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高干子弟详述反击恶警迫害法轮功的故事

中共高干子弟祝群群凭借修炼法轮功后的智慧和对大陆司法体系已有规定的运用,在善良警察的暗示帮助下,以“零口供”迫使当地公安局放弃了对他的阴谋构陷。图为描绘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遭受酷刑的艺术作品。(大纪元)

人气: 55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2年12月12日讯】(编者按:祝群群,江苏省盐城市阜宁人,1972年出生,中共高干子弟。1995年开始修炼法轮功。1999年7月,江泽民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后,祝群群也未能幸免。2000年和2003年先后被警察非法抓捕,刑讯逼供。2009年祝群群又一次被当地警察绑架后,凭借修炼法轮功后的智慧和对大陆司法体系已有规定的运用,在善良警察的暗示帮助下,以“零口供”迫使当地公安局放弃了对他的阴谋构陷。祝群群出狱后联络其他高干子弟,收集了众多迫害法轮功相关人员的贪腐证据,誓言让这些恶人都受到法律制裁。本文详细记述了祝群群在十五天、十五夜的被刑讯逼供中反制恶警迫害的经历,和其总结出来的应对中共非法审讯的使用策略、相关法规,他希望能对中国国内遭受中共迫害的民众能有所帮助。原文为作者投稿,内容有删节,部分小标题为编者加。)

(一)前言

我的大伯是祝斌,也就是我父亲的亲大哥,盐城市的人都知道,因为祝斌曾经是盐城市政协主席,曾经为共产党打过仗,是盐城市资格最老的高级干部,行政级别九级,副省级离休官员。所以,我生下来之后也就成了高干子弟。但是,自从懂事以后,我一直是要求自己个人奋斗,一点都不依靠家庭背景。事实上,二十年多来,无论多么艰难,我都坚持了这个原则。这也是自己非常自豪的地方。

1984年,我开始接触和实践气功,1995年秋天的一个下午,我接触了《转法轮》,一夜未眠,第一遍《转法轮》看过之后,自己从思想到身体脱胎换骨(我身体因为练习气功一直非常好。说的是另外状态的脱胎换骨),很快放弃其它气功,从此以后,我的性格脾气发生了巨大变化。变得越来越和气。道德方面也是越来越提高。整个人就像变成另外一个人。

我在2009年10月15日到10月30日期间,因为修炼法轮功遭受中共警察法西斯式的暴行迫害,被刑讯逼供十五天、十五夜。自从2012年3月13日起,我已经做好了舍生忘死的准备,坚持不懈地揭露和曝光以及追究黑社会官员罪恶。

刑讯逼供十五天、十五夜不给睡觉,意味着什么?西方研究证明:“如果正常人,在强制性的环境下,三天三夜不给睡觉,那么很容易精神失常,不给睡觉的时间越长,人越容易精神失常。”

(二)非法审讯初步篇

在2009年10月15日下午一点多钟,在江苏省盐城市青年苑小区的,我租的办公用房里面,盐城市黄河派出所的几个恶警利用小区的保安,将我的门敲开,然后说他们是警察,要求我出示身份证,我拿出身份证,他们看了之后,就一拥而上的要绑架我。

这时,把我门敲开的小区保安人员就阻止他们说:“我和人家熟悉,人家明明是一个好人,你们骗我敲开人家的门,平白无故地抓人家,我怎么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啊?”他们一把推开保安。骂了保安一通,然后把我绑架上警车,送到了盐城市黄海派出所。整个过程什么手续都没有,连警察身份证明都没有出示,完全是非法行为,土匪行径。

同时也将我的生意上的合作伙伴也带去问话。也是非法行为,没有任何手续,然后在几个小时之后放出来了。将我从办公地点带走之后,盐城市亭湖区国保大队,由哈爱华(盐城市亭湖区国保大队副队长)带了另外一队人马,去抄家,并且将我生意合作伙伴的私人笔记本电脑没收了,我生意伙伴持续向哈爱华要电脑,整整要了十几次,他就是不还,还欺骗我生意伙伴。后来我听说哈爱华遭受报应了,身体非常差,吃药都没有用。社会上传言“哈巴狗这下子哈巴了。”

到了黄海派出所之后,文峰派出所的李寿明恶警察很兴奋地打电话报告他们上级说:“祝群群已经抓到了。这下用不着到处贴通缉令了。”然后强行让我交代所谓的“罪行”,我坚决拒绝了,他们非常气愤,扔下一张纸和笔叫我写,于是我提起笔写出来了:“法轮大法好!”

他们看到这个情况之后暴跳如雷,就把我一个人关到一个屋子里面,让我冷静冷静。大概一个多小时后,又把我绑架上警车送到了盐城市文峰派出所,因为我在警车上面不停地劝说几个警察退党,所以到了文峰派出所之后,一下子就被绑架在老虎凳上面。同时来了另外的三个人来审讯我,其中一个年纪比较大,个头不高,皮肤暗黑色的,给人有点猥琐的感觉,可是邪恶气焰非常嚣张,不停地拍桌子,要我交代“罪行”。

我就说:“老人家,你犯得着吗?下了岗找不到工作,哪怕去捡破烂卖钱,也比干这种迫害法轮功的工作强一百倍啊!迫害法轮功学员这个事情太缺德了啊!你难道不知道这件事情吗?另外,你也用不着在其他正规警察面前这样去表现,哪怕对法轮功学员好一些,也不会丢掉饭碗的。再说这个工作赚钱也不多啊!你做点好事积积德吧!”

