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曾庆红黑故事:阴谋“李代桃僵” 其父与日勾结(上)

人气: 47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2年05月20日讯】(大纪元记者金睛报导)72岁的曾庆红,并没有因在十七大前下台而闲赋在家。有消息披露,近来被媒体披露的中共高层最惊人的“李代桃僵”之计,就是出自曾庆红之手。这位一度离开公众视野的江泽民“智囊”,再次成为媒体聚光的焦点。

这位江泽民时代权倾一时的“中南海大管家”,眼看血债派日薄西山,为了逃避血债帮在失去对中共政权的掌控而和江泽民一起被清算的命运,只好在幕后摇身一变,为血债帮出谋划策,甘当血债帮“军师”。

设“李代桃僵”之计 图谋挽回败局

江泽民一直对邓小平隔代指定的接班人胡锦涛耿耿于怀,几次想把胡锦涛除掉。想来胡锦涛福大命大,两次黄海刺胡都告流产。江泽民也曾想以曾庆红强行把胡锦涛替换掉,但由于中共高层各种制约因素,江泽民未能得手。

错过时机的江泽民只好另觅新人,他们看中了心狠手辣、同样背负血债而被海外法轮功学员起诉的薄熙来。但阴差阳错,因原副总理吴仪以“裸退”为代价,阻止了薄熙来成为十七大政治局常委,未入选政治局常委意味着薄熙来在十八大不可能成为中共最高领导人。

作为江泽民“智囊”的曾庆红向江泽民提出,不能让胡锦涛的红人李克强十八大成为胡锦涛的接班人,唯一的办法就是先找一个人取代李克强,先把总书记的位置占住,他向江泽民推荐了没有什么政治野心、为人厚道的习近平。

由于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罗干等镇压法轮功的元凶,13年来犯下反人类的群体灭绝罪,深知让出权力就将面临随时被清算的后果。争夺中共最高权力,这就是“江胡斗”的核心,也是中共16大、17大、18大权斗的核心。

也就是说,被曾庆红、江泽民秘密选定接掌中共最高权力的人选是薄熙来,并非是不愿替血债帮背黑锅的习近平,江泽民被迫选定习近平作为18大中共最高层接班人不过是“李代桃僵”之计。

然而像好莱坞惊险大片一样的王立军逃馆事件,让中共高层内部的黑幕在国际社会曝光。习近平今年2月访问美国期间,美国方面披露“李代桃僵”之计的部分真相。

血债帮原先预谋,薄熙来先在18大夺取政法委位置,然后再巩固武警部队的武装力量、巩固舆论、重庆模式的政治纲领等,等各方面成熟后再废黜和逮捕习近平。因王立军与薄熙来反目,血债帮的计谋才得以大爆于天下。外界才得以看清血债帮军师曾庆红所谓“牺牲自己、十七大全退成全习近平”之举实际上背后藏着的惊人内幕。

曾庆红父亲曾山 与日本人签订秘密协议的中共代表

曾山是江西省吉安县人,雇农出身,1926年即加入中共,次年12月参加了叶剑英和聂荣臻领导的广州暴动,后来长期在中共江西根据地工作,曾任中共江西省苏维埃政府主席和江西省委书记。1931年中共召开第一次苏维埃代表大会时,曾山当选为“中央工农民主政府”中央执行委员,官位与当时的毛泽东不分高低。

红军遭围剿逃亡后,曾山奉命进山打游击,兵败后只身逃往上海,沦为搬运夫。幸好此时中共派逃亡红军队伍中的陈云到上海恢复地下党秘密工作,曾山才得以重新接上“组织关系”。

接着,陈云自上海去莫斯科参加中共“共产国际”代表团,曾山亦被派往苏联学习。抗战爆发后,曾山长期在华东地区工作,先后担任过中共东南局副书记兼组织部长、华中局组织部长和副书记等职。

曾山当新四军组织部长时,曾经作为中共的全权代表,多次与日本人签定秘密条约。

1945年曾山当选为中共中央委员。中共建政后,曾山先是出任中共华东军政委员会副主任兼财经委员会主任,后又兼任中共上海市副市长,不久又被政务院(国务院前身)财经委员会主任陈云调去当副手。

此后,曾山相继出任过交通工作部部长、纺织工业部部长、商业部部长、内务部部长等职,姚依林、陈国栋等后来居上的中共财经要臣,当时都曾被曾山鼎力提携。

曾庆红母亲邓六金

据《中共“太子党”》一书所述,邓六金生于1912年,因为生下来十几天即被生母送人,小小年纪时又被继母卖做童养媳,所以至死不知生父母是谁。

1938年末,时任中共江西省苏维埃政府主席的曾山跑到延安去要干部,正在延安中共中央党校学习的邓六金被李富春(当时的中共中央组织部长)叫去,意味深长地告诉她:东南局缺少妇女干部。

