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人民日报辩“法治”不是“管制”续遭拍砖

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教授、社会问题研究中心主任于建嵘微博连续发声、猛烈反击官媒。(网络图片)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2年12月24日讯】(大纪元记者陈静慧报导)近日,中共多家官媒大造舆论,打着“法制”的借口要对民众最后一个言论空间——网络下手,遭到许多民众的强烈抗议。12月23日,中青报又发表署名文章《别将“法治”误读为“管制”》为自己辩解,民众继续猛烈拍砖,痛斥官媒:“不怕把法治当管制,就怕把管制当法治!”

当局舆论造势严管网络遇强烈抗议 发文狡辩

12月18日开始,中共几大官媒《人民日报》、《光明日报》、《北京日报》等一齐发声,释放对网络新一轮打压的红色警示。

著名经济学家韩志国分析,传统媒体倾巢而出,对网络新媒体发起了规模最大、火力最猛的集团进攻,目标明确而清楚:把微博彻底扼杀于摇篮之中。他认为:“这是决定中国前途和命运的殊死之争:如网友所说,即使打碎了所有的镜子,猪八戒还是猪八戒;即使杀光了所有的公鸡,黎明终归还是黎明。”

12月23日,中青报发表署名文章《别将“法治”误读为“管制”》,辩解称:一谈到立法治理网络问题,不少人都有这样本能反应:又要管网络了。中国很多事常是一放就乱,一管就死。人们焦虑于那点儿来之不易的言说空间被“管制”扼杀。一个常有的误解就是将法治误读为“管制”。立法不是不让人说话,更不是封人之口。……

这篇文章被《人民日报》新浪微博转载后,立即引来众人的围观,至记者发稿止,已经被转发3633次,评论一度达1390次,民众清一色的痛斥、谴责、谩骂,对此文进行围剿、拍砖。评论显示,中国大陆觉醒的民众已经不是少数。不久,大量评论遭到删除,仅剩下22条没什么实质内容的评论。中国政法大学教授何兵: “和你讨论的贴子被封,你赢了。 ”

西南民族大学教授肖雪慧人表示中青报这篇文章很扯淡:“分明是政府和官员把法治歪曲成管制,却倒打一耙。”民众“zax113”:“不让人说话,到底是法制还是管制? ”民众“华南法律人-仲裁员”:“别把管制说成是法治,法治社会不删帖,不封号,言论放开,言责自负!删帖,封号不是管制,是哪门子法治?”民众“乐见朱颜记”说:“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你们要的是管制。还有什么好狡辩的?还接着骗人吗? ” 民众“邵言123”干脆说:“来,大家一起对仆人日报说:呸!”

有网友对《人民日报》执行了一次正部级拉黑,表示抗议。(网络图片)
有网友对《人民日报》执行了一次正部级拉黑,表示抗议。(网络图片)

还有网友直接将《人民日报》拉黑以示鄙视,嘲讽曰:“进行了一次正部级拉黑。”
有网友对《人民日报》执行了一次正部级拉黑,表示抗议。(网络图片)
有网友对《人民日报》执行了一次正部级拉黑,表示抗议。(网络图片)

当局欲再压制舆论空间 民众反击 猛揭官媒老底

十八大会议上,中共高调反腐,承认党内腐败已经到了即将亡党的地步。在仅仅一个月之内,中共十多名贪官落马,大多是知情民众在网络曝料所致。随着“房叔”、“表叔”、“淫官”的落马,网络举报反贪形成趋势,成为一个全民参与、简单快捷的揭露腐败的有效途径。此后,几乎天天有贪官被网络曝光,这令为数众多的贪官们大惊失色。

11月末,中纪委书记王岐山最先定下当局反腐的调子,称反腐要:“润物细无声,不大搞动静……”。面对中共内部严重的贪腐,当局“细无声”式的反腐,令民众对其反腐的真实性表示怀疑。

言论自由是中国宪法规定的,但中国民众是没有言论自由的。中共当局一直在封锁网络,用几十亿元建的网络防火墙,将境外很多网站挡在墙外。在国内,youtube、facebook、推特等许多境外网站均不能登录,想了解真相只好翻墙。当局还雇佣大量五毛监视网络,随时删贴封号,关于真相的敏感词遭到屏蔽。当局用极其卑鄙的手段掩盖了许许多多真相,尚嫌不够,他们恐惧的目光又瞄上了大陆民众言论自由的最后一块阵地——网络,又将黑手伸向微博。这种“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专制行为,遭来民众强烈谴责。