我刚刚说完,他气得哇哇大叫,同时站起来,拿起一根皮带就冲了过来,这时其他两个警察就在旁边偷偷地抿着嘴笑,他冲到我面前,要用皮带抽我的脸,我说:“我今天第一次来这里,我都注意到你们上面有个摄像头,你难道不知道吗?”听了我的话之后,他举着皮带,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脸都气歪了,话都说不出来了,最后用皮带轻轻地敲了我的头几次。过了一会儿才大声说:“跟你这种人没有话说!你们要好好教训教训这个家伙!”然后,扔下皮带,气呼呼地走了。

他走了之后,另外的两个警察就问我:“你知道他是谁吗?”我说:“难道不是下岗工人,没有工作来做联防队员的吗?”他们说:“他是我们亭湖公安局王杰副局长。专门分管法轮功的,也是亭湖区‘610’的一把手。”说完后,大家都笑起来了。

因为一开始就无意之中把王杰给气走了,后来他再也没有长时间的直接审讯我,但是却是背后策划迫害我的主要负责人之一。

很快警察继续非法审讯我,对我进行刑讯逼供,不让我睡觉,冲着我说:“你们这些法轮功,成天不干正事,害得我们很辛苦。”我说:“你们说反了吧,法轮功没有任何错误,要不是共产党迫害法轮功,哪里有你们现在的饭碗?真是颠倒黑白啊!”他们听了之后无语。没到一分钟时间冲过来一个人(后来才知道,他也是盐城市的‘610’工作人员。在另外房间观察录音和录像的),他大声说:“是你们法轮功闹得共产党不安生……”

我说:“哪里啊,明明是江泽民一个人在折腾,折腾得全国各地怨声载道的。法轮功怎么样,你们打交道十年时间了难道不知道吗?人不能连良心都没有了,不能睁眼说瞎话啊?”他听了之后也无语,最后对那两个警察说:“这家伙嘴硬,好好收拾他!”然后转身就走了。

他们刑讯逼供我到十六日下午的时候,商量说:“这个祝群群很难从他嘴中弄出口供,看来要换方法换地方了。”他们觉得短时间没有办法了,于是用警车将我转到盐城市康达宾馆(洗脑班)。现在改名叫康健宾馆。

(三)刑讯逼供十五天、十五夜——运气篇

到了康达宾馆(洗脑班)之后,文峰派出所的警察李寿明告诉我:“你已经被监视居住了,我们可以审讯你最长6个月时间。你来签下字。”我摇摇头说:“你们是非法行为,从昨天到今天的一切行为都是非法的,所以我拒绝签字。”

亭湖区公安局的国保大队的恶警陈仙楼对其他警察说:“他不签字,我们两个人一起签字也行。这家伙很不配合我们,一定要好好收拾他。”

随后当着我的面,王杰负责给十多名警察开了一个会,会议的主题就是要想办法从我嘴里获取口供,同时鼓励那些警察们,当时我听了之后就想:“以前被刑讯逼供两次,都出卖了其他法轮功学员,这一次,哪怕豁出一条命也不能出卖别人啊!而且,一定要提醒所有的警察们一下。要告诫这些警察们,不能让他们干迫害法轮功学员这种事情。否则下场很悲惨!”

于是,我就说:“人活着,干什么坏事情都不要紧,唯独不能干迫害法轮功的事情,要是干了这种事情,不知悔改,那么下十九层地狱都还不了罪恶,你放心,最后的结果会让大家极其失望的。口供肯定没有,但是我可以把这条命给你们。”

王杰听了之后勃然大怒,指挥了几个警察把我从椅子上拉起来,然后强行让我鼻子对着墙站立,强行摁着我不放,我说:“你们心虚了吧?我这一句话就让你们跳起来了,为什么不干点好事呢?什么事情不能干呢?非要迫害法轮功学员啊?这样要遭受报应的啊!千万不能迫害法轮功学员啊!”他们破口大骂着,说一定要好好整整我。

他们开会一结束,就准备继续刑讯逼供,无巧不成书的是,第一个班次的几个警察里面,有一个警察竟然是我的中学同学蔡斌,但是已经有快二十年没有见过面了,差点都认不出来,是我把他的名字叫出来,当时大家都很吃惊。

然后我就劝说他:“蔡斌,在这种场合相遇,真是一言难尽啊,相信老同学,请退出共产党,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也不和你客气了,在你的班次里面,请你无论如何不要刑讯逼供我,请你以后遇到法轮功学员也多多关照他们,我也相信你不会对老同学进行刑讯逼供的,你当班的时候,我只管休息,和你们聊聊天也可以。如果你实在无法面对,实在因为无法抗拒领导的命令,可以申请回避。反正我是坚决抵制你对我的刑讯逼供,请你理解。另外,在生活方面请你多照顾一下。”

蔡斌听了之后,笑笑没有说什么,然后互相之间叙旧了很长时间,分别谈了自己的情况。接下来的时间里面,可能因为曾经是老同学,也可能因为是工作需要扮演和善角色,还有可能是因为良知,在他的班次里面,真的没有对我刑讯逼供。这一点是很不容易的事情。

但是,在别的警察班次里面我却被刑讯逼供,到了他的班次里面我就抓紧时间睡觉或者休息,另外在饮食方面非常地照顾,其他班次的警察坚决不给我洗澡,在他的班次里面可以洗澡。有什么生活要求,他都尽可能帮助。同时,他也请和他同班次的其他警察“高抬贵手”。无论什么原因,我都非常感谢他。

好景不长,大概不到五天时间,大概在我第二次昏迷不醒的期间,邪恶的警察们和“610”官员们怀疑蔡斌是“内鬼”,他们认为蔡斌不但对我生活非常照顾,而且在案情上面出卖情报给我,就把他调离了,并且派人调查他这段时间的行为。

审讯我的这个事情,在他们眼里看必须要升级了,因为他们怀疑内部出了问题,就又调了盐城市公安局国保支队的三名警察,随后又调入盐城市盐都区国保大队的二名警察,盐城市亭湖区“610”的几名工作人员,盐城市“610”的几名工作人员,盐城市公安局的领导柏亚和其他领导全面介入。这样审讯我的警察和“610”的工作人员一下子就达到了30多名,同时还增加了十几位联防队员,对我开始了大规模地车轮式刑讯逼供。多数警察都是一副凶神恶煞的状态,拚命地大喊大叫,好像精神失常一样。处在完全失去了理智的状态。

大多数警察都经常问我:“蔡斌告诉你什么?透露什么案情给你的?你必须老实交代!这个也算你立功,因为我们要清除内部叛徒,这个事情惊动了我们市公安局的领导和政法委领导,我们一定要查出来,如果你配合,我们会对你宽大处理!”

