然后大家能够在这个平台当中一起来传心寄情,使我们华人这个社区能够更加的温暖,让大家能够更加的互相关爱。我觉得这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

而且在这个过程当中能够,因为我有一个节目叫《德音综艺》嘛,德音两个字嘛,道德的“德”,声音的“音”。那德音,我觉得把这个东西拿出来的话,我觉得对我们所有的华人都是有益的。大家都能够收听好听的音乐,在正面的音乐当中受益,在这里面娱乐,而且同时呢大家还能够变得更加的关爱。我觉得这个很重要,这个也是我觉得愿意付出的一个原因,很有意义。

主持人:据我所知你是80后了,应该说是非常的年轻有为。早年你曾经在英国留学,系统的学习音乐,能不能给我们介绍一下你的留学经历,以及在此之前你是怎么走上音乐这条道路的呢?

陈东:其实小的时候不太喜欢弹钢琴的,然后也一度就想不弹了,就放弃了,然后就学到小学六年级就没有再去学。然后上初中的时候因为学校搞文艺节的活动,说每个班要出节目,所以当时就老师都知道我会弹琴,也知道我们班里还有另外一个同学会弹琴,老师就说你们搞个四手联弹出节目吧,然后就把我拉上了。这个时候因为我也不能推脱,因为都知道我考过级,那就是跟着他去弹了。后来我们演奏的也不是什么传统曲目,我们演奏的就是雅尼的一首曲子。那听完之后直接演奏,也没谱子,我们自己弄了个四手联弹,就这样去演出去了。从那之后呢,就开始研究。

因为那个同学是听完音乐就演奏、听完音乐就演奏,我也就感觉这挺有意思的,就开始听各种音乐、流行歌曲,包括雅尼的这些音乐。在这个过程当中就去琢磨怎么能够听完之后就在心中能弹下来。后来逐渐逐渐就买电子琴,又能了解电子琴和电脑连接,最后我就开始搞起创作来了。等于那个时候是高中,那时候创作了很多自己的一些音乐吧,创作了很多这样的音乐。到最后呢,决定出国学习音乐。其实学习音乐这过程当中,也是当时觉得其他的也不是太感兴趣,要学的话呢就学音乐吧。但是还没对音乐理解的这么深吧,就是这样。

主持人:我记得听到过一首你创作的生日快乐歌是吧?

陈东:那个是17岁时候做的。

主持人:是啊,我觉得挺有意思,还是个高中生的时候就开始创作了。

陈东:对。

主持人:因为你在英国留学,然后你现在又在美国生活,能不能稍微讲两句你觉得在这两个国家,生活感觉有什么相同呢?

陈东:怎么说呢,总体来说西方国家你可以表达你自己想表达的东西,然后你不用担心会有谁来说你,或者你不用担心会有迫害来找你。也就是在这样一个环境当中,我们能够把《自由中国》这样的影片做出来。然后能够帮助大陆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以及所有的被迫害的中国人,去为他们尽一份心吧。
主持人:你自己平时喜欢听哪一类型的音乐呢?

陈东:流行的,或者是新世纪的,电影音乐这些都喜欢。还有韩国的电视音乐,韩国电视剧的音乐也不错,我也喜欢,对。

主持人:你刚才也提到雅尼,我记得你之前在其他的节目中也提到过,那雅尼是不是你最欣赏的一位音乐人呢?

陈东:怎么说?对我来说,雅尼是当时让我开始走音乐道路的很重要的一个人。他的音乐我个人觉得从技巧上他倒不是最高超的一位音乐家,但是他做的东西很简单,表达的东西也能够给别人带来一种比较美的、向上的一种感受。我觉得很多能够流传得很广的音乐、或者很受欢迎的音乐,并不是技巧非常的高超,而是她真正能够引起别人共鸣的东西。我觉得一个是共鸣,再加上修炼法轮功之后决定走纯净的路线。我觉得每个人也都希望自己的生活环境是纯净的,别人对自己是充满真诚的。那我们法轮功讲真、善、忍嘛,我觉得其实每个人的内心深处,都希望人与人之间是用这么一个道德观去衡量自己,去对待别人。那我觉得从这方面再做音乐的话,和人也能产生很大的共鸣的。

主持人:展望未来,你对自己的发展有没有什么的打算呢?

陈东:还是接着做好广播节目,接着做好音乐,然后传递更多的美好的信息,能够传递给大家,希望能够给大家带来一些精神上的欢乐,以及精神上的鼓舞吧。

主持人:如果听众朋友,特别是来自中国大陆的朋友们,想听到更多你的音乐,他们可以从哪里找到呢?

陈东:中国大陆的人可能得翻墙吧,呵呵,反正我的网站是tonychenmusic.com,那在海外登录是绝对没有问题。国内,我不知道大陆能不能上我这网站,现在难说,对,上不了的话就只能翻墙了。

主持人:好的,那我们也会把陈东的个人主页,还有他的一些音乐的链接放到我们的网站上,这样听众朋友也可以通过点击这些链接来欣赏更多陈东的音乐。谢谢陈东!非常感谢你作客我们的节目,也希望听能到你更多的好的作品!

陈东:好,谢谢你。

听众朋友,你刚才收听的是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的人物访谈节目:专访音乐人、希望之声主持人陈东。陈东为我们讲述了他为影片《自由中国》的配乐创作过程以及他的音乐创作之旅。本期节目就将在陈东的一曲《旅程》中结束了。我是子涵,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期节目再会!

视频:《自由中国:有勇气相信》预告片(新唐人电视台):
FREE CHINA: The Courage to Believe (Opening)

转自《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

评论
2012-11-25 3:5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