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真实的江泽民》引言

五千年历史大戏舞台

(大纪元制图)

人气: 514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2年05月13日讯】一个民族的诞生,承传,兴旺发达或最终没落,从来都与这个民族道德高尚或堕落紧密联系在一起,天意和天命一向是上天神灵根据民族的道德水平为判断基准而最终裁决的。

神垂怜于下界生命,几千年前,按自己的形象造了人,这是人之为人的合法性。中华民族是上天护佑的民族。民族的祖先伏羲指导人首要的是“通神明之德”。中国传统社会言必称“天道”。中国人常说的“大道”,谓之“天之道”。上古“至德之世”,即谓天遗神之规范于人类,经国家,定社稷,序民人,利后嗣。

中国五千年辉煌传统历史文化的顶峰时期——贞观盛世,唐太宗以至德治国,文化繁荣,国泰民安,经济发达,万国来朝,出现“监狱成空,吏同虚设”的奇迹。贞观六年,唐太宗下令狱中三百九十名死刑犯放假探亲,次年回来受死。假期一到,三百九十名犯人悉数回来报到。因他们遵守信用,唐太宗免了他们的死刑。这是何等的明君圣德,道德感召大智大慧!此乃君民共举之道德水平。

传统的最后一个皇朝——清朝康熙大帝亲政后,便宣布停止圈地,整顿吏治,放宽垦荒的免税年限,自康熙元年始,每年均有减免国税,扶助灾民的政策。康熙五十年起,分三批免去全国各省的赋税一年,连同各省历年拖欠的赋税一并豁除。康熙五十一年实行“永不加赋”政策。康熙大帝在位六十年间,蠲免天下钱粮共计五百四十五次,折合白银高达1亿5千万两,相当于当时国家每年两千万至三千万两财政收入的五至七倍。这是怎样的利民圣主,国富民强社稷福祉!此即国家政府执政之道德。

文治武功雄才大略的汉武帝刘彻,创立西汉王朝最鼎盛时期,亦是中国传统皇朝的一个顶峰。汉武帝却在“轮台罪己诏”中“深陈既往之悔”,不忍“扰劳天下”,“禁苛暴,止擅赋,力本农”,“以明休息,思富养民也”。并当群臣之面自责曰:“朕即位以来,所为狂悖,使天下愁苦,不可追悔。自今事有伤害百姓、糜费天下者,悉罢之!”“罪己诏”是自觉奉守上天旨命的君王之德行,也是传统皇朝执政合法性在人间的真正实施。史上的皇帝多有“罪己诏”告白于天上,负责于地下,承担天灾人祸的己任。

先哲圣人老子在两千五百多年前就看见了人类社会的下滑轨迹,他明明白白地告诉世人:“失道而后德,失德而后仁,失仁而后义,失义而后礼。”

道-德-仁-义-礼-智-信,这是人类社会的不同阶段。人们维持不住先天原有的高尚道德,逐步从遵守神的旨意回归上界的精神恪守,下滑到一个不如一个的社会境况-“仁”,“义”,“礼”,“智”,“信”的不同阶段。神垂范人寰,先世极立中华道德,而今举目张望曾经被神如此眷顾的“神州”大地,不能不让人悲泣,连人类最后一个社会形态,以“信”为世,起码的社会诚信,行事做人的基本信誉,在党国政府执政,官商为富的普遍实践中,早已被人为地破坏殆尽,荡然无存。已然掉离人类底线,还在一日千里下滑,能去哪里,这,真的还不危险吗?!