每一次我都心平气和地说:“你们在说笑话吧?这个房间总共二十个平方左右,除去卫生间和洗浴间,还有十二、三个平方左右,再去掉一张床和你们的办公桌椅,还有七、八个平方不到,蔡斌当班的时候,少则四、五名警察在场,多则八、九名警察在场,这个屋子里面挤得满满的,就算蔡斌想透露案情给我,你觉得别的警察会发现不了吗?要不,你试试看看,你悄悄地告诉我一点案情,看看别的警察会不会发现?再说了,你们不要用什么宽大处理来忽悠我。这个我懂,骗不了我,没有意义。你们不知道‘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这句话吗?”

他们听了后都是哭笑不得,气得大骂。并且立刻想方设法让我难受,比如拔我的头发几根,或者用冷水泼在我头上,或者把手铐铐的更紧。

尤其是亭湖区公安局恶警察李寿明和陈仙楼以及盐城市公安局国保支队的副队长沈杰,多次刑讯逼供我,打我耳光,用冷水泼我,想方设法的要我交代蔡斌的“罪行”,我坚决拒绝,蔡斌确实最大程度地关心和照顾了我。但是,没有干任何违法的事情。后来我听其他法轮功学员传来消息,蔡斌对他们也很好,那么他帮助我,就不仅仅是因为老同学的原因,而是因为良知,他是一个非常有良知的警察,真的是了不起。相反的,今年下半年,我又听说沈杰遭到恶报了,得了癌症并且神智不清了。

(四)刑讯逼供十五天、十五夜——法西斯篇

在那个被刑讯逼供十五天、十五夜里面,邪恶的警察陈仙楼、李寿明、沈杰,这几个迫害我非常地卖力,简直拼了命地迫害,就好像是恶魔附体一样,没有一点点人性,十五天、十五夜里面的五次昏迷不醒,全部是发生在他们的当班里面。

李寿明在我瞌睡的时候,经常用一杯冷水浇我脑袋上,这样做,一下子就会把我惊醒了。在他们班上我经常是二秒钟、三秒钟的睡觉,不停被他们惊醒。导致我身体状态受到严重伤害,后来当我在方强劳教所的时候,晚上六个多小时的睡眠,要醒过来二十几次,方强劳教所专门安排人记录我晚上睡眠的状态,这些资料方强劳教所直到今天还有存档。

在那十五天、十五夜里,在陈仙楼、李寿明、沈杰班次上面我都无比的难受,感到每一秒钟都是无比的漫长,一秒钟一秒钟的熬时间。

恶警察陈仙楼最喜欢拍桌子大喊大叫,每一次我因为疲惫不堪昏昏欲睡的时候,陈仙楼就拍桌子大喊大叫,我一次一次地被惊醒,而且陈仙楼还经常在我昏昏欲睡的时候,突然不轻不重地给我一个耳光,一下子被打醒了。或者在旁边用拍桌子,发出很大的声音。

邪恶警察李寿明最阴险狡诈,说:“我李寿明每一次对待犯罪嫌疑人的时候,我都是能够把口供拿下来的!祝斌是你大伯,我们不看僧面看佛面,不会对你怎么样的,肯定会照顾你的……”他嘴上说得好听,但是每一次我疲惫不堪昏昏欲睡的时候,他就用他杯子里面的冷水泼向我的头,因为经常被他用冷水泼头,导致后来很长时间,头像炸开似地痛,天旋地转,全身没有好受的地方,而且头常常昏昏欲沉,难受无比。直到很长时间之后,这个头疼的状态才慢慢地消失。

反反复复地刑讯逼供我,就是让我交代:“你祝群群买了一台激光打印机和一台喷墨打印机给了王步美,并且给了几千元钱,同时和王步美一起做了五百张的神韵光盘。而且还和别的法轮功人员散发了许许多多法轮功传单。”

我说:“无论我做还是没有做,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绝对不会留下任何口供的!最后,我一定会零口供,零签字!”

他们说:“你傻啊!王步美、马俊他们都把你出卖了,你痛快地承认就是了,何必受这个罪呢?为什么不像王步美、马俊那样争取立功呢?告诉我们一些不知道的事情呢?我们不能保证你很快回家,但是我们肯定不会让你成为第一被告的!”

我说:“我曾经两次出卖同修,现在想起来,真的是后悔莫及。孟子说过:‘生,亦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者也。’……今天的祝群群怎么会去做如此不义的事情呢?……还是那一句话,我可以把我的命给你们,但是口供绝不可能给你们的!要我的生命可以,要口供,没有!”

那些日子,我常常让自己的大脑不停地背诵师父的法:“大觉不畏苦,意志金刚铸,生死无执著,坦荡正法路”。鼓励自己不能出卖别人。同时反复提醒自己:哪怕失去生命也不能留下口供!

被刑讯逼供五天、五夜的时候,突然我一头栽倒,出现了第一次昏迷不醒。之后,陈仙楼、李寿明告诉我:“哎呀!我们想尽办法都没有让你醒过来,我们拔你头发,我们掐你人中,我们用冷水浇你头,我们在你耳朵旁大声叫唤,我们用一个脸盆不停地敲,都没有把你弄醒过来啊!把我们忙碌了几个小时。”这些邪恶的警察们真是残忍无比啊!我昏迷不醒的时候,他们都想尽办法来折磨我啊!

他们还亲口告诉我:“你可能不相信,我们对你祝群群确实是很客气了,要是别的法轮功学员,在我们手里,哪里像你这样快活啊?告诉你,我们折磨人的方法多着了。不相信的话,将来问一问王步美、马俊、林海祥他们。”他们的所作所为,哪里还是人做得出来的事情啊?

