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金沙江将被25级大坝分割 专家担心引山崩

长江上游的金沙江就要被规划建设中的25级水电大坝分割成一段段静水。水电站群可能造成特大山崩,甚至阻断河流形成堰塞湖。图为龙滩水电站。(大纪元资料室)

人气: 36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2年05月05日讯】(大纪元记者王量综合报导)长江上游的金沙江,干流落差3300米,将被25级水电大坝分割成一段段静水,成为平均不到100公里就有一座梯级水库的世界超大水库群。专家担心,由于该地区一些重大的科研问题没有突破,水电站群可能造成特大山崩,甚至阻断河流形成堰塞湖。

金沙江将被25级水电大坝分割成一段段静水

金沙江为长江的上游,全长2308公里,流域面积近50万平方公里,其干流落差3300米。

如今,金沙江就要被规划建设中的25级水电大坝分割成一段段静水。在不久的将来,它将成为平均不到100公里就有一座梯级水库的世界超大水库群。

根据最新资料,这个超巨型水电站群,总装机超过18,000万千瓦,是三峡工程装机容量的4倍。

“这种开发意味着金沙江将被分割成一段段静水。”横断山研究会首席科学家杨勇对金沙江失去自由奔腾的形态感慨。杨勇还是中国治理荒漠化基金会专家委员会副主任,独立探险科考者,长期关注西南地区特别是金沙江流域水资源的开发利用。

专家担心:水库引发特大山崩阻断河流

杨勇向《东方早报》表示,金沙江地区的地质活动规律和地震活动规律的研究没有突破,水电站群的科学依据是不足的;还有生态问题,上游河流的生态功能,包括水源功能、生物多样性功能、濒危物种的生态聚集区功能等等,在建设规划中,能否保留下来,都是问题。

据了解,金沙江河谷地区处在中国中枢大地震带和滇藏强震带上,从上游到下游,近现代以来多次发生强烈地震,引发山体崩塌和一系列重力地质现象,形成巨大欲崩危岩体以及恶劣的地质环境。

“水库诱发地震是一个科学命题,只不过科学家还没有找到其规律,诱发机制还在探索争议之中。”杨勇认为,金沙江中下游、尤其是处在大断层和欲崩体包围之中的乌东德、白鹤滩电站,诱发地震的风险值得高度警惕。

杨勇担心:乌东德蓄水之后,随着库区水位的抬高,开裂的山体如果整体倒入金沙江中,电站设施将被埋没,引发水库浪涌甚至漫坝;特大山崩阻断河流形成堰塞湖。

杨勇称:“遗憾的是,整个中国的地质权威集体失语。”

金沙江“环评风暴”

学者分析,金沙江流域梯级开发影响范围广、周期长,累积效应明显,有些影响甚至难以逆转。 但由于水电运营成本低、收益快、回报高,很快成为各大银行追捧的优质投资项目。

此外,随着生态补偿和移民要求的逐步提高,为减少外部成本投入,大陆水电巨头又开始了“违规竞赛”,“水电项目超前发展”、“先占先得”、“未批先建”的现象屡禁不止。

据《东方早报》报导,2005年,金沙江向家坝、溪洛渡两座超巨型水电站因未批先建,在“环评风暴”中受到惩处,被迫停工。次年,金安桥水电站也因未获核准擅自截流,被勒令“不得开工”。2009年,鲁地拉、龙开口电站的业主依然没有吸取教训,直到大坝完成截流,才向环保部递交了环评报告。

不过,“环评风暴”过后,这些违规上马的电站交完数额极小的罚单(溪洛渡被罚款20万元),无一例外地“复活”了。其中,金安桥水电站2003年开建至2010年才被核准,核准后仅8个月,即开始了蓄水发电。

大陆环保部环境工程评估中心副总工程师陈凯麒等人认为,“跑马圈水”、“未批先建”、“遍地开花”的无序开发,对局地环境造成严重干扰,天然江河被渠道化,生态日益破碎,水资源问题更加突出,水库淹没和移民安置不当还引发了一系列社会问题和次生环境灾害。

水电站群以发电为主

《东方早报》称,金沙江梨园、阿海、金安桥、 鲁地拉、白鹤滩、溪洛渡等工程环评和规划资料,鲜有“兼有防洪、拦沙、改善下游航运条件等综合效益”的描述,至于“供水、灌溉”,几乎只字未出现在上述工程的评价资料中。

“众所周知,西南地区是中国水资源最为丰富的地区,但近年来频发罕见的旱情,各省特别是云南一直在强调,这是水利设施严重不足导致的‘工程性缺水’,现在金沙江要建这么多电站,为什么就不考虑供水、灌溉?”资深环保人士、“绿家园”召集人汪永晨则对金沙江梯级开发未充分考虑供水、灌溉等需求深感不解。

专业人士认为,金沙江水电站群另一个无法回避的后果是大量的投资浪费和一触即发的“抢水大战”。

每年的10月份,长江水量只够三峡一座水库蓄水的需求,届时,长江三峡及其上游(主要是金沙江流域)各水电巨头争抢水资源的状况可想而知。专家预计,为保证各自的发电利益,这些巨型水电站可能争相将蓄水时间提前。

大陆知名的水资源保护专家、原长江委水资源保护局局长翁立达担心,金沙江流域集群式的水电建设狂潮,将对长江中下游的湖南、江西等地区造成无法预测的叠加影响,洞庭湖、鄱阳湖近年来持续的旱情可能更加严重。

三峡工程启示

黄顺兴先生是台湾知名的农业及环境保护专家,1988年以来任大陆全国人大常委。1992年3月,人大表决三峡工程提案后,黄顺兴先生表示:“凡事涉地球上的大河大川,都不可轻举妄动。它们是地球的动脉,一条河川从形成、固定,到维持,要历经几亿年。中国人口如此密集,核电站也好、河流上的大坝工程也好,一旦为害,非同小可。对这类‘大’动作,我原则上根本反对。一个国家,经济要发展,这谁都知道。但发展经济,第一,是不是非要那么多的电能? 第二,有没有替代方案。第三,就算无可替代,也必须把对环境对人类的局限放在第一位考虑。三峡工程当然也不能脱离这三层考虑。”

目前,三峡工程的负面影响日渐明显,尽管三峡库区已先后进行了三期地质灾害治理,但形势依然严峻,最新消息显示,又有约10万人因地质灾害面临移民搬迁。

“当年我们只建了一个三峡,就引起那么大的争议。现在(金沙江)建设势头这么凶猛,可以说始料未及。难道说,三峡的上马意味着长江上游包括金沙江的(水电站)都能上?”翁立达说。

(责任编辑:姜斌)

评论
2012-05-05 12:5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