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投书】当今中国之出路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2年04月21日讯】自从出现王立军、薄熙来事件之后,中国社会,议论纷纷。网络上,舆论汹涌,谣言四起,“妄议”不断。充分反映了老百姓的担忧。

当今中国出路在哪里?这是每个有良知的中国公民(含港澳台)都应该考虑的,都应该有发声的权利。绝不是什么“妄议”。中国人,无权议论中国的出路,公民的权利被谁剥夺了?只有那些奴隶主和自愿当奴隶的人们才会甘心让主子去打个头破血流,等他们谁掌握了我等生杀大权之后,便俯首帖耳任凭他们驱使。

不要忘记,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歌是“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所有的中华民族的子孙们,忘记了这句歌词,就是忘记了中国百年革命的血与火,对不起革命先烈,对不起民族,对不起自己!

在如此纷乱的时候,我们更需冷静思考,切不可乱了方向。中国革命道路走了100多年,国共两党各自充分表演,从文争到武斗再到大陆与台湾分别实施三民主义与共产主义的体验,实践经验教训都非常充分,对各种“真理”都进行严格检验(用生命和鲜血),站在民族振兴的高度,站在历史的视角,站在人性的立场,不带任何主义偏见,丢掉党派私利,认真总结经验,吸取教训,中国的出路就在其中,若继续用一些诡异的“理论”、“主义”进行“推导”“演绎”,中国究竟还要在黑暗和昏乱中摸索多久?谁也不能逆料。肯定还会有更多牺牲,还会流更多的鲜血,老百姓还会吃更多的苦,受更多的罪,老百姓当奴隶,不知道还要当多少年。

中国革命包括孙中山国民党领导的辛亥革命(资产阶级革命),和陈独秀共产党发起的无产阶级革命。

1949年后,国民党在台湾,反思过去“党国”独裁腐败痛失政权的教训,稳步走向民主社会体制,台湾老百姓的命运掌握在老百姓自己手中。中国大陆老百姓的命运掌握在共产党手中。今天,掌握在胡锦涛和温家宝手中。

胡锦涛处于改变中国命运的关键时期。选择正确的方向,就可把中国引向光明,成为伟人。若胆小怕事,因循守旧,中国就只有继续在黑暗中痛苦挣扎直到奴隶们爆发自我解放的内乱,再次把人间变成地狱,成为庸人甚至罪人。

纵观共产党内的斗争,说到底就是左派坚持独裁腐败党性和右派发扬民主人性的斗争。

为什么说左派坚持的是独裁腐败的党性?

按照共产党左派秉持的共产主义理想来看,它是与人性背道而驰的。细究“共产”二字,可以得到以下认知。其一,财产共有,即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都是社会公有,剥夺私有财产,每个人都是无产者,都必须依附于这种社会体制,否则便无法生存。共产主义者故意掩盖了一个最重要的问题:管理这个社会的领导阶层怎样产生?社会主义社会元首的地位不但比资本主义社会的总统高,而且比封建皇帝的权力高。在皇帝统治下,还有“富可敌国”的富人。社会主义社会的民众经济上一无所有,政治上,没有任何监督权利,我们的身份就是奴隶。国家元首富有人性,政策就宽松一点,领导人独裁,老百姓就受罪。马克思没有指出,社会主义社会的国家元首怎样产生。中国大陆60多年的历史证明,共产党凌驾于国家之上。中共总书记和中国大陆政府的国家主席不是老百姓选举产生。毛主席用武装向国民党夺取政权,他打天下,自然就要坐天下,一直坐死。毛死后,由拥有军权的邓小平从华国锋、胡耀邦手中夺权,江泽民在邓小平夺权斗争中有功,便得到江泽民任命。老百姓根本无法监督他们,也无权管理国家、集体的公有资产。“为人民服务”的官员成为国库中的硕鼠。其二,毛泽东搞了一辈子集体生产,结果,老百姓没有生产积极性,导致缺吃少穿。这样的国家能够强大吗?左派的共产主义,社会主义从理论与实践两方面看,都行不通。

既然理论与实践都证明社会主义社会、共产主义社会都不能实现,他们为什么仍然一意孤行,要摸着石头过河?因为马克思主义为造反者提供了威力无比的武器,通过造反夺权之后,能够建立一个奴隶制政权,供造反者及其后人享受到比皇帝更优越的统治与剥削压迫的权利。

毛泽东掌权后,肆无忌惮地迫害政敌,迫害知识份子,剥夺老百姓的经济、政治权。在他一手造成的三年饥荒期间,却指令茅台酒照常大跃进,产酒2,079吨,用粮2,260万斤。他和他的战友同志们痛饮的不是茅台酒,是老百姓的尸水!荒淫残暴的奴隶主商纣王的酒池肉林在伟大的毛主席面前就显得渺小了。他死后,罪行全部推给林彪、“四人帮”,他仍然伟大。他是共产信仰的神!没有神,共产信仰便是行尸走肉。只要神还在,总有别有用心的人捡起神来搞别有用心的事,总有愚氓跟在后面跟着跳神。