我从昏迷中醒来后,不能站,不能坐,只能躺在地上,而且躺在地上都觉得天旋地转。他们找来了东仁医院的医生给我做了身体的简单检查。检查过后,医生说:“身体疲惫导致体力透支。”医生走后,陈仙楼和李寿明说:“你看我们多好,非常地关心你啊!每天给你吃,给你喝,陪你聊天,你的身体不好了,我们还特意去医院,请医生上门来帮你好好检查检查。现在还给你休息休息,你看,我们对你多好啊!”

我说:“亏你们还说得出口,不是你们刑讯逼供,需要医生检查身体吗?你们是怕我身体出了问题吧?你们要承担责任吧?给我休息休息?哪来的好事情?真是好话都被你们说尽了,坏事都被你们干绝了。这些话哪里是人能够说得出来的啊?”

他们听了非常尴尬,互相之间望了望,勉强地笑了笑,但是没有说话。给我休息了一会儿,然后,他们继续对我进行刑讯逼供。在那十五天、十五夜里,我总共出现五次昏迷不醒,都是在陈仙楼、李寿明、沈杰的班次里面。而且后来的昏迷不醒间隔的时间越来越短。

我自己的心理状态一次次濒临崩溃,但是一次次地自我鼓励,终于从他们法西斯式的迫害之中走了过来,没有经历过的人很难想像那是什么样的感受。

(五)刑讯逼供十五天、十五夜——荒唐篇

在我第二次出现昏迷不醒之后,他们商量之后觉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硬来对我好像不起什么作用,于是亭湖“610”和盐城市“610”的十来名工作人员就出动了,他们假惺惺的关心我,批评那些警察们过分了,说应该给人家休息啊!

其中亭湖区“610”的贾副主任非常积极,不停劝说我转化,我都给予反驳,最后他觉得无趣,就坐在那里看报纸,看了一会之后,突然一边看一边说:“唉!现在的报纸根本没有看头啊,就连人民日报本身,除了日期是真的,别的都是假的。都是胡编乱造或者吹牛拍马的内容。”

过了一会儿,亭湖区“610”主任王杰过来了,贾副主任一看领导过来了,赶快又积极地劝我转化,王杰也劝我转化,说:“你转化之后肯定有你的好处。不会骗你的!”

我说:“刚才贾副主任还说,报纸没有看头啊,就连人民日报本身,除了日期是真的,别的都是假的。都是胡编乱造或者吹牛拍马的内容。你要是不相信,可以问一问在场的五、六位其他警察,他说这个话没有?你想想看看,连人民日报都是胡编乱造,谎话连篇,那你们拿来的各种的资料,肯定更加是谎话连篇吗?这些谎话连篇的资料能让我转化吗?你们难道是在表演喜剧吗?担心我们闷得发慌,给我们大家娱乐娱乐啊?给我们大家开开心啊?”

其他的警察们听了之后,一下子都哄堂大笑起来,王杰气呼呼地盯着贾副主任看了看,脸色非常的难看,又盯着我看了看,想说什么话,脸色胀得红红的,但是没有说出来,随即就气呼呼一言不发地转身走了。

王杰一走,贾副主任就向我破口大骂,气得浑身直发抖,我说:“贾副主任,我祝群群在你领导面前说谎没有?如果没有说谎,你干嘛这样激动啊?古人说过,每临大事有静气啊!猝然临之而不惊,无故加之而不怒。气大伤身啊!我祝群群过去脾气不好,后来学习法轮功之后基本上改掉了,根据我的经验,所以建议你好好学习法轮功,而且你有便利条件的,完全可以打着工作的名义学习法轮功,我诚心诚意地建议你学习法轮功。”

听了我说的话之后,其他警察再一次哄堂大笑,贾副主任气得更加无话可说,只是大叫“好好地整整他,让他知道厉害!”很快也气呼呼离开了刑讯逼供我的房间。

后来盐城市“610”的周处长来了,然后说:“群群啊,我们非常熟悉啊!不忍心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啊!你曾经转化过,现在怎么又一时糊涂啊?来,来,我们再一起学习学习,把思想理顺理顺,我们以后还指望你帮助我们呢。”

我摇摇头说:“转化是错误的,不需要费尽心机花时间了啊!对以前的转化和曾经帮助你们迫害其他法轮功学员,我是后悔莫及啊!我真的庆幸自己能够重新回到法轮功之中,也建议你们以后不要迫害法轮功了,难道你们真的不了解法轮功?”

他说:“好了,不多说了,先看录像吧!”于是打开录像机放污蔑法轮功的录像,我简单看了一会儿说:“我曾经在糊涂的情况之下,转化了,帮助你们迫害其他大法弟子,这是我最后悔莫及的事情,但是那段时间我也懂得你们的工作方法,那么现在录像的内容里面,明显招摇撞骗的内容,法轮功里面有过这样的事情吗?干嘛拿这个低级的录像放给我看呢?我又不是不懂这个的!浪费了大家的时间和精力。何必这样做呢?没有任何意义的啊!”

他们听了之后,哭笑不得,就找来了许多录像和书籍给我看看,都被我一一指出漏洞,最后他们也没有办法了,气呼呼地说:“看来,你祝群群真的是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了啊!我们好心好意地前来帮助你,解救你,你却这样子,一点也不认真对待我们,不认真对待你自己,我们不管你了!下面有你好受的!我们一离开,有你苦吃的。”

随后,邪恶的警察们继续对我进行刑讯逼供,当我第三次昏迷醒来之后,几名邪恶的警察把我绑架到另外一个房间,告诉我说:“你祝群群真的可以啊,马上我们市公安局二把手柏亚书记要和你谈话。我们平时都无法和柏书记见面说话的。”当时我听了之后就想:“如果市公安局二把手柏亚都直接参与,那么上面至少有政法委书记和市委书记等等官员直接介入此事。只是做幕后决策或者下命令的事情。否则不会让市公安局二把手直接出面的。”

柏亚来了说:“祝群群,你应该从考虑你身体出发,和我们配合,王步美开始嘴也很硬,但是十几天折磨下来,还不是和我们配合了,当时我告诉王步美,政治斗争是很残酷的,不要说像你这样的平民百姓了,就是像我这样的处级官员,多一个少一个也是很正常的。就算把你王步美活埋了谁知道啊?像你祝群群,作为革命后代更不应该这样的啊!看到你现在,我们也很不是滋味啊,不要让我们再费心思去对待你了。你不应该搞政治啊?”