“你长大了想做什么?”
“想做官。”
“做什么样的官呢?”
“做……贪官,因为贪官有很多东西。”

这是记者采访广州一所小学问孩子们的理想是什么时,一名6岁小女生的对答。

2011年10月13日傍晚,中国广东省佛山市两岁的女孩小悦悦,被一辆面包车撞倒。
前车轮碾过女孩之后,司机犹豫了两秒钟,然后继续加大油门从奄奄一息的女孩身上再次碾过。右后车轮在碾过时被孩子的下肢明显的垫高再落下。肇事者毫不犹豫,加大油门逃之夭夭。事后,肇事司机被问及为什么再次碾压孩子,他说:“对啊,如果她死了我只要赔一两万,如果她活着几十万都不够……”他是有意轧过去的!接下来,在事后回放的录像中出现的是一个接一个,总共十八个过路人,从躺在血泊中的女童身边完全视而不见、轻松无事地走过,没有一个人有丝毫营救的意向。

一个民族丧失了道德,就丧失了后代,丧失了前途和未来,丧失了人之为人的理由,也就丧失了上天护佑其继续做人的合法性!

道德犹如空气,没人计算空气的金钱价值。不过,在一个严重缺氧令人窒息的环境中,空气就是生命,就是无价之宝。

今天的世界已离不开中国。把握世界,需要读懂中国。西方传统的资本主义是在道德和诚信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而二十多年中共特色的“改革发展”却是一个败坏道德和诚信的过程。以经济腐蚀道德,再次用无神论打击信仰颠覆五千年“真、善、忍”道德标准,用经济发展掩盖人权迫害,加速败坏道德,更甚的是,透过全球化的经济利益,以“温饱权”取代普世价值,把道德败坏扩散到全世界。

在商言商,就经济谈经济,就政治说政治,人们不需要谈道德。为什么?因为所有社会活动都有基本道德作为承载的社会基石,是道德维持在一定标准之上使之成为可能。犹如空气之于人,无需谈论却不可或缺。但是,在今天的中国,“在商言商”背后的道德基础已经不复存在。道德成为了稀有空气。

中国的经济经历了不惜血本透支历史的“发展”,同时带来了非常严重的后果。人们,甚至包括中共,都在公开谈论这些问题。中外学者纷纷为中国把脉,指点迷津,开出了形形色色的解决方案,小到关注民生,大到实行政改。且不说中共会不会采用这些方案,就算去做,也是尺蠖效应,因为实施这些方案所需要的道德根基,社会的正常基础结构被腐烂的道德蛀空了,那么,实施的过程,就会大打折扣,就会阳奉阴违,扭曲变形,就会淮橘为枳,画虎类犬,所谓的解药反而制造更大的困境,最后难逃回天乏术的终局。要想读懂中国,就需要了解中国的道德现状。

泱泱五千年,何以至此?历史大戏真有闭幕之时吗?“故义胜利者为治世,利胜义者为乱世”。这是因为时空的舞台上跳出了一个乱世丑角,以他猥琐的个性特点,干的坏事蠢事不胜枚举。他以坏事做绝的方式让中共最后埋葬著自己;他在社会中建立了披着现代外衣的奴役制度,以共同犯罪把官吏们紧紧捆绑在执政道德丧尽的腐败中;在人们心中掐断了传统文化的根,以致全民族随意谩骂祖先代代相传维续香火的中华传统文化;在最后的紧要关头欺骗并把全人类拖下深渊,灭掉人类在道德上复活的希望。

纵观当代历史,人类从一个“热战”(第二次世界大战),到一个“冷战”,如今在人不知鬼不觉中,被这个丑角拖入一场“贪战”——全球经济化中无道德的抢夺。人向往好的生活,希望多赚钱本身无可厚非,但为什么选择与撒旦为伍,取之无道,在没有枪炮、不见血腥之中,以“共毁”的方式,不断突破底线的沉沦于自我道德的崩溃之中。

可是,所有的这一切,并不是因为他的聪明和能干。他只是打开了魔瓶,放出瓶中紧缚的恶魔,公然不断地向人性最低处的“贪婪”发出现实的迷人诱惑,像剧毒的游蛇一般,在人性最坏处的极端自私中无拘束地游走,行淫……

神还需要动手吗?人已经在自行毁灭……

 

评论
2012-05-13 8:0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