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教授、社会问题研究中心主任于建嵘微博连续发声、猛烈反击官媒:“我们要警惕央视和人民日报等官媒对微博和网络言论的责难。网络言论需要规范和管理,但官媒没有资格借助公权力来打压人们因科技发展获得的言论自由空间。新闻需要立法,网络需要立规,但目的是保障言论自由。官媒如果想利用肃整网络言论再获独尊,幻想!保护所有人的言论自由,人民日报和央视才有尊严!……”

于建嵘还表示:“一个为了迎合政治权力而造谣说亩产三万多斤的媒体,有尊严吗?人民日报、央视、光明日报等媒体及从业人员想要有尊严,就应与广大网民站在一起,坚决捍卫公民言论自由这一宪法权利!”并呼吁当局尽快制定“新闻法”,以保障公民言论自由和新闻出版自由。

民众晒《人民日报》曾经报导过的最假消息。(网络图片)
民众晒《人民日报》曾经报导过的最假消息。(网络图片)

名博“二黑媳妇”一语道破:“网络反腐取得成效,贪官害怕了,说什么网络监管是国际惯例。公务员财产公示也是国际惯例,中国怎么还不出台财产公示法?世界银行数据库中的176个国家中,有146个建立了公务员财产公示制度。中国1994年把《财产收入申报法》列入立法计划,18年来一直空谈,比宪法还难产。”

民众“巡山123”斥责其:“人民日报你还要脸吗?请你不要侮辱人民二字了。如果人民日报和网络相比,你什么都不是,你除了拍政府领导的马屁你还有什么呢?你挖出过多少个贪官?你播出过多少政府的不是和过错?你一味的作为政府的口舌有什么资格来评判网络,作为一个媒体你应该做的是站在政府的对立面来鞭策政府。这些网络做到了!”

有3位民众猛揭人民日报谎言的历史。“沛县刘邦”揭露:“人民日报是地球上最胡说八道的报纸,当年我老爹收藏有1935年~1980年的很多报纸,最能胡说八道的就是新中国后的《人民日报》,水变汽油、亩产10万斤小麦、某乡放卫星、某村大炼钢铁10万斤、一头猪有800斤、气功大师治百病、要证据?去党国的档案馆,看看党国的报纸是不是地球历史上最能胡说八道的文字资料。”

民众“墨钜”:“要时刻对人民日报保持警惕,它发了一篇文章,反右来了;它又发了一篇文章,文革来了;它发了一篇社论,军队来了。”

民众“杨幼桐18”认为:“……大饥荒死了三千万人,它(人民日报)至少是帮凶。这要判多少次?请教。要讲法治,判人民日报一百次死刑也不为过。”

网络反腐威猛 令当局恐慌 担心亡党

23日,大纪元记者采访了福建省福清市维权人士吴先生,他表示:“人民日报等官方媒体散布舆论,称要用法制管理微博。对此,我并不感到奇怪,中共官方媒体周期性的发作,因为贪官太多,他们害怕百姓揭他们的丑,他们的罪恶怕被揭露,怕被网络曝光,微博反腐对他们的威胁很大,他们感觉到有危机,就要采取行动了。”

他还表示,其实靠微博反腐,本身就是很荒谬的,这说明中国的法制建设是失败,公民已经没有地方说理了,什么都没有了,仅剩一个微博了,还要被他们掐死了。对此,老百姓网络一片骂声,说明民众都是以取笑的心态对待他们,拿中共的官媒当猴耍。自称是“法制”不是“管制”,可能是他们听到抗议的声音太强烈了,站出来为自己狡辩。

广西柳州李先生在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时分析,这是当局企图控制人民监督政府的权利,网络反腐全民参与,是目前很有效的反腐方式。如果百姓有正常的渠道反映情况,何必到网络曝料,还冒着被报复的危险。当局感到压力,他们惧怕人民监督的,一旦贪腐官员不光彩的行为被曝光、被揭露,将直接威胁中共政权,这引起了当局的注意,所以他们要收紧网络了,还要打着“法制”幌子行管制之事。

湖南维权人士尹先生告诉大纪元记者,当局要打压网络,这说明他们害怕了。网络反腐撂倒了十多名贪官,可以说中共80%以上的官员都腐败,让他们反腐就等于让他们自己反自己一样的,如果所有的贪官都被揪出来,共产党就得灭亡。十八大提出反腐是唱高调罢了,如果中共真有诚意反腐,就公布官员财产吧,公布自己的儿女去向吧,不要干打雷不下雨。

(责任编辑:周雅)

评论
2012-12-24 12:3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