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童文薰:“主流媒体”还是“嫔妃媒体”?

人气: 21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3年01月02日讯】最近台湾纸类主流媒体,频频集体出售头版整版的版面给财团、业者刊登广告,导致每一份报纸都长得一样;这些主流媒体还屡次在涉及中共的议题上集体消音,致使媒体变成“没体”。

办报纸,首先得锁定自己的阅听族群,才能决定选材的方向。谁是主流媒体的阅听人?向钱看,买下头版广告业主就是称霸的阅听者;倒向中共政权,把重大新闻消音或摆上置入性新闻(广告),就拱着中共成为唯一的阅听者。消费者为何要花钱买一份商业/政治广告?岂不是花钱买洗脑?

不是消费者抛弃媒体,而是媒体抛弃消费大众。顺从一个主人的媒体,形成“嫔妃媒体”,必须巧言媚色讨好金主以换取温饱。同时还得和其它的媒体争宠,并日日焚香祝祷自己的金主权势不坠。

纸类媒体在电子媒体的取代下,普遍前途艰难。这是近年收买“报格”越趋容易的根本原因。在新闻自由度世界排名靠前的德国,最近因为纸类媒体的接连歇业,导致德国社会的严重关切。港台两地的纸媒一样艰困,可是却可以逆风存续,因为有德国没有的特殊黑手──中共。

新闻自由度世界排名174的中国,报纸的可看性当然无法与德国相比。从中央到地方的各类报纸,经常出现头版头条使用官方通稿以及同一张相片。这样的媒体很难让人愿意掏钱买,这些长期陷于亏损的中共党媒还能活下来的唯一理由,就是中共。但是中共也不堪亏损,已着手清理亏损连连的党媒。毕竟同质性如此之高的党媒,实在没有重复存在的必要。相对于缩减党媒经费,中共却大手大脚在香港以及台湾砸媒体。

效果如何?“舆论出政权”虽然算盘没打错,可是媒体环境却早已变样,中共砸钱没有砸出舆论来,反而在一次又一次的新闻事件中,曝光这些已经染红的媒体,从而被民众抛弃,成为媒体终结者。

2013年第一天,香港与台湾的学生们不约而同发起了街头运动。前者要港共政府下台,后者要阻止台湾媒体染红。

年轻人反对媒体垄断,其实他们根本不买报纸。当主流媒体把阅听人设定为财团与中共政权后,年轻人就更没有买报纸的理由,因为那份报纸本来就不是办给他们看的!

港台都一样,那些在重大的活动中一次次放弃新闻道德、倒向中共政权的主流媒体,全被学生们鄙视并列为拒绝往来户。港台学生现在都靠着网路与脸书来传递即时讯息,分享彼此信赖的新闻内容。

这些搞错阅听对象的主流媒体,被年轻世代摒弃之后,已经自绝前途。因为中共这个金主不可靠。2012年初薄熙来出事后,受周永康与薄熙来金援的海外中文媒体不是关门倒闭,就是减少发行并且大量裁员。拿一个岌岌可危的政权当靠山,出卖报格的主流媒体只有一个注定的结局──退出历史舞台。

评论
2013-01-02 11:0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