我说:“柏部长(原来阜宁县组织部长),我经常听到我大伯祝斌提到你,而且我也听我父亲讲,原来你在阜宁时,每一次到盐城必定看望我大伯。说到法轮功是搞政治的,简直是天大的笑话,造谣都不会造,请问,法轮功的政治纲领是什么?到了你柏书记这个正处级官员的层面,你肯定非常明白我说的是什么意思。”

柏亚听了愣了一段时间之后,说:“看来你是死不悔改了?顽抗到底了?这样会吃很多苦头的啊!希望你能够识时务者为俊杰啊。能够配合我们,识时务者为俊杰啊!否则就要很麻烦的。”

我说:“柏部长,你不理解大法弟子的想法。”柏亚听了叹了气让警察把我带走了。

在接下来的刑讯逼供之中,邪恶警察沈杰和陈仙楼、李寿明不停地劝我当特务,如果我愿意当特务,马上放了我,我弟弟祝丰丰也一起释放,帮助他们获取盐城市法轮功学员的情报,我说:“我记得我们师父讲过,将来不存在特务,撤销它的前程。所以我去干一个没有未来的事情,那不是傻瓜到极顶了吗?”坚决拒绝了。他们非常气愤,破口大骂,就加紧刑讯逼供我。

最后他们拿出来王步美和马俊的口供,给我看,并且说:“我们不要你承认我们没有掌握的证据,只需要你承认我们已经掌握的证据。”叫我按照他们的口供写出来就可以了,当时,我就想邪恶的警察们很可能已经是“黔之驴,技将穷”,没有办法了。就告诉自己,看来很快就要结束了。

我说:“你们这种行为明显违反刑事诉讼法啊!居然让我照着王步美和马俊的口供直接抄写出来?这个不是明显地违法行为吗?”他们说:“我们忙啊!不是抓紧时间办案吗?哪里管那么多啊?赶快配合一下。就算帮帮我们的忙,下面的时间,我们也不折磨你了,你也帮帮我们忙,好不好?”我坚决拒绝了。于是,他们继续对我进行刑讯逼供。

(六)刑讯逼供十五天、十五夜——警察良知篇

我的老同学蔡斌被调离之后,我以为没有警察再敢于帮助我了,谁知道,还是有好几位警察帮助了我,什么原因?我也不知道。可能是良知发现,可能是被我影响,也可能是我家里人施加了影响,也可能是其它未知原因吧。他们给了我极大的精神上面的鼓励和支持。否则我真的很难从被刑讯逼供之中走过来。真的,我非常感谢这些帮助过我的警察们。在此,向你们表示感谢!谢谢了!

现在印象最深的就是,比如在中途突然被调进来的盐都区国保大队的副队长(记不得姓名,现在只记得他非常胖,个头也很高),开始的时候,他迫害我非常厉害,但是后来却越来越不迫害。

刚开始,他对我实施了一个新的刑讯逼供方法,就是把空调打开,温度升高到最大,本来我就因为不给睡觉,处在昏昏欲睡的状态,温度一高,更是要睡觉,可是突然他用脸盆把冷水从头到脚冲下来,那个滋味让人非常的难受。

有一天,他说:“我这个人正义感非常强。”我说:“你现在对我的所作所为,是正义感强的体现吗?”他吃了一惊,过后对我刑讯逼供的幅度越来越降低,后来没有几天时间,他突然完全停止了对我的刑讯逼供,而且让和他一个班次的警察也停止了刑讯逼供。后来他还自言自语说:“王杰他们也太坏了,我们得不到好处,居然硬生生把我们也拖进来,这个祝群群,真是聪明,不承认,甚至平时不想这些事情,和我们谈论别的事情,看来只能是零口供结束了。”

就是因为以上的一句话,让我对其他有良知的警察们暗示更加明白。

还有几位警察,名字和特征我就不说了,从头到尾都是非常注意,想方设法不去刑讯逼供我,并且提示我如何避免留下口供,特别是问我:“你想零口供,几乎不可能,很难的,不要看你不承认,你安静的时候想什么?肯定在想自己干过的事情吧?还想零口供?”这个暗示让我明白了,零口供很可能是连想都不去想,才能够实现。

特别是到了十五天、十五夜快要结束的时候,已经对我不进行刑讯逼供了,有一天晚上,我坐在椅子上面,刚刚闭眼休息的时候,一名警察说:“这个祝群群要是去检察院法纪科告,他们麻烦就大了。”

另外几名警察有的说:“法纪科,法律的法,纪委的纪。”

有的说:“公安机关审讯犯罪嫌疑人的时候,必须全程录像录音,祝群群如果将来去要自己被审讯时候的录音录像,他们怎么办?现在看啊,没有口供,不能判刑,最多只能劳教啊,而且现在劳教还不能超过两年时间啊!”

当时我听了之后,心里非常感动,也非常感谢,不是说警察们都是邪恶的,天下乌鸦不都是一般黑的啊!能够在这种情况之下,坚守良知真的不容易啊!虽然在被刑讯逼供快结束了,才告诉我公安机关审讯犯罪嫌疑人的时候,必须全程录像录音。但是,我仍然非常感谢他们。只是非常的遗憾,要是一开始我就知道,肯定不会让他们刑讯逼供的。

还有一件事情,是在刑讯逼供我到十一天左右的时候,王杰、盐城市“610”的尤处长、周处长等等全部出动,整个屋子里面都是邪恶的警察,王杰和盐城市“610”的尤处长拍着桌子,大声叫嚣:“这才十来天时间,你祝群群都快支撑不住了,我们这样子搞你6个月时间,但是就不把你搞死,看你怎么办?你还年轻,身体要紧,最多坐个几年牢,将来还能够做生意,如果身体垮了,什么都干不了,那么一辈子就完蛋了。你要清醒啊,不能糊涂啊!”

