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专访影片《自由中国》的配乐陈东

音乐人陈东(陈东提供)

人气: 71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2年06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华德纽约采访报导)新唐人电视台和World2B Productions联合制作的记录片《自由中国》因其独特的题材和大师级的制作水平,在美国连续获得几项电影大奖,受到人们普遍关注,而出色的配乐使影片的内涵得到更好的展现。日前,本报记者隔空采访了《自由中国》的作曲陈东

陈东,自幼习练钢琴。也许是大器晚成,他和大多数孩子一样,起初对练琴没有任何兴趣。但一次老师让班里的孩子出个节目,要求陈东和另一个会弹钢琴的小同学一起来个四手联弹。这次的演出激活了陈东身上的音乐细胞,使他感到了音乐的奇妙。

后来,在父母的支持下,陈东到英国有名的哈德斯菲尔德大学(Huddersfield)研习音乐,对音乐的细腻触觉和内心对纯真美好的追求,使陈东逐渐走上了一条纯净、唯美和极富质感和内涵的音乐路线,并在国际上崭露头角,两年来屡获殊荣。

配乐的成功 得益于相同的感受

谈到为《自由中国》配乐的创作过程,陈东说:“当导演把样片给我看时,我就有一种触及内心的沉重感觉。虽然我没有亲身遭受过这种形式的迫害,但是整个中国社会,不论家庭还是学校,你在任何环境中都能感受到专制的东西,毫无社会公正可言,你想说什么或者是自由表达意见的话,你就会感觉到,会有那种你想喊喊不出来,想哭哭不出来的感觉,而且你还要战胜你的恐惧。”

“那么在这个过程当中,当你通过某种方式也好,通过修炼也好,终于冲破那种恐惧之后,你再回过头来看的时候,你就能够特别体会影片中受访者的那种感受。当你在绝望中,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违心地说了违背自己意愿的话的那种内心的挣扎,生活在共产体制的人都或多或少的感同身受吧。 所以我在为《自由中国》配乐时,就能比较能够准确地通过音乐把这些形象地表现出来。比如说,你想说又说不出来的感觉,在音乐的表现上就是旋律的高低起伏,往前涌动,又缩回去,再往前涌动又缩回去,用这种音乐语言把人的心情充分地表达了出来。”

音乐是语言的延伸,《自由中国》开片有大约两分钟的引子,浓缩了五千年的中国历史变迁,而这段画面的音乐语言厚重、深远,带有某种神性,令观众有种穿越时空隧道的感觉。对此,陈东表示:“中国五千年的文化是一种神传文化,包含了佛、道等许多东西。但中共建政以后,却几乎无漏地毁坏了这个文化。所以当我写这段音乐时,画面就从抽像的镜头展现成一部神圣、悲壮的历史画卷,而音乐的旋律也同时展现在眼前。”

音乐没有国界,创作意识超越灵感。(图/陈东提供)
音乐没有国界,创作意识超越灵感。(图/陈东提供)

《自由中国》音乐

音乐没有国界 创作意识超越灵感

陈东特别举例片中关于互联网监控那个场景的音乐。“中国大陆网络监控的目的是见不得人的,所以这段音乐让人听起来很诡异。这诡异是用音符表现出来的, 让你一下就体会到诡异的具体表现和感受。你光用嘴说很诡异,观众可能不能马上感觉到那个具体的感受,但音乐一起,观众就很形象的明白了,噢,是这种感觉。中国传统文化博大精深,许多时候仅凭文字和画面还很难透彻表现出来,但音乐的呈现,谁都能接收到,它超越了语言和文化,不管是哪一个国家的人,他的情感是一样的。也就是说音乐能准确地把文字和画面背后的内涵表达出来,全世界的人就都能体会到。”

许多人在写文章、作曲,或是搞其它创作时,都讲到“灵感”,甚至很依赖灵感,对此陈东有他独特经历。他说:“以前,我作曲就是跟着感觉走,是没准的,不确定的。也就是说,这会儿是这个心情,那会儿是那个心情, 自己并不去把握,最后出来什么就是什么。对具体心态的表达我自己是没有明确判断的,感觉怎么好就顺着来。 但是修炼以后就变了,发现怎么想要顺着感觉来, 它就顺不来了,好像脑子做不出东西来了。后来我发现,只有当你设计好主线,决定了要把这首曲子写成什么样,然后把结构什么的都规划好、归纳好后,让感觉来配合主见才能创作出东西来。你不会跑出框框,你不会跑出原来设计好的主线,不会跑题,也就是说你是明明白白地知道要这个曲子做成什么样。比如,当我用音乐展现片中受访者那种经历时,我就静心把心态超脱出来,从自身经历或体会片中人的经历中寻找那种感觉,你就能更准确地找出那种心境,把它形象地描绘出来。在这个过程中,灵感是配合你的思维主线,能把它发挥的更好更极致。所以我作曲的时候已经不是依赖灵感,而是让灵感配合思维主见。对我而言,作曲是一个非常理性的过程,不是单一凭感觉,更不是恍恍惚惚的。”

