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热点互动】

传温提平反六四和法轮功 如何着手?(2)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2年03月30日讯】(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主持人:今天我们探讨的话题是“传温提平反“六四”和法轮功 如何着手?”欢迎您拨打我们的热线电话:646-519-2879参与讨论或发表您的见解。我们继续刚才的讨论,还有几位观众朋友在线上,我们先接听大陆陈先生,陈先生您好。

MP4下载收看

陈先生:你好。我想请问一下温家宝这个做法,他的心理上是出于一个什么样的目的?或者是他个人对这个问题,因为这件事情毕竟要冒很大的政治风险,他自己有没有一个很好的未来出路,或者对这个国家、这个民族、党的出路他有没有做一个很好的安排?谢谢!

主持人:谢谢陈先生,我们再接听纽约的张先生,张先生您好。

张先生:从2月6日开始,新唐人《热点互动》就一直追踪这件事情,而且电视台也连续报导,使海外的华人和国内能看到这新闻的人可以得到很多的真相,这点很重要。当时我就有一个感觉,我就说过王立军出逃,在某种意义上讲可以说是“王一炮”,当然他是邪恶的王一炮。1911年的时候,武昌起义是熊秉坤带领发起的,所以孙中山先生当年在辛亥革命取得胜利之后很赞赏熊秉坤,赞赏他为“熊一枪”,不过他是正义的熊一枪;现在的王立军是邪恶的王一炮,但是他所带来的多米诺骨牌效应是很重要的。

大家想一想,去年3月11日,日本的地震,你看那个景象,海滔来的时候,那种摧枯拉朽的事是任何人挡不住的,船啊、房屋啊、汽车啊……完全都淹没在当中。所以这个形象很像民意、天意让共产党亡,就是那个味道,你挡不住的。在这样一种形势下,连胡锦涛、温家宝这样党的领导人都在不得已的情况下进行所谓的改革。

主持人:谢谢张先生,我们明白您的意思了。我们再接一位观众朋友的电话,纽约王先生,王先生您好。

王先生:大家好。我一直认为温家宝讲的话都是真的,因为他在海内、海外一共讲了100多次,中共向来没有人像这样,他不是普通老百姓,他是中共第二把椅。他一直讲这样的话,现在不但要平反“六四”、平反法轮功,这是一定要平反的。我还向温家宝、胡锦涛建议,让他们在历史上永远留名,比毛泽东的名字还大,那就是把天安门的毛泽东尸体移出去,移出去以后,中国大陆99%的人都会支持你温家宝、胡锦涛,而且你们将来在历史上的名气真是伟大得不得了。我希望胡锦涛先生赶快做这件事情。

主持人:谢谢王先生。我们再接一位大陆的张先生,张先生您好。

张先生:我觉得这个消息不太可信,因为我觉得中国政府当时对“六四”和法轮功的取缔是完全正确的。“六四”是什么情况呢?就是国内有些人利用民众、学生对贪污腐败、环境问题、贫富差距不满的这种情况来颠覆国家政权。邓小平说中国政治体制改革一定要随着经济体制改,所以中国政府已经着手政治体制全面的改革,但是因为1989年学生过激的行为导致了后来中国政改不改。

主持人:谢谢张先生。我们集中回应一下,我们先请现场嘉宾回应一下。说起刚才大陆张先生的提问,说可不可信。现在有一个消息指,北京开会研究后会推出一个包罗万象的改革方案,而平反“六四”就是其中的一张主牌。针对这样的消息,同时针对刚才各个观众朋友提出的问题,我想听听两位嘉宾的分析。

陈破空:大陆的张先生说中共镇压“六四”、镇压法轮功都是正确的,说学生过激。我想即便“六四”获得了平反,即便中国建设了民主社会,还是有像张先生这样人的观点,只不过这样的观点正在边缘化,而且会成为越来越少的少数。这种顽固派或者强硬派的观点在中共高层也有,所以为什么“六四”不能得到平反,就是说朝野都有呼声的。

另外,刚才大陆有位先生提出很好的问题,他说,温家宝提出这个出于什么?他的政治风险是什么?我还是回到3月14日的记者会,温家宝在会上严厉的批评了重庆现任市委市政府。结果第二天,薄熙来就应声落马。这说明什么?这说明温家宝作为改革派,在党内的地位非常巩固,他有相当大的权力基础。