我说:“宁可失去生命,不会留下口供!你们不要白费心机了啊!”他们勃然大怒,说:“再下功夫,好好整整他,看他嘴还能硬多长时间?还有五个半月多等着他,看他还能坚持多长时间?好好整整他!看他嘴还硬不硬?”

当时我真的筋疲力尽,每坚持一秒钟都是极其艰难的,要不是不停地背诵师父的法:“大觉不畏苦,意志金刚铸,生死无执著,坦荡正法路。”哪里能够坚持下来啊?!自己只是知道自己必须一分一秒都坚持下去。

可是,王杰、盐城市“610”的尤处长、周处长下班之后,晚上又一次地换班了之后,两名警察看着我,还有几名警察在门口对话:“王杰他们怎么想的,真的太会吹牛了,亭湖区每年有7,000多个案子,他们别的事情不做了啊?每年的那么多案件就不管了?就专门下六个月的功夫对付祝群群一个人?这么多人的时间精力花费在祝群群一个人身上,值得吗?”

另外一个警察说:“是啊!而且耗费太大,谁也没有想到祝群群居然这样讲义气,宁死不屈,坚决不交代,现在啊,不但不好对祝群群判刑,就连王步美、马俊他们的案子都难以下结论了。不好办啦!这是我们谁也没有想到的事情啊!”

还有一个警察说:“对啊!王步美、马俊的案子很多都是和祝群群两个人做出来的,现在祝群群死活不承认,王步美、马俊如果再翻供,那么就完了,盐城市公安局怎么搞了这么一个大的烫手山芋啊?现在是请神容易送神难啊!”

听了他们的对话之后,我一下子明白了,立刻精神振奋起来了,原来王杰、盐城市“610”的尤处长、周处长他们是在进行最后地恐吓了,已经不可能再持续刑讯逼供我下去了,想想也是的,三十多名正规警察(盐城市“610”人员也是警察编制),马上就半个月下来了,仅仅是他们的工资就有二十万以上,加上这么多人的一日三餐费用和加班费用以及其它各种费用,每一天的开支都是不低的啊?那么多人怎么可能真的去刑讯逼供我六个月?应该很快就要结束了。

果然第三天下午,突然宣布对我进行拘留,先送到看守所去反省反省自己。

在这里,向那几位警察们表示非常感谢!谢谢!谢谢了!真的谢谢你们!无论你们是因为扮演角色需要,还是良知未泯或者其它原因。我祝群群都是谢谢了!真的谢谢你们!

但是,那些更多其他警察们,在邪恶警察刑讯逼供我的时候,不但没有想办法阻止或者帮助我,而是在旁边起哄,这也是一种很隐蔽的作恶,因为没有这些警察的起哄,那些邪恶的警察们正常情况之下,不会疯狂迫害多长时间的。所以,你们没有动手,但是等同于动手迫害。那么,你们的结果可想而知!

(七)刑讯逼供十五天、十五夜——反审讯篇

经过十五天、十五夜的刑讯逼供和五次昏迷不醒,但是我仍然以零口供、零签字结束了被审讯,除了一些正义感强的警察们帮助,我个人认为一些好的技巧起到了关键作用。

现在写出来给广大民众,熟悉之后可以抵制邪恶的警察们非法审讯。

因为我十几年来一直是研究和实践销售的,关于动作语言学,或者肢体语言学等等方面,我是了如指掌。所以我也不知不觉地把反审讯看成是一种销售或者一种反向销售。向他们销售“我祝群群肯定是零口供零签字”这个结论。

其实,当时在我眼里,那些邪恶警察们是透明的,他们说的是真话假话,通过他们的眉毛,眼睛转动状态,面部肌肉状态,鼻孔状态,还有手势,身体姿势,声音等等方面都能够判断出来。

所以结合销售本身,我总结了几个通俗易懂的反对审讯技巧。

第一重要的就是,要求他们根据《GA/T424-2003审讯过程录像规则》,打开录音和录像,否则一定要在检察院介入的环节里面控告他们。要求检察院向他们索取自己被审讯时候的全程录音录像,同时要保存好一切证明,如拘留证明等等。

根据《GA/T424-2003审讯过程录像规则》,自从实施日期2003年10月1日后,如果无法出示审讯时的录音录像,警方就是非法审讯,之后劳教或判刑都是非法。

没有在审讯被录音录像的人,能够去申请国家赔偿。所以林海祥、王步美、马俊等等应该无罪释放,并且获得国家赔偿!而且自从2003年10月1日之后,被判刑或者劳教的法轮功学员们,都是“610”系统、警察系统和政法委系统的非法行为,不仅应该无罪释放,而且应该获得国家赔偿!

