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看看半个世纪前的德国人怎么过圣诞

作者:唐思懿

图为用圣诞小点心拼成的Frohe Weihnachten(德文的“圣诞快乐”)。(gänsebluemchen/pixelio.de)

人气: 23
【字号】    
   标签: tags: , ,

进入12月份,德国很多学校、幼儿园都有各种活动,主要是老师组织学生进行表演。这种活动,通常德国家庭的爸爸妈妈和爷爷奶奶都会来捧场的。英格已经快80岁了,英格最小的孙女上高中6年级,她是学校合唱团成员,学校举办圣诞音乐会的时候,英格便和儿子一起来到教堂观看。她很喜欢坐在教堂里看孩子们表演,但提起自己儿时过圣诞节的情景,却触动了这位白发苍苍老人心里一个不愿被触及的角落。

英格不愿意回忆圣诞节,是因为在她小时候曾经经历过战火、饥荒的乱世,炮弹的爆炸声以及落下时那种巨大的声响至今在她的脑海里挥之不去,那是她希望能忘却的一段记忆。没有足够的食物,衣服也仅勉强够穿,在这种窘迫和恐慌中,圣诞是和战争联系在一起的,真是没有什么值得庆祝的。那时过圣诞节能得到一双袜子就很知足了,母亲如果给她的布娃娃变出一身小衣服,她就开心得不得了。

汉娜也是战前出生的,她刚出生14天,母亲就抱着她从北部海岸城市逃亡了。他们在逃难的船上折腾了两天,然后又步行走了几十公里投奔黑森州的亲戚……汉娜病得很重,母亲以为小婴儿活不下来了,但她命大,活了下来。而且汉娜的姑姑后来说,他们走后第二天,炸弹就把房子炸了,炸弹就在原来放汉娜婴儿摇篮的地方爆炸了……

现在汉娜早已经儿孙满堂,圣诞节时她总是忙得不亦乐乎,要招呼一家大小聚会,她要准备很多礼物,还要做很多好吃的东西。说到圣诞节,她说,战争给德国人带来这么多苦难,可是这和犹太人受的罪还是没法比,希特勒真是造孽。联系到现在以色列不稳定的局势,她只祈求和平,因为和平是那么值得珍惜的东西。

莫妮卡也经历过战争,但她对圣诞却有着另一种记忆。莫妮卡是41年出生的,48年因为父亲不愿意去当苏联的间谍,所以举家从勃兰登堡州附近逃到法兰克福附近。之后,每逢圣诞节,她的姑姑就会自己做很大一盒圣诞饼干给他们家寄来,而每一块饼干上都有半个核桃,那是自家院子里的核桃树上结的。这盒圣诞饼干曾经让莫妮卡非常期待,一来是因为当时没有东西吃,所以饼干是非常稀有的;二来因为上面的核桃让她想起老家,这盒饼干代表着家乡。

说起这种圣诞饼干,莫妮卡说,这种饼干现在可买不到,也没有人做了。市场上买的和这种家庭手工方法做出的根本不一样。原来的圣诞饼干没有什么模子,就是厚厚的一大块,足有3厘米厚,烤好了以后切成差不多5厘米见方的块。记忆中,做这种圣诞饼干是一个力气活,要很用力的把各种配料揉起来。后来有了机器,省了很多力,结果饼干里面也就少了不少人气,不如以前的好吃了。

在她的记忆里,圣诞节还是很美好温馨的。无论怎样,教堂是一定要去的。回来之后点亮圣诞树上的蜡烛,妈妈把礼物在树下放好以后,轻轻摇动一个小铃铛,这时,她才能迈进这个有圣诞树的房间。她和姐姐一起唱圣诞歌,朗读圣诞故事,然后才能打开礼物。

圣诞节是分享幸福的时刻,人们想着送给亲人什么礼物,怎么包装,同时也能收获一份惊喜。这让莫妮卡很喜欢圣诞节。

胡博特是战后出生的,今年快60岁了,他住在海德堡附近。小时候,他们是和爷爷奶奶以及姑姑一大家住在一起,圣诞节是家庭大聚会的时候,互相串门,去亲戚家走动。他们家一走动,浩浩荡荡,那个大家庭的感觉非常强。

印象最深的是圣诞前几天,那个时候有一个房间就不允许他们小孩子进入了,妈妈在里面忙活,布置圣诞树,包礼物。胡博特像很多小孩子一样,也偷偷去妈妈柜子里翻找过,想提前揭开这个惊喜,但是似乎得手的时候不多。

进入12月以来,妈妈、奶奶就开始做很多圣诞饼干,总是会做五六种。但是一般来说,节前是不能吃的,要到平安夜以后才开始吃,偶尔妈妈也会拿几块出来先给孩子们解馋。胡博特印象中,就是节前偷尝的饼干最好吃。

到了圣诞夜,孩子们听到妈妈摇动小铃铛以后,就可以进入有圣诞树的房间了。不过,像很多德国家庭一样,孩子们要先唱圣诞歌、朗诵圣诞诗歌、讲述圣诞故事,然后才能去树下找自己的礼物。

小孩子们在圣诞树前玩的时候,姑姑则在厨房做饭。在他们那个大家里,圣诞大餐其实不是什么典型的圣诞餐,而是肉排加烤土豆。姑姑的这道菜做得最棒,一到圣诞节就露一手给全家,后来这就成了他们家的圣诞餐了。

如今,胡博特爷爷奶奶那时的很多规矩都没法保留了,但胡博特自己有四个孩子、两个外孙,所以家庭大聚会这个传统无论如何还是会保留的。

(责任编辑:文婧)

评论
2012-12-21 8:3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