这个我们就看到一个现象,当时1989年,以赵紫阳为首的改革派几乎是全军覆没,处于溃败状态,经过20年我们看不到改革派的影子;那么20多年之后,可以说中共党内的改革派重新成长了,而且羽翼渐丰。

温家宝说这个话他是他的有底气的,因为温家宝在第一任的时候是个弱势总理,他不太说这个话;但第二任他是个强势总理,为什么呢?因为他经过两任的总理之后,他管的部门非常大,49个部委,有很大的权力。另外,他到灾区的现场,雪灾、地震的现场建立了巨大的名望。中共现在的领导人没有一个人的名望可以跟温家宝相比,这样的名望反映他在党内的地位就非常的稳固。

回头来看党内,如果高层开会,他掌握的部门最多;再一个,开会的时候,他的名望最大,如果他要说起话来,没有几个人好意思去反对的,而且他是义正词严的。在这样的情况下,改革派的涨势应该是不错的。所以他不仅是说到了这一点,而且他有能力做到这一点。因为温家宝绝不是势单力孤的,他在高层背后一定有人。比如说是否有胡锦涛的默认?是否有习近平的背书?这都是一个观察点。

另外,在基层也有这种声音,比如说广东省委书记汪洋,就是对温家宝政改完全以实际行动呼应和响应的这么一个人,他创造的“乌坎模式”实现官民和解,打破了镇压和残暴的格局。这就可以看到高层、低层都有对温家宝的呼应。所以温家宝不仅能够说得到,而且根据现在改革派的重新集结,有可能能够做得到。

刚才冯先生讲到赵紫阳的时候,的确,温家宝在1989年选边站,他知道胳膊拧不过大腿。我在《中南海厚黑学》这本书里面写:温家宝是邓小平的深宫卧底,是监视赵紫阳、胡耀邦的。他当时的确扮演了一个不太好的角色,但是他能够生存下来;就跟戈尔巴乔夫生存下来一样。戈尔巴乔夫的太太当时回忆说,他在家里成天怨天尤人说要改变国家,他太太就告诉他:你如果要改变国家,你就要有耐心、忍耐,等你登上高位,你才能改变这个国家。

所以温家宝终于通过自己的隐忍,登上至少总理这个职位,虽然他排号是党和国家领导人第三,但是他的实权是第二,甚至接近于第一。所以在这个时候他现在有出头天,能够一言九鼎的说话,我想对这个国家还是不说不笑、不打不叫的一个好的声音吧,一个福音吧!

陈志飞:我觉得我们现在正在目击历史在中国大陆展开。对于中共的前景,包括十八大怎么召开?召开以后什么结局?胡温心里没有底,大家都没有底;而且现在问题是一年以后中共还存不存在?这样的问题都将浮出水面。

我刚才讲了,现在中共面临的这个摊子是疮痍满目,根本就没有一处能够让它苟延残喘下来。比如说一个国家社稷有宗庙,中共第一代领袖是毛泽东,现在只是把他的画像挂在天安门广场,除此之外,老百姓对他恨之入骨;第二个领导是邓小平,如果平反“六四”,“六四”的责任在谁?最终责任不在邓小平吗?那第二道宗庙里的神仙也要给打掉;第三,你要平反法轮功,因为江派掌权之后,在中国大陆一意孤行制造了很多冤案,法轮功是最大的冤案。这样把第三道也打掉了。这样国家社稷何存?国之不国,宗庙不在了。

所以中共你从哪一个方面来看,王立军揭开了这个案子,揭开了这个盖子,所以“王立军事件”的历史意义很多西方人没有体察到,我觉得它跟“林彪事件”很有一比,两者都是告洋状。“林彪事件”之后有粉碎“四人帮”、有“六四”等各种事件,但是实际上当时都是体制内的,当时的领导人都可以很快的把它化解掉,因为并没有波及整个集体。

“林彪事件”是很大的冲击,因为它当时完全威胁到毛泽东的威信;王立军到美国那儿告洋状,也起到了同样的作用,甚至威胁更大。林彪事件你可以掩盖,没有人见到林彪上飞机,也没有人看到他怎么被导弹打下来;但王立军出走美领馆大家都看到了、网民都看见了。这样说明这个政党现在体制内已经没有一个平衡的机制,它必须要寻求美国人在其中帮忙,所以把这个事件也国际化。这就是我们为什么看到英国《金融时报》也在其中发声。而且我发现非常诡异的是2月6日出走之后,很多消息很准确的第一时间都出现在外媒。