几天后,邓六金及其他干部随曾山同路,在西安通过国统区时收到中共中央组织部的电报:批准曾山、邓六金同志结婚。一年后,曾庆红于苏北出世。

1949年,中共华东局为其南下干部的孩子及烈士子女办保育院邓六金担任院长。年已10岁的曾庆红自此也“翻身得解放”,被从江西乡下接到这所保育院,同弟弟妹妹们共享父辈们用鲜血换来的“革命成果”。“用鲜血换来的政权必须用鲜血来保卫”的道理也在其头脑中自然形成。

随父进驻上海后,曾庆红在当地读了两年多小学,1952年又随父进京,在北京高干子弟学校读完中学,1959年考入北京工业学院自动控制系,大学二年级时加入中共。

地位特殊 曾氏父子没有“文革”血泪史

“文革”开始后,毛泽东对成千上万名中共老干部下了毒手,但所谓“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这顶帽子却始终没有给曾山戴上。

1967年,“造反派”开了曾山的批斗会,红卫兵要揪出曾山、批斗他,说曾山是投靠日本人的汉奸。当时曾山在公安部工作,曾山承认是曾经与日本人签定过秘密条约,不过每一步都完全按中央的指示行事,没有自作主张。

红卫兵不服,硬要批斗曾山、冲击公安部。公安部办公室主任经过开会研究,认为要严格对待此事,也要为同事负责,经过书面请示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汪东兴和公安部长谢富治,在批准之后就抽出四位公安,拿着有汪和谢两人签名的批条,到秘密档案馆查找。

经过几天的查找,终于找到曾山所说的中央指示的电报:中央指使曾山与日本人多次签定的秘密条约的来往电报,还有多次条约的具体条文,持续时间很长,上面有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任弼时、康生等人的签字。由于这些电报不能被带出,这几位为了证明曾山说得是事实,就简略地抄写了一些电文中的秘密条约的条款,以此向上级汇报。

可怜的当事人还傻呼呼地向“上级”汇报,这不是告诉上级你知道它的丑事了吗?能不整你吗?随后特务头子康生把这件事“污蔑”成反革命事件,汪东兴和谢富治“处理”这件事的参与者,此事的主持者公安部办公室主任被判了八年徒刑,直到毛泽东死后才被放出来。

这位主任出狱时,当年查档案的四个人来感谢他“扛事”之功,他说他当时想到自己坐牢,有人替他说话,他还能出来,如果是大家坐牢,就不一定能活着出来了。

据《中共“太子党”》一书披露,由于事关“党”的机密,周恩来于1967年9月27日做了“关于曾山同志的四点指示”:有错误可以批判,性质应由中央来定;二,他的活动听命于中央,你们不能干涉;三,外来单位学生不能干预内务部事务,立即撤出;四,开批判会,搞喷气式,大弯腰是错误的,是违反中央规定的,今后不准再搞体罚和变相体罚。

在林彪当了“接班人”的中共“九大”上,曾山由毛泽东钦定仍然继任中央委员。在那个疯狂的年代,毛泽东恨不能把刘少奇、彭真、贺龙等一大批中共元老置于死地而后快,却单单对曾山如此保护,可见曾山在毛泽东眼中地位之特殊。

1972年,曾山在一个老干部的追悼会上,拍着胸脯向周恩来说自己的健康没有问题,但这话说了没有几天就因心脏病突发去世了。

也就是曾山死的这一年,中日关系“正常化”,中共放弃日本人的战争赔款(约6000亿美元)。

外界分析,就是因为有许多把柄在日本人手里,不敢要,并不是中共宣传中所说的“大方”。其实,早在1961年1月24日,毛泽东会见日本社会党议员黑田寿男等人时谈话也间接印证了中共在国民党抗战最艰苦的时候与日本皇军狼狈为奸的事实。

毛说:“如果没有日本的侵略,我们现在还在山里,就不能到北京看京剧了。正是因为日本皇军占领了大半个中国,让我们建立了许多抗日根据地,为以后的解放战争创造了胜利的条件。日本垄断资本和军阀给我们做了件‘好事’,如果需要感谢的话,我倒想感谢日本皇军侵略中国。”

曾山“文革”中的日子好过,曾庆红自然也就没有吃太多的苦头。“文革”中历经磨难,甚至下狱坐牢是至今绝大多数中共“太子党”成员得引为自豪的政治资本,很可惜曾庆红缺少这一课。

(责任编辑:谢东延)

评论
2012-05-20 8:3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