邓小平掌了实权,实施枪指挥党,纵容其子将手伸进属于全民的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非法攫取,遭到学生和全国人民反对,最终导致“六四风波”“学生暴乱”天安门流血事件,使共产党在国际上背上难以洗清的人血包袱。江泽民继续独裁腐败,梦想学习邓小平,用枪指挥党,种种丑行,使共产党声誉扫地。加之对法轮功实施镇压,在国际国内脸面失尽,十分被动。其执政的合法性遭到质疑。

毛泽东主要表现在独裁,邓小平主要表现在腐败,江泽民则是独裁腐败俱全。

为什么说共产党右派比较民主人性?

一个信仰,一种主义,不是看他是否真正能够实现,而是看他有无人性。天主教的上帝、天堂,一些人便认为是假的,上天堂是不可能的,佛教的佛,道教的玉皇大帝,都有人怀疑。但是,他们以劝人博爱,为善,对社会,对人类有益,至今仍然是人们心灵家园。三民主义主张天下为公,世界大同,共产主义仍然是世界大同,没有根本矛盾。

共产主义信仰者中,也不乏善良的人性者。他们认为在共产主义社会中,也可以实施民主、自由、平等,于是与主张独裁腐败的人形成“党内的路线斗争”。

希望民主、自由、平等是人与生俱来的本性。左派故意把水搅浑,硬把“民主、自由、平等”贴上资产阶级的标签,好像无产阶级,社会主义社会就不需要民主、自由、平等。谁提倡民主、自由、平等谁就是右派,就是反革命,反社会主义,就要被专政,甚至被屠杀。其次,把“民主、自由、平等”打上西方资产阶级思想的号记,谁提倡“民主、自由、平等”就是受西方资产阶级腐朽思想影响,谁就是美帝国主义的奴才或走狗。以此类推,马克思主义来自西方的法西斯主义的德国,其相似之处更多。试问那些左派,谁不需要民主、自由、平等?一直把《宪法》当成解手纸的毛泽东,有一次居然手拿《宪法》向他的部下要“发言权”,他忘记自己剥夺过多少人的发言权。没有民主、自由、平等就是奴隶,谁愿意当奴隶?那些用种种“理论”“主义”“真理”剥夺我们“民主、自由、平等”需求与权利的人,就是希望自己当奴隶主,希望老百姓当奴隶,那些协助共产党左派剿灭“民主、自由、平等思想”的人,不过是自己甘当元首的奴隶,然后从元首手里分一杯羹,其险恶用心,昭然若揭。民主、自由、平等思想在党外,是批判根除的对象,在党内,必然要作为敌对思想,予以剿灭。只有奴隶社会,一切财产都归奴隶主所有。左派主张的所谓社会主义社会、共产主义社会,不过是用漂亮理论包裹的奴隶社会。

明白了左派党性与右派人性的水火不容,就明白陈独秀的理论为什么被共产党左派视为异端。共产党的左派定论陈独秀是“无产阶级的叛徒”、“自始至终是个自由资产阶级改良主义者”但是“资产阶级”的文化人,学者胡适编辑出版《陈独秀最后对于民主政治的见解》一书,指出“自列宁、托洛茨基以下,均不懂得资产阶级民主政治之真实价值”。有人认为陈独秀的一生是“以一个光耀的民主主义者踏上中国的政治舞台,而以一个最不名誉的民主主义者钻进他的坟墓里去”到右派稍微取得话语权之后,才对陈独秀做了中性评价。不再称他是罪人、坏人。

共产党的左派党性与右派人性的斗争,贯穿整个中共党史。换言之,中国共产党内,一直有一股人性的力量,抗拒着独裁、腐败性的兽性。左派主张将老百姓作为奴隶,右派将老百姓看成公民。这正是中国走向光明的希望。

最早的右倾机会主义代表是陈独秀。中共一大,陈独秀被选为中央局书记(党的总书记)他的主张比较人性,被左倾定性为“第一次机会主义路线的头子”,陈独秀自1929年因与托派勾结成立反党组织,并拒绝党中央对他的再三警告,而被开除出党。民主思想是陈独秀晚年思想的核心部分。