下面先简单介绍一下邪恶警察们的方法和技巧:

给我的感觉,他们主要是用了攻心法,就是从性格、心理上突破。用了威慑法以及感化法,还有制造错觉法,当然他们还要制造紧张恐怖的氛围,让人心理防线崩溃。或者刑讯逼供之下让人无法承受,还有不让睡觉导致精神不安神智不清。另外他们还会语言侮辱和侵犯心理空间,打击身体导致影响人的心理。

以上是他们的主要几个方法,您先想一想,如何应对每一个他们的方法呢?请千万先好好思考之后,然后再看我下面写出来的内容。结合起来再认认真真考虑考虑,找到最适合自己的反对迫害方法。

1、完全沉默,是最高明的方法。

如果你做过销售,那么你会发现,最难应付的顾客是完全沉默的顾客。如果你没有做过销售,你肯定做过顾客的,你仔细留意一下,当你沉默无语的时候,销售人员是不是多数情况下不知所措。

而且,邪恶警察陈仙楼经常说:“这个祝群群难办,十八个不开口,神仙难下手。”然后他表现出一副不知所措的神情,非常的烦躁状态,当时我是在发正念或者背法(法轮功的内容)。

另外特别要注意的是,千千万万不能够在沉默无语的时候,去想你以前干过的“案子”,那么,这个时候完全可以回忆美好的过去。或者想像美好的未来。用这些美好回忆或者想像来替代回忆以前干过的“案子”,否则在心理压力大的时候,一不小心仍然会祸从口出的。这一点千千万万要注意的。千千万万要去想以前的美好回忆或者想像美好未来。

2、开口打破节奏

节奏,打破节奏,打破他们的节奏,他们刑讯逼供人的时候,已经形成了习惯性的节奏。这个习惯性的节奏是他们的精华和得心应手的状态,如果打破了他们这个习惯性的节奏,他们就会难以应对。心理上面就会很难受。

举个例子,如果有一段路,而且是晚上必须走的路,没有路灯,但是你已经走了无数次,非常熟悉,你已经形成了习惯性的节奏走过去;但是突然有一天晚上,这个路上多了一根长树枝横在那里,你突然被绊了一下,心理就自然的有点不适应;然后又出现一个长长的小浅沟,你也差点因此摔倒,那么下面,很自然地你无法再得心应手,无法再按照原来擅长的节奏走下去了,下面花费的时间精力会无数倍增加。哪怕下面的路之中没有任何障碍,也会在心理上面增加了很多负担,如果增加的成本超过预算很多,你还会走吗?这个例子请结合上面一段话,好好思考思考。

开口,最好不要开口,真的最好不要开口,正常情况之下,开口之后容易出现言多必失,在那种充满邪恶压力的恐怖环境之中,很难自我控制的,强烈建议不要轻易使用。

开口打破节奏里面有三个方法,第一个方法以不变应万变,他们说什么,你都是一个回答:“不知道”或者什么的。当时我使用这个方法时,是不停地劝说他们退党和“法轮大法好”,他们说什么,我都是劝说他们退党和“法轮大法好”。

第二个方法是严谨的逻辑,当然如果要使用这个方法,您的数理化成绩必须非常好,也就是考试接近满分或者就是满分。说白了,就是自己的左脑超级发达。他们说什么,都能够有理有据地反驳过去。当然必须达到内心平静无比,否则不行。在那十五天、十五夜里面,我主要采用这个方法,最重要的原因是我不能够配合邪恶。还有我自信能够应对他们几十人。

在这个方法之中,要经常反问对方,这一点特别重要,他们不是不停地问吗?这是他们习惯性的行为,那么回过头来不停地反问他们,不停地问一些他们必须面对的问题。他们确实是很头疼的。因为我是一直研究和实践销售的,所以几分钟时间内,我能够设计出一连串的问题,反过来问他们。或者根据他们的话反过来问,这个方法,他们很难应对,往往是无话可说,甚至不知所措,因为他们习惯了质问别人。这样就打破了他们的节奏。

第三个方法是天马行空,就是没有规律的去说话,或者天马行空的回答他们的问题,这样他们绝对会无法面对。我很少采取这个方法。我采取的时候,就是不回答他们问题,讲一些趣闻给他们听一听,主要是讲了因果报应的故事。当然,这个方法要把握一个度,不然会被“精神病”。

3、思维必须摆脱控制

他们说什么,思维千万不要跟着他们说出来的话走,或者去想或者去回答问题,思维上面一定要摆脱他们思维上面的控制,否则时间一长就会脱口而出和言多必失。这一点是肯定的,不信的话,可以和身边朋友做试验看看就知道了。

我印象之中最深刻的就是,有一次,盐城市“610”尤处长问我一些接近二十年前的事情,他一个个问题问,开始我没有当回事,再加上被刑讯逼供的昏昏欲睡,就随口回答了三个问题,他提出第四个问题时候,我一下子警觉起来了,不是让我放松吗?因为一瞬间我想起来了销售里面的经典方法“6+1”,就是销售人员设计6个问题让顾客表示点头同意,最后一个问题让他购买,多数情况之下,顾客会习惯性点头,一般来说,成交额不大的销售,顾客即使内心想反悔,也因为不好意思而放弃。最后的结果就是顾客买了不是非常需要的东西回家了。

所以我立刻沉默了,尤处长以为我没有听清楚,就又重复一遍问题,我听了之后望着他们,笑了笑,然后继续沉默,他们才反应过来了,尤处长气得拍着桌子:“好你个祝群群,居然在审讯之中学会了反审讯!”

4、不要相信和思考他们说的话

这一点特别重要,为了给你造成错觉,他们往往会真假掺半地告诉你,他们已经掌握了你的相关证据,真的部分你能够识别,但是有些部分却不知道同伙告诉他们没有?或者他们掌握没有?其实他们要是完全掌握,还费尽心机干嘛?直接交给检察院得了,用不着再加班加点地刑讯逼供了,往往这种情况是在你和同伙之间诈骗,如果一不小心就会被他们把战果越来越扩大。所以来说,沉默是金。最好就是不开口。

5、学会几秒钟的睡眠

被刑讯逼供是非常难受的,而且刑讯逼供主要手段是不让睡眠,但是如果内心平静,哪怕睡眠三秒钟时间,身体都能够得到一些有效恢复。内心平静非常重要,平静的内心可以让自己身心耗费能量非常小,同时能够帮助恢复身心状态。

6、排除打骂对心理的影响

打骂会对人心理上有很大影响,做过销售的都知道,人人都有一个心理上的安全空间,别人无意之中进入都会不舒服的,何况被打骂啊!首先必须告诫他们,是违法行为。其次,面对这种情况勇敢地迎上前去,正常情况之下,反而让他们无法再打骂多少,原因就是他们觉得这个方法没有作用。所以,首先破除自己怕被打被骂的心理状态。

但是如果你害怕了,他们会越来越打骂变得严重,因为他们指望你的口供。完成他们的任务。这一点要自己想方设法排除心理障碍之后,面对这种情况迎上前去。否则会被他们这些邪恶的警察们折磨得很难受。

(八)追查黑帮官员责任篇

回到社会之后,我找了高干子弟朋友们,把自己经历讲给他们听,听我讲完之后,他们都是极其震怒,有的说:“其实不给你睡觉的迫害,比打你迫害还要严重,后遗症非常大,我们搞情报的都知道这一点。你祝家已经败落,我们不帮助你,谁帮助你?”