所以中共现在已经走到了走投无路的地步,党内各派在激烈的决斗当中,很多程度上需要依靠外部的力量。比如美国总统奥巴马已经成为“第十名”政治局常委,因为他手中掌握了其他九名常委最详细的资料,而他排名肯定不是第九。在这种情况下,中共的命运已经成为一个国际的问题。

而它现在面临的问题是公开化,胡温面临的问题就是今天我们要讨论的问题,怎么给全国人民一个交代?怎么把这个摊子保下去?还能不能保下去?我的观点就是说,你改革也好,你怎么改?改革已经喊了30年了,从历史上来看,从商鞅变法,王安石到张居正,哪一个改革能说永远改下去的?如果说永远改下去的话,就是没有改革,说明只是为了保命而已。

你奥巴马搞医改,三年、五年就完成了。哪有说什么国家从七八年改到现在的?那就说你改不下去了!没有改。只是说改革是给中国人民和西方被蒙蔽的人士,在空中画了一个大饼,告诉我们会改,我们会按你的说。实际上这是一个保命符,保命的契约,那么这个保命契约现在还能承受下去吗?我觉得这个改革已经进行不下去了,它现在就是要改辕易辙,要改变自己的皮,因为它所造的孽太多,天让之而不活。

共产现在面临的命运就是说不但要处理之前它的债务,它造下的罪行,而且可能要以改头换面的形式,重新进入中国历史舞台,或退出历史舞台,这样它这些造孽者或它的领导才能有自新的机会。

主持人:您说的改革,指的是不是中共在改变之后,中共可能还会存在?这个政党还会存在?一会儿来我们还会讨论这个问题。那么我们接一位大陆山东的许女士,许女士您好!

许女士:您好!我倒是有一个不同的观点。关于百度的敏感词解禁,“法轮功”、“转法轮”解禁,我觉得它那个防火墙可能是出现了一些问题,毕竟也没有完全真的解禁。如果真的想政治体制改革的话,基本要解禁我们新唐人电视台,让大陆的观众能够在有线电视能够收看咱们新唐人电台的节目,这样才能真正的改革。

关于“六四”这个事情,温家宝提也罢、不提也罢,我觉得中国共产党不可能去平反“六四”的,因为“六四”如果平反了,以后共产党就必须要开放基本言论自由,这样贪污腐败的官员就没有贪污腐败的机会了。

另外,大陆张先生的话真的很可笑,他说中共镇压“六四”是对的,就算按照你所说的话,镇压是对的,难道就可以把坦克车开到天安门广场对学生进行血腥的镇压吗?

关于法轮功这个事情,我觉得温家宝也没有真的想给法轮功平反。另外我想问专家一个问题,据消息来源就是说要把中国模拟日本那样,就是一党独大。一党独大不就还是一党专制吗?我不明白是什么意思。我希望专家能够解释一下。

主持人:好,谢谢许女士,一会儿我们请嘉宾回答您的问题。我们再接大陆陈先生的电话,陈先生您好!

陈先生:您好。我首先说大陆那个姓张的,还有纽约姓陈的观众,两个完全是睁着眼睛说瞎话,估计这些人要么就是共产党来卧底来捣乱的,要么就是特权阶级,广大的老百姓还是很痛苦的。

那个改革、平反“六四”这些事,我说不要中了它的毒,虽然说现在中国的政治环境比八九年好一点,第一个,没有像邓小平那样掌握实权的老人了;第二个,现在它已经走到末路了,它不改也不行,它现在估计处于两难的境地,它为了生存,它可能要改,但是要它改好,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因为它们是既得利益者,它们已经做了移民的那种思想准备,你想它们怎么可能会改革呢?他们把财产都秘密的转移,胡锦涛子女没这个吗?温家宝子女没这个吗?

主持人:好,谢谢陈先生。

(待续)

(据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录音整理)

视频:【热点互动】传温提平反六四和法轮功 如何着手?(上)

视频:【热点互动】传温提平反六四和法轮功 如何着手?(下)

评论
2012-03-30 9:3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