纯美的音乐 多次获得大赛头奖

除了《自由中国》外,陈东还曾为《机缘》等影视作品配过乐,也都受到好评。近年来,陈东获得了4个音乐大奖,如2011年“第十届独立音乐大奖”(The Independent Music Awards)的“粉丝评选大奖”(Fan-Selected Winner),获奖曲目是《正气进行曲》。2011年“第十二届全美歌曲大赛”(Great American Song Contest)上,陈东获得了“器乐类前五优秀类别奖”,获奖作品是《甜美的微笑》。这首曲子也是2012年第十一届独立音乐大奖新世纪音乐类别的最高优胜者。“这个乐曲表达了纯美的爱情。”陈东说,“我的灵感来自一个照片,一个漂亮的姑娘,静静地坐在草地上,很清纯。许多听了这首曲子的人都可以把它当成送给自己心爱的人的礼物。2012年,我又因新唐人影片《机缘》的插曲《再见伊人》获得了“第十三届全美歌曲大赛”的“器乐类一等奖。”

新世纪音乐 更欣赏雅尼和韩剧

探讨音乐,自然就谈到了现在比较流行的New Age(新世纪)风格。陈东说,New Age是个很泛泛的说法,“它里面包罗万象,各种音乐元素可能都有,可能有流行的元素,可能有古典的元素,也可能有爵士的元素,但它又不完全是流行,不是古典或爵士。所以人们就把这种无法归类的音乐统称为New Age 了。”

那么New Age的特点是不是“空灵”呢?针对记者的这个问题,陈东说:“‘空灵’是New Age的一部分,属于舒缓心灵的音乐。有很多安静的佛教道教音乐,都采用了‘空灵’的手法,包括有的瑜伽音乐都采用了空灵,能起到舒缓心灵的作用。而我偏重另外一类,就是结合古典和现代的元素,必要时再加一些‘空灵’的音效吧。”

对于New Age,陈东比较欣赏雅尼(Yanni Chrysomallis)和约翰.德斯(John Tesh)的作品。“比如雅尼,他的曲子也有空灵的东西,又有很多明确的旋律,能够让人一听就记得住,美的音乐旋律并不一定复杂。”

此外,陈东也比较欣赏许多韩国影视作品的配乐。他特别欣赏韩剧《善德女王》的音乐,他说:“这个配乐把剧中主人翁的内心世界表现得淋漓尽致。剧中男主人翁为了拯救自己的人民,放弃了对心上人的爱情,把自己最不能割舍的东西割舍了,使他们之间的关系变成了单一的君臣关系。虽然天天在一起,又不能真正在一起,他忍受这个痛苦的基点是为了自己的百姓。我觉得从这个角度讲,音乐很到位,音乐做的让你隐隐作痛,但是又觉得很有内涵,表达的爱情很凄美,战争场面很雄壮威武。这类影视音乐也有New Age的特点。”

陈东的追求:把纯净的美好音乐呈现给听众。(图/陈东提供)
陈东的追求:把纯净的美好音乐呈现给听众。(图/陈东提供)

做纯净音乐 纯真纯美呈现听众

那么作为一个极有天赋的音乐人,陈东的事业走向是什么呢?对此,陈东表示:“我想走的是纯净的艺术路线,古人讲‘德音’,我理解就是真正对人有好处的,有正面的影响作用的音乐。不能单单为了商业效果而无限放纵人性中的贪婪、暴力和色情。作为一个音乐人,要积极向上,对社会要有责任感,既能娱乐,又能抒发感情,要乐而不淫,哀而不伤。我的每个作品,都力求在音乐作品中能够展现真诚、纯善纯美以及善良、正气。我相信每个人都喜欢并在追求真正美好的东西。”

《甜美的微笑》

《正气进行曲》

(责任编辑:伊萍)

评论
2012-06-10 11:1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