党的总书记反党,这是中共党史第一个谜。谜底就是因为他具有民主思想。

共产党在大陆掌权后,毛主席坐了天下,毛泽东左派思想占主导地位,左派是革命的,正确的,受到尊重;右派是反革命的,错误的,受到批判,最终受到虐待与屠杀。在毛泽东的左派与刘少奇的右派分歧中,刘少奇根本不敢与毛主席斗,只是企图纠正毛的极左政策,结果在毛主席亲自发动和领导的“文化大革命”中丢了性命,老百姓不忘刘主席把老百姓从饥荒年死神手里抢救出来的大恩大德。刘少奇,共产党的重要领导人,国家主席居然是“叛徒、内奸、工贼。”这是中共党史第二个谜。谜底也是因为刘少奇具有民主思想。

掌握军权的元老打到坚持极左的“四人帮”,拥立华国锋为元首,不久,就被拥有军权的邓小平废除,另立胡耀邦、赵紫阳为元首。赵紫阳一心一意解决老百姓吃饭的问题。四川人曾经说:“要吃粮,找紫阳。胡耀邦全心全意解决政治体制改革,加快民主化进程,结果和陈独秀一样,背上“党的总书记分裂党”的荒唐罪名。虽然胡耀邦成为“共产党的罪人、犯人”他在老百姓心中的地位是天,那些极左份子虽然贵为天子,在人们心中却是污泥。

在邓小平坚持毛泽东左的路线与赵紫阳、胡耀邦的右派之间的斗争中,因为胡耀邦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不力而定性为“党的总书记分裂党”。这是中共党史第三个谜。谜底仍然是因为胡耀邦具有民主思想。

邓小平废除胡耀邦、赵紫阳之后,册立镇压动乱有功的江泽民,他坚持毛泽东极左路线,大搞独裁腐败与曾经获得过“右派分子”桂冠的朱镕基的斗争,以朱镕基黯然辞职结束。朱老总能够善终,已是万幸了。说明共产党元首独裁左派的气数将尽。也是坚持人性的共产党领袖把中国引向民主政体的大好时期。

“乌有之乡”祭起毛泽东的极左亡灵,纠结一伙文革余孽,打着毛泽东的红旗大肆攻击改革开放,他们的目的,不过是想把胡锦涛、温家宝比较人性的政策打成右派,把坚持极左的薄熙来推上台,让现任总书记重走陈独秀、刘少奇、胡耀邦“反党”的老路,把胡锦涛也戴上“党的总书记分裂党”的铁帽子,让中共党史出现第四个谜。

这绝非危言耸听。胡锦涛、温家宝被“乌有之乡”封为右派复辟实际是与江泽民左派的极左路线斗争。胡锦涛只要稍微手软,让左派翻身,这些右派便会死无葬身之地。同时,中国的民主事业又会倒退不知多少年。

民意可以强奸,但是,民心如天,任何人无法蒙蔽。

在左右路线斗争面前,每一个有良知的老百姓都应该保持清醒的头脑。不要以为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不要认为他们是争权夺利,我们应该理直气壮地站在尊重人性的右派一边,防止左派卷土重来,左派是毫无人心的野兽,他们掌权之后,便是老百姓重走饥荒年,文革受虐杀,当奴隶的老路的时候。年轻人没有经过极左时期的生活,不妨到朝鲜旅游一趟。乌有之乡的那些极左份子,为什么只在中国叫嚣,却将妻、子安排在美帝国主义那里,为什么不偷渡到他们心中理想的美好的社会——朝鲜?足见其口是心非。

当每个老百姓都像乌坎村的村民那样,敢于维护自己的合法权利,每个党员、官员,都像陈独秀、刘少奇、彭德怀、赵紫阳、胡耀邦、胡锦涛、朱镕基、温家宝那样,以人性作为党性,我们的国家就有希望了。

现在,刘少奇的后人、胡耀邦的后人以及许多具有人性的人都厌恶极左的党性。当年,波及全国的,拥护胡耀邦,厌恶邓小平、江泽民镇压学生运动的人,都在翘首期盼胡锦涛、温家宝坚持人性,与左派的兽性做斗争,早日让中国大陆人摆脱奴隶枷锁,也像全世界大多数国家的公民那样拥有最基本的权力:民主、自由、平等。

我们盼望着胡锦涛带领共产党把中国建设成为和平民主的社会。只有人性化的社会,才能和谐,我们的朋友才会遍天下,才不会只有朝鲜,伊拉克、甚至是杀人魔王当权的“红色高棉”等下流朋友,中国才能强大,才会坚若磐石。两岸三地的统一即中华民族的统一,才会具有坚实基础。

每个人唱国歌时,都要在心中想一想其含义。

起来
不愿做奴隶的人们
把我们的血肉
筑成我们新的长城
中华民族到了
最危险的时候
每个公民被迫发出最后的吼声
起来
起来
起来
起来
我们万众一心
冒着奴隶主的炮火
前进
前进
前进

2012年4月20日

(责任编辑:郑芬芳)

评论
2012-04-21 7:2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