有的说:“你祝群群什么条件都不如我们,而且不肯和我们同流合污,完全靠自己在社会上面打拼。就这一点让我们望尘莫及,我们所有人都敬佩。但是我们不可能只去整那些低级别官员的腐败证据,如果将来被圈子里其他人知道,要笑话一辈子的,所以不仅仅整那些低级别官员的腐败证据,还要整处级官员、厅级官员们的腐败证据。”

还有的说:“将来你在抛出他们腐败证据之前,一定要大规模宣扬一年左右时间,最好搞得天南海北都沸沸扬扬的,最后突然抛出他们的腐败证据,这样既能好好折磨他们,又能立威,而且将来……关于法轮功,最高层现在的争议越来越大,而且最高层都希望得到下面的支持。我们一直支持你们法轮功的。”

我的朋友们联合起来之后,用了党政军情报部门的力量,花了不到一年时间,进行了几个不同规模的情报调查演习,跟踪了很多当时迫害我们兄弟的警察,“610”,各级官员。用远距离摄像机取得了很多相关官员的腐败证据,他们的设备和人员素质肯定比地方上面强多了,后来又延伸跟踪调查了更多的官员。收集了两个方面的证据,第一是法轮功学员们被迫害证据,第二是相关官员的腐败证据。最后等我安排,由他们转交给政治局常委。

原来我也不想去把这些迫害过我们的警察、“610”、各级官员怎么怎么的,开始的时候真的想以德报怨,而且在去年年底的时候,我还送了一些礼品给曾经迫害过我的那些人,我想表明我以德报怨的态度。

但是在今年的3月13上午,五、六个阜宁县“610”和盐城市“610”的工作人员们一起上门来,劝说我写“四书”(揭批书、悔过书、保证书等)给他们,否则就要送我去洗脑班,理由是我在方强劳教所没有转化。当时我没有控制住脾气,大发雷霆,冲着他们发火。

我的高干子弟朋友们曾经说过:“你太善良了,说不定你的以德报怨,换来他们的步步紧逼……”不幸被他们言中了。

后来,我选了一个特殊的日子,从劳教所出来一周年,给他们发出第一封信,寄给了几个“610”单位,要求巨额赔偿,否则把他们的腐败证据送给中纪委,送给政治局常委。没几天时间,“610”不停找我们兄弟俩,希望我们“退一步海阔天空”,每一次我们都是口气强硬,坚决拒绝了。

后来,我过一些时间就寄内容不同的信,都是要求赔偿和给说法的信,“610”派出不同的人员也不停地找我谈,都是与我们以前没有矛盾的人员,希望我降低要求,但是,我们兄弟俩坚持自己的要求。

直到十八大的前一段时间,我开始大规模地寄信,每一次都是几十封信出去,都是要求赔偿,讨说法和要求中共最高层重新对待法轮功等等内容,并且提到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大量证据。结果“610”的工作人员又不停地找我,据说他们一直在开会研究我们兄弟俩的事情。

因为我的朋友们帮助我收集了关于法轮功学员被迫害一些证据,都是秘密录音。很多都是在饭桌上面或者随意聊天时候的录音。我们已经收集到了一些盐城市法轮功学员的被迫害证据,发现了一个可怕的事情,有几年时间里面,被刑讯逼供的法轮功学员们多次遭受下毒,但是我们又清楚地知道,公安局长是绝对不敢下这个命令的!政法委书记敢下这个命令吗?也不敢!直到今天,许多被下毒的法轮功学员身体仍然没有恢复!这不是针对法轮功灭绝人性的迫害吗?

后来的事情,已经传播得沸沸扬扬,上上下下都轰动,国内外都影响很大了。居然有当时参与决策的官员,以匿名身份在海外媒体写出来道歉信,我们家里人一直在分析是谁,目前还无法判断。

(九)后续篇

我是由于法轮功的事情,导致多次被刑讯逼供。我当年也和外地区的一些高干子弟法轮功学员成为好朋友,我知道,那么多的党和国家领导人以及亲属在炼法轮功,那么多开国元勋将帅或他们的亲属在炼法轮功,1999年7月怎么变成邪教啦?我也成了邪教徒了?真的无法接受。

当年的我知道,盐城市处级以上的离休老干部许许多多人在炼法轮功,后来听盐城市“610”王法强处长讲:“99年统计发现,仅仅盐城市在职的处级以上官员里面,炼法轮功的就有三十六个……”

去年以来,我知道的越多越震惊,根据一些律师事务所里的权威律师讲,处理法轮功没有半点法律依据,所谓的刑法第300条根本无法应用在法轮功上。针对法轮功的学习班更是非法。这些律师事务所不是普通的事务所,而是有太子党或者是高干子弟背景的律师事务所。在圈子里说这些,意味着什么?他们绝对不可能胡说八道的。而且,我的高干子弟朋友们告诉我,不仅对法轮功没有法律依据,镇压法轮功,甚至连共产党的规则都没有遵守,从99年以来,历届的两会和政府报告以及党代会里面,从来没有形成关于镇压法轮功的书面报告。拿不出一个正儿八经的红头文件来,这个意味着什么?

(责任编辑:简阳)

评论
2012-12-12 7:2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