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捷克政要写信对法轮功表示支持和钦佩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2年03月31日讯】曾经在中国遭受迫害的法轮功修炼者吕适平女士在今年2月末应捷克“梅内泰克节”(Festival Mene tekel)的邀请来到了布拉格,受到多名捷克议员及捷克政府人权专员的接见,她以自己亲身经历向这些议员讲述了法轮功受迫害的真相。真相给这些政要留下深刻印象,事隔多日,部分捷克议员陆续来信写下接见吕适平女士后的感受,谴责中共的暴行,对法轮功修炼者表示支持和敬佩。

捷克参议院副主席 阿莱娜•巴莱茨科娃(Alena Paleckova):

“(迫害法轮功)这是中国政府身上一直持续的耻辱和罪行,尽管(中共有关于人权改善的)那么多的声明,中国还是顽固的极权制度。共产制度是中国人的枷锁,否则中国的发展将被真正看好。祝愿中国人能够尽早摆脱这个枷锁。”

“我了解到开始镇压法轮功的许多细节,包括中共强制机构的镇压手段,想一次性在三个月内达到镇压目的,但是超过十年也没有达到目的。相反法轮功却在这个时期壮大起来,在非官方的场合一些中共最高官员已经承认,镇压法轮功是错误(决断)。这让我想起以前(共产党统治时期)的捷克地下组织,当时把他们非法化对于当时的政权而言得不偿失。但是共产政权的主要目的就是维护自己统治,所以就这么干。”

“我又一次意识到,全世界共产极权制度的本质是一样的。对人的绝对控制,包括人的意识和良心、自由意志的表达,尽管是打坐或者修行,仍然被当作根本的威胁。如吕适平女士对我们讲述的,法轮功讲求“真、善、忍”法则,因而和共产党形成尖锐的意识形态对立,因为共产党的基石是谎言,妒嫉、暴力和不容忍。”

捷克参议员 卡雷尔 •史贝克 (Karel Sebek)

“和吕女士的见面给我留下深刻印象。使我回忆起(捷克斯洛伐克共产党)极权统治时期,30年前我自己亲身经历过的时期,同时我对于思索谈话中提到的遥远中国的残酷感到恐惧。当提到发生在世界另一端的邪恶时,一方面觉得无助,另一方面自己在舒适的生活和冷漠中被唤醒。和吕适平女士的见面很令我感动,让我想起教育家杨 •考门斯基的召唤:“你可以有益于任何人,乐于使别人受益吧,如果可能,请让整个世界受益。。。。。。”。

“从欧洲人的眼光很难理解残酷的镇压仅仅因为不同的观点和信仰。法轮功的真相使我们了解那里人民的生活(的一方面),这是第一步并且是重要的一步,尽管距离遥远,但是我们的心灵却相近。我认为,吕女士讲的(法轮功真相)有益于我的生活并且由此影响我的将来。”

捷克参议员 米洛斯•维斯特茨勒 (Milos Vystrcil)

“吕适平女士关于自己生活和命运的讲述让我回忆起我们从1948年到1989年间的历史(捷克斯洛伐克共产党统治时期)。她亲身遭遇的只是更复杂和无情。中国政府迫害法轮功的所为,应受到审判,而受迫害者应受到我们的同情和支持。很遗憾,如果中国不能够承担“世界人权宣言”中所声明的遵守基本人权的责任 ,那么它将不能被当作真实的以民主为基础建立的发达国家。”

捷克众议员 罗曼•考斯特日察(Rom Kostrica):

“有一种说法,国家的民主性可以根据(这个国家如何衡量)人的生命价值看出来。尽管这种价值很难表达,但可以想像得出,在(中共统治下的)中国人的生命价值很低,。。。我以自己名义宣布,在中共镇压法轮功修炼者的问题上,它是违背人权和自由的,并且我以钦佩的眼光关注着法轮功修炼者的勇敢和无畏。我坚定的希望,法轮功修炼者的牺牲不会白白付出,将来会显现其意义。我坚定相信,这个将来不会久远。”

捷克众议员 杨娜•菲舍洛娃(Jana Fischerova):

“我很高兴和吕适平女士见面,并且我们谈论到,在吕女士来芬兰前在中国的生活。我感叹于她的(精神)力量和见证中共(镇压法轮功)暴行的努力。法轮功宣称通过炼功和遵守“真、善、忍”的原则,改善身体和心灵,达到长寿和获得高尚道德品质。我同情被迫害的法轮功修炼者,支持所有基本人权被侵犯的人们。”

捷克政府人权专员, 莫妮卡 •西蒙科娃 (Monika Simunkova):

捷克政府人权专员莫妮卡•西蒙科娃在接见吕适平女士前就对法轮功真相表现出浓厚的兴趣,她甚至自己把法轮功的著作《转法轮》打印出来阅读了解。她 在会见后说这是“难忘的经历”,并在政府的网页上公布了此次会见:

“政府人权专员 莫妮卡 •西蒙科娃接见了‘梅内泰克节’的客人、良心犯吕适平女士,她是医药行业的经理,于1999年在中国被抓捕,多次被关进监狱和受到折磨,仅仅因为修炼法轮功。经多年关押后于2007年3月出现机会离开中国。今天生活在芬兰。”

“向人权专员以妇女的角度介绍了(中共)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关于中国侵犯人权的事情我当然知道,但是吕适平女士讲述的经历的细节还是震撼了我。作为经历过共产制度的国家,我们无疑有这个道德义务发声和指出中国及其他极权国家侵犯人权状况。”


人权专员Monika Simunkova。


参议员米洛斯•维斯特茨勒 Milos Vystrcil。


参议员卡雷尔 •史贝克 Karel Sebek。


众议员杨娜•菲舍洛娃Jana Fischerova。


参议员副主席阿莱娜•巴莱茨科娃alena-paleckova。

评论
2012-03-31 3:5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